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无限荣耀(四)

二、静默沙海

在这个残酷又真实的神之领域,人类强大的适应力再次展现了出来。

在最初的手足无措后,叶修很快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在选择进化职业的时候,叶修迟疑过,如果是玩荣耀,那么无论哪个职业他都能玩得很好,但是这不是游戏,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最后吴雪峰给了他建议:“如果拿不定主意的话就选择你在玩荣耀的时候最擅长的职业吧,神之领域和荣耀确实有不少相通之处,能触类旁通举一反三的话对你的未来很有帮助。比如说我,就选了气功师,因为我在外面的世界就是玩气功师的。万一你觉得这个职业不适合,以后找到了特殊道具也是可以换的。”

叶修选择了战斗法师。

广场魔法阵区域的天空中降下了一道白光,将叶修包裹了进去卷到空中,白色的光点像是活物一样争先恐后地涌入了叶修的身体,剧烈的疼痛让他咬紧牙关冷汗直流,最后还是忍不住呻吟出声。

剧痛逐渐变成了酥麻的痒意,最后逐渐渗入了骨髓中,这样的过程持续了好几分钟,最后浑身湿透的叶修才从白光中落回地面,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吴雪峰扶了他一把,叶修看着自己身上战斗法师的基础装备,虽然不是新手装,但是一身白板和新手装也相去不远,背包里还有战斗法师的战矛,依旧是系统送的白板,可是握在手上金属的质感却令人诧异。

叶修抚摸着战矛,在空中挥刺了几下,明明是第一次拿到实物的战矛,可是这种血脉中的熟悉感和热血沸腾的感觉让他自己也惊讶不已。

“随着等级和评价上升系统会给予技能点的奖励,到时候就可以兑换技能和提升技能等级了,不过技能点永远都不够用啊,还是要谨慎选择的好。”吴雪峰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你。”叶修有礼貌地向这个给予了他许多帮助的人道谢。

“加油吧,真是期待你成长起来的样子啊。”吴雪峰笑着说,看着叶修的眼神有种沉淀后的温柔。

他有种直觉,这个把玩着战矛一脸好奇的少年将会成为神之领域里了不起的高手,他的名字会被神之领域的每一个人所铭记。

他相信着自己的直觉。

 

*** *** ***

 

十年后:

强烈得能把人烤焦的日照,延绵不绝的黄沙,这里是神之领域的地图西北方的“静默沙海”——看似平静的漫漫黄沙之中,隐藏着上百种特殊怪物和流沙、沙漩、沙暴等危机。

此时烈日之下,一个身穿蓝色轻质铠甲的青年剑客,正挥舞着一柄光剑,和尾钩带着剧毒的变异沙蝎展开激战。

变异沙蝎相较起普通的品种,光是体型就大了几百倍,体长足有两米,而且毒性很高,中毒后有50%的几率触发长达10秒的麻痹状态——若是陷入麻痹,在单人任务的场合这几乎意味着必死无疑。

青年剑客打得很小心,从北面的人鱼圣泉取得泉水,再到沙漠中诱捕变异沙蝎,这单人任务获取不易,更别提还有很短的时间限制,根本来不及招呼队友赶过来帮忙。

当然,任务若是能顺利完成,那奖励点数必然十分可观,还能获得武器淬毒所必须的稀有材料,实在不能错过。

可是这变异沙蝎的防御力,远远高于他的预期,坚硬的虫体一剑下去只能划出一道不甚显眼的剑痕,还要留神闪避它的剧毒尾针和攻击力强劲的前螯,青年剑客打得那叫一个狼狈……

体能消耗得很快,身上也被沙蝎扑出了好几处伤口,蓝衣剑客估摸了一下彼此的生命力剩余,心头猛地一紧——太勉强了,这么耗下去,死的就怕是自己了……

难道要放弃任务逃跑吗?

他不甘心地咬了咬嘴唇,人鱼圣泉的任务是只能触发一次的,守护泉水的人鱼使者只会给他一滴眼泪,如果不能战胜沙蝎,那么任务就会宣告失败,而且这周他的点数也会……

不过是一时分心,沙蝎的前螯突然猛地一挥,正正砸在他身上,青年剑客立刻被强大的冲击力撞得飞了出去,在黄沙上滚了十几个圈,再爬起来的时候,胸口一阵闷疼,噗地就呕出了一口血。

糟糕!

青年剑客心里大呼不妙,再看了看自己的血量,果然呼啦一下下去一大截。

而变异沙蝎的攻击可不会停止,此时已经举着两个钳子向蓝衣剑客冲过来,尾巴一甩就要往他身上扎——

“向左翻滚,闪开!!”

只听一声大叫,青年剑客还没反应过来,一串格林机枪的子弹,已经结结实实扫在了沙蝎身上,乒乒乓乓在虫甲上砸出了一排弹孔。

剑客猛地回神,连忙向左翻出五六米,再抬头的时候,一个身影已经飞枪落在了变异沙蝎面前,手里的枪咔咔两下断成两节,握在那个人的两手之中,架起巨大的沙蝎,扭身就一个背摔甩到了地上,碰一下撞起漫天沙土。

“叶、叶修大神!”

青年剑客叫了出来。他不用细看,光是来人身上那花花绿绿不成套的古怪装扮和手里会变形的奇异武器,全地图上也就只有那么一个,散人叶修!

叶修回头,看向嘴边还挂着血迹,十分狼狈的剑客,笑着问候了一句:“哟,蓝河,好久不见啦。”

蓝河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这次是肯定死不了了。

此时叶修就干脆利落地回身,把千机伞甩成战矛,和爬起来的变异沙蝎战到了一处,动作灵活,每次攻击都能正中虫体关节处,很快虫身上就挂满伤口,蓝色的虫血把巨大的身体染得斑斑驳驳。

那边的蓝河也不好就站在旁边看啊,连忙从随身包袱里掏出回血药,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等胸口翻腾的闷疼稍微缓解,提起光剑就冲过去帮忙。

“注意看我攻击的部位,”叶修的战矛甩出一个漂亮的突刺,噗噗两下连击,都扎在虫体左边前螯的接缝处,沙蝎像是非常痛苦地挣扎了两下,左边的螯子就废掉了,再也举不起来,“关节缝隙是最薄弱的地方,攻击这些位置,伤害最大。”

蓝河连连点头,挥舞光剑就往蝎子身上砍去,可是他的技术比起叶修来,差的可不止一星半点,不是他想攻击哪里,就能打得中的。

不过以叶修的程度,单挑个变异沙蝎那不过是小菜一碟,而且有了蓝河的配合,两人很快就把巨大的毒物杀得只剩下一丝血皮儿。

叶修停下了手里的攻击,后退几步,把战场让给蓝河,“你是要拿它的毒液吧?注意从现在开始,不要攻击它的尾巴部分,否则它会在濒死时把毒液喷出,你就前功尽弃了。”

“叶神,你……”蓝河回头看了看站到旁边的叶修,觉得十分不好意思,对方不仅救了自己,还提点他取毒液的注意事项,仿佛就是专程给他做了趟义务劳工……

“赶紧啊,”叶修抬头看了看天色,此时已是黄昏,“太阳下山前不把沙蝎毒液和人鱼泉水混合,就会失去效力吧?”

蓝河无语了,不愧是教科书,问都不用问,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任务,于是他也不再罗嗦,三两下砍死了残血的沙蝎,然后用装着人鱼泉水的水晶小瓶,接了几滴从尾巴上流出的蝎子毒液。

 

夜间的沙漠十分寒冷,但这个时间是各种沙漠小怪最为活跃的时间,两人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摸黑穿过沙漠,赶路回城,只能找了一处避风的沙丘,凑合着过一个晚上。

蓝河在两人身边放上一株惊叫草——这是一种会报警的道具植物,只要有主动攻击属性的小怪进入半径50米的范围,就会发出鬼哭狼嚎的尖叫,把人叫醒,是野外露宿必备的重要道具。然后他又掏出两块暖石,一块给了叶修,一块自己揣进怀里,靠着沙丘坐到了同伴的身边。

“叶神你……来这里是在做任务吗?”蓝河侧头看了看身旁的叶修,斟酌了一下,还是问道。

虽然神之领域里的不少个人任务,都是不可重复的,一般不会轻易将线索透露出去,但是两人的层次实在差得太远,蓝河不觉得对方会将自己当做竞争对手,而且……如果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蓝河盘算着,正好可以还了他傍晚时的救命之恩。

叶修笑着点点头,指了指别在胸前的一串翠绿欲滴的果实,“静默沙海里的翡翠果,我来取这个。”

蓝河低声“啊!”了一下,这翡翠果是传说中只生在凌晨时分沙海深处的一种植物的果实,由极其凶猛的双头秃鹫守护,是自己想也不敢想,绝对不能去碰的东西,而看样子,叶修却是凭一己之力就拿到了。

他默默低下头,心里有点羞恼,也不知道是因为两人天差地别的战斗力差距,还是因为自己居然还打算帮忙的事。

“你呢?”叶修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主动把话题继续下去,“拿到变异沙蝎的毒液,你的任务物品应该已经齐全,可以回城交任务了吧?”

“嗯。”蓝河低声回答:“不过我还想在沙漠地带多呆一两天,找找蜃楼遗迹的线索。”

“……蜃楼遗迹,”叶修的眼神闪了闪,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你想去?”

蓝河嘀咕道:“只是打听打听……”

叶修呵呵笑了两声,沉默了一阵,才问道:“蓝河你有非常重要的人吗?”

“什什什、什么?”蓝河立刻就满脸通红,头顶几乎就要冒出烟来,“我最喜欢的是蓝雨战队的黄少天大神!才、才不是你!”

叶修对他的激动表示十分困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提起黄少天,“行了行了,我早知道你是少天的粉丝。”

“你、你问这个事情干嘛?”蓝河说话都不太利索起来。

“没什么,”叶修摇了摇头,“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有重要的人,就千万不要去蜃楼遗迹……”

“为什么?”蓝河不明所以,眨了眨眼睛。

黑暗的夜色笼罩下,叶修的表情看得不甚分明,他把目光投向茫茫沙海,似乎在回忆什么事情,蓝河居然莫名地觉得那个人眼神里带着说不出道不明的伤感。

不过叶修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头对蓝河笑笑,靠着沙丘躺下来,手脚很自然地半蜷起来,把千机伞抱在胸前,“不早了,早点休息吧。”说完闭上了眼睛,似乎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了。

蓝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又不好意思继续追问,只得躺倒在叶修身边。

沙漠的夜晚寒风刺骨冰凉,即使胸口揣着暖石,背上腿上还是感觉冷飕飕,蓝河还琢磨着刚才的事,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叶修翻了个身,面向着在沙地上烙煎饼的青年剑客,笑着张开手:“冷吧?来,到哥这边,给你点温暖。”

蓝河的脸刷一下红了,幸好在暗淡的星月光亮之中不甚显眼,他狠狠剜了叶修一眼,嘴里嘀咕了句“滚蛋!”,翻了个身拿背脊对着同伴,还刻意往外挪了二十公分,不再说话,终于安静地睡了……

那夜沙海的事,对蓝河而言,是个没有答案的疑问,而直到最后,他也没有能够找到那座传说中的蜃楼遗迹,也就没有办法去求证,那座神出鬼没的幽灵古城里,断石残垣之中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 *** ***

 

蓝河已经睡熟了,发出了细微的鼾声。叶修轻轻翻了个身,怀里的暖石散发着令人舒适的热度,但他还是在身上盖了一层特制的挡风保温斗篷。蓝河的身体因为夜晚骤降的温度而瑟缩着,叶修往他的方向靠了靠,然后分了大半的斗篷给他。

今晚他毫无睡意。

这十年在神之领域的战斗生涯已经让他练就了随时随地都可以在警惕中浅眠的技能,但是今晚,这种技能就好像被封印了一样。

大概……是因为在脑海里翻滚不休的回忆吧——

那是叶修进入神之领域的第三年,也是他在嘉世战队里的担任队长的第三年:

身为赫赫有名的嘉世战队队长,斗神之名早已响彻全领域,叶修强大的战斗力和出色的统帅能力,使得他的团队毫无争议地成为最强劲的队伍。

但在斗神的光环笼罩之下,他的队友们却都清楚,这个队长是怎么冲锋陷阵,每个任务,都把自己置身在最危险的第一线,因此多少次差点儿送了命,又受过多重的伤,简直数都数不清了。

神之领域的地图西北方边陲的小镇哈里莫斯,是最接近“静默沙海”的安全区域,也是进入沙海地图前最后一个补给点和休息区。

此时已经夜深,时间流转严格模仿真实世界的神之领域,计时沙漏的刻度已经超过了十一点。

哈里莫斯小镇的唯一一家简陋旅馆的房间里,叶修上半身赤裸地蜷缩在毛毯上,双眉紧蹙,牙关紧咬,表情十分痛苦。

吴雪峰伸手揉了揉自家队长的头发,涔涔的冷汗已经将额发濡湿,凉冰冰湿漉漉的面颊上,豆大的汗珠正沿着青年还显得有些青涩的脸颊轮廓,一滴一滴淌落下来。

“很难受吗?”吴雪峰小心翼翼地俯下身,把叶修缩成一团的身形包裹在自己身体下面,手指温柔地拂开他额角的发丝,嘴唇在他的耳垂上碰了碰。

叶修在下午的团队战里,为了杀掉忽然暴走的BOSS,甩起战矛一个豪龙破军,连人带着武器整个冲到BOSS身前,在把战矛送进BOSS身体里的时候,也被力量大得惊人的狮形怪物,一口咬着了肩膀上,几乎啃断了他的整条胳膊。

在神之领域里面,虽然各种体质、免疫能力和复原能力都能够通过兑换积分增强,可是疼痛和流血,却并不会因为身在游戏世界而豁免。

这生生把胳膊卸下来一般的痛楚,吴雪峰等人光是看着那二十几个深可见骨的斑驳血洞就觉得疼得受不了了。

偏偏叶修却咬着牙,坚持明天还要独自去闯沙海中那座传说中的蜃楼遗迹,几个人没有办法硬拖着他们的小队长,回到主神空间去给他修复伤口,只能合计着,动用团队里最好的伤药,尽量在一晚之内让他的伤口恢复。

吴雪峰伸手抱紧叶修,将他蜷成一只虾米一样的身体扳开来,绷得硬直的手脚缠到自己身上,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背脊:“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叶修喝下去的火藤花汁液,是在神之领域目前所能找到的,疗伤能力是最好的圣品。可是药效起作用的时候,伤口却会像被烈火灼烧一样疼得撕心裂肺,偏偏没有任何办法能够缓解这种副作用,只能让使用者生生忍受着这种痛苦。

听到自家副队长的安慰,叶修侧了侧头,汗湿的脸颊在吴雪峰的领子里蹭了蹭,那是一种透着信任的亲昵,他松开被自己咬出一圈牙印的嘴唇,低声回答,“嗯,我还好……”

吴雪峰知道自己除了陪在他身边,什么也没有办法做,于是紧紧把被疼痛折磨的青年抱在怀里,不住用手安抚着叶修紧绷的背脊,像是给猫咪顺毛一样,还挑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絮絮地在他耳边娓娓道来,分散他的注意力。


评论(5)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