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无限荣耀(十六)

等江波涛跳下地窖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叶修闭着眼睛浑身是血地坐在墙边,血污几乎染了他半张脸,但是他脸上那种劫后余生如释重负的笑容却让这个人间炼狱一般的地下室瞬间明亮了起来。

江波涛踏着尸块和血迹一步步向他走去,他几乎怀疑叶修已经死去了,因为这里惨烈的场景让他不得不产生这样的疑虑,可是他的内心却不愿意这样相信。

“前辈?”江波涛在他面前蹲下,迟疑地出声。

叶修没有回答,如果不是他的胸前还在起伏着,江波涛几乎要去试探他的呼吸了。

“前辈总是这么拼命啊。”江波涛叹了口气,从背包里翻出绷带和药剂准备给叶修包扎,结果一低头看到叶修的右手还被怪物断裂的头颅咬着。

他不禁越发无奈,认命地用剑挑开了怪物的獠牙,把叶修的手拯救了出来。

但是叶修手上发黑的伤口告诉他,这是中毒的信号。

江波涛顿时严肃了起来,毫不留情地拍着叶修的脸:“叶修前辈,快醒醒,你现在中毒了,如果不赶紧处理……”

叶修懒洋洋地抬起眼:“那就快啊。”

江波涛满肚子的说教都被他堵了回去,无奈地给他喂了解毒剂,但是一瓶解毒剂喝下去之后叶修的情况并没有太大好转:“这个毒的级别很高,加上毒素的量很大,只用药剂恐怕不行。我帮前辈吸出来吧。” 

江波涛说着,用水壶里的水给叶修洗了洗手,然后掏出匕首割开了他的手腕,乌黑的血液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江波涛的嘴唇贴在他的手腕上,用力吮吸,然后吐掉被污染的血液。如果往复几次后血液才变回红色。江波涛熟练地给他敷上外用的解毒药膏和伤口愈合的药膏,最后用绷带给他缠上。

不料叶修突然动了动大腿,坦荡荡地说:“这里还有抓伤,就麻烦小江你了。”

江波涛低头一看,叶修大腿内侧的裤子已经被抓出了一道长长的裂痕,露出里面发黑的伤口。

“前辈你怎么不早说!现在时间紧迫,万一毒发攻心就糟糕了!”江波涛一边说着一边剥掉了叶修还泛着潮气的裤子,掰开了他的大腿。

肌理匀称白皙修长的大腿就这么展现在他眼前,江波涛有些尴尬,反倒是叶修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一点都没不好意思的样子。

“前辈……得罪了。”江波涛说着,俯身在他的大腿内侧舔了起来。

舌头在敏感的地方来回拨弄,牙齿挑开伤口,一边吮吸一边挤压伤处,叶修觉得有些痒,不由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闷哼。

江波涛吐掉嘴里的污血,手指对着伤口又是挤压又是摩挲,就算是筋疲力尽的叶修这时候也快被挑起了反应,呼吸都急促了些。

江波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舌头舔弄着大腿内侧细腻的肌肤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起了反应,等到他听到叶修的闷哼声后他几乎立刻就硬了。

难道因为神之领域没有女人,几年下来他的性取向也要完蛋了吗?

不……也许……也许他对叶修……

“差不多了。”叶修低哑的声音传来,江波涛茫然地抬起头,叶修已经用绷带给自己的大腿包扎了起来。布裤的耐久度已经归零不能使用了,叶修扶着江波涛的肩膀站了起来,有些为难地看着自己光溜溜的大腿。

幸好上衣挺长,加上有披风,他就暂时将就着光大腿吧,一切等完成了这段任务再说。

“我从地窖里找到了这个。”叶修拿出之前放在写字台上的那本书籍,金属制的封面上写着《诸神的黄昏》。这是一首安神曲的名字,相传这个世界最初的神明们在一个黄昏中陨落,四肢百骸化为构成这个世界的元素,《诸神的黄昏》就用来赞美神爱着他的子民,赞美神为他的子民带来了信仰,也表达了信徒对神的敬慕。

“前辈会唱这首歌吗?”江波涛问他。

叶修翻着牛皮纸制的书页,听到江波涛的声音顿了顿,看着书的眼睛里是稍纵即逝的温柔:“……会啊。”

“不愧是叶修前辈啊,我只知道这是教堂礼拜的固定曲目,不过从来没认真学过。”江波涛说。

叶修低垂着头没有接话。

他也没有学过,但是吴雪峰会。以前任务期间露宿野外条件艰苦,叶修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习惯不了这样的日子,整夜整夜地睡不好。吴雪峰就让他枕着自己的大腿,慢悠悠地唱着从教堂里学来的曲子。

哪怕到了现在,每当叶修失眠的时候他的脑中都会回荡着吴雪峰的歌声,缓缓的,悠悠的,充满了爱意和温柔的曲调。

他花了很多很多年才听懂这首歌的真意,但这已经太晚太晚了。

“走吧,也许这首歌可以安抚暴走的圣母像。”叶修合上了书本,表情已经恢复了波澜不惊。

“我背前辈吧,前辈腿上的伤口还挺深的。”江波涛顾忌叶修的伤势提议说。

叶修摆摆手:“没断就是小伤,走吧。”

 

周泽楷还在废墟间游荡着和圣母像作战,但是情势不妙。

悲鸣的圣母像有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每劈下一斧就会毁坏一大片建筑,无形中给周泽楷带来了不小的麻烦。随着能闪避的地方越来越少,周泽楷已经退出大教堂的范围准备在旷野上和圣母像作战了。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歌声,男性充满磁性的声音带着虔诚的信仰之力像是春风一样平息了圣母像的暴怒:

远去的诸神您是否听见,

您的子民们礼赞的歌声。

在那遥远的,诸神陨落的黄昏,

您的身躯化为天空,化为大地,化为山川河流,

您悲悯的泪水滴落在这片大陆上,

让人类从懵懂中醒来。

……

……

……

神啊,赞美您,

赞美您的无私奉献,

赞美您赐予子民幸福的人生,

我将以我的灵魂起誓,

我的忠诚、我的信仰、我最深沉的爱慕,

都将在这首赞歌中传达给您,

赞美您。

 

叶修合上金属封面的书籍,站在一片没有坍塌的废墟上俯瞰着远方的圣母像,黄昏的大雨和狂风卷起叶修的披风,露出里面光裸的长腿,叶修无奈地挠挠头,心想完成这段任务后一定要多备几条裤子以防万一。

圣母像在歌声中发出了凄厉的悲鸣,像是为当年死去的信徒们哭泣。

巨斧被丢弃,圣母像舒展重归洁白的双臂对着天空仰望,然后在大雨中一点点虚化为四处飘荡的白色光点,像是萤火虫一般随风而散。

雨势渐小,终于转停,这场鲜血旷野上的悲鸣之雨在漫长的岁月后终于停止了哭泣。

荒芜的草地重归碧绿,野花四处盛开,沉沉的云幕终于被拉开,夕阳金红色的光芒洒遍了这片曾经被称为圣灵旷野的地方,仿佛它还是当年那个信徒们心中的圣域。

夕阳下,周泽楷一步步向叶修和江波涛走来,伸开手臂示意叶修跳下来。

叶修没理会他,自己轻轻松松跳到了地上,结果因为大腿上的伤口一阵剧痛,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前辈的伤势挺严重,我们尽快回去……”江波涛说着,三人的身边闪现出一个单向传送阵,显然是要把他们送到指定的地点去。

周泽楷不顾叶修的抗议一把将他抱了起来,为了不碰到他的伤口用的还是公主抱。

他觉得很好,很满足。

多年前被叶修扛起来的时候他就想过,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一定要……

不管怎么说,他已经得偿所愿了。

而叶修,在伤痛和疲倦的折磨下努力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周泽楷抱人的姿势不太对,总是让他觉得有点硌,但是即便如此,这种久违的可以依靠着队友的感觉,还是让他充满了怀念:

“吴副,队长的伤严重吗?”“小队长睡着了吗?”“闭嘴你轻点啊!就你嗓门大?”“我靠我这不是关心队长吗?!”“闪开,有空关心队长还不如多赚点积分下次兑个好点的伤药啊,这便宜货效果差不说还疼得要命,你看,队长都冒冷汗了!”“嘿,还教训起我了,想打架?”“来就来啊谁怕谁啊!”“副队你也受伤了,队长还是我来抱吧,来来来。”

“别闹,你们照顾起人来一个个笨手笨脚,会弄得他不舒服的,队长已经睡着了,都安静点。”吴雪峰说。

周围的吵闹声顿时安静了,还是小队长的叶修半梦半醒间撇了撇嘴哼哼了两声,又终于沉沉地睡去。

 

*** *** ***

 

单向传送阵将三人送回了王都,江波涛放了鸽子和战队的其他人联络,得到任务一切顺利的消息。

“叶修前辈的状况还是赶紧去休息一下吧,刚好轮回在王都郊野有一处住所,虽然有些简陋,但是用来稍作休整还是可以的。”江波涛对叶修说。

被周泽楷一路公主抱接受路人目光洗礼的叶修,淡定地扯了扯披风盖住自己光溜溜的大腿:“好啊。”

战队总是比较富裕的,尤其是轮回这样的顶尖战队,无论是任务完成率还是目前持有积分都比叶修这个四处飘偶尔当当其他战队的临时队员做一做高难度任务分一杯羹的散客宽裕多了。

不过叶修觉得这样的生活没什么不好的。

嘉世覆灭之后他就没有生出过要重建这个战队的念头,因为对他来说嘉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当初和吴雪峰一起组建的嘉世是个充满了希望和梦想的地方,寄托了他们对于生存和离开的期待,但是现在……它只是午夜梦回间的一声叹息。

随着嘉世覆灭一起被删档的吴雪峰,还有曾经和他并肩作战的队友们,他们的名字成为了他心头的一根利刺,即便过去了这么多年,利刺和血肉一起腐烂一起愈合,但每次一想起仍然会隐隐作痛。

他已经放下了,却又没有完全放下,他还是背负着回忆一步步向前走,比谁都勇敢,也比谁都疲惫。

叶修用手臂挡住了脸,也挡住了周泽楷担忧的表情,江波涛很体贴地没有说什么话,周泽楷更是惜字如金,三人就这样一路沉默地穿过了城门来到了郊外轮回的驻地。

“到了。”江波涛说着,打开了院落的大门。

院落里是一处平坦的小广场,大概是任务期间轮回队员们日常训练的地方,三人穿过走廊来到房间,周泽楷轻轻地把叶修放到了床上,又帮他脱掉了鞋子,盖好被子。

“我去帮叶修前辈找点伤药,仓库里有存货。”江波涛说着推门出去了。

叶修觉得嘴巴里没味,找出烟点了起来,主神空间就是这点好,生活用品都便宜得很,就算他从早抽到晚也用不掉1个积分点。

结果周泽楷抢过他的烟头摁灭了:“有伤。”

叶修郁卒地看着他,周泽楷毫不退让地盯着他。

叶修对软硬不吃的枪王无奈了,许久突然计上心来,对周泽楷勾了勾手指。周泽楷不明所以地低下头,结果被叶修勾住脖子在他的嘴唇上轻轻一吻。周泽楷僵在了那里,一动不动地愣住了。

等他回过神来,叶修已经懒洋洋地又点起了一根烟心满意足地抽了起来。

周泽楷深吸了口气,一把扑倒叶修在他脸上又亲又舔了起来,叶修像是被大型犬缠上了的主人一样,无奈地摸着周泽楷的头任由他胡来,直到被亲得呼吸都乱了才意识到不能任由这个处男胡来。

“小周,接吻不是这么来的。”叶修抚摸着周泽楷俊俏的脸,对这个几乎由他引导成长起来的青年有着无奈地纵容。

周泽楷眼睛发亮地看着他,那样子几乎要摇尾巴了。

叶修抬起头在他嘴唇上落下轻轻一吻,然后用牙齿温柔地探索着他的嘴唇,舌头也不甘落后地舔了上去,在青年丰润漂亮的嘴唇上来回舔弄,周泽楷只觉得痒痒的,有些难耐地张开嘴用自己的舌头缠上了叶修的舌头。

两人热烈地接吻,就像是最亲密的情侣一般,啧啧的水声和喘息声在房间里回荡着,周泽楷已经开始难耐地用身体蹭着叶修了,如果不是叶修身上有伤,他现在大概已经开始扒他的衣服了。

叶修想了想,要让没什么经验的小周无师自通显然是不现实的,可是要他自己做前戏……实在有点……

“小周你先起来。”叶修推了推在他脖子上乱啃的周泽楷,后者不太情愿地闷哼了一声,老老实实地跪坐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十足的乖巧听话。

可是一看他的裤子,已经支起了小帐篷。

叶修不由叹气,果然是经不起挑逗的年轻人啊。但是转念一想,都已经忍到了这个地步还乖乖听话的小周,果然是个好孩子啊,就算是在神之领域这样的地方杀人早已成了家常便饭的事情,他的心里也总有温柔的东西。

叶修不由更心软了些,自己脱了上衣塞进背包里,裤子早就脱了,里面就剩下一条内裤,大腿上还有一圈圈的绷带,周泽楷的眼睛一直看着还渗着血的绷带,眼里满满的都是担心。

周泽楷的手摸上了叶修大腿上的绷带,似乎怕弄痛他,只是在绷带旁边摸了摸,又抬头看着叶修。

“没关系,不严重。”叶修安慰他说。

比这严重百倍的伤他都遭遇过,这些年也时常命悬一线屡次死里逃生,这点小伤实在不值一提。

周泽楷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罐药膏,塞给了叶修,叶修一看就愣住了,笑着拒绝说:“不行,这是救命的东西,你自己留着吧,我这个只是小伤,用这个太浪费了。轮回拿到这个也肯定费了很大的力气,我无功不受禄。”

僵持间江波涛已经推门进来了,见到只穿了一条底裤的叶修和坐在床上的周泽楷,一时间有些搞不清状况。

但是江波涛毕竟是江波涛,很快反应了过来:“前辈我找到药了,先给你上药吧。”

叶修嗯了一声,懒洋洋地半靠在床头岔开了腿:“麻烦你了,小江。”

江波涛坐在床头熟练地帮叶修解开了大腿上的绷带,伤口还有些发黑,毒素毕竟没有完全消退,周泽楷伸手拿起了药膏说:“我来。”

周泽楷手上沾了药膏细致地抹在了伤口上,厚厚的一层,完全不心疼。抹完了药膏又缠上绷带,整个过程一丝不苟。

等手上的绷带也换好了,叶修和两人大眼瞪小眼:“你们杵在这里干嘛?”

江波涛意味不明地看着周泽楷和叶修,突然问道:“前辈和队长接吻了吗?”

相比起脸上泛起潮红的周泽楷,叶修就镇定多了:“怎么,小江也要试试看吗?”

“如果前辈愿意的话。”江波涛说着,掰过叶修的下巴吻了上去。

江波涛的吻技很娴熟,有种令人沉迷的冲动,他一边吻着一边抚摸着叶修的身体,手一路从脊背摸到了臀部,最后伸进了叶修的底裤里,在他的性(和谐)器上抚摸了起来。

叶修颤抖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拒绝。

自从开始做任务他就没纾解过,现在好不容易放松了下来,想要做的欲(和谐)望也涌了上来,被周泽楷和江波涛这么一撩拨,顿时有些把持不住了。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两人的互动,有些难耐地来到叶修身边,在他的脖颈处啃咬了起来。

江波涛在叶修的嘴唇上舔了舔,用带着情(和谐)欲的喑哑的嗓音问道:“前辈,要我帮你吸出来吗?”


评论(4)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