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无限荣耀(十一)

六、冰霜宫殿

神之领域永远不缺战士。

但是缺商人。

楼冠宁进入神之领域的时候叶修已经拿到了系统的A级评价,正在往S级评价努力着,那是叶修进入神之领域的第五年。

在神之领域里摸爬打滚了一年后,楼冠宁对自己通过做任务攒够积分离开这里的期望值已经跌破零点大关,于是他抓耳挠腮了半天,决定另辟蹊径。

做生意。

对,做生意。

神之领域的广场上永远有玩家在兼职摆摊,说实话这群人也对摆摊非常不耐烦,但是从任务世界得来的装备如果卖给主神,能得到的积分点实在是少得可怜,还不如卖给其他玩家互通有无,至少能卖个好价钱。

楼冠宁和几个朋友琢磨了一下市场,攒够了启动资金(积分)后,开始了低价买入高价卖出的奸商生涯。对于大部分玩家来说,省掉这些不知道能不能卖掉东西的摆摊时间拿去训练,就算赚得少一些也是合算的。对楼冠宁来说只要二道贩子的生意步入正轨,他其实也可以当个甩手掌柜,拿积分雇佣几个刚刚进入游戏的菜鸟看好生意就行,这个世界还是有网游性质的,至少摆在地摊上的东西别人抢不走,楼老板对此表示——万幸万幸。

一年多下来楼冠宁和朋友们也算是混出头了,虽然系统评价还只有个B,但是至少装备够好啊,就算任务危险了点,拿积分雇佣一些高手帮忙做任务也是小事一桩。

有钱(积分)就是好啊!这样下去就算想离开神之领域也不是不可能了,当然还有一点,离开神之领域需要系统评价在S级以上,这对楼冠宁来说才是困难中的困难。

比赚钱还难。

叶修是个懒散的人,这表现在他从任务世界带着一背包装备和道具回来就懒洋洋地走到广场的摊位前喊一声:“甩卖装备,欲购从速!”

这时候摆摊的玩家通常会一拥而上把他的存货给哄抢一空,因为叶修卖得便宜啊,转手一卖又是一笔进账。

楼冠宁对这种败家子行径恨铁不成钢。

明明能卖到1800积分的极品橙装,1300点就甩卖了!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但是因为和大神不熟,他也只能在角落里默默咬装备吐槽,顺便和朋友抱怨抱怨。

朋友白了他一眼:“大神做任务拿的积分多啊,人家又不在乎卖装备的积分,有闲情讨价还价还不如去做点训练呢,说不定下次任务能拿更高的积分。我们这群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就不要妄想揣摩大神的心情了。”

楼冠宁咬牙切齿:“不行,我看不下去了!我去问他收装备!高价收!”

朋友抽了抽嘴角:“加油。”

于是楼冠宁壮了壮胆,做贼一样摸到早就打听到的叶修房间的位置,鼓起勇气敲开了门。

叶修刚做完日常训练拿着毛巾准备去洗澡,听到敲门声就问道:“谁啊?”

“大神你好,我叫楼冠宁,想和您商量一下收购装备的事情。”

叶修对这个名字有所耳闻,就给开了门。

楼冠宁一进门就看见光着上半身挂着毛巾瞅着他的叶修,顿时惊得差点跳出门,连利索的嘴皮子也磕绊了起来:“大大大大大神我我我我我我等会儿再来!”

说着啪的一声,又把门关上了。

叶修也无语了,心想小年轻就是没见过世面,哼着歌自己洗澡去了。

等叶修洗完澡穿好衣服打开门一看,楼冠宁趴在他房间门口的栏杆上看下面的广场,听到开门声赶紧转过身站得直挺挺的:“大神好!”

叶修请他进了屋,楼冠宁第二次踩进大神的房间,强忍住自己没见过世面一般东张西望的冲动,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

“要喝水自己去倒。”叶修点了根烟,又问他,“我抽烟你不介意吧?要来一根吗?”

楼冠宁接过了烟,不过没抽,塞兜里了,又站起来找了杯子给叶修倒了杯水,坐回椅子上才想起忘了自己的,于是又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

“大神啊,我看您这么甩卖装备也不是个办法,实在是……太浪费了点。”楼冠宁忐忑地说道。

叶修瞥了他一眼:“怎么,你要收购?”

楼冠宁搓了搓手:“如果大神有这个意向的话……”

“你想用什么价收购?不同的装备道具还挺不好定价的。”

楼冠宁想了想:“这样吧,我帮大神代卖,抽卖出价10%的佣金。”

叶修呵呵一笑:“10%?”

楼冠宁虎躯一震:“最低8%,神之领域不可能有人开出比这个更优惠的条件了。”

“呵呵,是吗?”叶修吐了个烟圈,漫不经心地反问道。

“5%,以后大神要卖的装备我要独家代理权。”楼冠宁痛苦地开出了最低的心理价位。

叶修站起身拍了拍楼冠宁的肩膀:“跟我来。”

楼冠宁不明所以地跟着叶修走到另一个房间,叶修打开仓库给他看了。

楼老板……被里面橙光灿烂的装备……闪瞎了狗眼,卧槽,这游戏里的橙装原来这么不值钱吗?!和大神一比他就是个DIAO丝,纯的!

叶修笑眯眯地说:“3%,独家代理,这些也归你卖。”

楼老板屈服在了闪闪发亮的装备中。

回去后楼冠宁在朋友的追问下说出了3%的抽成,朋友们整齐划一的“叛徒”“奸细”“我们的友情出现了危机”“真爱粉不解释”的表情让他尴尬地红了脸。

“通常我们代卖不是抽20%的佣金吗?”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唉,算了,让脑残粉和偶像谈生意,不倒贴就不错了。”

“贴点积分也就算了,千万别把人也给贴了。”

今天的楼老板也要努力帮大神卖装备呢,好好干吧楼老板,就算只有3%的佣金也要为了偶像好好努力!

 

和叶修有了业务联络后,楼冠宁跑叶修房间就跑得格外勤快,两年下来保持一周至少跑一趟的频率。

“大神大神!这是上周的进账,零头我给你凑整了,已经让主神转账了,这个是卖出清单和标价。”楼冠宁敲开了叶修的房门送账单。

叶修正在倒腾自己的千机伞,开门后也不避着楼冠宁,大大咧咧地当着他的面拆伞。

倒是楼冠宁不好意思看太仔细,慌忙递上账单就要走了,却又突然想起了正经事。

“大神。”

“嗯?”

叶修在给伞的轴承上油,神之领域的世界和荣耀游戏还是有些不同的,比如装备的耐久度掉下去了是需要人工修复的,当然也可以找主神维修,但是那绝对能坑得人泪流满面,所以几年下来玩家们几乎人人都会修装备了,磨刀擦剑这是最基本的,有牛人把自己房间改造成了锻造厂到处收装备图纸,有事没事儿琢磨怎么把游戏里的矿产打造成装备,意图和任务世界里的NPC大师们抢饭吃。

“大神有没有打算加入战队什么的?”楼冠宁问得有些忐忑,嘉世覆灭的通告已经过去了半年,叶修成为散客也有四年了,他摸不准大神的心思。

“你要建战队?”叶修抬头看了他一眼,“想拉我入伙?”

“大神料事如神!”楼冠宁被看破了心思,顿时有些讷讷的。

“现在神之领域有潜力的新人基本都被战队拉去当后备役了,你能找到的潜力股可不多。不过你也有一般战队没有的优势……积分多装备好上位快,价码合适的话要弄出个战队也不难。”叶修分析说。

“大神说的是,不过我这个战队是和几个朋友一起建的……主力就是我们五个了。”楼冠宁说。

“那我收回刚才的最后一点优势,你们战队上位比其他战队还难,看来你只能多砸点积分当好冤大头了。”叶修嘴巴一点都不留情。

楼冠宁挠挠头:“大家主要是想快点把评价升上去,要离开主神空间至少需要S级的评价,还有超高的积分,团队任务给的评价比较高,而且战队可以设置公积分,到时候有人死了复活起来也方便。”

叶修瞥了他一眼:“前提是你们得坚挺住别团灭。”

楼冠宁觉得,膝盖很疼。

“所以大神给点建议吧。”楼冠宁捂住膝盖说道。

叶修哗哗地把伞开了又合,测试了一番后慢吞吞地说道:“好好做生意,攒够复活的积分,以及永远不要全团出动去找死,留个把人复活。有困难来找我,给你打九九折。”

楼冠宁苦笑:“大神啊,咱俩的交情就值九九折?”

叶修摸了摸下巴,一本正经地说“那九八折好了。”

“……有差别吗?”楼冠宁苦逼地问他。

“有啊,基数大零点一折也是一大笔积分啊。”叶修挑了挑眉,“毕竟请我出马价格很贵。”

“……”就算是楼冠宁这样的脑残粉也对大神的节操产生了深深的动摇,他努力了很久才犹豫地问道,“那那那多请几次,有打折吗?比如包月什么的。”

叶修一脸正经地开着玩笑:“包月有困难,但是包养还是可以接受的,楼大款不考虑考虑吗?”

楼冠宁被吓得哆嗦了一下:“大大大大神别开玩笑了……”

“我这人,从来不开玩笑。”叶修正色道。

“大神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睡觉了您也好好休息晚安任务的事情我们改天再商量再见。”

正直青年楼冠宁,在大神面前,落荒而逃。

叶修看着被甩上的房门啧啧了两声:“现在的年轻人啊……”

 

*** *** ***

 

义斩战队建立了,叶修偶尔也会被拉去当临时队员做任务,他毕竟是神之领域顶尖的高手,比这群精力投注在当奸商的玩家专业了不止一星半点,几次下来楼冠宁看到叶修已经从“偶像”变成了“上帝”,那时不时冒出的星星眼让叶修也觉得恶寒。

这一次的任务地是冰雪荒原,雪原上的大风和暴雪让行路变得尤为艰难,就连野怪们也都毛多血厚的品种,比如猛犸象和冰原巨熊,干掉一个体力值就见红了。

叶修裹着挡风的厚斗篷,呼出的气瞬间就化成了冰晶。他的身体素质已经强化得这么逆天尚且觉得风吹在身上宛如刀割,更别说一群评价只有B的队员了,一个个在狂风中抖成了鹌鹑。

选了这个任务的队长楼冠宁,被队友们的眼刀戳成了筛子。

“就快到了。”叶修看着前方的冰川说道。

他已经看到远方影影绰绰的冰川了,这次任务的所在地就是冰雪荒原中被冻结在冰川中的冰霜宫殿,传说中上古诸神之一、居住于极寒之地的冰之女皇居住过的宫殿。在诸神之黄昏后宫殿被冰雪封印,永远沉睡在了时光之中。

那真是一座美轮美奂的奇迹宫殿,被冰川包裹着的冰霜宫殿晶莹剔透,纯白色的建筑绵延在冰雪荒原之上,尘封了千百万年。

“我们得从深渊缝隙里下去,那里有个通道可以进入宫殿内部,从外部是无法突破冰川封印的。”叶修指着宫殿前巨大的冰川裂缝说道。

不同于正常的上宽下窄的地面缝隙,冰雪荒原上的这条缝隙的地表部分就有十几米宽,蜿蜒在冰面上宛如大地的伤疤,而沿着缝隙往下攀爬会发现,这条缝隙的深处比表面还要宽,呈上窄下宽的梯形结构,这也使得攀爬缝隙的内壁变得格外困难。

一行人通过短途漂浮道具来到缝隙对面,然后着手往缝隙下攀爬,叶修第一个下去探路,顺利找到了冰霜宫殿的入口通道。站在入口的狭窄平台往下看,深渊深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从地底涌上来的风竟然带着些许的温度,叶修不禁想难道这条缝隙深处其实涌动着岩浆吗? 

其他几位义斩队员也有惊无险地来到通道口,跟着叶修钻进了狭窄的通道中。

经过将近半个小时的龟速前进后,终于钻出了地道。

叶修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任务世界的地图大得离谱,将近九年的时间也没能让叶修走遍整个任务世界,冰霜宫殿他也是第一次来,但是他听蓝雨战队的黄少天说起过这里的情况。

宫殿深处居住着冰之女皇的影分身,虽然是分身但是作为BOSS也足够变态了,毕竟这位可是上古神祇之一,法系精通还血多防厚。

冰之女皇是个非主动攻击的BOSS,如果玩家安安静静地来参观一下宫殿又安安静静地滚蛋,她会对这群入侵者视若无睹,但是一旦玩家试图带走点什么……冰之女皇就会对可恶的窃贼展现出失主的愤怒。

但是玩家既然来到了冰霜宫殿,就不可能是纯参观的,玩家所接的任务注定他们的旅途会不太平,这种时候就只好祈祷自己跑得快了,反正跑出冰霜宫殿就安全了。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意外。

叶修匆忙在暴怒的冰雪女王的法杖下救下楼冠宁,结果两人被冰雪女王的暴风雪扫到了宫殿的密室里,然后沿着机关密道一路滚了下去。

四周黑暗寂静,叶修检查了一下血量,安下了心,拍了拍压在他身上的楼冠宁:“小楼,先让让,我起不来了。”

楼冠宁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一边使劲向叶修道谢:“大神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这次一定挂了,谢谢谢谢。”

叶修点燃了火把,四面八方的黑暗无穷无尽,火把的光芒在这样无垠的黑暗中宛如夜幕下的大海中的一点渔火,随着海浪的颠簸随时都会倾覆。

水的气息,脚下是泥土的触感,叶修只用几秒钟就给周围的情况下了判断,这是多年来训练出的技能和直觉,再试着联络一下外界,果然不行。

“我们应该在一个地下岩洞里,四面八方都是水,中间是一小块陆地,不知道涨潮的时候会不会被淹没。和外界联络的办法都是封闭的,我们必须想办法自己出去。”叶修举着火把往四周照了照,岩洞太大了,火光无法照亮的地方仍是一片令人心悸的黑暗。

“涨潮?地下岩洞会涨潮吗?”楼冠宁愣愣地问道。

“是咸水的气味,而且我们脚下的土壤非常湿润,这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坏消息就是刚才我说的,这里会涨潮,好消息则是……这里一定有通往外面的通道。”叶修气定神闲地说,“所以先把这块小岛走一遍吧,看看能不能应付过去涨潮。”

这种时候两眼一抹黑的楼冠宁完全陷入了大神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脑残粉状态,两人花了半个小时将整个水中孤岛走了一遍,岛的最高处地面是干的,叶修放下心来,就算他们一时半会儿出不去也可以在这里休息。

和地表的寒冷不同,地下洞穴的温度并不刺骨,两人的身体素质又远胜常人,脱掉了毛皮外套都觉得出汗。

“不过这里没有淡水,小楼你带了多少淡水?我的大概能撑个一周。”叶修问道。

楼冠宁在火把的光照下红了脸:“没……没带。”

“……”

“不过我新买了全套的野外烹饪工具,燃料充足,可以烹煮海水。”楼冠宁挠了挠头说道。

“…………”叶修顿了顿,小声说,“那东西很贵啊,而且很占负重。”

“这……干粮太难吃了,简直是猪食!”楼冠宁心虚地解释说。

带的全部是经济耐啃的猪食的叶修,觉得无法和注重生活品质的土豪沟通。

“大神你饿吗?我去看看水里有没有鱼,我带了鱼竿和渔网,待会儿给你烤鱼吃!”楼冠宁说着从背包里摸出一根长钓竿,兴致勃勃地到岸边去钓鱼了。

很快楼冠宁已经架好了野外烹饪道具,认真烤起了钓上来的鱼。

叶修原本不想吃的,毕竟这个岩洞环境诡异,安全起见他不会入口这种可疑的“野味”,可是烤鱼的香味传入鼻中之后,叶修觉得自己的唾液分泌明显加快,干粮那糟糕的口感浮现在脑中,让他有些心不在焉。

楼冠宁烤完了第一条鱼,恭恭敬敬地递给叶修:“大神尝尝看吧。大家都说我的手艺很不错。”

叶修心想反正带了解毒剂,尝尝就尝尝吧,于是接过烤鱼张嘴就是一口。鱼肉鲜嫩细腻的口感令人口舌生津,上面的胡椒和盐巴撒得恰到好处,既不会掩盖鱼肉本身的鲜美又不会让烤鱼的味道过于寡淡,叶修咀嚼着鱼肉,喝着楼冠宁递过来的清酒,每一口都要感慨下这才是生活。

“还是小楼会享受啊。”叶修叹气道。

楼冠宁高高兴兴地说:“大神想吃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做!回到神之领域我再招待你,主神操蛋是操蛋了点,但是里面兑换出来的食材都是顶级的。”

“哦,是吗?”吴雪峰死后吃了五年主神牌廉价盒饭和干粮的叶修,思考了一下自己是不是该学点生活技能了。

楼冠宁的酒不算烈,但是后劲不小,叶修的酒量算不上好,最初几年常和队友喝庆功酒倒是练出了一点酒量,但是始终喝不了太多。

现在半瓶酒下去他已经有点晕乎乎的了,他提醒自己不能再喝了,这里毕竟是任务世界,一不小心就会送命的地方。

炭火的微光还在一闪一闪,叶修靠在身后的石块上,觉得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发懒,他眯着眼看着在不远处的沙滩上烤着鱼的楼冠宁,他哼着轻快的小调,似乎浑然不被现在的窘境困扰。

叶修觉得身体有些发热,思维也不清晰,起初他以为自己是醉了,可是很快他觉得不对劲。

任务面板上没有中毒的提示,但是却有一个【不明异常状态】,叶修心里叫了一声不好,这鱼果然吃不得。

“大神你没事吧?要不要再来一条?”楼冠宁看他靠在岩石边发呆,手里拿着烤鱼走了过来。

“你看一下任务面板,有没有‘不明异常状态’?”叶修按捺着越来越汹涌的欲火问道。

楼冠宁终于觉察到不对劲,再一看任务面板,顿时脸白了:“大神……这……这要怎么办?”

两人对视了一眼,楼冠宁飞快地移开了视线,如果说心里没一点期待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却又不敢想,总觉得哪怕只是意淫都是一种亵渎。

叶修的呼吸有些急促,在只有海浪声的黑暗中别样的诱人。

他问:“小楼,以前和男人做过吗?”

楼冠宁的喉头一紧,下体在毫无抚慰的情况下挺了起来。

——快停止!他在心里试图叫停,但是越来越燥热的身体让他的理智越来越模糊。

他下意识地摇头。

叶修靠在岩石上对他招手,微弱的炭火只能照出一个浅浅的剪影,可是越是如此,楼冠宁越像是被蛊惑了一样蹲在了他面前,低头去亲吻那片梦中的幻想乡。

他就是这样悄悄地爱着一个遥不可及的人。


评论(6)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