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无限荣耀(八)

四、宿敌与裁决者

吴雪峰死在叶修进入神之领域第三年。

两万的复活积分像是一块沉重的石头,时时刻刻压在叶修的心口上,他没有一天忘记过。

每一次路过吴雪峰已经空出来的无主房间,他都会莫名地停下脚步,静静地看一会儿,然后一言不发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加倍努力地训练自己,舍生忘死地去拼每一个可能拿到的积分。

他总觉得,吴雪峰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生活战斗中的每一个细节里,都有这个男人的影子,他曾经亲手将初入神之领域的叶修一点一滴地培养起来,他曾经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他曾经对他爱逾性命。

一晃四年过去了,这四年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的事情,比如他被赶出嘉世战队,比如他洗点重练了散人,成为了一名没有战队的散客,再比如……嘉世战队的覆灭。

 

神之领域的夜晚,天空显得特别辽远,在现实中已经难以见到的繁星满天,算是这个空间中不多的优点。

闪烁的星光下,广场中央冲天而起的白色光柱非常醒目,幽幽的光映着四周环形建筑上一扇扇紧闭的房门,阴冷森然。

“咚咚咚”,敲门声在寂静的夜晚格外刺耳,而这个声音,已经这样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了。

就在两个小时前,嘉世战队团灭的消息在一瞬间传遍了几乎整个神之领域,所有人哗然。

嘉世,虽说在近些年实力下滑,已今不如昔,特别跟战队成立头三年叶修担任队长时的强势无法相比,然而也依旧是神之领域最强大的战斗力之一,实力在二十支战队中也属中上。

这一回嘉世全员出动,据说是接受了一个S级任务,完成后将得到5000积分,这是一个让所有人都要疯狂的数字。而嘉世,也急需这样一大笔分数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为此,不惜出动全员。

他们是三天以前出发的,那时人们还在讨论着嘉世战队的重新崛起。

直到主神低沉的机械的声音响彻整个神之领域:“嘉世战队,S级任务迷瘴丛林未通过,确认全员死亡,队内所有成员资料格式化完毕。”

如同丧钟,一下子敲击在每一个人的脑海中。

没有人能对这样的消息高兴或者什么,因为死亡的阴影,是笼罩在神之领域的每一个人的头顶上的。

而战队的灭亡,就意味着这个战队从建立到现在的每一个死去的人,都失去了复活的机会,没有一个个人能凑够复活的积分。

韩文清在听到这条通告的第一时间就冲出了房间,他急切地在电梯里按着下降的按钮,同时搭乘的人的不满都被他凶恶的表情吓了回去。

电梯门开启的刹那韩文清就冲了出去,但还是没有赶上。他只来得及看到叶修的脚步踉跄了一下,迈进了房间,接着房门就在眼前关上了。

“咚咚咚”,韩文清敲击房门的声音,跟他的战斗一样激烈,甚至像是用上了拳法家的技能。可是房门并没有要打开的迹象。房间是神之领域难得的安全之所,没有主人的允许,任何人无法进入。

韩文清即使开上猛虎乱舞,也无法破门而入。他越发焦急,浑身的气势愈加强烈,几乎让上下的电梯里的人都能感受到这边凛冽的气息。

“叶修!”房门的阻隔下,声音传入屋内的音量并不算大,韩文清于是大声叫了起来,“你出来!”没有回应。

房间里的人没有任何回应。韩文清也不再出声,但是敲门的声音,持续不断。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路过的人已经不再对这边的敲门声感到好奇。夜幕降临,蓝丝绒般的天空下,敲门声越发清晰刺耳。

“喀拉”,门锁突然打开,韩文清的手还做着敲门的动作,姿势保持得太久,他脚步不由得踉跄了一下。他迅速地扶住门框还未站稳,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嘶吼着:“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嗓音与平日不同,有些沙哑。

韩文清的话就全部堵在嘴里说不出来了。他沉默地跟着叶修进屋,却觉得房间跟之前……不太一样了。叶修一直走到窗边,才转过身来,声音似乎和窗外的雪山一样寒冷:“你来做什么?”

韩文清忽然就想起来了,还是他进来神之领域的第二年,霸图战队与嘉世战队同时接到一个任务,A级,双方在艰难的谈判之后决定组队完成。他作为霸图战队的队长去找嘉世战队的队长叶修商议双方的合作,却是在吴雪峰的房间里找到了他。当时他进去房间的时候,叶修也是站在窗边,窗外绵延的雪山波澜壮阔,茫茫的雪海静谧而悠远,而叶修一脸不在意的微笑,慵懒的声音满是青春的活力与自信:“你来做什么?”

现在叶修的房间,和当时的吴雪峰的房间一样,窗口边的叶修也是一样。

只是这次的叶修,好像再也不会笑了。

 

屋里没有开灯,窗外的星光照亮了雪地,光芒映照进屋内,有些冰冷。叶修掏出一根烟点燃,火光在惨白的雪山映照中明明灭灭,像是扔进了韩文清的心底,烧着了被这屋子压制下去的情绪。

叶修叼着烟,半倚着窗台,雪地反射的光刺目,他却丝毫没有察觉一样只是远远眺望着。烟灰一点一点落下,慢慢烧到滤嘴。韩文清心底急躁的火苗随着烟的熄灭,升腾得更高。直到叶修扔掉滤嘴,回过头来,脸上又好像挂回了惯常的满不在乎的笑:“老韩你不是就过来站站的吧?要么来一发?”

火焰腾地一下把压抑和理智全部烧成了灰,韩文清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叶修面前,抓住他的前襟,低沉的声音狠狠地说:“想哭就哭!这种表情太难看了!”

叶修的神色立刻变了:“谁想……唔……”韩文清的唇用力压了上来,叶修不禁往后仰去,原以为后脑勺即将要撞上冰冷的玻璃窗,却意外靠上了温暖而柔软的东西,是韩文清的掌心托住了他。

干燥的双唇厮磨着,热情仿佛要把窗外的冰雪都融化。叶修睁大双眼,盯着韩文清,却发现韩文清也在盯着他。相接的双唇更加急迫,韩文清的牙齿时不时地轻轻噬咬他的唇瓣。叶修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双手搂上韩文清的脖子,开始回应起这个亲吻。

两人并不是第一次有亲密的接触了。韩文清与叶修是同一年进入神之领域,也是这一年,叶修与吴雪峰等队友共同建立了嘉世,而韩文清,则是霸图战队的创建人之一。两支战队作为当时神之领域最强大的两大战力,时有碰撞,有段时间几乎势成水火。直到吴雪峰突然死亡,之后过了一年,叶修被逐出嘉世。

整整半年的时间,叶修销声匿迹,谁都不知道他在哪里。只有还没失去主人的房间,说明着他的存在。有一段时间韩文清只要路过,就会去看看这个房间有没有空下来,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不同的意思,只是一个好的对手,有时候比一个好的队友更难得。

之后叶修拎着一把古怪的伞回来了,黄昏下他打开门,浑身的衣服几乎都碎成一根根的布条,显然经过了艰苦的战斗,可是眼神却闪着光芒,跟挂在天边的那轮夕阳一样灿烂。他回过头来跟站在电梯口的韩文清打着招呼:“哟老韩,好久不见啊!”韩文清在那个晚上和自己的宿敌滚上了床。

亲吻渐渐加深,舌头在口腔里撕扯纠缠,牙齿互相啃咬着对方的唇瓣,细小的伤口渗出血来,铁锈般的腥味在两人嘴里弥散。韩文清的手压着叶修的头,力气大得仿佛要把他融入体内。喘息声变得沉重而急促,缺氧的感觉却让两人黏得越紧,像是借着唾液的交换获取对方口中的空气。

叶修环着韩文清的脖子,已经渐渐地争夺起了这个亲吻的节奏,急迫地想要更加深入的人变成了他。他的舌头胡乱地舔过韩文清的嘴唇,把血珠卷回口中,然后再更加用力地亲吻上去。

如被死亡之门的黑气缠绕住的猎物,只能挣扎着被抓得越来越紧,无法挣脱。

两个不服输的人,唇齿缠绵也变成了竞技场,谁都不愿意稍作退让。唾液无法在口腔中完全盛下,顺着嘴角挂了下来,屋内的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起来。争夺变得越发激烈,舌尖在唇间相互推拒,都想要去侵占对方的领域,却谁也不能压倒性的胜利。

 

胸口的空气耗尽,两人终于结束了这个亲吻,口水在中间拉出一条银丝,然后断裂,寂静的房间里,像是能听见“啪”的一声。喘息声在房间里交织回响,心脏跳动的声音仿佛也夹杂其中,叶修都觉得耳边变得嘈杂起来,思维也变得迟钝,无法思考的话,就去做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吧。

叶修迎着韩文清晦涩难辨的眼神,再一次亲吻上去。这次他抢占了先机,微一愣神的功夫,韩文清的嘴上已经被叶修急切地咬了几下。舌头在他的唇上扫来扫去,等不及对方城门开启。韩文清很快地反应过来,迎住叶修的舌头,又一次地纠缠起来。在口腔内搅动的水声像是在房间里无限放大,叶修觉得似乎再听不到别的声音,脑中一团浆糊,只有从心底燃烧起来的邪火愈加明晰。

两人一边亲吻着,像是中间有分不开的黏性,一边互相撕扯着对方的衣服。霸图战队的队服带着冬日的毛领,叶修伸手去拉拉链,却在一半卡住布料怎么也拉不下去。他心里的火烧得更旺了,往里填了一把急躁的柴。“咔”,拉链的拉环被扯得断裂开来,崩到了地上。

“嘶……”韩文清下唇被叶修狠狠地咬了下去,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瞪向对面的人,却发现叶修的眼角已经微红。韩文清难得地叹了口气,抬起手,把队服从头上脱了下来。他的手伸到叶修面前,顿了顿,握住了叶修的手臂:“别急。”入手的地方竟是一片粘腻湿润,韩文清皱起了眉头,这是快要凝固的血液的触感,他这时才发现,叶修的衣服上,斑斑点点的全是暗红色的血迹,被没有灯光的昏暗的房间所遮蔽。

韩文清的手用力地握了握,语气不容置疑:“先处理伤口。”

叶修看了回来,眼神竟是有些茫然:“不用。”他顺着韩文清的目光看过去,终于明白韩文清的意思了:“不是我的。”这些不是他的血迹,是他犯过罪的证明。

他之前异常高涨的情绪忽然就消散了开来,被那些兴奋压抑在底层的疼痛又开始一点点渗出来,心脏像是被扔在沙海中的仙人球上一样滚。

叶修的手慢慢地握紧,指甲陷入肉里,尖利的疼痛瞬间盖过心底的煎熬。他咬了咬牙,语调艰涩得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你到底来不来?”

韩文清的眉间几乎压在了一块,他借着雪地反射的光,仔细观察起叶修的样子。

不算糟糕,也不可谓不狼狈。衣服没有大面积的破损,只有一些细碎的勾丝,像是在荆棘丛中奔跑时不注意留下的痕迹。但血迹溅得到处都是,除了暗红色的人类的血,还有幽蓝色的,明显是魔物的血。这表示他即使没有参加战斗,也去到过任务世界。

韩文清能猜想到叶修去了哪里。作为一个从进入神之领域就开始纠缠的对手,他和叶修,可以说见证了彼此的伤痛和成长,他经历过最难以对付的嘉世,也是当时最团结和谐的嘉世,也曾惊讶于嘉世对叶修的驱逐。嘉世对于叶修的特殊意义,以及重要的程度,韩文清一点都没有看轻过。

毕竟叶修隔壁的那个房间,已经空了整整5年。

这些年,不是没有人想住进去过,但是没有人,能住进去。

韩文清的目光从衣服上慢慢扫过,仿佛要一寸一寸地穿透这个身体,最后他又看向叶修的脸。脸很干净,除了似乎有些苍白之外,看不出任何不妥的神色,平静得如同窗外一眼望不到头的雪山。

一直没有等到韩文清的回答,而且被审视的目光长时间地盯着,叶修像是开始不耐烦了起来,他又追问了一句:“老韩你来不来?”

“来。”韩文清沉声回答。不等叶修再说话,他抓住叶修胳膊的手用力一带,叶修猝不及防跌入他的怀抱,迎接上来的,是今天的第三个吻,落在了额头上。

柔软的唇部在额头上来回摩挲,热度温柔地投过皮肤传入体内,轻微的麻痒感从接触的地方升起。单纯的触碰,简单的舒服,叶修因惊讶而睁大的眼睛闭了起来。说不出口的复杂的安抚从额头渐渐移到了眼睛,舌尖小心地伸出来,隔着薄薄的眼皮舔舐着,描绘眼睛的形状,湿润的触感像是在上面描画泪滴。

温热从脸上传到心里,以不容置疑的气势要剥开掩住心底的障碍,酸涩涌上眼底,就要夺眶而出。叶修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显得有些软糯:“去床上。”


————

*昨天似乎忘了更新,今天补上。

评论(2)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