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无限荣耀(二十三)

十一、冰雪荒原

信号蜂疯狂鸣叫着。

叶修撕开一道一次性传送卷轴,魔法阵瞬间将他包裹进去。

扭曲时空的传送阵作用下,叶修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对战双方眼中。

王杰希扔下一个熔岩烧瓶。一片爆炸的背景音里,微草队长看向叶修消失的地方,凝视片刻,重新投入战局之中。

 

传送阵的效果一消失,空气中的彻骨寒意让叶修打了个哆嗦。

呼吸吐出的白雾瞬间结成冰晶,暴露在外面的皮肤被寒冷的风刀刮过。他环视四周,到处是晶莹剔透的白色,千百年凝结出的冰川宛如沉睡的巨龙,匍匐在他脚下。不远处有高耸的一座座宫殿,仿佛能听见其中女神的呼吸声。

——这是冰雪荒原!

被誉为荣耀教科书的叶修对这里不算陌生,他曾经帮助楼冠宁在宫殿中完成一个任务。那时他是从黄少天处得到的相关情报。

一切都串联起来了!黄少天在这篇白色荒漠中的任务——当时他对叶修语焉不详的那个任务,大概就是蓝雨战队成为裁决者的关键。

裁决者、代理者……

主神的秘密一定就藏在这片冰雪地中!

嘉世曾经队友们的希冀,困在神之领域的几千个人的愿望,甚至……苏沐秋死亡的真相,似乎都触手可及。

他赌对了!

叶修心头火热,毫不犹豫地选用了任务中得到的一个技能来扫视这片荒原。

这个技能在雪原、岩浆地、沙漠一类气温严酷的地方,在躲避竞争者或者寻找同伴时非常好用。而且并不难以获得。

只有一个缺点——每使用一次要消耗为数不少的点数。

即使是叶修这样的大神,刚被嘉世刚驱逐时被无数敌人围堵,身负重伤,风餐露宿时也不曾这么奢侈。

但现在当然怎么方便怎么来。

叶修指了指自己的双眼——点数开始下降,眼前一黑后,技能显示了卓越的作用,连绵的雪峰在他的眼中变成三维立体图形,冰冷的雪原全是绿色构成,叶修仔细地观测,果然在东北方向发现一个行进着的红点。

和喻文州猜测一样,代理者也是人。他们的身体是热的。

他们也是玩家,或者说曾经是玩家。

叶修呼了一口气,战矛形态的千机伞发出“咔哒”的响声,变成机械旋翼,旋转着将叶修的身体带了起来,摇晃着逆风飞快冲向目标。

叶修在神之领域呆了十年,追踪的经验丰富。而代理者似乎从未被视若蝼蚁的玩家们这样挑衅过,一边行走一边恼怒地“啧”着,一点没有隐蔽行踪的意图。

叶修连忙取消了技能,悄无声息地降落在地面上,雪灌入叶修的长靴,他仿若无觉,只紧盯着那个裹着黑色兜帽的身影。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地在风雪中跋涉。

叶修很快辨认出来,前进的方向是——深渊缝隙!

通往冰雪宫殿的平台就藏在这道缝隙的入口处,那道他带领楼冠宁他们走过的平台并未被冰雪覆盖,他记得缝隙底甚至可以见到火焰的红色。深渊下是岩浆。

——这片沸腾的火山下,到底是什么?

代理者一个猛然回头时,叶修来不及细想,连忙趴到了雪地上。代理者环顾四周,似乎没有见到可疑的东西,犹豫着转回头。

围着兜帽的人走到冰雪覆盖的第一道台阶上,他从腰后抽出一把巨剑,剑端敲了敲台阶。一道白光一闪,某样东西似乎落到他的手心上。

叶修趴在冰冷的雪地上,眯起眼睛,仔细地辨认了一下。

代理者握住那个东西,卡在岩壁上。一道传送阵闪着火红色的光芒,出现在代理者脚下,一瞬间将他吞噬,化成一道火光投入缝隙深处……

许久,叶修这才站立起来。千机伞变回战矛形态,他抖了抖着战矛,一步步走向深渊缝隙。

大地上裂了一道口子,晶莹的白色与底下岩浆的火红形成鲜明对比,仿佛是能吞噬一切的深渊。

叶修深吸两口气,攀着山崖,小心地爬了下去。

第一层台阶上是滑不留手的冰雪,叶修弯下身试探着摸了摸,果然发现了一道隐藏在冰下的白色魔法阵。叶修心头狂跳,一贯平稳的手甚至颤抖起来,他从千机伞下抽出一把忍刀,精准地戳在魔法阵上。

“刺啦——”一声一阵白光闪过,叶修的手心里,赫然出现一把钥匙。

还没等他看个仔细,心头突地一惊。

这种预感他不陌生,叶修二话不说,对着山崖面轰出一击落花掌,借着退势整个人弹了起来。

叶修小腹处一痛,他攥着忍刀,锋利的刀锋狠狠插入悬崖缝隙中。叶修咬着牙低头一看,腰带已经被刮开一半,腰腹上很快结了一层冰晶,三寸左右长短的口子渗着血丝。

他向平台上看去,一个紫色的魔法阵上站着一个穿斗篷的高大身形,他已经揭开了覆面的兜帽,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叶修震惊地屏住了呼吸。

——孙哲平!

孙哲平却像不认识他一样,双手握着重剑,对单手吊在忍刀上的叶修冷冷一哼。

重剑挥出,一块块冰雪应声而落,无声地掉入悬崖。

——孙哲平是想要他的命!

叶修心念急转,干脆放开双手向平台上跳去。

孙哲平不屑地低喊一声:“小老鼠!”,重剑裹着血光向半空中的叶修狠狠砍去,叶修看准时机对着地面一个龙牙,轻巧地跃到孙哲平身后。双脚触底的一瞬间,叶修想也不想,一串移动技能使出,飞速向后跃去。

孙哲平通过脚步声辨认出他的落点,很快回过头,但这一瞬间,就错过了叶修在背包里一摸的动作。

“还不错嘛!”

孙哲平不怒反笑,眼神中充满兴味和战意。他向前跨了一步,肌肉虬结的手臂握住重剑,对准叶修的方向。

这个老孙不对!叶修心里清楚,他的眼睛里只有锋利的血光刀影,没有一点人的气息。而且他明显不认识叶修。

代理者和裁决者可能不一样……代理者身兼玩家和NPC,而代理者作为玩家的那部分好像,不存在了。

叶修心里发沉。

叶修一步一步向后走位,身前剑锋破风声沉沉响起,叶修连抬头都不用,双手一拧,机械旋翼将他的身体从地上拽起,巧妙地避开了这一下迎面重击。

重剑和伞几次击撞,叶修虎口发麻,肩背上挨了几下重创。孙哲平也被他戳出了几个血窟窿,但狂剑士怎么会把这些小伤放在心上,反而越战越勇。

叶修心里发急,他想要甩掉孙哲平,趁着对方还不知道他的身份赶紧把钥匙送出去。战斗却僵着起来。

千机伞一次次挥出,叶修忽然呵呵一笑:“孙哲平啊!”

孙哲平似乎一愣,皱眉盯着他:“你认识我?”

“多亏张佳乐一直跟我啰嗦要找你啊。”叶修一笑。

孙哲平眼中闪过一丝茫然,重剑来不及收势,一直砍入雪地中。

好机会!

叶修二话不说,立刻转过身打算逃离。然而眼前出现的却是另一具穿着斗篷的身影,代理者!

——糟糕!

叶修不用回头都知道,重剑已经重新抬起,对准他的背部。

叶修向着斜后方一步步退去,目光在两个代理者中间逡巡。

孙哲平眼睛已经恢复了清明,仿佛被愚弄一般,神色暴怒地盯着叶修。另一个人似乎是术士,手中捧着和喻文州十分相似的书册,兜帽下只露出留青色胡茬的下巴。

他翻开黑红色书册,一阵狂风猛然刮起。狂风吹开他黑色的兜帽,露出半张脸。叶修看过去,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让他的动作停滞了一会。然而就是这一下的空气,孙哲平的巨剑破开伞柄,带着劲风的钝锋擦过他的肩膀,叶修吃不住剧痛,向后仰去。

他痛得一咬牙,脚在地上狠狠一钉。靴子在雪地中没入一寸,才勉强站稳。

孙哲平的剑却没有趁势砍上。久违的危机感顿时浮现在心头,叶修下意识就要跳开,可是已经晚了——狂剑士压在千机伞上,巨力之下,叶修没有一点移动的余地。

代理者的术士已经翻开了手中黑红色的书,手指指向叶修,六星光牢顿时出现在叶修身边,光柱恰好错开狂剑士的身体,然后收缩着讲叶修困了起来。

叶修心叫不好,奋力挥舞着千机伞,希望借着技能的冲击错开封锁——然而已经失效了。光牢在术士的控制下,像一只黄金鸟笼一样锁住了散客。

孙哲平看着叶修,收回巨剑。他走到术士身边,毫不客气地说:“他是有意识利用BUG来找我们,让我杀了他。”

术士同样不客气,口气嘲讽地说:“你知道他是谁?”

孙哲平皱了皱眉:“我怎么知道。”

术士呵呵一笑,转过头,叶修敏锐地感觉到一道目光在他身上扫过,他心中一凛。术士的手翻过一面,低声吟唱着,一道闪着暗色光芒的魔法阵瞬间叠加在叶修脚下。

“你不觉得这把伞很眼熟吗?”术士慢悠悠地一笑,他的声音有些沧桑喑哑。

孙哲平一愣:“是他?”

术士笑了笑,手指在书页上一划。

魔法阵散发出紫黑色的光芒。叶修顿时头晕目眩,眼皮好像一下有了千斤重。他咬着下唇,心中焦躁地倒数着六星光牢的时间。但是困倦感却不是意志能够抵抗的,叶修很快闷哼一声,身子摇了摇,一晃神后发现自己跪倒在雪地上。

光柱外,两个代理者居高临下,冷冷地俯视着他。

“还有几秒?”孙哲平不耐烦问着旁边的人。

“快了。”

叶修狠狠咬住下嘴唇,刺痛给了他一丝清明。他用最后的力量猛然一甩手臂,一个泛着白光的钥匙状物体被甩下了悬崖。

“……!”

两个代理者连忙转过头,孙哲平暴怒地抓住叶修的衣领:“你!”叶修无声对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干脆地闭上了双眼。

 

*** *** ***

 

“……修……叶修,叶修……”

身体好像被什么人摇晃着,叶修不满地嘀咕着,倒向另一边睡了起来。

那个声音叹息一声,没好气地哼了两句。

叶修蹭了蹭胳膊,不耐烦地压住耳朵。突然,他的身体僵硬了。

这个声音是……

叶修猛得睁开眼睛,泛着黄的灯光刺痛他的眼睛,灯光里摇晃着一个纤瘦的身影。他用力地眨着眼睛,一张清秀的少年面容出现在他眼前。那张脸上还带着笑意,有些吃惊地说:“怎么突然你就睡着了?”

——苏沐秋。

苏沐秋见叶修两眼直勾勾盯着自己,奇怪又好笑地问道:“怎么了?”说着,还故意摸了摸他的额头,“没发烧啊?”

被温热的手掌触碰时,叶修浑身一震,一骨碌爬起来。

他睡着的地方是廉租房内那张破烂的竹席,隔着竹席,能感受到地面的凉意。头顶的风扇“嘎吱嘎吱”地响着,还有二手电脑的“呼呼”声。叶修怀疑自己甚至闻到了香酥鸡的味道……还有眼前这张初恋情人青涩却生机勃勃的脸。

种种迹象太过真实,而神之领域沾着血与剑光的历练,好像一下子变得不清晰起来了。哪里是梦?哪里是真实?

叶修头脑混乱,一下坐倒在竹席上,双手抱住头呻吟了一声。

苏沐秋终于察觉到不对,一把拉过叶修,严肃地问:“叶修?怎么了?”叶修呆呆地看了他半天,苏沐秋吓得不知道怎么办,焦急地又叫了一声:“叶修?”

好半天,叶修才愣愣地回了一句:“沐秋?”

苏沐秋松了一口气,笑骂道:“你吓死我了……怎么突然就跟傻了一样。跟你说,嘉世可不养傻子啊!”

叶修反应了两秒,才喃喃地重复道:“嘉世……我们进了嘉世战队吗?”

“我说……叶修你没事吧?”苏沐秋紧张地盯着他,“我们不是才跟陶老板谈过吗?”

原来……竟然是这一天!

叶修猛然意识到,这是几乎改变了他生命轨迹的那一天。他跟苏沐秋终于捅破了那层窗户纸,然后苏沐秋说要去见一个人,出门,然后……

叶修紧紧咬住嘴唇。

为了找出爱人死亡的真相,叶修在荣耀中不断摸索,不肯放过任何一个与神之领域相关的线索。终于有一天,游戏中弹出一个对话框,他进入了被称为“神之领域”的世界。

而那个世界除了和平与安宁,什么都有。

在那里他遇见了吴雪峰,成立了嘉世战队,获得了希望、友情、庇护、荣耀。然后逐渐失去,一个人长成顶级的高手。

但苏沐秋,从那一天起,就永远地离开了他。

不管神之领域有多么广阔,苏沐秋只存在于叶修心里,再无别处可寻。

——而现在,他就好端端地坐在叶修身边。

他不是当年蜃楼遗迹中无脸人变化的那个虚无幻境,叶修确信。他早已不是当年嘉世小队长,他的内心无比强大。所以真实的苏沐秋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

叶修呆了半天,才勾起嘴角轻轻地说:“是啊……我们才和陶轩谈过。”

他的表情好像很轻松,却又苦涩。

苏沐秋从没看过这个自己养了三年的小少爷露出这种表情,担心地盯着他半天,肉痛地咬牙说:“叶修,你是不是不想跟陶轩谈了?你要不愿意,我们跟霸图谈也行,虽然远了点……”

叶修定了定神,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你想什么呢?”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一把把叶修搂到怀里,又搓又揉地弄乱少年的头发:“你装什么深沉?啊?”

“哈哈!我去……苏沐秋你别挠我咯吱窝!……”

“你小心点踹到泡面!”

……

两个人嘻嘻哈哈地折腾了好一会,青春期能量发泄得差不多了,双双累得躺倒在竹席上大口喘粗气。


评论(4)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