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无限荣耀(二十五)

十二、主神空间

卷轴的另一端,连接的是任务世界的入口,也就是从主神空间通往神之领域的传送点。

虽然叶修迫切地想要找到真相,但现在还不是贸然独闯主神所在的时候,若是连这样的冷静都没有,他也不可能在这个诡异的世界里生存到第十年。

瞬间传送卷轴只能在神之领域使用,不能直接回到主神空间,除了完成一个完整的任务后出现的传送阵,可以直接回到主神空间,其他所有玩家无论是出还是入神之领域,都要从这个传送点通过。

神之领域的传送点设在大陆地图的正中央,直径三十米的白玉石高台上是一个紫气浮动的魔法阵,高台的东南西北方各有一条大理石铺成的大道,通向远方的城镇,每一条道路左右两侧都各有一只巨大的带翼麒麟雕像——象征着这里是神之大陆所有道路的起点。

此时还是星期日的准备期,一周的任务还没开始,传送点空无一人。

叶修靠在高台边喘了一口气,从随身背包里掏出了两只鸽子形的使魔,又掏出纸笔写好留言,将纸条系在它们的脚踝上,然后将它们一先一后往天空一抛,放了出去。

其中一只白色的小型飞鸟张开翅膀飞进云里,很快失去了踪影。

另外一只在天空打了个转,扑啦扑啦绕了一圈,又回到叶修身边,蹲在他的肩膀上咕咕叫了两声。

放出去的那只鸽子,信是送给王杰希的,而另外一只没有飞走的,是原本打算送信给周泽楷的——和瞬间传送卷轴一样,送信的使魔不能穿越两个空间,人不在这边,这信自然就送不出去了——所以证明现在轮回战队应该在主神空间里,并没有到任务世界来。

叶修也不着急,点了根烟,慢慢抽着等。

过了大约半小时,一只褐色的飞鸟扑扇着翅膀飞到他的身边,却不是他放出去的鸽子,而是等级更高、飞行速度更快、携重能力更高的游隼。

叶修从游隼腿上解下一个小布包,打开来一看,里面放着一颗圆滚滚的血红色玻璃球一样的玩意儿,还有王杰希的回信:

“平安就好。微草全队也准备回主神空间,见面详谈。随信所附的是魔女之灵苏珊娜爆出的特殊道具,当时情况太过混乱来不及拾取,现在送给你了,希望能帮得上你的忙。”

叶修把那个血红色的玻璃球拿在手里,仔细查看了一下属性说明,然后打开随身背包,小心翼翼地收了进去。

整理好包里的物品,叶修转头看了一圈四条大路旁边的八只麒麟神像……

——所有道路的起点吗?

——不,我要令他们变成终点。

随后他转身走上高台,踏进传送阵里,回到了主神空间。

 

*** *** ***

 

“什么!?你说什么!?”

张佳乐从椅子上蹦起来,差点没撞翻手边的茶杯。

一旁的林敬言连忙站起来,拉住浑身发抖的张佳乐,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别太激动。

“孙哲平就是代理者,你没有听错。”叶修淡定地环视了屋内的四个人一眼,“我亲眼看到的。”

张佳乐颓然坐倒在椅子上,嘴唇颤抖着微微蠕动了几下,却最终没有发出声音。

“我们一年前在南面海域的珊瑚岛做任务的时候,曾经碰到过一个散客玩家,也算是神之领域里少有的长资历的老玩家了,他说他可能碰到过孙哲平。”

张新杰坐在靠窗的椅子上,坐姿端端正正,接过话头,说明霸图这些年的发现:

“当时那个玩家并没有看到孙哲平的长相,但那个人那时正请游戏里的工匠维修武器,他手里的重剑是当年很出名的银武‘葬花’,那个玩家也是个狂剑士,特别关注同职业的武器,所以觉得眼熟,事后偷偷查看了一下武器铺里的维修记录,发现前一笔记录的武器名称的确是叫‘葬花’。”

说到这里,张新杰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张佳乐,接着说:“虽然当时并不确定葬花有没有换过物主,但那毕竟是孙哲平在神之领域的唯一线索,所以从那次以后,每回任务时,霸图的队员都会搜寻各地装备店、武器店的维修记录,希望能发现更多的线索……不过很遗憾……”

张佳乐深深吐了一口气,“我怎么样都不能相信……哲平他……居然会成了代理者……”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叶修回忆了一下他和两个代理者对决的场面,“我怀疑他作为‘玩家’孙哲平的本体意识,至少在当时那个时候,已经不存在了……换句话说……”

——他很可能不记得你了,张佳乐。

不过这话叶修并没有说出来。

“总之,我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张佳乐猛地抬起头,眼神里闪着倔强和强硬,“叶修,带我去找他!”

“张佳乐,你冷静点。”一直没有说话的霸图队长韩文清,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他转头看向叶修,问了另一个问题:“还有一个代理者是谁,你知道吗?”

叶修沉默了一阵,“虽然当时没有看到他的样子,不过……我大概知道他是谁……”那样沙哑沧桑的声音,在多是青少年玩家的神之领域里并不常有,联系到他的职业和战斗风格——叶修比了两下唇形,“魏琛。”

“蓝雨的前队长?”霸图在场的成员里,只有韩文清曾经见过这个当年以猥琐著称的胡子拉茬的蓝雨老队长,他皱起眉头,低声说道:“原来如此,那些失踪的人……”

叶修点点头,默认了韩文清的推测。

“那你打算怎么办?”韩文清看着叶修,提出了在场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既然拿到了钥匙,没有理由不去拜会一下传说中‘主神’啊。”叶修笑道,“至少要去看看,玩弄了我们这么多年的‘神’,究竟长什么样对不对?”

韩文清不赞成地皱起眉头,“就你一个人,去送死吗?”

叶修摇了摇头,“轮回的小周和小江,还有微草的王大眼也会一起去……”

现在自己和协助过他布置陷阱的轮回微草,已经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无论自己这次是生是死,一旦事败,主神事后也一定不会放过他们……其实同去的还有身为裁决者叛徒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不过他们的身份自己还没有向霸图说明,所以就此略过。

“我也要一起去!”张佳乐腾一下站起来,“叶修,带上我!”

在张佳乐心里,主神怎么样他不在乎,但是孙哲平的事,他一定要追查到底——无论对方现在是什么身份,还记不记得自己,他也绝对不能放弃。

“这个……张佳乐,你别冲动,会连累霸图的……”一旁的老好人林敬言连忙又站起来拽人,他当然明白叶修在策划的事情有多危险,一个不小心连整个霸图都会赔进去。

“那我离开霸图就好了!”张佳乐甩开林敬言的手,两三步走到韩文清面前,“队长,麻烦你将我踢出战队!”

韩文清皱起眉头,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没理张佳乐让自己将他踢出战队的要求,转头对叶修说,“你考虑清楚了?”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叼了一根在嘴里,完全不顾屋主张新杰不赞同的眼神,点着火就抽了起来。

“在我和轮回的小周他们开始策划刷BUG的计划的时候,就不打算回头了。”

叶修含着一口烟,慢慢吐出,白色的雾气缓缓扩散在空气里,“我早就厌烦了这十年来没完没了的死循环,也不想看到有更多的人死在这个虚构的世界里……”他又深深吸了一口烟,“所以,让我们赌一赌吧……”

房间里一片安静,霸图的四个人都在这个时候默契地沉默着。

“其实我这次来,只是想向你们交代清楚孙哲平的下落,还有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些线索,也算是以防万一吧。”叶修笑笑,转头对张佳乐说道:“当然,如果张佳乐你一定要跟我们一起去,那就来吧。”

“我要去!”张佳乐立刻表态,没有半分犹豫。

叶修笑着点了点头。

“我也要去。”韩文清突兀地插了一句话。

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到说话的韩文清身上,林敬言都快要哭了,跺着脚急道:“老韩你……你这是凑什么热闹啊!还嫌不够乱吗?”

“我和叶修一样,在神之领域里十年了。”韩文清阴沉着脸,眉头紧蹙,“我觉得这是个机会,我一起去,就当多份战斗力吧。”

叶修瞥了霸图的队长一眼,以他对对方的了解,这人主意一向正得很,决定了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也不会轻易妥协。既然韩文清这么说了,肯定已经想好了,用不着自己劝,更用不着替他担心。

“我和张佳乐一起去。”韩文清不理会林敬言那哭丧着脸的表情,转头对张新杰说道:“至于霸图队长的职务,在我回来之前,暂时先移交给你了。”

张新杰没有说话,默默地看了看自家队长,又转头看向叶修。

叶修手里的烟烧了有一阵子了,白色的烟灰挂在烟卷顶部,颤颤巍巍,要掉不掉的样子。

张新杰看着叶修站起身,熟门熟路地走向自己房间的壁柜,从里面摸出一个圆形的瓷烟缸,把灰烬敲进缸里,一丝也没撒到他的地毯上。

张新杰眼神恍惚了一下,这场景……太熟了……

 

*** *** ***

 

那是叶修被赶出嘉世的第二年,昔日的斗神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改换职业后的散人叶修,名声却飞快地在神之领域里蹿升,地位重新与各大战队的皇牌高手们鼎足而立。

今天是一周任务结束的日子,散落在神之领域里的玩家,只要还活着的,无论是否完成了任务,都陆续返回主神空间。巨大的圆形古罗马斗兽场式建筑里,从黄昏时起,就变得热闹起来。

这周霸图的任务并不算顺利,虽然最后完成了任务,但似乎遗漏了重要的环节,完成度只有65%,积分因此大幅缩水了许多,而且在BOSS战的时候有两个队员不幸直接吃到BOSS的暴走一击,伤重濒死,为了治疗他们的伤,额外付出了两千分的代价,这场任务下来,几乎就等于是白忙活了。

张新杰在房里吃过晚饭,坐在书桌前,一边默默回忆任务细节,一边反省队伍的疏漏。

房门传来笃笃笃的敲门声,不疾不徐,节奏有些疏懒。

张新杰起身走过去,打开房门。门外叶修满身血污和水渍,头发上沾着泥浆和雨水,身上的装备破破烂烂,肘部的布料脱落了一大片,露出手臂上一整片斑驳的伤口,一看就是从任务空间刚刚回来,甚至没有来得及去主神那里治疗伤势的。

“找我什么事?”看着对方这副狼狈的尊容,张新杰下意识皱起了眉。

叶修从随身背包里掏出一张闪着金光的东西,叠吧叠吧裹成团,抛给对方,“给你的,任务的奖励材料。”他笑道:“和你交换碧血石。”

张新杰接过东西一看,竟然是矮人族传说中的秘宝泰坦之血——薄薄的一片金色的金属,展开来有半米左右,轻软光滑得仿佛丝绸,能够随意改变形状,在荣耀世界的设定中,是由创造矮人族的巨人泰坦滴落的血液凝固而成的——属于治疗系里极其稀罕珍贵的材料。霸图为了提升他的牧师装备,曾经辛苦刷过几个矮人族的相关任务,但一直没有得到这种材料。

“这东西太稀有了,和碧血石不等价吧?”张新杰知道叶修从来都是不吃亏的个性,“而且碧血石是战队里的材料……”虽然现在那石头镶在了他的法杖上。

“无所谓,我用不上这种治疗系的材料。”叶修耸了耸肩,“而且坦白和你说了,我现在急需碧血石给千机伞升级,能刷碧血石的是个团队任务,又是在毒牙沼泽的中心地段,麻烦得要死,所以亏本一点儿,和你换了。”

张新杰捏着泰坦之血,实在喜欢得很,思索了半分钟,当机立断转回屋子里,从法杖上敲下碧血石,当场就和叶修以物易物了——虽说这碧血石也是难得的稀有材料,而且是团队资源,不过他身为霸图的副队长,这点决定权当然不在话下。

叶修心满意足地接过那块鲜红得仿佛凝固的血液一般的石头,欢喜地塞进包里,转身挥了挥手,打算走人。

“等一下。”张新杰叫住叶修,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这满身是血和泥泞的样子,“在我这儿洗个澡吧。”

 

叶修擦着头发,湿漉漉地从浴室里出来。

因为身上的装备几乎都已经报废,估计连修都不值得修了,而叶修又没有随身带着其他衣服,所以只在下身围了一条浴巾,上半身光溜溜的一丝不挂,背部和右手臂上斑驳的伤痕,十分扎眼。

张新杰默默看了叶修一眼,已经不想开口教训这人“伤口不宜沾水”的常识了,从柜子里拿出外用的伤药,指了指床沿,示意对方坐好。

叶修无所谓地坐到床上,背向着张新杰。

他身上的伤口虽多,却不严重——当然,以叶修自己的观念,没有断手断脚那就是小伤——这些伤口多在手肘、背部和膝盖等位置,像是在狭窄的洞道里爬行时被砂石磨破的。

“……矮人族的废弃矿坑?”张新杰帮他涂着药,忽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叶修有些惊讶地回过头,看着张新杰,“可以啊你!光看伤口就知道我做了什么任务?”

张新杰知道自己猜对了,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专心给他涂药。

叶修却像来了兴致,开始给对方讲他的任务。

“……矮人矿坑真的不太好做,地方很窄……迷宫非常复杂,而且有地磁干扰,指南针全部失灵,所以最好在每一条岔道上做好标记……其中一个BOSS是地精首领,很麻烦,体型又小、移动速度又非常快,如果不将它引诱到空旷的地方的话,根本连转身都转不过来……”

张新杰放下手里的药罐,忽然捏住叶修的肩膀,将人往床褥上一摁——

“真啰嗦。”

说完,低头堵住了他的嘴巴。


评论(7)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