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无限荣耀(三十一)

十五、新世界

轻柔的吻烙在叶修的额头上,却只让他浑身发冷。

十年前的爱人肆意地亲吻着他的脸庞,手指仿佛抚摸着最心爱的珠宝,轻轻地摩挲着叶修的脸庞。贴在耳廓的嘴唇一次次呼喊着他的名字,温热的气息吐在耳眼里。

他的热度,他的声音,甚至他如同十八岁的脸庞都显得那么真实……

叶修却觉得自己好像在一场噩梦里漂浮,无法挣扎。在这场噩梦中,他用最真诚的心爱过的人,无时无刻不怀念着的人,站在高处用嘲讽睥睨的眼神看着他,宣告着叶修所有的努力——都是场笑话。

少年的嘴唇在叶修的眼睑上一停,薄薄的眼皮下眼珠正疯狂地颤抖着。少年的吻停滞了一会,手指抬起叶修的下巴,似乎端详了他一会。

“……怎么哭了?”

一个羽毛一样的吻再次落在叶修的眼睑上,舌尖隔着眼皮舔舐着眼珠,温热的液体被舌尖带着消失在睫毛上。叶修这才惊觉自己早已无法自制地流下了眼泪,两颊已经被泪水完全沾满了,甚至连嘴唇和下颚都湿淋淋的。

“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少年轻柔而坚定地说。

恋人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叶修下意识地摇头,泪水止不住地从眼角滑落。

少年顿了顿,毫不犹豫地吻上了叶修咸涩的嘴唇。柔软嘴唇在少年口中颤抖瑟缩着,少年的舌头轻巧地叩开他的牙关。舌尖触碰到的一瞬间少年扶着他的脸,轻轻地吮吸了一下。手指小心翼翼地在叶修耳后抚摸,顺着发根一下一下挠动,就像安抚着蜷缩成一团的小兽。

叶修浑身一颤,失去了最后一丝抵抗的力气,一动也不动,无声地流着眼泪任少年在他的口腔中搜刮。

他根本无法抗拒这个人。他们一同成长,一同期待未来,将生命糅杂成了一团分不开的线。

而苏沐秋……永远不会欺骗他。

这个念头仿佛惊雷一样炸响,叶修浑身一个战栗,睁开眼睛猛然将少年一把推开。

骤然遭到大力,少年向后踉跄两步。他身体一晃时,手中发着银光的盾没有撑住,晃动着移开一个缝隙。无数技能的光影争先恐后地扑入缝隙中,甚至有几颗子弹狠狠嵌入他的肩头。大部分被少年身上的白光吸收,然而少部分直击到他身体上的高阶技能还是打出了血。虽然伤痕几乎是一出现,就消失了。然而血条上的伤害还是存在的。尤其是那两颗子弹,穿透了白衬衫,一时让他显得有些狼狈。

少年恼怒地“啧”了一声,目光阴冷地向伞后瞥去,杀意从眼中一闪而逝。

然而犹豫了两秒,他冷哼一声回过头,手中握着的盾型武器一晃,再次遮住了所有攻击和目光。

叶修头脑发乱,像喝醉了一样头脑涨得发疼,完全想不起身在哪里。心中天人交战,愣怔地盯着少年直看,他的目光骤然停住。少年的手指在细长的金属柱上一摸,一道白光闪过。叶修顺着他的动作一瞥,心中顿时大震——这银白色的武器他再熟悉不过,十二根伞骨,银光流转的伞面,翻转变成枪口的伞柄。

正是70级的千机伞。

 

画面闪现在眼前。那个破烂的廉租房的夜晚,叶修半夜醒来,身边没有人。他翻过身子,看见电脑桌边的台灯散发出昏黄的光,好像一团小小的火,一团小小的梦想和希望。

叶修揉了揉眼睛,慢吞吞地爬起来,趿拉着拖鞋走了过去。

苏沐秋听声,在灯火里回过头,朝他笑着招手。叶修看见他在纸上画了一个图形,左边是半圆,右边是一根伞柄。

叶修抬起头,看见苏沐秋的眼珠闪耀着得意的光芒,“这把银武,它会成为《荣耀》的奇迹。”叶修毫不怀疑,重重地点了点头。

 

叶修怔怔地盯着那把撑开的千机伞,目光慢慢重新回到少年脸上。

那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和从回忆碎片见过的——苏沐秋死亡前绝望的面容重合在一起,最后化成离别那天,苏沐秋用力亲吻爱抚他时温柔的面容:“小修……”

——从此永别。

叶修心神大乱,最后的理智也溃不成军。他的心中被这张脸充满,几乎要涨破了,浓烈的情感狠狠分割着他的心。叶修无意识地呼唤:“……沐秋……”无限的悲伤从声音中漏出,脸上浮现无助的神色。

叶修呆呆地看着少年,二十七岁的容颜刻满了岁月和刀剑的痕迹,然而凝视他的双眼好像还是十八岁一样,用尽心灵的依赖和爱慕。被叶修这样直勾勾地瞪着,少年一怔,眼中的负面情感好像在太阳下融化的冰雪一样慢慢消逝。

少年最终轻叹一声。

他自嘲一笑,握着伞柄的手慢慢放松了,好像放弃了什么巨大的仇恨。叶修却没有意识到这动作,他只是愣怔地看着那张清秀的面容。那张面容在阴影里显得格外虚幻,好像是一戳就破的泡沫。眼神舔遍叶修全身,带笑的表情更是扭曲到失真。

“过来,叶修……”

他的声音低柔到病态,低喃着说:“叶修,就这么一直看着我吧……永远不要再离开……”

“其他的……都不要了……”

叶修好像被蛊惑,下意识地向他走了两步,却突然反应过来,脚步却猛然停止。少年口中的话和扭曲的表情,好像一盆冰水兜头浇下,叶修心一下子冷了下来。

这个人……不是苏沐秋。

钝痛感麻木地噬咬着心尖,叶修自虐一样反复想着这个事实。全身的血液好像在冰山下燃烧,在冷酷的愤怒和绝望中,他反而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苏沐秋已经死了,死在现实世界中,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在神之领域。而且——苏沐秋永远不会这样的眼神盯着他,更不会说出这种充满独占欲和恶意的话……

又是冒牌货! 

圣域被一次又一次恶毒地侵占,叶修简直恼怒到了极点。冰冷的怒火取代了一切迷惘、爱慕,在叶修的浑身血液中熊熊燃烧。

别忘了自己在哪儿,别忘了是来干什么的!老韩他们无疑在那头攻击主神,不知道什么原因——但他们可能没有办法走位过来。在千机伞的盾牌保护下,削弱的攻击几乎破不了主神的防。而相对脆弱的这边……只有自己在。

在心中告诫自己冷静。叶修眼神一暗,深吸一口气,若无其事地继续向主神走去,还是一脸痴迷怔忪的表情,右手却偷偷地握紧了伞柄。

还有四步、三步……

“叶修……”主神却对叶修变幻的神情毫无察觉,专注地笑着看他,眼中闪烁着无尽的欢喜。他伸出手,想再一次抚摸上叶修的脸。

属于苏沐秋的眼睛深深地看着他,叶修压抑着几乎把自己烧死的狂怒,硬挤出一个“嗯”,甚至对主神讨好温顺地笑了笑。

他向前又走了一步。

主神眼睛猛然一闪,他急促地看了叶修一眼,很快低声笑了起来。混杂着复杂情绪的眼神让叶修心头狂跳,暗叫不好。然而主神只是猝不及防地将他一把拉过来,吻住了唇瓣。

这一次的亲吻凶狠得几乎像是在撕咬,叶修的唇瓣被牙齿咬破出血,口中每一丝的唾液都被搜刮殆尽。叶修顺从地张开嘴,暗自握住千机伞等待制敌之机。然而直到憋到脸色发白,还是没有被放开。

“唔……唔嗯……”

叶修双腿发软,窒息造成眼前一片发黑。他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攀上主神的腰。

主神握着冒牌的千机伞的手偶尔变幻几次角度,随意到了极点。他专注地凌虐着叶修的双唇。感受到怀中的人无力地倚靠着自己的身体,主神少年一样的面容这才露出微妙的满意神色。他不舍地最后在红肿的双唇地重重地咬了一口,这才离开。

分开的四唇中长长地牵出一条的银丝,“啪”地一声断裂。

叶修双眼迷蒙地望着主神,窒息让他的脸颊都泛红起来。主神满眼爱怜,亲了亲他的鼻尖,温热的吐息喷到叶修脸上,让他轻微地打了个哆嗦。

“小修……”

这种亲昵的称呼像棉花糖一样包裹住叶修,散人不禁呆愣了一瞬间,握着千机伞的手一瞬间松了。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莹白色物体闪电一般从台阶上蹿下来,将叶修双手一下拉到身后,交缠着捆了起来。

“唔!”常年的战斗直觉让叶修一下子反应过来,主神冷冷地看着叶修,无声地笑了笑。叶修来不及感到羞怒,倒提着千机伞向地面一个反坦克炮,然而后坐力却没有给他足够的力道。白色的霜条一下捆住了他双腿双脚,几乎粗暴地沿着台阶,将他拽到了王座上。

好冷!叶修一个哆嗦。

王座浑身透明,雕刻精美,然而触及皮肤才知道真的是冰雪!叶修手脚奋力地挣扎,他恼怒地盯着台阶下站立的主神,主神毫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叶修毫不示弱地瞪着他,目光随即落到整座神殿中。

白色的穹顶中不间断地投下冰矛,每根都有儿臂粗细,矛尖凝结着深深的绿色。一旦触碰,就可能发生中毒的负面状态。只有通往王座的地毯上一片安稳。源源不断的攻击从那里打到主神身上,叶修心中焦虑万分,然而捆绑着他的霜条简直紧得毫无缝隙。

主神收回投在叶修身上的目光,轻笑了一声。在他将千机伞变回枪炮的一瞬间,漫天矛雨骤停止。主神倒提着伞柄,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们一眼,对着最先冲上的韩文清轻轻放了一枪。

带着诡异的光彩与不可思议速度的子弹,几乎是擦着拳法师的脸颊而过,韩文清脸上虽然没有破皮,可顿时出现了一片焦黑如火炭烙印的烧伤痕迹。见此情形,叶修瞪大了双眼,完全不敢推算主神的攻击值……然而韩文清好像受伤的不是他一样,二话不说,闷声走位避开枪支,仍努力地冲向神色冷淡的主神。

从韩文清的身后,周泽楷的子弹也当仁不让地射了出来。暗色的法阵浮现在主神脚下,却在旋转起来的一刹那被一颗细小的子弹打断。剑客寻找着机会……

主神眼皮都不动,随意地扣着枪支。他半晌抬起头,眼神扭曲地对着王座上的叶修一笑:“看着我吧,叶修。”

 

主神几乎用不着更多技能,枪管里带着可怕穿透性和速度的子弹带着硝烟射出,被躲闪过,随即嵌入冰白色的地面里,几乎在地面上钻出一个黑洞,疑似反坦克炮技能发射的时候更是一片轰鸣,地面震动,效果可怕到了极点。

而他自身的防御只有少数几个技能能破防,除了高阶技能,似乎还有几个抓取类。但……怎么可能依靠这么少的技能?何况,不用想也知道主神的血量有多可怕!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既然能打掉血量,至少证明了它除了系统外还有BOSS的身份……

喻文州紧紧地抿起嘴唇,他们早已经想到主神必然不好对付,然而这种猫捉老鼠一样的局面还是超出了预计。

还有……叶修……

喻文州无声地抿住嘴唇。抓住节奏空隙,灭神的诅咒轻轻一挥,瞬发的技能出现在主神脚下。喻文州无奈地看见主神轻啧一声,毫不在意短暂到可怜的僵直时间,一大波攻击爆炸在身上。凄厉的光影中,他抬起手,对着喻文州的方向轻声笑了笑,随手放了三下反坦克炮。三角形的攻击斜斜飞出。

——他甚至没有试图撑开盾牌。

喻文州心下警钟大作,拿捏着节奏连忙提前走位,这才从两炮之间险险地擦身而过。

身后传来巨响,不单是喻文州,连站在后方向来一本正经的张新杰都有些失色。

好像是为了炫耀,主神哂笑一声,千机伞的形态起了变幻。

并不是盾,反而是攻击性强悍的矛。战矛形态的千机伞横扫一圈,一个气圈扩散开去,“咔嚓”几声,震碎了好几米半径内的冰晶地面。主神战矛一挥,一个龙牙向着半空中手握熔岩烧瓶的王杰希插去,王杰希无奈地皱了皱眉,星辰碎屑洒下,他握住灭绝星辰重新飞高。

喻文州正嘴里发苦,却见主神又抽出了忍刀,拧身直向没有防备的江波涛喉咙割去。

他们简直……是在和技能攻击力可怕十倍、百倍的叶修战斗!

喻文州忍不住抬起头瞥了一眼被困在王座上,奋力挣扎着的散人,压抑住心底一闪而逝的惊疑。

叶修心中的惊涛骇浪更是不下于任何人。他发现主神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枪手系,他是真的能用千机伞,甚至熟悉度不下于他,而且AI还高到可怕——叶修觉得自己的心像铅块一样沉下去。

叶修本人是神之领域顶级高手中唯一的无职业者,他战斗技巧的千变万化既依赖于经验,也离不开手中的千机伞。所有人都认为,千机伞不可复制,叶修也不可复制。

但,这就是不可复制吗? 

他能看出主神有几次冲破近战封锁向张新杰攻击的机会,他也莫名地坚信主神不会不知道这一点——然而他没有做……

叶修茫然地看着主神的身影,心底慢慢浮现出绝望。

主神若有所察地抬起头,眼神正好和叶修撞上。叶修呆呆地瞧着他,主神愣了一下。然而这一瞬间,他的肩头猛然一刺痛。主神低下头,一把幽蓝色的剑穿过他白色的防御,像小刀一样刺伤肩膀。冰雨猛地抽出,白衬衫上渗出一点血迹,一串血珠从剑尖上滴落。

“……”

黄少天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随即冷静下来,一边迅速后退一边大叫道:“他的防御和血量一块掉!我刚才那下没破防,现在就行了!!”

即便是最冷静的张新杰,这时也早已累得额角冒汗。听到黄少天的这句话却不禁精神一震。

——即便再艰难,有希望就好!

主神冷冷地看了一眼黄少天,目光重新回到王座上的叶修身上。属于苏沐秋的眼睛里浮现深海一样压抑的失望。他盯了叶修两秒,突然露出一个阴郁的笑容,无声地比了个口型:“小心啊。”

——什么?

“小心”什么?

叶修心头一惊,手腕突然一阵巨痛,忍不住痛苦地“啊”了一声。

捆绑着他的白色霜条却更加用力挤压腕骨。叶修冷汗直冒,双手无力地痉挛。他狠狠一咬牙,尝到下唇一股腥甜,这才将即将溢出口的呻吟尽数吞下。

然而,超过他想象的事情紧接着发生了。霜条的冰冷触感爬上叶修赤裸的颈项,悠哉向下延伸,突然间,只听“噼啪”一声,叶修茫然低头,两条霜条攀附在他两肋向两边扯开,胸前皮甲竟然给扯裂出一个大口子,胸口一大片苍白的皮肤赤裸裸地暴露出来。

霜条舔舐着皮肤,不甘寂寞地在锁骨处留下按压的红痕。两颗乳头颤巍巍地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皮肤上骤然爬了一层鸡皮疙瘩。一阵寒意让叶修浑身一颤,瞪大了双眼,他的嘴唇还在刺痛,这种暗示下怎么可能猜不出这个冒牌货的意图?!

叶修牙齿一阵发寒,双腿猛烈挣扎起来。然而脚腕也被狠狠勒住,分开压在王座两边扶手上。

叶修闷哼一声,恼怒至极地瞪向台阶,可是更可怕的事情一下撞得他大脑发黑。

主神眯起眼睛,千机伞变回战矛形态。在攻击性最强的矛状态下,他毫无掩盖地暴露在交织的技能中,血条终于有了肉眼可见的削减速度。神殿中,却没有人觉得轻松,主神用阴冷的目光扫视着他们,疯狂的矛尖一次一次扫向离他最近的韩文清。

这种针尖对麦芒的单挑下,吃亏的一定不是BOSS!韩文清勇猛无前,却也不是莽夫。一击龙牙在落花掌后正中他小腹,拳皇也忍不住身形踉跄,喷出一口血,向后退了一步。

张新杰久握的瞬间回复几乎是瞬间落到自己队长身上,主神当然不肯退让,然而从追击的矛尖的速度来看,似乎来不及刺中队长。张新杰皱起眉,估量着韩文清那点血皮能支撑多久……

不行……

等等,不对!

那个方向不对!

张新杰的眼睛一下放大,顾不得一贯冷静自持的态度,失控大叫道:“喻文州!!”

果然,千机伞下骤然出现一把忍刀,在空气中轻轻一滑。静谧诡异的角度张扬着低调如幽夜的美丽。

叶修眼睁睁看着后侧喻文州,他警觉地做出了反应,但是速度不够!喻文州喉咙口出现一抹鲜红的线。主神属于苏沐秋的脸庞露出一个微笑,贴在喻文州耳边轻声说:“走好,我亲爱的下属。”忍刀抬起,直直插入术士的心脏,喻文州微睁着双眼,穹顶、石柱在他眼中划过,直到看见主神身后熟悉的剑客身影。黄少天睁着茫然的双眼,他的眼中清晰地倒映出蓝雨队长心口的血液,先是一条线,然后喷涌出一大片,直到血色侵占了视线。

剑圣手中的冰雨第一次在这样好的机会下没有刺中目标的身体,炫目的技能落空。

“队……”

著名的机会主义者怔怔地看着他,冰雨有了一瞬间的颤抖。蓝雨的剑在颤抖。

从什么遥远的地方好像传来一声惊呼,真熟悉啊……可惜没有看见那个人变色的面容。

喻文州苦笑一声,最后比出一个口型:“杀他……”

他无声地闭上了眼睛,身体一跌,重重倒在地下。视线中一片沉沉的黑暗,身体的温度快速地随着血液流出,浑身冰冷。

他清楚地看见自己的面板上,血条飞快地下滑,代表着生命的红色流逝得一干二净,整个画面像摔在了地上的相框一样,“咔嚓”一声,四分五裂。

黄少天没有说话,没有嘶吼。他通红着眼睛握住了冰雨,七个半剑圣突然包围在主神身边。地面上的血迹还在温热地流淌,主神冷冷地扫视了所有的黄少天,没有说话,举起了千机伞。


评论(5)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