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无限荣耀(二十四)

叶修摊着双手,整个人摆成了一个“大”字。他仰面盯着天花板,风扇正一下一下转动着,屋子里充满着热暖暖的风,时光好像都安静平和了下来他恍惚地想:神之领域的一切也许真的只是一场梦,现在他回来了,回到正常的生活里了。他和苏沐秋还有很长的未来可以走。

就在叶修带着一脸笑容快要睡着的时候,小臂突然被勾了一下。叶修睁开眼睛,苏沐秋朝电脑指了指,压低声音问叶修:“看不看?”

“看什……”

叶修一下就明白过来了。

他和苏沐秋的整个青春期都绑在一起,自从电脑里的小电影被戳穿,两个少年就习惯了躲着苏沐橙,偷偷地互相抚慰的经历。那个时候叶修还很害羞,每次在苏沐秋手中达到高潮时,都羞得耳朵都红起来。苏沐秋可比他大方多了,还会胡乱指点叶修该怎么动。

而现在叶修可是身经百战,就算不是真的,对互撸也毫无压力。

回想起“梦境”里那些模糊的性事,叶修一时失神。

那些或激烈、或温柔、或羞耻的事情,那些人,那些刻骨铭心的事……虽然在脑海中隔了一层纱一样模糊,难道真的只是一场梦吗?如果真的是梦,未免太过真实。

如果那不是梦……

叶修心底突然一沉。

“叶修?叶修?”

“啊?”

叶修下意识回过头,和苏沐秋大眼瞪小眼半天,在他担心温柔的目光中蓦然回神。

是啊,至少他还在这里,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叶修突然想到了什么,捣了捣苏沐秋的手臂,神秘地一笑:“沐秋,敢不敢……来点新鲜的?”

戳这里

 

一阵冷意传来,叶修猛得睁大眼睛。

他茫然四顾,入目是一片晶莹的冰雪,连绵的山峰中夹着远处的宫殿。只有他的身旁有一道大地裂缝,隐隐透着岩浆的火红。

——冰雪荒原。

叶修愣了半天,终于回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代理者!

他们似乎已经离开了,六星光牢的效果早已消失,但叶修身上却没有落上一点雪。

千机伞不知什么时候撑开来,闪着银色的温柔光芒,在可怖的风雪中挡住了叶修的身体。叶修回想起刚才真实的梦境,还有千机伞出现时的奇特时机,闭上眼睛,好不容易才苦笑一声。

是你残存的意识吗?你……活在这把伞里吗?

叶修一贯平稳如磐石的双手却出现了一丝颤抖,他顿了顿,伸出手握住了伞柄,想要把它变回战矛。然而手指触碰到千机伞的一瞬间,一串奇怪的陌生画面突然闪电一般闪现在脑中。

 

*** *** ***

 

这是一间咖啡厅。

苏沐秋坐在椅子上,手边还放着一份外卖的热粥。他等了一会,才翻出廉价的手机想看时间,一片阴影突然笼罩了他。苏沐秋抬起头,看见出现在他的面前的一个青年男人。

男人抽开椅子,坐在了苏沐秋的对面。

苏沐秋收起手机,跟他交谈了一会。

咖啡厅里响着提琴奏曲,咿咿呀呀。两个人交谈的声音模糊不清,只有“神之领域”四个字清晰可闻。

一问一答的交谈很快就结束了。苏沐秋震惊地瘫坐在软椅上,那个人低声一笑,起身离开的时候,苏沐秋冷不丁问道:“为什么告诉我?”

那个人停住脚步,脸突然扭曲起来。他飞快地转过头,双手压在茶几上,像蛇一样阴冷地盯着苏沐秋。苏沐秋瞪大双眼,听见他森冷地笑着,一字一顿说:“……只要知道了,就再也逃不掉。”

那个人的背影消失在咖啡厅外的街道上,苏沐秋惊惧万分,脑中不断回想着那两句话。

他猛地打了个寒战,站起来,向咖啡厅外冲去。然而跑出门的一刹那,全身血液中流过一种微妙的感受。紧接着,苏沐秋的双腿,不受控制地转了一个方向。

“不……!”

无论意识怎么激烈地抗拒,小脑和双腿都毫无所动,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像提线木偶一样,走到了道路口。

道路上车水马龙,指示人行的红绿灯跳到了绿色,现在是“46”。人们慵懒地行走着,根本没有人意识到这个少年挣扎的表情……

苏沐秋绝望了,他明白自己要面对什么了。

——在红绿灯变成红色时,他就会自动地冲到斑马线上,有一辆车会撞飞他。

他的生命会在这里终结。

苏沐秋张合着嘴唇,无论什么求救的话都会在出口前消失,他眼睁睁看着那个绿色的数字一格格跳下去,惨淡苦涩地一笑。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颤抖着按下一个熟悉的号码。

铃声响了一会,被接了起来。电话那边传来一个还带着睡不足的鼻音的声音:“喂?沐秋?”

苏沐秋双眼发红,没有说话。他多想再听一听他的恋人的声音,无论是哭,还是笑。他们才刚刚开始,就已经没有未来了。他甚至没有说出最想对叶修说的那句话。

苏沐秋怔怔半天,心头又一松:至少叶修和小橙都还好……

“叶……”

不,不对!

那个人说的是“只要知道了,就再也逃不掉”!

如果他死了,叶修一定会追查下去,万一他知道了……;就算他查不出来,如果一直玩着荣耀,说不定有一天也会被拉入那个叫“神之领域”的可怕世界!

“沐秋?怎么了?”叶修茫然地追问。

“叶……叶修!不要再玩荣耀了!”

叶修吓了一跳:“什……”

“荣耀!!永远别再碰这个游戏!!”

苏沐秋嘶哑地喊完这一句,红绿灯已经跳到了红色。苏沐秋看着自己跳下牙石,停止在路边,一阵鸣笛声后,一辆重型货车出现道路那头。第六感告诉他,就是它!他的心突然空落起来,什么都说不出。

他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电话那头,叶修焦急地喊着他的名字,像一只炸毛的小兽。苏沐秋突然认命了,他释然地苦笑着,最后一次,低声喊了恋人的名字:“叶修……”

无限的遗憾与温柔,都包裹在这两个字中。他不需要,也不愿意说更多了。

还好他没有许诺给叶修更长的未来。

——但还是遗憾。

苏沐秋的身体从正面撞上飞驰中的货车,巨力一下抛飞了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像破布娃娃一样被甩了出去,全身的力量只抓得住还在通话中的手机。

世界突然之间慢了下来,他看见一张张惊诧、愕然、恐惧、不忍的脸。

他“碰”地一声,狠狠落在道路中间。

胸口好像瘪了下去,一口口甜腥的鲜血涌到口中,气管被堵塞住。湿漉漉的液体从眼皮上方流下来,苏沐秋的世界一半变成了红色,他咳嗽着茫然睁大眼睛,视线一点点失焦……

突然,人群中一个身影抓住了他的视线。

那个人在人群中淡漠地看着他,手里抓着一个手机,正贴在耳朵边,好像在和谁通话。似乎是意识到苏沐秋的盯视,他皱了皱眉,转身毫不留恋地离开了。

苏沐秋不敢置信地盯着那个方向,血液慢慢模糊了他的眼睛,那个身影消失得彻彻底底。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为什么是你?你到底是……

绝望,不甘,不解,纠缠着侵蚀了他的心脏。

到最后,却只剩一丝无助的迷茫。

为什么你要离开……

苏沐秋睁大双眼,盯着那道慢慢变小的身影,嘴唇艰难地蠕动着:“叶修……”

甜腥的血液和恋人的名字一同被吐出。

世界完全变得血红,苏沐秋的意识不甘地嘶吼着、质疑着,然而这片血色还是很快变成了浓稠的黑暗。世界像是一张被烧毁的老旧照片,从角落里变成残灰,一点点掉下来。像是彻底燃烧后枯死的心灵。

画面终于完全地消失了。

 

*** *** ***

 

千机伞“咔哒”一声变成矛形态,叶修双手颤抖得不成样子,千机伞从他怀中掉在冰雪覆盖的山崖上,冰雪发出破裂的脆响。

他分不清在心口肆虐的感情到底是自己的,还是苏沐秋残余的遗恨。

原来那个人是这样走向的死亡?!带着深深的不甘和怨恨,在被恋人的背叛感中走到了终点?!

为什么……

发生了什么……

那个人到底是他的弟弟叶秋,还是……

他自己?

冰雪荒原深处隐隐传来女神的呼吸声,柔软的、清冷的,像是怜悯,又像是叹息。

刀刮一样的雪片飞落在叶修的脸颊上,他脸上的泪痕在冰冷的气温上变得凝固,难以擦拭。

他的眼神在痛苦中燃起火苗,本来是星星点点的火光,却越烧越大。

一定要找出真相!一定!!

叶修弯下腰,单手握住千机伞伞柄。伞面流转的银光温柔地将叶修的手笼罩起来,像是最忠诚的庇护之盾。

叶修五味杂陈。

他愣怔半天,才撑开这把伞挡在头上。防御力出众的盾牌形态对付冰雪当然毫无压力,但叶修第一次发现,这把伞撑开后的伞面宽度,正好是他的肩宽二倍。

沐秋……

叶修沉默地抚摸着伞柄,品味着其中酸涩与甜蜜的无声爱意。

一人一伞在深渊缝隙边无声伫立了很久,叶修这才拉开背包,找出一份一次性的移动阵。被拉开的背包中静静地悬浮着一根白色的钥匙,叶修不发一语,仔细地端详着它。

他知道自己又一次赌对了。

在落到孙哲平身后的一刹那,他利用狂剑士转头的间隙,飞快地用之前狼人之森任务中的森林小屋钥匙,和深渊缝隙的钥匙做了个交换。也就是说,他昏迷前扔下深渊的那把钥匙,根本无关紧要。只要叶修想,现在就可以传送到主神身边,打开这个世界最大的秘密。

真相离他,已经很近了。

叶修深吸一口气,撕开了传送阵卷轴。


评论(7)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