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临界期(三)

三、周叶篇

姓名:周泽楷

年龄:二十三岁

段阶:S

异能:力量+敏捷

稀有能力:具象(与其他异能者不同,拥有具象能力的异能者不需要在武器上附着异能,而是可以直接具象化武器和弹药,也没有武器因为异能而损毁的烦恼,威力也更强劲;如果段阶够高,具象化实体幻境也不在话下)

所属团队:轮回独立兵团

初次临界期:十八岁零两个月

临界期频率:九个月

引导者:叶修

 

*** *** ***

 

轮回独立军团遭遇了基地建立以来最大的危机!

这个危机不是一年一度的兽潮,而是他们临界期暴走的队长周泽楷。

现年二十三岁的周泽楷已经登上异能界第一人的宝座——至少在大众看来是这样的。

江波涛担忧地看着S级训练场,从监控仪器来看,这个训练场结界的破损率已经达到了97%,再过两三分钟结界就彻底坍塌,然后枪王就可以暴躁地拆房子了。

S级训练场的建材本身应该还能支撑一段时间,但是等周泽楷拆完了训练场,估计整个基地都危险了。

想到这里,江波涛几乎要为每九个月爆发一次的财政赤字愁白了头发。

“小江啊,小周情况怎么样了?稳定下来了吗?”冯宪君通过视频通讯询问江波涛轮回的情况。

“不算太好,队长的段阶已经快到SS了,现有的S级训练场很难困住他。况且队长的临界期频率虽然不高,但是反应却很强烈,而且他不肯接受其他人的引导。”江波涛苦笑了一下。

周泽楷的引导者是叶修,但是两人的交集却不算太多,临界期的引导者不具有唯一性,除了第一次临界期的引导者会和被引导者建立精神联系,其他时候的引导者并不会有这种困扰,所以部分异能者还是很乐意在临界期找个顺眼的对象好好放纵一下的。

可是周泽楷显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建议,每次到了临界期他都闷不吭声地把自己关到训练场,可是随着异能提升,S级的训练场也已经没法困住他了。

冯宪君也头疼了起来,最后还是横了横心:“我找个由头把叶修诓过来,剩下的小江你搞得定吗?”

江波涛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多谢主席,剩下的我会负责。”

 

*** *** ***

 

叶修刚到轮回的时候就觉得气氛不太对。

联盟发布紧急任务的时候叶修就有点纳闷,现在这个时间不是兽潮爆发的日子,应该没什么特别紧要的事情。而且紧急任务还让他先去轮回磋商细节行动再具体执行,这指令透出十足的诡异来。

但是毕竟是联盟的命令,叶修也没办法,只得立刻赶往轮回。

现在一到轮回这种诡异的感觉就更强烈了。

除了直觉,他还隐隐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踏入轮回基地后,这种感觉就越发强烈了起来。

“哟,小江啊,今天怎么了?轮回戒严?”叶修看到不远处等他的江波涛,随手打了个招呼。

江波涛刚想开口,远处的独立建筑突然轰的一声炸了开来,半个顶棚都被掀飞了。下一秒澎湃的异能像是海啸一样呼啸而来,整个轮回基地都被笼罩在这种震荡下。

叶修心里一突,这个异能波动他是熟悉的,现在的异能界第一人——周泽楷。

江波涛在心里叹了口气,周泽楷大概是感觉到他的引导者的异能波动,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这下这个S级的训练场彻底报废,重建的费用之高就算是轮回这样的独立军团都要节衣缩食一阵子了。

当务之急是不能再让周泽楷暴走下去,再继续下去整个基地都要完蛋,基地里B级以上的异能者但凡快要到临界期的全都会因为这种强大的异能共鸣而提前进入临界期。

“该疏散的人全都疏散了,叶修前辈请跟我来吧。”江波涛礼貌地对叶修说道。

叶修叼着烟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主席什么时候也管起了拉皮条?”

任谁被骗来解决大麻烦心情都不会愉快,更何况是周泽楷的临界期这种能去半条命的糟心事。

“叶修前辈。”江波涛深吸了一口气,脸上一贯温和的笑容也消失了,“我只说一句,如果你要走,我绝不会阻拦。”

“你是队长的引导者……唯一的引导者,只有你可以负担起这份责任,拜托您了。”

空气中的异能波动越来越强烈,轮回濒临临界期的人员全都已经疏散了,一时间周围空荡了许多。

周泽楷的具象异能不只是具象武器的能力,如果他愿意,他甚至可以支撑得起覆盖面巨大的幻术场景,只是比起制造具象化的幻术,轮回的枪王更愿意把这种能力用在具象化武器上。

此刻,轮回基地的场景正在从超现代化的基地逐渐转变为未开化区的原始森林,原本基地的广场更是化为了一整片碧蓝的湖泊,而湖泊底部是一座恢弘的旧纪元的都市,原本高大繁华的建筑在水体的保护下反而比陆地上的城市遗迹保存得更完整——摩天大厦、立交天桥、电车轨道甚至是公路上的车辆都完整地保存了下来,绿色的水草轻描淡写地掩盖了这段人类文明辉煌过的历史,鱼类和水生动物堂而皇之地将它纳作自己繁衍生息的巢穴。

城市港口旁巨大的祈祷女神雕像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微微仰起脸像是在为这座沉沦的旧纪元都市而哭泣,从水面上往下看,女神雕像简直令人震撼。

周泽楷的异能将这片区域渲染成了此刻他记忆中的画面,这种渲染甚至是他下意识的本能。周围的队员都奇怪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场景,叶修却沉默了。

这里,是他第一次遇到周泽楷的地方。

“前辈?”江波涛叫他。

叶修掐灭了烟头,懒洋洋地把刚刚维护好的千机伞扛在肩上:“让人撤远点,小周现在神智混乱,估计我们得干一架才能让他稍微清醒一点。”

“一切交给前辈了。”江波涛欣慰地松了口气,带人撤远了。

 

距离S级训练场还有不到一百米,形状宛如横放的花生的场地已经肉眼可见地出现了破损,尤其是建筑的顶部。

叶修眯起眼看着屋顶上的阴影,年轻的王者直挺挺地站在训练场已经被轰开的屋顶上,远远地看着向他走来的他的引导者,如果说他此刻的表情像是极寒之地千万年不融的坚冰,那么他此刻的眼神就是断裂的地壳下永远不曾熄灭的火焰。

随着他的引导者的接近,异能所形成的幻象再次发生了变化——

周泽楷所在的训练场一点点渲染成沉没在水底的城市遗址,脚下的屋顶更是化为祈祷女神像的头部。将近百米高的女神像俯瞰着荒芜的水底建筑群落,而周泽楷,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引导着的到来。

再看训练场附近的建筑,它们已经彻底被强大到恐怖的异能幻化成了初遇时水底的废墟之城。就连叶修也不例外,他站在爬满了贝类和水草的电车上,每一步都感觉得到脚下坚硬的金属和硌脚的贝壳石子,远远近近都是水生动物的身影,再抬头,原本湛蓝的天空早已变成了粼粼的波光,就好像从水底透过水面看着天空一样。

真是……和当年一模一样啊。

他有些恍惚地想起那时候的场景,那时候还青涩得过分的周泽楷用结界石形成的直径两米的空气泡在水下小心翼翼地探索新发现的水底遗迹,却不慎惊动了潜伏在水底的变异食人鱼群,如果不是刚好遇到了在遗迹中央的大剧院闲逛取证准备上报给联盟的叶修,说不定他根本无法逃出那片水底,更别说之后临界期爆发的解围……

不远处,处于临界期的枪王漆黑的眼睛里泛着猩红色的微光,那种来自于灵魂的悸动和渴望让他身上的异能越发紊乱不受控制,他分不清此刻的渴望是杀戮还是破坏的欲望,只是本能地想让他的引导者只属于他一个人。

原本空出来的双手上再次具象化出来武器荒火和碎霜,具象化出来的武器身上散发着超乎常理的光泽,甚至带着一丝诡异的扭曲和虚像,但是这一切无碍于它们成为联盟最可怕的武器之一。

站在女神顶上恍如降临于废墟之中神祇的枪王,面无表情地举起了手上的武器,将它们对准了他的引导者——

砰砰两枪打响了这一场S阶异能者之间的艰苦战役!

 

具象化出来的幻影正在崩解。

无论是原本高大华美的女神像,还是周围直插云霄的摩天大楼,甚至是周围的铁路和公路,乃至一切动物与植物,都在逐渐消散。

它们就像是全息投影结束时微粒子的回归一样,逐渐逐渐地成为尘埃飘散在空气中。

叶修拄着发烫的千机伞,浑身的衣服已经破损了一半,周泽楷稍好一些,但是临界期反应折磨得他浑身都在痛。

还是不够……只是厮杀的话……怎么也不可能满足。

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真正的渴望,直直地看着自己的引导者,手上的武器突然和周围的幻象一样逐渐湮灭。

叶修愣住了,有些怔忪地看着浑身散发着危险压迫力和致命的吸引力的青年一步步从幻象中最后的大剧院舞台上走下来,就像是走下神坛,而他的每一步脚步都伴随着周围幻象的崩解,就连他脚下的台阶也在他迈出那一步之后瞬间回归四散飞扬的微粒。

叶修恍惚间觉得,这个世界就在消失,而只有一步步向他走来的那个人是唯一真实的存在。

他们面对面站立,只要伸出手就可以碰到。

“前辈……叶修……”年轻人近乎完美的英俊脸庞流露出一种隐约的犹豫和浓浓的思念,他缓缓伸出手,去碰触他日思夜想却求而不得的幻想,他渴望的人此刻衣衫褴褛神情疲倦而警觉,却比任何一次梦中的画面更真实。

“是啊。”叶修任由他散发着真实热度的手贴在他的脸上,然后给了他一个引导者的拥抱,“没事了……我来了。”

被安慰的青年怔怔的,旋即,那俊美的脸上流露出让人忘却思考的释然微笑。

“……嗯。”

杀戮的欲望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本能。

戳这里


评论(10)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