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无限荣耀(三十三)

主神是谁?苏沐秋又是谁?

自己究竟算是什么?

从十年前那场车祸开始,苏沐秋就……再也分不清了……

 

一切景物好像老照片一样慢慢烧尽,灰烬洒了下来,世界死寂下来。

画面终于完全地消失了。

苏沐秋觉得好像一瞬间失去了身体的重量,灵魂离开身体,飘向了天空。

地面上的喧嚣吵闹好像隔着一个世界一样虚无飘渺,人们的惊叫声、讨论声、哭泣声,混着尖锐的鸣笛声,像一阵风一样穿透了他的胸膛,留不下任何痕迹。

他的灵魂越飘越高,好像一只无根的风筝,很快就超过了所有高楼大厦,一直悬浮到云端。

一生过往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闪现。

小小年纪的苏沐橙坐在书桌那边,不会做题了,咬着铅笔叫哥哥;最初在网吧里被捡到的叶修,盯着自己,一脸警惕狐疑的表情;他跟叶修两个人一本正经地和西装革履的陶轩商量合同;苏沐橙在隔壁,他和叶修偷情一样悄悄地爱抚彼此的身体,最后两个人青涩而炽热地亲吻起来……

很多很多的画面,这一路的艰辛与不甘,快乐与希望一一尘埃底定。

苏沐秋并不意外地发现,眼前悬浮最久的一张画面是去年他们三个人去拍大头照,苏沐橙贴着镜头笑得分外满足,他和叶修站在后面,偷偷地扣住手指,羞涩尴尬地对视着。

他们都很幸福。

他爱着那两个人。苏沐秋静静地告诉自己,他爱着自己独一无二的妹妹,和他的爱人。

最后一张画面是苏沐秋的生命终结的瞬间,在血色的视线中出现无数的人,昏昏沉沉,只有一张脸格外清晰。“叶修”握着电话,淡漠到极点地看着他,转身离去。

身影逐渐消失在视野之外,一切画面归于黑暗。

苏沐秋冷静到自己都难以相信,他想着画面中叶修的背影,甚至笑了出来。

——那不是他。

他淡淡地想。

虽然在临死的一连串巨大震撼下,他以为自己被背叛了、被放弃了,瞬间涌上的狂怒怨恨覆盖了理智。但苏沐秋冷静下来后不用一秒钟就可以确信:那个人绝对不是叶修。他了解叶修,相信他,也爱他。叶修是怎么样的人,苏沐秋一清二楚。

无论这个长着叶修的脸的人是谁,都不会是他本人。

唯一的遗憾是……他始终不能陪那两个人走到最后,他甚至留下了一个……那么大的危险给叶修。

他静静地想着妹妹和爱人的脸,释然,留恋,但还是无可奈何。

灵魂已经只剩了一丝丝的碎片,在光芒中漂浮着。困意止不住地往头脑中涌上。苏沐秋在心底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到底还是走到了尽头。

就在他无奈地笑了笑,打算放弃这一丝最后的灵魂时——整个画面骤然一黑。苏沐秋惊讶地看见一条条绿色的数据疯狂地窜了出来,仿佛决堤的江河,滚滚不断,挟卷着他的意识,粗鲁地将苏沐秋拽着扯入了一个看不见的深渊。

苏沐秋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沉入一个漩涡形状的开口,无边的黑暗将他猛然吞噬,一切都瞬息消失了。

这是……什么?!

 

进入这个世界后,苏沐秋一直昏昏沉沉。偶尔苏醒也不过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短小瞬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醒来的时间越来越长,到后来甚至能看清画面中一个个小人的蹲下、拾取、起身的简单动作。

没错……

苏沐秋不得不相信,他进入了一个奇怪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一切跟《荣耀》几乎完全相似,无论是那些他熟稔无比的技能,场景,还是人物的穿着打扮,都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是那些玩家,每个人的脸和身材都相差甚远,又都精细无比。

在咖啡厅中遇见的男人曾经仔细地跟他描述过所谓的“神之领域”,那里是一个活人进行的荣耀游戏,人们在主神的监控下领取并完成任务、积攒积分。唯一的不同是,死亡的惩罚远不止掉级这么简单。

这一切……跟苏沐秋几次所见完全地对应起来了。

——那么,他自己是谁?

苏沐秋从来都是个聪明人,意识到每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屏幕大致被分为两千余格,他认真地选取了其中某一个,每次苏醒后都仔细地观察那个人的言行,尝试了不知多少次后,终于得出了结论。

他大约每周都会苏醒一次。

还有……他确实成为了主神。

这么说其实并不恰当,苏沐秋认为自己进行了一次不成功的夺舍。主神似乎是管理神之领域的一个自动系统,根据设定好的节奏在运行。它能随时看见整个神之领域两千余人的动向,分析他们的行为是否应该获得、失去积分,或者因触犯BUG而应当抹杀,并给予反馈信息……

主神不存在意志。

然而苏沐秋来到这个世界后,他的意志和系统融为一体,这直接导致了主神观测玩家、反馈信息的能力被苏沐秋获得了。这种融合并不完全成功——毕竟苏沐秋的意识和主神被设定好的规则有冲突,但却无法逆转地一直进行下去。

主神无疑认识到它的体内存在一个巨大的BUG,然而除了压制苏沐秋,迫使他沉睡外,设定好的程序没有解决的途径。

苏沐秋一开始非常乐观,他如果能够成为主神,就有一天能掌控这个神之领域。那么释放这里的所有人也不成问题——而且,这样也不必每天心惊胆战,生怕叶修进入这个可怕的世界。

然而,他很快发现自己的天真。

主神是一个执行规则的系统,就像计算机系统一样。它无法运行背离规则本身的命令——苏沐秋每次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如果只是这样,那也没有什么。苏沐秋有一天猛然发现,自己的思维已经越来越靠近残酷冷血的系统。

这样下次,总有一天他会成为保留着苏沐秋记忆的……机器!

这种预感让他无比痛苦,然而更多的尝试只是给苏沐秋带来惩罚一样的痛苦,也加速了这种融合。

主神不想让它自己变成BUG,苏沐秋更是抗拒成为冷血的机器。最终无法,他只好放任自己陷入沉睡……

 

心底蓦然一阵心悸,苏沐秋猛然惊醒。

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呆愣了一会,正打算再次闭上双眼时,目光猛地停住。

一个崭新的屏幕分隔出现在他眼前,一个皮肤苍白,挂着黑眼圈的少年正跟在一个温厚的青年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走向主神空间。

他好奇地问了几个问题,那人笑着一一回答他。

苏沐秋觉得自己的呼吸简直要停滞了。

叶修……

那是叶修……他来到了这个世界。

苏沐秋呆滞地看着屏幕,整颗心沉沉地坠入了深渊。

 

苏沐秋和主神的抗争变得异常焦灼,苏沐秋既不愿让自己成为刽子手,也不可能闭上眼睛放任叶修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受伤、死亡;主神已经无法压制他,也许是因为它发现这个自我意识没有再试图做出什么有违规则的事。

叶修对于《荣耀》的天赋是无可质疑的,他快速地掌握了战斗法师的诀窍,甚至运用当年在网游里战法的天赋组建了一只战队。

这支也叫做嘉世的战队在任务中获得奖励,成为系统承认的真正团队。

叶修一步步走上神之领域的巅峰,他没有放弃找出苏沐秋死亡的真相,更没有轻易在绝境中放弃自己的生命,他一次又一次地在险境中挣扎求生,带领队伍向更高的顶峰攀登。昔日的少年爱人在苏沐秋的目光里,逐渐成为一个光芒夺目的男人。

苏沐秋在屏幕这边无数次为他高兴,为他自豪,但偶尔浮现在心头的苦涩却难以欺骗他自己。

——不过……这样也好。

苏沐秋无奈地笑了笑。他已经快要坚持到极限了,再不沉睡的话,他真的会变成“主神”……

静静地看着屏幕里被队友宠溺的嘉世队长,苏沐秋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再一次的苏醒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苏沐秋睁开眼睛,一眼就看见屏幕中的少年痴痴地看着一个虚无的幻影,他的心脏被剑尖刺穿,一股股的鲜血顺着拔出的剑喷涌出来。

叶修的嘴唇动了动,迷茫地看着那个幻影。

那个幻影——苏沐秋全身像浸在冰窖里一样冷,那是他自己的脸!

叶修的眼神慢慢地失焦,苏沐秋顾不得胸口的狂怒,更顾不得意志和主神争斗时仿佛千刀万剐的痛楚。苏沐秋狠狠地咬着牙,集中精神看着叶修的身体,然而命令还在主神和苏沐秋中僵持的时候,叶修心口的破洞像神迹一样愈合了。

苏沐秋一怔。

信息一瞬间流入他的脑海中,嘉世的副队长利用道具给了叶修复活的机会,而自己替死。

苏沐秋全身一松,正要从和主神的争斗中撤下来,然而主神却毫不肯退让。猝不及防的苏沐秋脑内流入一股可怕的绿色数据,千万根针刺激大脑一般,苏沐秋猛得从屏幕前倒了下去。

程序……

千百万条程序完全占据了苏沐秋的头脑,他痛苦地叫出声,抗争的意识在洪流中宛如渺小的堤坝,几乎没有抵抗之力。自我意识和系统的对抗中,一点点被压退,那条不可捉摸的线越来越近——

也不知多久,苏沐秋终于眼前一黑,在昏迷之前,他紧紧咬住牙关。

留给他……留给他那个东西……

屏幕中银光一闪,叶修翻开灰袍城主遗落的衣袍,震惊地看着那把银色的伞状兵器。

屏幕这边,苏沐秋完全陷入了昏睡。

 

苏沐秋再次苏醒,他摇晃着脑袋,不解地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冰雪的神殿中间,唯一熟悉的器物只有那张屏幕。苏沐秋坐在王座上,有些恍惚地看着屏幕。

叶修在房间里,浑身血迹,手中握着染血的千机伞,一脸沉默的沧桑。

他的背后的窗外是一座高大的雪山,他看着面前的拳法师,两个人沉默相对,叶修开口说了句话。拳法师满脸愤怒地将叶修推在窗户上,叶修半眯着眼,双手环抱上他的肩膀。

……

苏沐秋沉默地看着屏幕,他单手撑着头,半天发出一声冷笑。

手指在王座上轻轻一滑,屏幕中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的书册上,无声地出现了一个名字。

“韩文清。”

黑斗篷的男人翻开书册,愣了愣,对围在身边的裁决者们低声宣布:“肃清韩文清。”

主神静静地坐在王座上,屏幕慢慢地融化,变成一阵绿光投入他的眼睛中。

他已经不是苏沐秋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他根本不存在,不管是哪个世界,他都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残魂。

但是……

“叶修……看着我……”

空旷冷寂的神殿中,低低地回旋着他的声音。

 

主神有时候自己都觉得好笑,记忆中那个永远不会绝望的少年,肆意灿烂的少年,苏沐秋在和冷酷的系统融合后,却诞生出这样一座神殿。

没有时间,没有生命,只有寂静的千里冰封。

 

*** *** ***

 

“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你没有任何意义……你只要看着我就好了。”

主神的声音柔和下来,他似乎晃了一会神,随即爱怜地抚摸上叶修的脸庞。他的动作在叶修直勾勾的冷峻目光下逐渐慢了下来,最终完全停住。主神似笑非笑:“……你不会想知道的。”

两个人沉默地对视着,叶修毫不退让,冷冷地看着主神道:“是吗?可是我觉得我想知道真相。”

他其实根本不想和主神说一句话,然而……这是他拼死干掉主神,或者被主神干掉之前唯一的机会。叶修有种预感,这是他知道关于苏沐秋真相的唯一机会,不管他之后要做的豪赌会带来生还是死,眼下的这个机会,他都不能放弃。

主神深深地看着叶修,好半天,突然短促地一笑:“好。”

这个转折来得太突然,叶修明显一怔,还没反应过来,主神凝视着他,轻柔地再次吻了吻他的额头,然后手指取代了嘴唇的位置。

贴住他脸颊的手指隐约发起绿光。绿光很快包裹住叶修的皮肤,手指和皮肤接触的地方浮现一股热辣的刺痛。

突如其来,但却疼得要命。叶修忍不住发出痛楚的呻吟,十年的残酷斗殴中,他虽然已经习惯于疼痛,然而这一次的不同——他几乎有种这种疼痛是直接作用在灵魂上的错觉。

主神的手指安抚地温存抚摸叶修的额头,甚至贴上去将额头上渗出的汗珠吻掉。叶修咬住下唇,好不容易将这种火烧刀斫的痛苦忍耐下来。

绿光覆盖下,叶修紧皱眉头,一系列奇怪的画面混乱地出现在他眼前。叶修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叶修看不见,而在主神眼中,一连串的数据正毫无阻碍地穿透散人的皮肤,一直潜入他的大脑。这些熟悉的数据流从他的头脑中流淌出来,随即顺畅地冲入叶修的身体。

——他们的意识相连了。

主神复杂地看着叶修近在咫尺颤动的睫毛。

无论对于“苏沐秋”来说,这一切有多么残忍,但在这个世界也不过是这么一小段数据而已。这个事实几乎让他发笑。

半晌,主神停留在叶修额头上的手指,终于收了回来。

绿光在叶修的脸上流动,他静静地看着叶修不断激烈变化的神色,伸出手抚摸叶修紧皱的眉毛,直到眉心被抚平,主神这才站了起来。他转过身,看向台阶下,白色的地板上仍然铺陈着残躯和自爆后可怕的痕迹,一眼看过去,凄惨悲壮到了极点。

不要紧。他冷冷地想。这些人都是自寻死路。唯一的麻烦……需要再次补充神之领域的玩家了。

但这都不要紧,只要叶修还在这里……

 

不知多久,身后传来一声低低的呻吟。主神回过头来,叶修整个人瘫在王座上,正满脸震惊,呆滞地看着他,主神注意到他一贯平稳如磐石的手指甚至出现了剧烈的颤抖。千百种复杂的情绪从叶修的眼中流露出,最后只剩一片空白的茫然。

主神低声一笑,走到王座边。

叶修呆愣地看着他弯下腰,将掉落在地上的两把千机伞分别拾起。其中一把被放到了他的膝盖上。熟悉的金属质感让叶修浑身一颤。

“我说了……你不会想知道的。”主神伸出手抚摸着叶修的脸颊,他温柔到极点地注视着叶修,“永远陪在我身边,这就够了。你只要看着我就够了。”

叶修好像被诱惑一样,眼睛一瞬间浮现出迷惑。

他很快恢复了冷静,连忙别开头,根本不去看主神。好半天叶修才低下头,紧紧地握住千机伞,好像在握着救命稻草一样用力。他的嗓子干哑地厉害:“你……”

主神半天才听见他嘶哑的声音,艰难地继续道:“冰雪荒原……千机伞……”

叶修说到这里,主神似乎已经明白过来,轻声道:“我的‘融合’进行之前,曾经试图把回忆附带在千机伞上给你。”

他顿了顿,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自称:“……我——他想让你更清楚神之领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可是这个过程被融合打断了,你得到的信息只有最无用的一部分。其实如果不是你得到了印有我标记的钥匙,这么破损的信息是不会被激发的……”

他的声音慢慢低了下来,好像在回忆一样。

叶修听到这里,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震撼和痛苦,猛地闭上了眼睛。

——苏沐秋……苏沐秋……

少年青涩的目光和亲吻,好像一片温柔的月光,穿越了十年的岁月落在叶修的脸上。

他微笑着说:“我相信你。”


评论(4)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