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无限荣耀(十五)

八、圣灵大教堂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快十年了。

如果要问叶修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真正觉察到神之领域的秘密,那么大概是从与轮回战队的那次任务开始——

 

鲜血旷野的天空永远是这样阴霾,下着淅沥沥的小雨。

靴子踩在泥泞的草皮上容易打滑。就在十分钟前为了甩脱一群旷野灵狐的追击,枪王周泽楷一边奔跑一边射击,结果因为草地湿滑不慎滑倒在地,虽然他身手敏捷地一手撑地就地一滚射飞了两只扑上来的灵狐,但是英俊的脸上还是蹭了一大片泥点,更别提装备上斑斑驳驳的污渍了。

叶修看到周泽楷“失足”的时候忍不住笑了,手上的千机伞可一点都不含糊,仗着千变万化的武器远射近攻和难缠的灵狐打得不亦乐乎。

天还在下着雨,周泽楷的头发都湿漉漉地滴着水,时不时还会流到眼睛里妨碍视线。

这天气对神枪手来说可一点都不亲切。

总算将这群旷野灵狐都清理干净了,三人都松了口气。江波涛展开破旧的羊皮纸地图,仔细研究了一番说道:“就在前面了,圣灵大教堂。”

叶修眯起眼擦了擦脸上的雨水,远远的似乎看得见雨幕深处模糊的影子,应该就是他们今天的目的地了。

“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赶到王都禁卫军那里。这个任务真是太繁琐了,虽然兵分两路有危险,不过不快点完成的话我们就要回主神空间了,那岂不是麻烦叶修前辈白忙一场?”江波涛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

叶修耸耸肩:“既然你们已经答应了我的条件,那我自然是尽心尽力。”

江波涛笑说:“我自然信得过叶修前辈,您当自由散客到处接战队外援任务的年份可是比我来神之领域的年份还要长了。”

江波涛和周泽楷都属于来到神之领域比较晚的玩家,直到叶修被赶出嘉世成为散人职业的散客后才听说这两人的名字。但其实这么多年过来,真正比叶修来得早而且还活着的玩家,早已寥寥无几。

江波涛抹掉脸上的雨水,叹了口气,“总之我们先到圣灵大教堂去吧,也许可以休息一会儿。”

三人已经赶了半天的路,加上恶劣的天气和曾不出穷的野怪,着实令人疲惫不堪。

随着三人快速的赶路,圣灵大教堂已经近在眼前。

这是一栋恢弘的教堂建筑,坐落于旷野的废墟中。在魔族入侵之前这里还是繁华的朝圣地,也是大自由联盟中有名的圣域,每年的朝圣节到来之际,络绎不绝的信徒几乎能将圣灵旷野上的草地踩得寸草不生。

但是自从当年剧变之后,圣灵旷野就变成了鲜血旷野。虔诚的神职者的鲜血遍染了荒原,曾经荣耀的圣地沦为魔物丛生的废墟,已经有很多年无人踏足这片荒芜之地了。

往昔花团锦簇的教堂花园只剩下荒草和大树,三人沿着被野草覆盖的小径来到了教堂的大门前,圣灵大教堂的玻璃彩绘已经在风吹雨淋中破碎了,就连墙体上的涂漆都已经剥落了大半,沉重的铁门将疲惫的勇士冰冷地拒之门外。叶修检查了一下门锁,发现大门是虚掩着的,于是三人一起推开了教堂的大门。

沉重的咯吱声中,大门敞开了。门内传来浓重的腐朽的气味,从脱落的彩绘窗传进来的光线是昏暗的。叶修站在门口看着教堂里一排排整齐的长椅和神职者的讲坛,以及正中央巨大的圣母像,迟疑了几秒才一脚踏入教堂中。

三人都很谨慎,这个由轮回战队接到的任务难度是史无前例的SS级,可以说是目前为止最为艰难的任务了,而且繁琐而冗长,光是前置任务就耗费了他们半个月的时间。从任务链来看,他们恐怕一时半会儿还回不了神之领域,如果一不小心他们甚至有可能葬身此地。

大教堂里一片死寂,只有淅沥沥的雨沿着教堂的屋檐往下淌,还有旷野上呼呼的风声。

叶修在教堂里走了一圈,确定这里没有危险后就坐在了礼拜的长椅上,脱下披风拧干了雨水,又开始毫不避讳地脱装备,周泽楷呆呆地看着叶修脱掉了上半身的布甲,露出里面不见阳光的苍白皮肤和裸露的脊背,不禁有些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江波涛对周泽楷的情绪一向敏感,他敏锐地发现周泽楷的耳垂发红,于是了然地转过头去看叶修。

他知道队长喜欢叶修,喜欢了很多年。

如果要追根究底的话,这份禁忌的感情是源自于周泽楷刚刚进入主神空间的时候……

 

初来乍到的周泽楷刚刚通过测试地图的任务,大腿上胡乱包扎的伤口在BOSS战中再次崩开,不停地往外渗血。

他茫然地看着眼前的神之领域,全然陌生的世界和行色匆匆满怀敌意的旁人,甚至还有不怀好意的目光。他没有目标更没有方向,甚至连自己该做什么都不知道。

“新人?”一个男声在他背后响起,一只修长漂亮的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周泽楷转过头,瞳孔猛地紧缩了一下。

那个男人手上提着一把怪异的雨伞,身上的装束奇特,却穿出了一种随意洒脱的感觉。

他似乎有些苦恼,因为周泽楷一声不吭:“好歹说句话啊,报个名字也好。”

“周泽楷。”

“哦,你好,我是叶修。难得我从任务世界回来就撞见了一个新人。来吧,我给你介绍一下神之领域的情况,就当日行一善了。”叶修说着扛起他的雨伞往广场外围走去,走了几步发现周泽楷没跟上来,又回头看他,“走不走?”

周泽楷没说话,乖乖跟了上去,因为腿伤走得有些慢,叶修挑了挑眉,嘀咕了一句什么走回他身边像是扛大米一样轻轻松松把他扛了起来。

“……放下。”周泽楷面无表情地说。

叶修没理他,哼着奇怪的小调子一边走一边饶有兴致地和来往的路人打招呼,在神之领域待了四年,他的力量加点一直不低,扛起个把活人那是毫无压力。应该说在神之领域,就是最孱弱的牧师也能轻松扛起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

“小子啊,别觉得丢人,等你以后力气比我大了就扛回来呗。告诉你,我也是这么被人扛过的,伤员就要乖乖听话,别老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叶修还兼顾了一下给新人说教。

“……”脸朝下有点脑充血的周泽楷,选择了沉默是金。

从那天以后周泽楷和叶修就认识了,一开始他试图住到叶修旁边空着的那间房间里,但是叶修叼着烟懒洋洋地说不行,顿了顿掐灭了烟头,用一种令他毛骨悚然的眼神看着他:“要是你住到那里,我就亲手杀了你。”

周泽楷的内心被震了一下,叶修那时候的眼神像是离群独处的野狼,透着深深的疲惫和挥之不去的戾色。

那个眼神,他从来没忘记过。

 

叶修已经把衣服拧得半干了,脱了布裤抖了抖,里面的雨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滚。叶修无奈,穿着湿裤子总归不太舒服,但是他也没准备多余的装备,只好拧一把再将就着穿上了。叶修有点怀念自己以前那件防水性一流穿起来丝毫不妨碍战斗的斗篷,它跟了他好多年,可惜再怎么认真修补都熬不过时间,最后在一次任务中耐久度归零,再也穿不了了。

“小江啊,任务链说到圣灵大教堂找线索,你有什么头绪了吗?”叶修一边给裤子拧水一边头也不回地问道。

“目前还没有,不过我想应该和圣灵大教堂的历史有些关系吧,尤其是当年魔族入侵的那段历史。”江波涛说。

叶修感觉到有人走到他背后,身体下意识地摆出了反击的动作,却被突如其来降落在他背上的温度震住了,周泽楷一手环住他的腰,膜拜一般的吻落在他背后的蝴蝶骨间,起初还是轻柔的磨蹭,后来逐渐热烈起来,就连放在他腰上的手也胡乱摸索着。

叶修无奈地反手拍了拍周泽楷的脑袋:“好了,小周别闹,任务期间严肃点。”

周泽楷又在他的背上蹭了两下,这才不情不愿地松手了。

江波涛大概是对这样的队长习以为常了,只是干咳了两声说:“前辈说得是,从任务链来看完成这一段我们应该就稍作休息了,任务期间还是小心为上。”

周泽楷闷闷地嗯了一声,像是做错了事一般垂着头站在一旁。叶修穿好了半干的裤子摸了摸他湿漉漉的头发,又扔了一块毛巾给他:“先擦干,湿着总归不舒服。”

周泽楷接过毛巾,看着叶修还在滴水的头发,不由用毛巾帮他擦了起来,叶修欣然接受了枪王的服务,只是说了一句:“你自己也擦擦。”

周泽楷闻言呆了一下,突然用力甩了甩头发,像是湿透后抖毛的动物一样,甩了叶修一脸水。

江波涛忍俊不禁,走上前去从背包里拿出一条毛巾帮周泽楷擦了起来。

等三人都收拾得差不多之后天已经快黑了,阴霾潮湿的鲜血旷野依旧下着雨,厚厚的云层挡住了阳光,夜晚就来得格外地早。

江波涛在大教堂里外绕了两圈,试图从染着褐色血迹的壁画上看出点什么线索,遗憾的是一无所获,偌大的教堂到处都是当年神职者和魔物战斗后留下的痕迹。

“队长?你坐在屋顶做什么?警戒吗?”江波涛绕了两圈后发现坐在教堂屋顶上的周泽楷,不由问道。

周泽楷摇摇头,没有回答。

“放心吧,这里很偏僻,而且我们的任务不是直接从主神空间接到的,而是用特殊道具开启的SS级任务,不太可能会有其他队伍接到矛盾任务。上面怪冷的,先下来吧。”江波涛说。

周泽楷点点头,身手矫健地从十米高的屋顶上一跃而下,稳稳落地。

“小周,小江,你们进来!我好像发现了点线索。”叶修的声音从教堂里传来。

两人立刻赶了过去,叶修站在教堂最深处足有七八米高的圣母像前,对两人招了招手。

“这个圣母像,怎么了?”江波涛问道。

叶修摸着下巴,思索道:“这大概和圣灵大教堂的历史有关。当年大自由联盟被魔族攻陷的时候战火一路蔓延,就连圣灵大教堂也没有幸免。为了保卫这座信仰者的圣地,神职者和信徒们在这里和魔族展开了长达半个月的激战,现在教堂外面的那些防御工事还是当年建立的。”

两人点了点头,这段历史他们在任务期间都有所耳闻。

“据说当年圣灵大教堂被攻破,数以万计的信徒的鲜血洒遍了整个鲜血旷野,圣灵大教堂几乎成为人间炼狱。刚才我们到达的时候也发现,这里到处都有战斗后的痕迹,以及血迹。”叶修环视四周血迹斑斑的墙壁和地面,说道。

江波涛立刻回过味来:“前辈是说这座圣母像不但完好无损,就连血迹也没有,所以显得很蹊跷?”

叶修点点头:“圣母像很完整,除了长年无人打扫的蛛网和灰尘,几乎就没有任何破损,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一时间三人都仰望着这座近十米高的圣母像陷入了沉思。

圣母像不知道是何种材质制成,通体是圣洁的白色,旁边是两座天使的雕像,一个手执利剑,另一个手持巨斧,向着中央的圣母像鞠躬,一个断了一臂,另一个失去了头颅。

“任务世界的信仰体系有些复杂,我也搞不太清楚,不过大体上来说和基督教有些相似之处。结合这个世界的历史,我们可以赌一把,如果真的有所谓的神爱世人的话……”叶修说着向前一跨了一步,拿出一把匕首在手臂上割了一刀。

周泽楷来不及阻止,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眼中有谴责的意味。

鲜血滴落在圣母像上,脚下的大地震颤了起来,整座大教堂都在震动,叶修一边给自己缠上绷带一边后退,周泽楷和江波涛也向后退去,静观异象。

教堂的穹顶开始剥落,大大小小的建筑碎片开始往下掉落,叶修三人当机立断退出了教堂的建筑,跑出大门的一瞬间,叶修看到那座七八米高的圣母像复活了。

是的,复活了,巨大的圣母像一步步从神坛上走了下来,她拿起天使手上的巨斧,用力一挥劈在了教堂的地面上,摇摇欲坠的圣灵大教堂终于受不住这致命一击,华丽高大的柱子一根接一根地崩断,整座恢弘巨大的教堂在剧烈的摇晃中轰然倒塌!

随着建筑的崩毁,高大的圣母像在这篇旷野上显得异常醒目,三人一看任务提示,前往圣灵大教堂的任务已经变成了打败因为信徒们惨死在魔物手中而被污染的悲鸣圣母像。

巨大的圣母像一步步向三人逼近,周泽楷率先发动了攻击,远程射击一路轰击圣母像的各个关节,却没有一处打出弱点伤害。

“怪物。”叶修低声骂道。

悲鸣的圣母像防御异常变态,三人都是70级满级系统评价到达S级别的高手,一轮攻击下来几乎没几下破防。

“小周,你先拉着它放风筝,我和小江看看有什么办法,这个BOSS绝对要靠智取不能力敌!”

周泽楷点点头,借着高低错落的废墟和圣母像打起了游击。

江波涛头疼地看着逐渐被黑气污染的悲鸣圣母像,努力思考到底要怎么摆脱这样的困境,如果照这样下去一旦三人体力告罄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圣母像已经被周泽楷带远了,叶修从废墟上跳了下来,飞快地向圣灵大教堂的废墟跑去,江波涛怔了一下,也跟着跑了过去。

“前辈发现什么线索了吗?”江波涛问道。

叶修站在圣母像最初所在的神坛,随着圣母像复活离开,那里露出了一个巨大的通往地底的空洞,黑漆漆的一片。

“我下去看看,你在上面警戒。”叶修不等江波涛回答,已经跳了下去。

地下的陈腐气息很浓,叶修点亮了火把,另一手拿着千机伞小心翼翼地观望了一下四周。这里不像是一个仓库或者密室,倒有种禁闭室的感觉。直觉告诉叶修这里不是个安全的地方,但这里绝对是个有线索的地方。

耳边传来爬虫经过的声音,叶修屏气凝神,他似乎听见了灰尘落地的声音,但那不过是精神高度紧张带来的错觉。

在这黑暗中他强烈感觉到自己被窥伺着,这种被满怀恶意的视线扫射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也带来无形的压力。如他这样的老手很清楚压力会造成什么,适度的压力固然可以集中精神提高反应速度,但是也容易带来可怕的失误。

他强迫自己不要把神经绷得那么紧,可是被窥伺的感觉让他无法不绷紧神经。

火把的光是昏暗的,他看见前方的书桌上有一本翻开的书本,他一步步向那里走进,每一步都谨慎小心,努力让自己身上的破绽减少。

咔嚓一声轻响,叶修的心脏猛地狂跳了起来,瞬间绷紧的肌肉过度僵硬,这是个危险的信号,告诉他必须做出一些改变,不然不等他走出这间地窖就会被视线的主人杀死。

叶修选择了速战速决,千机伞哗地一下打开,变作盾牌往视线的方向一挡,叶修抄起桌上的书本猛地起跳,空气中划过的利风告诉他赌对了,千机伞被狠狠撞击了一下,叶修毫不手软地变伞为矛,直挑敌人所在。

——中了!

叶修被那种冲击力撞得倒退了两步,火把已经被丢在了地上,火势也微弱了下去。

叶修站在火把的前方,而怪物站在另一边。

中央的火把将两人的影子拖得老长,投影在斑驳的墙面上,叶修看到对面墙壁上狭长的影子,以及怪物卷曲的指甲和尖锐的獠牙。

火把的光芒中,怪物青白的面孔和佝偻的身躯都带着一种异化的恐怖感,最令人觉得惊悚的是,这样一个畸形的怪物身上竟然穿着一身神职者的服饰。

两人都一动不动,微微弯曲着身体作出随时都会发动致命一击的姿势。

它在寻找他的破绽,这样的认知让叶修一阵心惊,因为这意味着这个怪物拥有极高的AI,也意味着它绝不是个好对付的敌人。

光是刚才那种可怕的敏捷就已经让叶修头疼不已了。

打破僵持局面的是地窖外江波涛的声音:“前辈,你那里还好吗?”

叶修的心猛地紧缩了一下,怪物强壮的后腿用力蹬地弹起,在旁边的墙上借力,然后子弹般像叶修扑来,叶修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是还是跟不上这种超越了人类极限的速度,大腿上被怪物的利爪狠狠抓出一道伤口,在感觉到剧痛之前叶修的脑中就灵光一闪般掠过了一个可怕的计划。

他猛地丢开了手上的千机伞,用手死死掐住怪物细瘦的身躯,背包里的一次性道具雷鸣爆弹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上,怪物张开可怖的利嘴向他咬来,叶修不闪不避将雷鸣爆弹塞进了它的嘴里,然后用力捅进了它的喉咙里。

怪物的嘴里发出古怪的咕咚声,还没乒乓球大的雷鸣爆弹被它吞进了肚子,它死死咬住叶修的手不放,叶修不急着拔出手,而是睚眦欲裂地瞪着这只变异的怪物。

一秒,两秒,三秒,雷鸣爆弹启动,闷闷的爆炸声响起,怪物干瘦的身体猛地膨胀了起来,像是吹爆了的气球一样爆炸了!爆破的压强将叶修狠狠摔在了墙上,背后剧痛传来的一瞬间,他浑身上下都是BOSS爆炸后血肉横飞的血污。

——赢了。

叶修用力呼吸着充满了血腥味的空气,每一下都让全身上下疼痛不已,可是这种活着才有的疼痛感却让他觉得幸福,他缓缓坐倒在墙角,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即便如此他还是想要笑,想要向死去的同伴们、向这个残酷的世界宣告——他还活着。


评论(3)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