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新纪元(一)

文案:人类文明毁灭又重建后的新纪元,这是属于异能者的时代,除了诸多被能量保护罩支撑起来的超现代化城区,野外的未开化区完全是属于变异野兽的领地。哪怕是高阶的异能者也不敢孤身前往未开化区。


段阶从E到S不等的异能者组成了许许多多的雇佣兵团,定期从政府或私人手中接受任务前往未开化区探索新纪元前文明,或者在兽潮来临前清洗大批有重大威胁性的野兽。


而实力更强一些的异能者雇佣兵团则接受了中央政府的收编改制为独立军团,驻扎在各个城市各守一方安宁,例如霸图、轮回、蓝雨、微草等独立军团,再例如已经解散重归普通佣兵团的嘉世,又如在S级异能者叶修带领下接受改制的兴欣独立军团。


故事,就从这群年轻的异能者身上开始了。


&&&


一、雨林追踪

南美洲雨林里的空气,潮湿而闷热,因为湿度太高的缘故,暴露在外的皮肤仿佛被看不见的水雾包裹住一样。汗水无法蒸发,几乎全被身上的衣物吸收,半湿的布料贴在身上,人也就更觉得湿热难当,完全是个恶性循环。

一小队人马小心翼翼地穿行在雨林里。

走在最前头的是一个高大健壮的汉子,是队伍的领路人,他皮肤棕红,头发打着自然卷,虽然没有异能,但身上流着一部分古印第安人的血统,从祖先那儿继承了天赋的猎人才能,十分适应在雨林里寻踪觅迹的任务。

领路人劈开两丛交错的藤蔓,用刀尖从一株大树根部腐败的植被里挑出一片看不出颜色的破布,递给走在队伍第二位的霸图队长韩文清,“韩队,你看。”

韩文清拿过刀尖上的破布,巴掌大的碎布条沾着泥巴和烂叶,许多针尖大的小昆虫在上面惊惶地爬来爬去——但的确是属于失踪的调研队成员们所穿的藏青色制服的。

“他们经过这里,十分匆忙,像是被什么追赶,一直往草丛深处去了。”领路人指了指前方倒卧的一片植被,示意韩文清,跟在后面的队员见发现了线索,也纷纷围拢过来。

原本在队伍最末的叶修,此时也慢条斯理地晃悠到韩文清身边,接过他手里的布料,用拇指和食指搓了搓,又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泥土的酸涩气息里,夹杂着一丝腥锈味——那是腐败的血液的气味。

新纪元300年,荣耀联邦在稳定了目前的领地欧亚大陆和北非之后,终于着手开发美洲大陆,他们在美洲大陆东南部建立了第一个小型前线城市,起名叫“巴别城”,主要用于能源开发、遗迹发掘、卫星研究和种子培育。

巴别城地处荒僻,周边环绕着各种密林和山谷、峡谷,这些完全没有经过科考的荒芜区域,正是这座城市目前的开发重点。一支又一支的调研队被派向四面八方,然后将更多的信息带回到巴别城中。

建城后的半年时间里,一切都十分顺利,南美的开发陆续带来了许多其他大陆上没有的珍贵资源,比如说玉米种子,各种香料和小型食用动物,以及稀有金属矿源等等。

但麻烦很快就来了——两个月前,一支九人的调研队,进入巴别城南面的这座雨林后,就此失去了联系。

此后,巴别城又先后派出了两支救援队,再次进入该区域寻找失踪人员,可是没有一支能平安回到城里——半个月前,最后一支进入此处的队伍,甚至有一名B级和三名C级的异能者,但仍旧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全队消失,音讯全无。

巴别城没有办法了,意识到事态严重,只能向联邦请求支援。于是韩文清和叶修受荣耀联邦政府所托,来巴别城支援救援任务。

韩文清经验老道,考虑到救援队可能面临的危险,这样的任务,人手贵精不贵多——于是除了熟悉雨林生态的猎手兼领路人,以及叶修和霸图独立军团的B级异能者宋奇英之外,只有三个枪法和体能都不错的雇佣兵,一行总共七人。

时值南美洲的初夏,他们在丛林里走了两天,才终于在第三天清晨,发现了之前失踪的某支队伍的线索。

“追踪他们的足迹,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韩文清抿着嘴唇,目光锐利,表情严肃。

雨林里可能遇到的危险很多,但会让人往草木旺盛的地方慌忙逃窜的,却不外乎因为遭遇了无法抵抗的袭击,而下意识往遮蔽物多的地方跑去。

叶修侧头看了看韩文清,懒散的笑容从嘴角敛去,轻轻点了点头。

 

失踪人员残留在丛林里的踪迹,并不算难追踪。对领路人来说,踩倒的植物和刀削枪击的痕迹,都是非常鲜明的路标。

韩文清一行跟着领路人一路向前,不多时就穿过一片茂盛的植被区,到了林中一处视野较为开阔的地方。

那是一处低洼地带,大约是河流改道后河床干枯形成的低地,因为土壤里砂石含量比较高的缘故,植物生长得不算茂密,倒是显得相对空旷了起来。

“这里,到处是战斗的痕迹。”领路人四处打量了一番,下了结论。

其他人也散开来,查看周围的环境。

果然,如同领路人所说,洼地里到处可见倒卧的草木,地上有打空的弹坑,好几处旮旯拐角里还有泥土飞溅留下的斑驳痕迹——只是,没有找到任何尸体。

“他们会不会是遇到了变异野兽?”霸图队伍中的后辈宋奇英,性格一贯内敛严肃,他盯着一株大树上三道并排的划痕,仔细思考片刻,才提出自己的意见。

人类文明毁灭又重建后,各地的野生兽类也同样遭遇了大灾难的洗礼和生存环境的骤然改变,几乎过半的自然品种都发生了异变。为了适应恶劣的环境,变异野兽变得更加凶残、更加嗜血、更加敏捷。

而南美丛林本来就是野生动物盘踞的地域,此处存在大量未知的变异野兽,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叶修就在不远处,听宋奇英这么一说,也凑到近前,只看了一眼,就不由自主皱起眉头:“不,这是风刃的痕迹。”

“风系异能?”宋奇英惊讶地睁大眼,“这……不可能啊,失踪的调研队和救援队里面,并没有风系异能者……”

所谓的“风刃”,是风系异能里很基本的一种,指的是压缩空气使其变得薄如刀刃,再控制其向目标射出的能力,几乎大半的风系异能者都能做到。

但是变异野兽虽然凶猛,就目前的官方认知而言,这些野兽并不存在异能,而失踪的人员里面,又不存在风系异能者——宋奇英觉得这简直就是一个不可能成立的无解谬论——他忍不住抬起眼皮,悄悄看了看叶修的表情,心中暗想会不会是这位前辈搞错了。

这时,二十米开外的韩文清,像是发现了什么,忽然提高声音:“叶修,你到这儿来!”

听队长这么一叫,所有人都围了过去,只见韩文清撩起几片巨大的蕨类植物的叶子,洼地深处,赫然是一座人工石雕建筑!

“这里居然有旧纪元的遗迹!”队伍中有人低声惊叫了起来。

领路人用弯刀砍掉几株比人还高的虎斑蕨,整个遗迹的真容显露在众人眼中。

这是一处十分简陋的石砌建筑——曾经是河床的断崖上,被人工挖掘出一个深约三米,宽约一米,高约两米的石窟,石窟外围树立着几根高矮粗细不一的石柱,石窟里面雕刻着某样东西,却因为年代久远,而且环境潮湿,被水汽和植物侵蚀得面目全非,只勉强看得出头部、躯干和四肢,应该是个人的形象。

“这……难道是处祭祀用的神坛?”队伍里其中一个雇佣兵,曾经在书籍里读过一段旧纪元的记录,东南亚的丛林里,就有类似的宗教石窟。

韩文清对古代宗教系统并不了解,也没有多大的兴趣,而且这座石砌建筑显然并不是他们这次救援任务的关键所在,他大致打量了一下遗迹的概况,转身准备走开。

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在他视野的余光里,众人背后的草丛一角,忽然很轻微地动了动——那幅度实在太小,简直就像微风拂动柳梢一般,但是韩文清还是发现了异常,他脸色骤变,大叫一声:“小心!”

话音未落,三道黑影,已经从草丛里猛然蹿出,扑向毫无防备还愣在当场的众人。

然而叶修是何等的敏锐,早在韩文清神色有异的一瞬,身体已经本能地作出了应战准备,此刻已经化伞为枪,抬手便是几发子弹,砰砰砰向着扑过来的黑影射去。

“这、这是什么!?”领路人连滚带爬躲过扑上来的怪物,虽然他身为猎人的经验十分丰富,但当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生物——这些暗绿皮肤,肌肉虬结,长得三分像猿七分像人的玩意儿,动作灵活得让人心惊,而且显然力气也十分恐怖,猛地一扑撞过来,爪子一伸就劈倒了株手腕粗的小树。

叶修抬起千机伞,枪口能量流转,带着异能波动的子弹射出,密集的网一般,打在袭击领路人的那只绿皮怪物身上。怪物发出尖锐刺耳的嘶吼,被子弹打中的半边身体皮肉翻卷焦黑,但并没有倒下,而是凶悍地转身向叶修扑了过来。

“呵。”叶修低声笑道,“你们……似乎也变厉害了。”说着变枪为矛,矮身避过扑来的怪物,手腕一扫,战矛打在它的脚踝上,立刻将那玩意放了个马趴。

此时其他人也已经战成一团。

韩文清拳头上异能流转,化成熊熊烈焰,独自应对一只绿皮怪物;而宋奇英则在三个雇佣兵的枪弹配合下对付剩下的那只,他虽然年纪不大,但表现得十分镇定果敢,并不需要前辈们的关照。

战斗开始得快,结束得也快,众人把三只怪物收拾干净,只用了不到五分钟。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一个雇佣兵手臂被绿皮怪物抓了一把,血染红了半条衣袖,疼得抬都抬不起来,于是恨恨地踢了地上怪物的尸体一脚,口中骂骂咧咧道:“长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变异大马猴吗?”

“是美洲遗民。”叶修沉声回答。

“你知道?”韩文清看了叶修一眼,两眼漆黑深邃。

“嗯。”叶修含糊地应了一句,没有细说,而是后退一步,和韩文清背对背站着,手里握紧千机伞,从表情到动作都充满警惕,没有一丝一毫松懈的意思。

韩文清皱起眉,他在叶修的表现中读到了戒备:“怎么了?”

“你不觉得情况有些古怪吗?”叶修低声说:“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突袭,以上一支救援队的战斗力,不至于全军覆没……”

叶修的话还没说完,雨林的空中,忽然响起一声尖锐而嘶哑的啼叫。

这声音太过古怪而诡异,众人一时间无法判断声音的来源,面面相觑,表情都有些惊慌。可不等他们回神,仿佛是回应这声异响一般,接二连三的尖锐嘶鸣,唧唧吱吱的在四周林木间响起。

“这、这、这是大群肉食动物狩猎的信号!”领路人大惊失色,“我们、我们被包围了!”

 

*** *** ***

 

领路人的尸体倒在一株巨大的虎斑蕨下,右边的手臂连同大半边上身被蛮力撕开,胸腔里的白骨和脏器大赫赫暴露在雨林潮湿的空气里。

其他三个雇佣兵也已经倒下多时,死状凄惨,无一不是身首异处、躯体残缺。

叶修、韩文清和宋奇英被二十多个遗民逼到石窟周边的石柱区内,靠着略有些复杂的地形和障碍物和这些怪物周旋着。然而他们三人此时显得十分狼狈,完全落在下风,看起来已经不能支撑多久了。

宋奇英一拳打在近身的绿皮怪物左肋下,他特有的异能波动瞬间使这一击的力量增幅,顿时传来噼啪噼啪肋骨断裂的声音,他立刻扯住怪物一条手臂,反身一个过肩摔,将对方丢出三米开外。

可没等宋奇英松一口气,锐物特有的破风声已经朝他迎面扑来,他连忙就地一滚,躲开那几道风刃,大喊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些玩意儿居然也有异能!?”

韩文清瞪了自己队伍里的小辈一眼,回头继续专心应战——他自己也觉得非常诧异,在这群遗民里,居然存在能操纵异能的“人”。

拥有异能的对手有两个,他们相较其他的遗民,长得更加像“人”,他们的皮肤绿色素褪去了不少,看起来更接近黄种人的肤色,面部五官更加清晰,盆骨结构似乎也有所不同,两条大腿外翻的幅度要较他们的同伴们都更小一些,使得他们行动不再需要上身前倾来保持平衡。

这两个能够使用异能的遗民,其中之一拥有风系的能力,相当于B级异能者,虽然能量强大,但似乎并不太懂得操控,目前来看只有“风刃”一种攻击形式;另外一个却是土系异能者,能力级别达到了A级,而且操控得十分得心应手,一根根冲天而起的土墙泥柱将他的对手们围追堵截在越来越小的活动空间里。

叶修跳上一根石柱,把千机伞抖成枪形态,火力居高临下掩护着霸图两个擅长近战的拳法师,一边抽冷子给土系异能的遗民送去汇聚着能量波动的枪弹。

可是很快他这个麻烦就被遗民们注意到了,风刃和沙土凝成的箭镞嗖嗖射来,叶修只得三两下翻下石柱回避攻击,“智能也进化了不少。”他低声喃喃着,千机伞咔咔两下转换成剑形态,顺势一挥,干脆利落地格挡开一个遗民朝他门面抓来的利爪。

比起拥有千机伞,作战方式灵活的叶修,韩文清那边明显要艰难许多。

霸图的队长已经过了能力最鼎盛的时期,虽然仍然保持着S级的异能,但他自己却清楚,无论是异能爆发时的强度还是持续时间,明显都已经不如从前了,而且他的异能等级,以后也再不可能有所突破。

但韩文清是个不服输的,骨子里的强硬和永不退缩、无所畏惧的性子,使他即使身处绝境也要拼到最后一口气。他一面护着自己队伍里的后辈,一面硬扛下十数个遗民的疯狂攻势。

韩文清的拳头猎猎生风,炽热的火系异能凝聚在拳套上,专往对手薄弱之处袭去,火焰焚烧肉体发出的焦臭味夹杂着刺耳的爆裂声,回荡在这片小小的洼地中。

正战到酣处,叶修回头,冷不丁瞅见韩文清那边的险况——霸图队长被几个遗民团团缠住,在他看不见的位置,十几根沙土凝成的土锥拔地而起直冲着人堆猛扎去,看这架势,完全就是不顾同伴,不分敌我,要将他们一气全都穿成烤串了!

“韩文清!”

叶修这会儿是急得连名带姓大叫了起来,身体的本能反应先于声音,人已经离弦的箭一样扑了过去,千机伞扫开挡路的两个遗民,手臂按住韩文清的肩膀将他撞开。

土锥撞断了几根石柱,刺穿了几个遗民,带着滚滚的沙土热风,紧擦着叶修的额头和背脊咆哮而过。两人咕噜噜顺着倾斜的洼地坡度翻出去二十多米,一头栽进一丛灌木里。

心志坚定如韩文清,头一回在这般激战中恍惚了那么两秒——叶修忽然撞过来,两人滚成一团,眼前是飞扬的沙土和凌乱纠缠的绿色枝叶,紧接着自己的后肩就撞在地上,着地那处堪堪受着两个人的体重冲击,半条肩膀顿时就麻了。

生死一瞬间,韩文清只感觉到他身上趴着的这个人,身体带着热汗,被他满满地捂在怀里。

但这久违的拥抱,不过只有短短几秒。

叶修已经一骨碌翻身跳起,伸手抹掉额角伤口处流出的鲜血,千机伞变成矛形态,拦住追过来的遗民,头也不回地向韩文清叫道:“老韩,你快去帮帮小宋!”

那边厢没有了前辈援助的宋奇英,处境完全只能用“狼狈”来形容。

他一边要应付好几个遗民的夹击,一边还要分神小心随时袭来的风刃,左右支拙间,冷不防被一个遗民一爪子撕去肩上一大块皮肉,剧痛中又被一脚踹在腹部,顿时失去平衡滚倒在地上,撞上身后一根石柱,然后又被掀进了石窟里。

从韩文清这个位置,看不清滚进石窟深处的宋奇英的情况——毕竟是自己队伍里十分有潜力又讨人喜欢的后辈,霸图队长可绝对不能忍受这孩子折在这里。

韩文清气势汹汹地冲上前去,三两下甩开碍事的遗民,闪进洞窟里。叶修也甩起战矛横在身前,挡住追过来的攻击者们。

这人工石窟并不深,宋奇英趴在石窟底部,捂着肩膀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一抬头看见队长难得带着几分焦急的表情,这认真的孩子不由得觉得有些愧疚,张了张嘴,想要道歉。

“你怎样了?”韩文清看到宋奇英还活着,暗暗松一口气。

“没事,我还能战斗!”宋奇英简短有力地回答。

韩文清紧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就在这一瞬,两人忽然听到背后隆隆巨响,他们连忙回头,眼前的光线已经骤然一暗,一道高大的土墙混着碎石猛然拍下来,封住了大半个洞口。

“该死!”韩文清狠狠一拳砸在土墙上,泥沙哗啦啦碎落一片,但挡路的墙体却纹丝不动,“中计了!”

“……叶修前辈!”宋奇英也醒悟过来。

他们实在没有料到,这些看似变异的大猴子一般的原始又凶残的遗民,居然有这种智商,这明显的分兵后各个击破的计策,他们居然这么轻易就陷了进去。

“叶修!叶修!”韩文清拳头上异能暴起,烈风夹着火焰狠命敲打在土墙上,更多的沙石土块崩裂开来,外面传来的一阵紧似一阵的枪炮声和怪物的嘶吼声,简直拧得他心脏生疼,他回头对宋奇英吼道:“快来帮忙弄开这土墙!”

这时,仿佛是某种信号一般,密集的枪声突然在这一瞬间完全停止,大约五六秒的完全沉寂后,一股陌生的强大异能,失控爆发一般流转在小小的洼地里。

那力量实在太过强劲,韩文清虽然看不见外面的情况,但仅仅凭着这仿佛决堤的洪潮般汹涌的能量,霸图的队长能断言,这绝对不是现阶段联邦各大独立军团中任何一个顶尖异能者——包括被誉为第一人的周泽楷——所能做到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韩文清更焦急了,然而这精心布置要将他们封在洞窟里的土墙,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推倒的,他听见外面的轰隆隆的枪炮声重新响起,那股突然爆发的强劲异能一波一波冲击着这片狭小的低洼地,遗民们嘶吼着、咆哮着,乱成一团……

 

只是短短的五分钟,一切归于平静。

那股澎湃的异能波动骤然消失,连同所有战斗的声息,一并归于虚无。

韩文清和宋奇英冲开结实的土墙,从石窟里出来——面前的那片洼地已经面目全非,到处是断裂的石柱和倒塌的土墙沙柱,几处灌木和蕨类植物都被连根拔起,揉成破破烂烂一团绿色,而地面上横七竖八的二十多具遗民尸体,残肢碎肉四处飞散。

叶修趴伏在离石窟不远处的一处断柱上,一动不动,千机伞从他的手里掉了下来,滚落到一边。

韩文清胸口猛然一紧,心乱如麻,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去,揪住叶修脖子后边的衣领将人翻了过来。

叶修的身体像个破破烂烂的大布娃娃一样,没有半点抵抗就被翻了个面,从断裂倒卧的石柱上滑下来,吧唧一下砸进了韩文清怀里。

只这么一摸,韩文清心头大石就落了地,虽然气息微弱,但叶修还活着,只不过晕过去了而已。他伸手在怀里那人的脸上拍了两下,触手凉得像冰,湿冷的一层大汗,若不是叶修还喘着口气,简直不像活人该有的温度。

“快醒醒!”韩文清蹙起眉,一手搭着对方的肩膀将人摇晃了几下,叶修才慢慢悠悠睁开了眼睛。

“呦,老韩。”看着韩文清几乎可以称为“凶狠”的阴沉表情,叶修没事人一样打了个招呼,只是脸色苍白得吓人,连一贯遭人嫌弃的慵懒语调都显得有气无力的。

韩文清抱着人的手臂加重了力道,沉下声音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啊,”叶修勉强牵了牵唇角,“不就……打了一架,然后我赢了……”

“刚才那股爆发的异能,果然是你?”韩文清两手圈着叶修,觉得自己像抱着一团没有骨头的稀糯米团,又湿又冷,连手指尖都是软乎乎黏糊糊的,而且叶修身上的异能波动几乎彻底消失了,连一个刚刚启蒙的F级异能者都不如,弱得令人心惊。

“你以前根本没有这个力量,不可能爆发到那个程度,到底为什么?”

十多年的宿敌关系,两人竞争了这么长的时间,韩文清对叶修的了解,甚至不下于对他自己的。

他不是没见过叶修巅峰鼎盛时期的力量,也清楚叶修这个同样在联邦里沉浮十数年的老将,本应该和自己一样,过了最可能突破自身能力限制的黄金年龄才对。

而且叶修的特殊能力,是“冷静”的属性,具有安抚和平衡异常波动的作用,绝不应该是如同刚才那般仿佛要撕裂一切似的,不顾一切的汹涌浪潮。

“嗯,没什么……”叶修答非所问,懒洋洋地闭上眼睛,摆明了就是一副拒不坦白的样子,不再开口说话。

韩文清咬了咬牙,最后还是一甩手愤然将怀里软成一团的家伙丢在了地上。

随后他站起身,从领路人的尸体旁捡起一个背包,从里面拿出一支小针管,又走到一具遗民的尸体前,抽了半管红中带着暗紫的血,再剁下绿皮怪物两根指头,将这些东西装进背包里,交给身边的宋奇英。

“你一个人能把这些东西都带回城里吗?”韩文清问。

宋奇英先是一愣,很快领悟过来,转头看了看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叶修前辈,然后重重地朝着自家队长点了点头。

韩文清拍了拍宋奇英的肩膀,补充道:“以最快的速度回城,然后通知巴别城来丛林边缘那个小通讯站接应我们。”

宋奇英快速地在战场上转了一圈,捡起死于非命的领路人和雇佣兵们的几件遗物,一股脑塞进背包里,向着自家队长鞠了个躬,循着来时留下的路标,很快消失在丛林深处。

待人走远了,韩文清快步回到叶修身边,先将千机伞收到自己腰间,接着一手扽起叶修的衣领,将人像一条麻布口袋一样扛到肩膀上,甩开步子就往前走。

叶修挂在韩文清肩膀上,两手垂在身前,连移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任由他带着自己穿过洼地周边一丛丛绿色植物,回到来时发现线索的那处林子里。

“哎……”

韩文清觉得搭在肩上的那个人,似乎很小幅度地踢了踢小腿,他停下脚步,听到叶修低声对自己说,“老韩,你肩膀好硬……硌着我胃了,快要吐了……”

听他这么一说,韩文清忍着将这人就这么摔地上的冲动,把搭在肩上那大团湿冷的稀糯米揭下来,捏着叶修的后颈瞪了半饷,眼里恼怒的火花噼里啪啦爆裂个不停。

叶修却只是没事人一样淡定地笑着。他浑身上下筋骨酥散,根本撑不住自己的体重,一放手就又软趴趴地瘫倒在韩文清胸前。

最后还是韩文清被迫妥协了。

以霸图队长的脾性,人生里妥协的经历,估计掰不满一只手五个指头,而且多半跟眼前这个让他心痒又心烦的家伙有关。他蹲下身,将叶修甩到背上,箍着那没骨头似的家伙的两条大腿,将他背了起来。

叶修脖子就搭在韩文清的颈边,随着他走路的动作一点一点,下巴一下一下轻轻磕着韩文清肩窝,略长的额发蹭得他的脖子痒痒的。

韩文清垫在叶修屁股后面的大手,照着那圆鼓鼓的臀部就是一巴掌,力气用得挺大,拍得劈啪作响,他语气有些凶狠地说道:“别一直往下滑!”

“很累……”叶修的手顺着韩文清的肩膀滑下来,虚弱地搭在他的手臂上,脸埋进他的肩膀里,说话的声音很慢,带着瓮瓮的鼻音,“使不上劲……”

说着说着,叶修闭上了眼睛,趴在十年宿敌的背上,随着对方步伐的颠动节奏,很快就安稳地睡了过去……


评论(9)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