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无限荣耀(番外)

#大家在做什么呢#

【吴雪峰】:从植物人状态恢复后就没有回国外工作,但是意外地收到了一份来自叶氏集团的offer,新上司长得和叶修一模一样。 

【韩文清】:第三次不小心把哑铃捏变形了……趁着医护人员不注意,偷偷放回去吧。 

【叶秋】:陪哥哥复健的同时,还要时刻关注这十年来资助的植物人们陆续醒来后的身体状况,至于公司……先和吴雪峰商量一下关于哥哥的事情吧。

【楼冠宁】:家人喜极而泣,并且意外地发现儿子醒来后竟然从对生意一窍不通变得异常精通,尤其在当二道贩子的时候……

【邱非】:醒来后被家人要求继续接受九年制义务教育,但是一不小心用路边挂着的鱼竿打赢了隔壁职高的大群混混,成为了本学区的老大,看起来也是前途无liang呢。

【乔一帆】:每天都会兴高采烈地和刚醒来的高英杰打电话,两个孩子已经开始给对方写信啦,信里最常出现的名字是叶修。

【周泽楷】:虽然还是不喜欢说话,但是在偷偷从医院溜出来的时候被星探发现,哭着喊着求他去当模特,周泽楷十分感动,然后无声地拒绝了他。星探再三确认这个英俊的青年是个哑巴后,怏怏地放弃了。

【江波涛】:在复健期间复习了英语,又自学了法语和德语,他发现学这个比PK简单多了。

【喻文州】:计算了一下存款勉强足够注册一家安保公司,他想办法联系了神之领域的队友和散客,劝说大家一起来创业——还是再问家里借点钱吧。

【黄少天】:很快,他加入了喻文州的公司,然后开始每天打办公室电话骚扰叶修,但要不了多久,就被叶秋列入了黑名单。

【王杰希】:昏迷了八年的学生醒过来了,K省医学院的领导们都哭了,不知道是高兴呢还是困扰呢?从大二重新学起吧,中医科的超龄学生,不需要脸嫩和双眼对称!

【张新杰】:偏头疼再次发作,初步判断是精神过于强大超过了身体的承受能力,用精神力把一脸盆黄豆里的一碗红豆挑出来后,心满意足地用完了精神力,睡着了。

【孙哲平】:向张佳乐求婚,对方哭着同意了,他们决定去荷兰领证。

【张佳乐】:不知道为什么,幸运E地被大使馆拒签了。

【苏沐秋】:查无此人。

 

#叶修在做什么呢#

【醒来第一天】:叶修发现弟弟的弟弟比他的弟弟要大。

【醒来第二天】:在叶修狐疑的目光中,叶秋不得不向他解释各地植物人陆续醒来的新闻。

【醒来第三天】:叶秋接了二十七八个来自全国各地的骚扰电话,然后愤怒地剪掉了病房的电话线。

【醒来第四天】:叶修的身体恢复得很快。

【醒来第五天】:叶修在吃饭的时候啃断了筷子,复健的时候徒手捏碎了器材。叶秋觉得某个部位疼痛了起来。他担忧起了未来的人生性福。

【醒来第六天】:叶秋在思考是否应该把哥哥送到其他的疗养院去复健,最近的虫子越来越多了。

【醒来第七天】:叶修收到了一束花,没有署名。

【醒来第八天】:有不明人士企图潜入叶修的病房,在和保镖决一胜负的途中警车来了,犯人逃走了。

【醒来第九天】:叶修终于见到了十年未见的苏沐橙,已经长大的姑娘如孩子般哭得泣不成声,他决心今后要照顾好她,也照顾好自己。

【醒来第十天】:有人捏着鼻子试图用英语骗过叶秋的电话封锁让他把电话转交给他哥哥,叶秋以哥哥不懂英语为由挂掉了电话。

【醒来第十一天】:叶修在复健室慢跑了三个小时呼吸不乱,叶秋决定增加自己的运动量了。

【醒来第十二天】:听说今天早上有两个年轻人在屋顶决斗,随即有更多“路人”加入战斗,战况激烈堪比好莱坞大片,被听说了消息后蜂拥而至的记者吓跑。叶秋决定多雇佣一些保镖。

【醒来第十三天】: 护士小姐在八卦今天下午医院门口出现的引发了交通拥堵的英俊青年,捧着鲜花痴痴地在病房楼下等了一下午,她们在想那是哪个电影明星。

【醒来第十四天】:叶修透过窗户看见了微笑走来的,他的副队长。

【醒来第十五天】:叶修梦见了苏沐秋。


————

番外、回来之后

“没有什么荤腥吗?”

“只有粥。”

“啧啧,没想到出来吃得还没在里面好……”叶修抱怨了两句,“本来以为不用啃干粮了,这还没干粮顶饿呢。”

他伸手接过叶秋手里的粥碗和递到嘴边的勺子,叶秋愣了愣,有些失望,原本打算一勺勺喂叶修的计划就这么流产了。

叶修恢复的速度比叶秋想象的要快上很多,只是短短几天时间,身体机能就基本回到了正常人的水平。但叶秋不放心他,还是把叶修押在床上做了一番检查,直到家庭医生的诊断和仪器数据都显示一切正常,才放下了心。

叶修正喝粥喝到一半,余光扫到小心翼翼看着他的叶秋,叶秋有些紧张,但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叶修,似乎生怕他手抖烫着自己。

叶修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刚醒来的时候,如果不是第一眼就看到了一身衬衫西裤的叶秋,他几乎以为自己还是会在神之领域的世界里。

仿佛刚刚经历过极为激烈的战斗一般,他身上的每一根骨头和肌肉都在隐隐作痛,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不光是身体,就连身后的某个部位都带着火辣辣的疼痛。

这种剧烈运动之后的感觉……也不能说是不熟悉。叶修勉强的偏了偏头,看见叶秋正在为自己擦洗着身体。看到在胸口上不断擦拭的毛巾之下,那一身掩不住的尴尬的痕迹,再配合身上的感觉,叶修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坦白说不是不别扭,但是十年神之领域的经历,让叶修对类似的事情并不那么在意。毕竟是自己的弟弟……再多事情在回归现实世界面前,也显得那样微不足道。

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落在自己手上。叶修最终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想抬起手拍拍叶秋的肩膀,却又无力地放了下去。

“笨蛋弟弟……哭啥呢?哥这不就醒了吗? ”

对面的人抓紧了他的手,哭得更厉害了。

“我差点以为我又做梦了。”

“嗯?”

“好多次了……梦到你醒过来了……但发现只是梦……”

叶修没有说话。对于他来讲,在神之领域发生的一切,也仿佛是一场难以醒来的梦,但中间的每一个细节,却又都刻骨铭心。

“但更多的是梦到你在战斗……”叶秋的呓语敲打着叶修的心脏,他吃惊地抬头看着弟弟,叶秋眼角通红,紧紧地盯着他,似乎怕他什么时候再睡过去一样。

“有很多怪物,你经常受伤,还……”叶秋咬了咬唇,没把梦境中看到的其他内容说出来。

“呵呵,那只是梦而已。”叶修微笑了一下,“只是梦。哥这一觉睡了十年,真是都有点不太习惯了啊!都给哥讲讲这十年发生了啥。”

“混账哥哥……”

 

*** *** ***

 

神之领域覆灭,醒来的当然不止是一个人。

虽然正式开始调查和哥哥情况类似的植物人是在两年前,但叶家对于植物人的资助,早在十年之前叶修昏睡的时候就开始了。

也许是不希望和叶修一样的年轻人因为经济的原因被放弃,叶秋在家族的基金会里设立了一笔专项基金,十年来一直在资助着因为各种意外原因而沉眠不醒的年轻人。而这其中,也颇有几个是叶修的熟人了。

 

叶修在床上躺了几日,强烈要求抵制叶秋温吞的复健方法。数据指标和医生的检查结果都成为了叶修有力的武器,叶秋也没办法,只能勉勉强强地同意了。

只是叶修恢复的速度简直把医生都吓了一大跳,深深的觉得实在是不科学。叶修也觉得有些好笑,从神之领域出来之后,似乎连体质都向着神之领域里的自己靠拢了。

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想着在最后一战陪自己战斗到最后的友人们,叶修的脸上也浮现出一片怀念。

“叶秋,你帮我找几个人,等下我给你列个名单。”

“……哼。”

叶秋低低地自言自语了一句,叶修没听清楚。

“怎么了?”

“不用你找,最近就有很多人联系你。那个叫黄少天什么的……一天能打二十八个电话,简直烦死人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查到家里的电话的。还有个张新杰每天上午九点都会打电话过来……”

看着叶秋不情不愿地报着那些他关心着的名字的样子,叶修又是好笑,又是开心。

……大家都回来了……

“……还有个吴雪峰……”

这个名字灌入耳朵的一刻,叶修讶异的转过头看着叶秋。叶秋也正在看着叶修,脑中翻涌的是梦里记忆的碎片。

“……雪峰?”

“嗯。两年前脑波一度变得很微弱,但是这次也醒过来了。”

在神之领域里因为团灭而删档,真正死亡的人,脑电波会成为一直线,即脑死亡状态。但第八年嘉世团灭时,却有吴雪峰唯一一个人,只是脑波变得极度微弱,却并没有消失。

但这些叶修并不清楚,他只是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两年前,那不就是嘉世团灭的时间……

叶修的眼前又浮现出少年微笑而眷恋的脸。

“我送了你一个小小的礼物……”

 

“哥……哥?”

叶秋摇了摇叶修的肩膀,把他从回忆中拉了出来。叶修看着弟弟那张担心的面孔,忽然笑了起来。

“想知道我这十年的经历吗?”

叶秋的表情顿时严肃了起来。从叶修那漫不经心的表情之下,叶秋觉察到了有什么重要的秘密,即将在他面前揭开。

这几天,他没有问过昏睡十年的叶修怎么会忽然有了那么多朋友,也没有提及这些朋友都和叶修一样刚刚从昏睡中醒来。那是属于叶修的故事。即使他在意、他嫉妒,他恨不得把这些朋友远远地隔绝在叶修的世界之外——

他却不能问,也不能说。

叶修看着叶秋,那一瞬间浮现在叶修脸上的表情,属于一个身经百战的斗神。

“我这十年,去的一个地方,叫做神之领域……”

再惊心动魄的经历,从叶修的口中说来,却也平淡得仿佛只是一场游戏。他谈到了很多人,谈到了很多事,最后,他说到了苏沐秋。

“……我曾见过他。”叶秋想了想,最终还是将自己那次想要去见苏沐秋的事情和盘托出。听到叶秋的话,叶修笑了笑,并不意外。当年的真相——或者说,那更适合称作一个误会。在主神的记忆里他也曾看到过那段过去,也知道苏沐秋一直到最后一刻,还仍然相信着他。

这样,就够了。

“那你知道当年和沐秋见面的那个人是谁吗?”

叶秋摇了摇头。

“时间太久,也查不到什么太多的线索了。当时的我也只觉得是一场意外,只是在两三年前才想到要查一查,但却发现这个人也在不久之后,因为意外而死。”

也许他也曾进入过神之领域,却因为什么原因而逃离,最终却仍然难逃主神的魔掌。无论那个前辈究竟经历过什么,知道了什么,都已经随着神之领域的消失而消失。

只要活着就好。

看着叶修的表情,叶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下了个艰难的决定。

反正自己还有时间,要抓住哥哥的心,来日方长。

叶秋起身,从书柜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了叶修。

“有个东西,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要。”

说完这句话之后,叶秋就匆忙走向了门口,似乎要回避这一刻的时光。叶修有些好笑地看着叶秋的背影,然后打开了盒子。

那是一盒账号卡。

历经十年的账号卡仍光洁如新,似乎是有人精心保管了下来。叶修用两指拿起最上面的一张战斗法师,在手中轻轻的摩挲着。那张暌违十年之久的账号卡,手感熟悉而陌生。

而在那下面的是……

另一张首版卡还躺在里面,那是一个刚刚创建的散人,一把千机伞。

叶修微笑着将手中的账号卡轻轻地放了回去,默默地合上了盖子。曾经承载着两个少年梦想的账号卡安静的躺在盒子里,似乎从很多年前开始,就已经并肩沉睡在里面。

 

即使经历了这一切——

他不会遗忘,也不曾后悔。


——————


幕后花絮

关于定情信物

如果替死道具不是水珠吊坠而是丁字裤……

两人亲吻得情热。突然,叶修只觉下体一凉,昨晚吴雪峰送他的丁字裤被剑尖挑了出来,饶是诡异地微笑着的苏沐秋,也不由愣住了。

这一下为叶修的清醒争取了时间,他立刻后撤,苏沐秋一抓竟没能得手,只扯住了那粉红色的丁字裤。

一抓之下,丁字裤四分五裂化作碎片飞去,却是真真切切救了叶修一命。叶修这时才知道吴雪峰送他这道具的意思。

 

关于BOSS

如果主神的称呼不是主神而是主人……

叶修无意识地呼唤:“……沐秋……”无限的悲伤从声音中漏出,脸上浮现无助的神色。

伞哥:沐秋?不是……叫我主人,叶修。

叶修:……

 

关于技能

如果叶修的技能不是斗破山河而是斗破……

叶修:斗破双人床!

周泽楷:……

江波涛:队长的意思是,咳,前辈不好意思,轮回的驻地条件不便,床铺都是单人的。

叶修:斗破king size!

周泽楷:……

江波涛:队长的意思是,前辈我们还是来斗破身后吧。

 

关于大眼

苏沐秋(主神mode):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韩文清:日过。

周泽楷:日过。

江波涛:日过。

喻文州:日过。

黄少天:日过。

张新杰:日过。

王杰希:……………………撸过。

 

关于人妖

如果吴羽策在神之领域……

身材高挑面容秀丽的美人款款走来。

叶修挥手跟他打了个招呼:“哟!”

主神正自沉睡中苏醒,见此情景瞪大了眼睛。

美人缓缓地开了口:“前辈好久不见。”声音悦耳却……低沉、粗狂。显然是个男人。

主神立刻松了口气,扭过脸看向其他的屏幕。

——在这个世界,只有人妖,没有被抹杀的危险。 

 

关于那事儿

(完事以后)苏沐秋:哼哼哼,怎么样?叶修是我的!

韩文清:不够猛!

喻文州:没技巧!

张新杰:不对称!

黄少天:快枪手!

周泽楷:……呵。

江波涛:翻译一下,队长说,比我小。

王杰希:……你有手感差的面相。

叶修:也……也没办法……你这才第二次嘛沐秋。

周泽楷:……。

江波涛:队长的意思是,天生的,强生的。

 

关于阴谋

如果用一首歌,说明主神的阴谋……

“死了都要爱

不日到肾虚不痛快

荣耀毁灭

肾还在”


评论(18)

热度(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