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破碎之门7-第一个副本:星际机甲世界(周江叶)

叶修半垂着头,坐在一张金属制成的椅子上。他的眼睛半睁着,明明努力在看,却什么也看不清。他的身前有两个模糊的轮廓,却无法凝聚全部的注意力,去辨识究竟是谁。他的感官像是被一层暗影笼罩着,一切声像音形都只是模糊的幻觉。

朦胧之中,叶修隐隐听到了那两个人的说话声,明明近在眼前,却像是隔着一扇门一样模糊不清。

“药效多久?”

“大概十二个小时。”

(……唔……是小周和小江吗?)

一个人似乎又说了些什么,叶修没听清楚。他只听到另一个人的声音,大了些,也严肃了些。

 

“殿下,他们的目标是您!”

周泽楷微微皱着眉头,看着江波涛,嘴唇抿成一条薄线。从小长大、共事多年,江波涛对周泽楷极为熟悉,光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此刻的周泽楷心情极差,只是严格的训练和良好的修养让他克制着自己不要爆发。

 “我要搜查他。”周泽楷说。“亲自。”

“殿下,我们需要防备叶秋……叶修身上可能携带的任何对您产生威胁性的东西。您不能以身犯险。”

周泽楷的理智告诉他,江波涛是对的,但压抑的情感却在心底死死的翻涌,叫着不要理会任何人,把叶修剥光,锁住,狠狠地检查他的每一处,哪怕他的每一根头发都蕴藏着剧毒。

江波涛的神经紧绷了起来,周泽楷的视线的视线明明没有落在他身上,但他却下意识地感到了无比的危险。

不知经过了多久,周泽楷终于点了点头。

这让江波涛松了一口气。

“不要刑讯组介入。”

“好,那由我来对叶修进行彻底的搜查。”江波涛经过各类长期训练,专业性毋庸置疑。

“我要看着。”

周泽楷让步了,江波涛自然也要妥协。

“好的,不过需要请您站在房间外,以免发生意料之外的危险。”

 

叶修感觉到四肢被人来回摆弄着,自己却分不出一点力气。他在椅子上已经坐了一会,给金属椅子焐出了一点温度,但赤裸的胳膊和背脊接触上扶手和靠背的时候,还是冷得让他颤抖了一下。几声清脆的金属叩击声,把他光裸的身体锁在了椅子上。

“叶修前辈,你配合一下。”

叶修感觉到有人掰开他的嘴,有什么东西伸了进来。

那是两根带着手套的手指。

不速之客按住他的舌头,逼得他把嘴巴张得更大。轮回军服的白手套质料高级,但被按压着来回摩擦口腔,也不是什么愉快的感受。叶修只能配合地把嘴巴再张开些,好让那人快点结束。

江波涛认真地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叶修的口腔和牙齿里并没有藏毒,也没有别的凶器。而他的嘴巴很热,舌头也很软,乖顺地任他为所欲为。

江波涛感觉到手套的布料湿润了,那是叶修的口涎氤湿了他的手套,黏黏地贴上了他的指头。

他感觉自己的掌心也有点黏黏的,下意识地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叶修的舌头。

我只是在做搜身。他对自己说,舌底是必须要检查的。

然而他却无法克制的硬了。

轮回的军神,获得过无上殊荣的人,如今只是一个背负叛徒之名的阶下囚,承受着无视其尊严的检查。这让江波涛紧张,更让他心中起了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更何况,周泽楷还在注视着他们。

江波涛一直知道周泽楷对叶修抱有的想法。而不知何时,他却也开始欣赏叶神的魅力,甚至不惜于给自己如今和未来的顶头上司制造些困难。这是无关阶层的自由竞争。

然而,在叶修不再有自由意志的时候,他们也都失去了选择权。

叶修、江波涛、甚至是周泽楷。

他们都有着彼此无法逾距的身份。

 

江波涛知道,自己的提议是最理智的选择。然而他现在很享受这份理智带来的好处,也即将承受这份理智所要面对的冲击。

科学院新发明的镇静剂完全地卸掉了叶修的抵抗。叶修的舌头太乖了,让江波涛的手指毫无阻碍地向深处探去。

江波涛的深入,无疑让叶修感到了不舒服。他挣扎了几下,幅度不大,手套的布料摩擦着他的喉咙深处,他想要驱逐入侵者,想要咳呕,却又被生生截住。

喉咙,也没问题。

那么,就接着往下吧。

江波涛的手指退了出来,带出了两丝绵延的水光,落在了叶修的下巴和光滑的大腿上。

 

头发、手指、胸膛……叶修身体的每一部分都被仔细检查、翻阅。特制的仪器贴着他的皮肤扫过,却静悄悄地未发出任何示警声。

一切如常。

终于,只差最后一个地方等待检查。

江波涛扶住了叶修,让他在椅子上坐得再浅些,又把他的腿抬起来,架在了椅子上扶手上。叶修则安静地低着头,似乎没有预料到他即将面临的命运。

神明被以囚徒的方式捆在椅子上,像个被包装起来的礼物一样。他的双腿形成M字的曲线,透着淡淡的粉红色,洞口则干涩了地缩成小小的一点。

江波涛的心狂跳起来。

戴着手套的话,恐怕进不去呢。

“叶神,得罪了。”

他轻轻地说。

 

手指撬开闭锁的入口,嫩肉灼热地裹了上来,像是饿了很久一样咬住他的指尖。

江波涛知道旁边有专用的检查仪器,但他却不想那么着急使用。机器比人精密、细致,却无法有人一样的判断力。

他对自己说。

就像机器会告诉他温度,却无法告诉他热度。机器会返回一切安全的答案,却无法说这个人到底有多危险。

对他也好、对周泽楷也好。

 

周泽楷安静地站在玻璃窗前,注视着小房间的一切。他头顶上方的数个屏幕正以多个角度直播着这一场搜身,只要他想,就可以安安稳稳地坐在椅子上以任何他想看到的角度,去看他任何想看的东西。

然而他没有。

他只是注视着玻璃的另一端,像回归山林的凶手,远远注视着自己的猎物。

而猎物却还不知道自己面临着何种境地。

 

江波涛终于做完了所有的工作。

所有的结果都是安全的。纯粹从身体的角度,叶修并没有威胁。他知道周泽楷关心这个结果,也需要向周泽楷立刻汇报。

但是叶修……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扣着叶修大腿的锁扣解开,把他的腿放了下来。

周泽楷就站在他的房间外。

“结束了。”

周泽楷的语气淡淡地,听不出情绪,他的话也并不是询问,而是指出事实。

“是的,我已经检查过了,目前在叶修身上没有查出任何威胁品。接下来我会安排,把他送去旗舰碎霜的囚室,带回……”

“不,我的房间。”

“殿下……”江波涛想劝说一下,“安全起见……”

“你不是彻查了?”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江波涛。

这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江波涛苦笑着点了点头。

“至于信息的事……你去查。”

“好的,我了解。”

江波涛知道,此时他再多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周泽楷真正决定的事情,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够动摇。

叶修前辈……只能祝你自求多福了。

 

 

叶修觉得最近的起床姿势可能不太对。不然不会每一次醒来的时候,都发现自己又换了一个地方。

他想坐起来观察一下四周,双手却被什么东西猛然牵住,不但没坐起来,还扯的手腕生疼。

叶修这才发现,自己的两只手都被铐在床柱上,而且悲惨的连件衣服都没有,只是被胡乱盖着条毯子。

刚才的经历还有一部分残存在自己的脑子里,只是模糊地仿佛像是旁观者的记忆。

……估计是被彻底的搜身了吧。

他十分无奈,只能保持手不动的姿势在床上侧扭了个身,上下打量。

精致华丽的家具,以及身下柔软的床单明确地昭示着,这并不是一间牢房。

或者说,这不是一间普通的牢房。

 

“醒了?”

周泽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是他从未听过的冷漠。

叶修翻了个身,看到周泽楷坐在他身后的椅子上,英俊的脸上一片漠然,仿佛戴上了寒冰铸造的面具。

这样的周泽楷,可是比刚才那个生气的周泽楷更让人感到危险。

“我确实什么都没做。”叶修说,心里狠狠地吐槽了一通一定要给他背锅的系统。如果那十年没快进,他也确实是自己决定泄漏情报的话,那这个锅背就背了。问题是莫名其妙一觉就十年后了,他可真是什么都没做啊。

周泽楷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样的神情打破了他冰霜的假面,让他略略有了一丝人气。

“那就证明吧。”

叶修心想,这没做过的事,自己一时半刻还真没法证明。不过,还是先从那通信息解释吧。

“我……”他刚张了口,一只手就突然伸过来,捏住了他的下巴,让他的嘴无法抗拒地张得更大。而周泽楷把一个试管一样的容器里的乳白色液体,通通倒进了他的嘴巴。

叶修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但他的手毕竟被束缚着,就算再挣扎也没什么效果,只是让周泽楷的手没那么稳,把几滴残余地液体落在了叶修的嘴唇和下巴上。

“咳咳,”叶修的身子不自禁地扭动着,冰凉的液体呛到他的喉咙里,像高度酒一样烧灼着他的喉咙,引起了他一阵咳嗽,眼角还挂了几滴生理性的泪。“你给我喝了什么?”

周泽楷竟然没回答他,只是直盯着叶修,直到叶修缓过劲来,不再咳嗽,也不再扭动,才慢慢地说。

“……吐真剂。”

这是轮回帝国刚刚研发,效力最强的吐真剂,见效极快,哪怕是训练有素的特工,都无法抗拒化学元素的魔法。

“呼……”叶修一方面祈祷这吐真剂的效力良好,一方面又希望反应别那么大,他可在苏沐橙的电视剧上见过,这东西一般都会把主角好一通折磨。

“行,如果这种方式能……让你信我……的话……”叶修说着。他自以为对答流畅思路清爽,却没发现自己的眼神已经放空了,语速也缓慢了下来。

咚。

咚。

心仿佛要突破胸膛一样的跳着。这种反应太奇怪了,像是有千军万马在血液里奔腾,又像是被无数羽毛在身上搔刮。他浑身是汗,整个人都软了,感觉全身上下前后全都湿淋淋的,像是在温泉里泡过了头,又晕又热。毯子已经在他的扭动下被他自己压在了身下,暴露着白皙的身体和修长的四肢。

有个声音冷冷地问他。

“姓名?”

“叶修……”

“叶秋是?”

“我弟弟的名字。”

“为什么要用这个名字?”

“离家出走,不想被家人找到……”

提着问题的人停住了,仿佛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

“……潜入轮回,做什么?”

“我也不想,只是不得不来……”

“……轮回的机密,泄露过吗?”

“没有……”

“嘉世的任务?”

“根本不想做……”

“为什么?”

“我可不想害小周啊……”

然后就再也没有任何问题了,房间里是久久的沉默,久到连叶修也意识到,再也没人问他什么问题了。

然而周泽楷还在,就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

叶修的理智已经全飘走了,吐真剂的刺激让他充满了想要说话的欲望,可是现在的他无法做任何思考,看到什么,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他的眼睛落在了周泽楷的下身上,那里鼓起了一个明显的弧度。

于是叶修带了点笑意的,问出了此时最不该问出的话。

“你怎么硬了?难不难受啊?”


-------

咳,本更发的迟了一些,应该不会被和谐吧,下章再肉,再有一两更第一个副本就完结啦~\(≧▽≦)/~

评论(33)

热度(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