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无限荣耀(二十八)

喻文州握住灭神的诅咒,突然向叶修一笑:“……你好像又猜对了?”说完,杖尖一点,一道暗光落向战局中的代理者。叶修没有说话,转身投入战局。

两个人的近身压制和其他远攻不时的配合,让战局几乎是一面倒。突然,叶修一个抽冷子的连突,刺在代理者肩部,矛尖一挑甩开了他的斗篷。

破损严重的神殿中猛得安静了下来,张佳乐射出的子弹狠狠一偏,竟然落到了门外。

他一下子站起来,吸了一口气,语气中充满迷茫和不敢置信:“真的是你?!”

孙哲平闻声,皱眉看了张佳乐一眼,目光落到弹药专家的脸上时,孙哲平眼中似乎闪过一丝迷茫,然而很快恢复了狂暴冷酷。他甚至没有搭理一脸失魂落魄的弹药专家一句,重剑一劈,直直砍向停止面前站着的韩文清。

韩文清冷冷一哼,挡也不挡,双拳狠狠击向孙哲平的小腹。

而叶修默契地一记格挡,将重剑架开。千机伞更借着被重力挑开的去势,翻出枪口,正对着孙哲平的眼睛轰出子弹。孙哲平狼狈地一躲,一串子弹擦过他的脸颊,留下血痕。

“什么时候都别忘记我啊!”叶修哂然一笑,眼中却全是肃杀。

“啧!”孙哲平眯起眼,抬手擦了擦脸颊,血珠顺着他的手滚落下来。重剑葬花一抬压,正要向叶修发难,一个手雷突然落到孙哲平的脚边,引线“兹兹”乱叫,炸开炫目的火花。

孙哲平下意识抬起头,张佳乐双手握着猎寻,跨出一步,冷冷地看着他:“你在看哪里?你的对手是我!”

孙哲平皱紧眉头,不耐烦地咋舌:“急着找死吗?!”葬花转了一个方向对准张佳乐。

张佳乐抬起猎寻,暴怒地大喊:“你这个软弱的逃兵!有什么资格说话!!”

——两人一下枪剑相指。                     

张佳乐架着猎寻,摆出最恰当的进击姿势。他眼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神色却悲伤到了极点。

阻挡在他们道路上的是他曾经的队友,他一直寻找的挚友,曾经对他说“我要弑神”的男人。那个世界上最自由最狂放的男人,因不能忍受鸟笼一样的神之领域而踏上最危险的弑神道路。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但他在主神空间的房间没有关闭,他还活着!

张佳乐始终无法说服自己放弃寻找孙哲平,不单是无法放弃深厚的友情,也是对他带给自己的快乐、勇敢、自由的继承、膜拜,为此,离开亲手创建的百花也在所不惜。

可是孙哲平已经成为了主神手中束缚人们的锁链。这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不能容忍!!

张佳乐咬紧下唇,手指一扣,一串弹药落地爆炸,在孙哲平身边精准地形成一个光影缭乱的阵势。那是他最拿手的百花式打法,让满天满地都盛开着惨烈的花,然而这一次却不再是为了掩护自己最好的战友。

——你的灵魂迷失了,让我带你回去。

张佳乐心中默念,眼睛紧盯着在光柱间冲撞的狂剑士,头也不抬地喊了一句:“你们都走!”

“张佳乐,你……”

张佳乐一字一顿,他这辈子都没这么冷静过:“这是我们的事。”

叶修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转头喊道:“我们走!”

 

黄少天回头一望,支撑神殿的八根石柱猛烈摇晃着,火红的玻璃窗完全碎裂,墙壁已经坍了一大块。断瓦残垣间,不时传来刀剑相斫的响声,还有不断响起的枪声夹杂着疯狂的怒吼,因距离过远而模糊不清。技能爆发的光影像是满天烟火,让人眼花缭乱。黄少天有种预感,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这种燃烧生命一般的打法了。

叶修注意到停下脚步的黄少天,回过头看了看他,招呼道:“走了,少天。”

黄少天无声地点头,转回了目光。

——无论如何,他们已经决定了像英雄一样留下,或者……永远地留下。

 

*** *** ***

 

神殿位于岩浆地段的中部,叶修和喻文州在神殿外谈话的时候,这片大地还是黑红色的泥土,地面下滚动着暗涌的岩浆。眼下却变了一个样子,地面上浮现起一条白色的纹路。纹路朝着某个方向不断延伸,在视野广阔的岩浆地带上也难以看到尽头。

叶修凑近了去看,纹路上隐隐镌刻着一小片一小片的魔法阵。

难以言喻的眼熟浮上心头,叶修突然心头一动,冰雪荒原第一层阶梯上被冰雪隐藏起的小传送阵猛然浮现在眼前。

那个法阵的形状非常奇怪,半边是完整的图形。半边却只有一条线支撑。叶修记得非常清楚。是了!就是它,虽然那个法阵小而完整,这条白线上的法阵非常破碎,这独特的形状却相似已极。

——是主神的印记。

叶修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朝王杰希一笑:“大眼,上去看看呗?”

他的机械旋翼虽然也能飞上去,却远没有魔道学者方便。

王杰希微微皱眉,但还是朝叶修点了点头。他跨上扫帚形态的银武灭绝星辰,盘旋着飞上天空。

一阵微风扫过,扫帚后带起的星辰碎屑混着流火一起落下来,炫目神奇到了极点。

叶修一只手搭在眼上,颇为期待地看着王杰希越升越高的身影,调笑道:“飞起来挺拉风啊。”

没有人搭理他,只有周泽楷讨好乖顺地笑了笑。

叶修“啧啧”出声,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感叹道:“还是小周乖啊。”轮回沉默寡言的队长脸上泛红,眼睛却一下亮了起来。

注意力全在眼前的前辈上,周泽楷没有注意原本站在自己身后的江波涛俯下了身,仔细地看着白线上的法阵。看了半天,江波涛眼睛忽然一亮,想起来什么一般正要拉住自家队长的手,抬头却看见队长眼睛发亮的样子,一下迟疑起来。

犹豫了半天,江波涛最终默不作声地起身。

张新杰注意到他异样的神色,问道:“江副队长,你注意到什么特殊情况了吗?”

他的音量虽然不大,但一片寂静中还是很显眼。所有人的目光一下投注到江波涛身上。连周泽楷都看了过来,疑惑地望着副队。江波涛心里“咯噔”一声,连忙笑着摇了摇头。

江波涛人缘极好,这时表情又毫无作伪的样子,大家只是调侃两句,便不再看他。

不远处的喻文州却疑心不减,带着打量意味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所幸这个时候,王杰希重新落到了地上,动作漂亮地从扫把上翻身下来。所有人精神一震,注意力顿时转移到王杰希身上,围了过去。喻文州也不例外。

还没等叶修开口问,王杰希环视一圈,简短地开口:“这条线的尽头是一个入口,尽头凹陷,似乎通往地下。”

叶修一听,不禁皱紧了眉头:“路上没出现别的东西吗?”

王杰希自然知道他想说什么,摇回答头道:“非常平坦,简直就像是在欢迎我们进去。”

叶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神色有些沉重。

喻文州见状笑了笑,轻声道:“那也没什么,至少我们知道下一步怎么走了。”

最大的恐惧就是未知,在场的人都是神之领域顶级的高手,深谙这一道理。既然有路那总比没有路要强,就算路上真有什么埋伏,那也只能硬闯了——就算是不幸,他们也早已做好了准备。

喻文州说完这话,大家也纷纷点了点头。连韩文清也皱着眉,难得开口道:“不要太担心。”

叶修点了点头,才说了一句“放心”,神色却突然一滞。他呆呆地看了一眼半空,眼睛一眨不眨,良久才闪现一丝恍惚。

离他最近的周泽楷吓了一跳,一把握住了叶修的手指,着急地看着他的眼睛。

叶修手指一痛,回过神来苦笑道:“唉,疼!小周你干嘛呢?”

周泽楷连忙放开了手,还颇为犹豫地盯着他,目光灼灼的样子有点像大型犬类。

叶修心中一叹,拍了拍青年宽阔的肩膀,笑着说:“没事,就是发了一下呆。”他说完,环视一圈众人,见所有人都是一脸不信,连忙重申道:“真没事啊!行了,都找到路上,大家都不要担心,走了。”

说完,他率先循着那条看不见尽头的白线,走了出去。

人们两两相视,只能无奈地跟了上去。

叶修看着脚下的道路,无数细小的流火飞扬在空气里出现,跳跃,然后消逝。

他想着团队面板里骤然暗下去的名字,控制着自己不回头去看那座崩溃成废墟的神殿。

流火落在叶修手心里,炸开一朵微小的花。

——“我终于赢了你一次……让我带你回家。”

 

*** *** ***

 

单纯的赶路实在是种煎熬,如果不是王杰希说过有尽头,精神上的疲惫就更难以忍受。叶修刻意地落到了后面,小心地防备着可能突然出现的袭击。

休息的时候,叶修从背包里取出一壶水,小口小口地喝着。

即使火焰女王已经被杀,这里的气温还是高出正常值。干枯的喉咙、龟裂的嘴唇被清水滋润着,叶修停下来小心地计算了一下剩余值,这才又喝了两口。他收回水壶,抬起头却是一愣。

——江波涛。

江波涛温和地朝他笑了笑,轻声问:“前辈,我能坐在这里吗?”

叶修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江波涛坐下后,叶修直接地看着他问道:“有事跟我说?”

江波涛本来还在思考怎么跟他开口,这时候忍不住苦笑道:“前辈真直接啊。”

叶修一笑:“说吧。”

江波涛一笑,也不纠缠,指了指脚边那条笔直的白线道:“前辈见过这上面的法阵吧?”

提到这个问题,叶修一下坐直了,他凝视江波涛一会,不答反问:“你见过?”

江波涛点了点头:“我见过。前辈记得之前协助我们做SS级任务时,被裁……蓝雨的前辈们带走后,队长很快就追到了迷音森林吗?”叶修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江波涛没有等叶修回答,继续说:“我复活队长之后,队长想要去救您。我本来想要劝他先回去查查线索……然而线索就那么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发生了什么?”叶修问道。

江波涛轻轻地吸了一口气,眼睛微微垂了下来:“我们找到了一块石头,在过去查看时,上面浮现了一行字,它指示我们去迷音之森。我还记得那块石头下就隐隐有一层法阵的图形,因为形状古怪,所以我记得。”

叶修瞪着他,震惊地重复道:“什么?它指示你们来……?”

剩下的几个字实在太过荒谬,叶修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他猛然想起在冰雪荒原时看见的苏沐秋的回忆,最后出现的那个人——是长着叶修自己的脸。

胃里仿佛有千斤重的铁坨,叶修浑身一冷,一个被刻意深藏的猜想浮上心头。

——万一,主神真的是……

江波涛苦笑一声:“……所以,我刚发现的时候,不想当着队长的面说。如果真的是和主神有关的阴谋,队长会内疚不安。”他顿了顿,眼中浮上一层无奈:“仰慕……会蒙蔽人的头脑。”

他却无法如周泽楷那样单纯而又全心全意地憧憬、倾慕着一个人。

江波涛怔忪了一会,这才恢复一贯的温和笑容,轻柔地说:“前辈,我知道的只有这些了。”

叶修却仍是魂不守舍的样子,半天才“嗯”了两声,勉强道:“辛苦你了,小江。”江波涛应了一声,不明情由地离开了。

叶修握起千机伞,一遍遍地抚摸过伞面。伞面流淌着银色的光辉,包裹着他的手指,仿佛最温柔的爱抚。叶修的心,却好像被寒冷的冰块拉着直坠深渊。

 

一行人在白线的指引下,很快到达了王杰希说的入口。黄少天上前一看,这哪儿是个地洞入口?分明是黑洞。

黑暗不见底的一个入口大约有十米直径,在黑洞的正上方浮动着一个清晰的白色法阵,不时有细碎的菱形雪花从法阵中飘出。一走近更是冰寒惊人,像是下面有一个冰窖。

几个人对视一眼。

喻文州侧过头,问道:“我们现在下去吗?”

叶修正皱眉瞪着那个法阵,半边是完整的图形。半边却只有一条线支撑。一种奇怪的熟悉感始终让他不安,不光是在冰雪荒原里,要更熟悉、更早……叶修琢磨着到底是在哪里见过,点了点头:“我先下去。”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一起。”

叶修还没说话,喻文州轻声地说:“一起吧。”叶修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还待说话,站在最前面的黄少天已经朝他咧嘴一笑,二话不说地纵身往地洞里一跳。剑圣强悍的敏捷支撑下,这一下几乎让叶修没反应过来。法阵已经闪现一道白光,剑客的身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有了示范,剩下的更不用别人教了,甚至连张新杰都淡然地朝他点点头,跨入了深沉不见底的地洞之中。

一个两个三个……

叶修苦笑地发现,他身边只有一向行动慢一截的喻文州了。

“总不能让你领先了。”叶修朝喻文州摇摇头。喻文州只是一笑,看着他纵身往地洞里一跃。

这看似地洞的东西,实则是个传送阵。叶修才一跃,脚跟就已经着了地。

眼前一阵刺眼的光芒,叶修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身前传来黄少天熟悉的声音:“卧槽?!这是主神?!”他的声音与其说是震惊,不如说是嘲讽苦涩,好像是看见了什么可笑的东西。

发生了什么?黄少天的声音虽然还挺轻松,叶修心头那股不明缘由的不安感越发强烈。

然而话音还未落,黄少天偏尖锐的少年音竟猛得一停,取而代之的是惊愕的一声短呼,一声刀锋划过骨头一般的刺耳声音传来,破空声,一个人的影子向叶修身后扑过去。

“队长小心!!”

似乎是喻文州的声音,模糊地闷哼了一声。一串水珠滴到了地面上……

叶修心脏猛跳,顾不得强光,猛然地睁开眼。

身体下意识地做出防御的动作,叶修警惕地半眯着眼,扫视了四周后才着急地看向黄少天。

剑客的右臂上贯穿着一根大拇指粗细的冰柱,血液顺着冷白的冰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面上。被他扑倒的喻文州小腹上有一道深深的伤痕,血液顺着冰柱滴滴答答地流到白色的地面上。

叶修连忙转过头,不止是黄少天,几乎每个人都被猝不及防的冰刺攻击,或多或少都挂了彩。从他们身体里溅出来的血液沾到叶修脸上,手上,身上……

——只有叶修本人完好无损。

上方传来一声轻笑,那一瞬间,叶修头脑完全地停滞了,下意识地抬起头。

这是一座冰雪塑造的宫殿,壮观大气,目光往远处延伸,几乎看不见支撑穹顶的石柱。宫殿中到处是完全的白色,甚至浮现出隐隐的圣光。

叶修的目光跨过高高的白色阶梯,一直落到雕刻精美的王座上。

他木然地看着王座上的人,视野中一阵阵发黑,无法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切。

一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少年坐在王座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叶修,他的嘴角甚至还挑起兴味的微笑。明明是和华丽的王座迥异的日常服装,却因为少年那睥睨又傲慢的神情显得无比契合。

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那个曾经无比熟悉的人。

他站在黑洞中,温柔而专注地看着叶修。

少年站了起来,一级一级地走了下来。他的目光一直轻轻地落在叶修身上。

他越走越近,叶修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只能下意识地后退。他抗拒地摇着头,眼睛紧紧地闭上,一丝一毫不愿意看见那张脸。

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他面前:“睁开眼,好吗?”

叶修拼命地摇着头,向后一退,却立刻被强硬地固定住下颚,少年吻着他的额头,用亲吻绽放伊始的花瓣的温柔。温热的嘴唇紧贴在叶修的额头上,却没有给叶修带来一丝暖意。少年轻叹了一口气,凝视着叶修,轻柔得像叹息一样喊道:“小修。”


评论(12)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