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新纪元(十八)

八、极地寻谜

“老孙啊,你都迷路到哪儿去了啊?尽给张佳乐折腾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回来。上回那只企鹅还记得哪儿找的吗?那次可折腾死我们了。”

义斩独立军团的食堂里,一人坐在餐桌边,一面往嘴里塞着面包,一面随意地浏览着通讯器上的讯息。义斩军团的制服妥帖地勾勒出他精壮的身材,义斩军团团长楼冠宁一贯大手笔的高级材料的投入和专业的设计让义斩的制服不仅舒适,而更加显得英武、帅气,得到过不少的赞誉。

可惜这人的穿着却完全没领会楼冠宁对军团形象的良苦用心,制服草草地套在身上,扣子也并未完全扣好,因为觉得太紧太拘束,制服上面的四五颗纽扣都敞开着,露出里面随手套上的白T恤,隐约还可见到T恤上有义斩训练基地隔壁大卖场的标志。

他三口并作两口地把餐盘里剩余的食物都塞进了嘴里,另一只手也没有停下,快速地敲击着通讯器,在通讯录里飞快地浏览着,似乎在查找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懊恼地抓了抓显然早起没梳有些凌乱的短发,在把头发抓得更乱之后,靠了一声自言自语道:“这家伙不出任务的时候不带随身通讯器的啊……”

接着他又迅速地在通讯器上下拉着,精准地停在一个名字上,然后点击了接通。

不出一会儿,通讯器接通了,一个精干的马尾辫姑娘的身影从空中跳了出来。

“孙哲平大神?”兴欣独立军团团长陈果疑惑地望着影像中的男人,以及他面前的餐盘。

“陈团长,叶修那家伙在吗?”孙哲平也不多话,点头致意后直接道出自己请求通讯的来意。

“哦……你等等啊!”陈果走出了影像,不一会儿,另一个人出现在影像中,脸上挂着懒洋洋的笑。

“哟老孙!好久不见啊!这回迷路还挺快啊?”叶修叼了根烟,对孙哲平随意地摆了摆手,权作打过了招呼。

“发什么讯息,有什么话直接说快得多了。”孙哲平对叶修也是点点头,抹了抹嘴接着说,“你也看到了上回那个企鹅?”

“这不是不知道你去义斩了吗?”叶修找了个椅子舒服地坐下来,理所当然的口气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张佳乐带着那小家伙可把我折腾惨了,巴别城的房子都坏了不少啊!”

孙哲平盯着叶修在椅子上挪了挪,换了个更加舒适的方向,斜靠着望过来的样子,他想了想,没理叶修的打诨,说道,“我找到企鹅的那个地方……格莫拉你应该去过吧?”

叶修的表情严肃了起来,迅速地切入了正题:“格莫拉……去过两次。”

“嗯,那就好说了,”孙哲平也不掩饰自己对路线的认知度不强,“我当时,应该是从格莫拉向南走,跨过赤道,到另一块大陆,似乎是旧纪元的南美洲?在这块大陆的尽头,看到了这些企鹅。”

“南美洲的尽头……”叶修托着腮,手指有频率地敲打着脸颊,暂时陷入了思考之中。

孙哲平没有询问叶修要做什么,也不着急说话。

他自顾自地把餐盘交给食堂的工作人员回收,然后扒拉了下头发,把制服的扣子扣到了第二颗,试着调整了一下呼吸,感觉不太紧绷之后,再整了整胸口义斩军团的军徽,然后才打断了叶修的沉思,“我去训练了。”

“啊,谢啦老孙!”叶修惊醒过来,冲孙哲平又挥了挥手。

“下回过来切磋两把。”孙哲平也挥挥手,准备关掉通讯器时,稍稍犹豫了一下,冲叶修抬了抬下巴,“有事联系。”

还没等叶修再回句话,投影就倏地消失了。

叶修愣了愣,失笑着摇摇头:“老孙啊……”

 

“叶修呢???”陈果贴心地给自家军团的队长留了足够的时间让他跟老朋友叙旧。

上次兽潮之后,叶修忽然从巴别城返回了兴欣军团的训练基地,据说是最近的美洲开发计划很不顺利,甚至遭遇龙宫陷落这样的危机,联盟决定暂时先给各位高级佣兵放个小假,重新筹划。叶修回来之后,立刻先是发了条讯息,然后这些天,一直在思考着什么。

这次孙哲平突然发来通讯请求,陈果想着应该是之前叶修发出的讯息有结果了,正等着想问问呢,一进通讯室,人已经不见了,连自己的通讯器也跟着不见了。

“噗……”跟着陈果进门的苏沐橙看着又一次抓狂的团长不禁笑出了声,对着陈果愤怒中还带着些无奈的眼神,连忙调整了一下表情,揽着陈果的肩柔声说:“没事啦果果,他肯定是出任务去了,随身带着通讯器呢!”

叶修虽然平时基本不带随身通讯设备,但每次出任务时都会装备完全,一是为了战斗中联络照应方便,另一方面,也能让自己的队友们及时联络上,不至于一出门就杳无音讯。

只不过这回,他大概太匆忙了,也没回去拿备用的通讯器,直接就把陈果的给拿走了。

“唉……拿了就拿了吧……”陈果也是日常里已经经历得够多了,迅速地已经调整好了心情,“还是该告诉我们一下去哪儿了啊!”

“他留了讯息呢!”苏沐橙从地上捡起飘落的一张烟盒壳子,翻到背面,潦草的字体写下了足够多的信息。

“我去雷霆找小肖借个东西。团长的通讯器借着用用,谢谢啊!”

 

雷霆独立军团的队长肖时钦正从训练室的浴室中走出来。他没戴眼镜,眯缝着眼睛模模糊糊地看见浴室门口有个人斜倚着。难道是关于刚才的训练张奇还有什么想要讨论的地方?

“有事啊?”肖时钦拿着毛巾,边擦拭着沿着发梢滑落的水滴,边走向门边的人。

“谁??”刚走出两步,一缕烟味飘了过来,张奇是不抽烟的。肖时钦立刻警醒起来,毛巾顺手抛在一边,再一翻,几个随身携带的机械道具已经握了满手。他紧紧地盯着门口模糊的人影,异能在空气中隐隐缠绕,只要对方一有异动,立刻就要抢占先手发动攻击。另一只手则摸进口袋里,翻找着眼镜,浴室里本来就水气弥漫,再看不清楚的话,打斗起来难度会增加几个级别。

肖时钦暗暗琢磨着这人到底是谁,雷霆今天的防备是在哪个地方出现了漏洞,竟导致有人能这样闯入到训练基地的深处。

对方迟迟未动,肖时钦不由得心下越加狐疑,而这半晌都翻不着眼镜更是让他心下不安,裤兜都快翻得底朝天了……

“呵……”对方忽然轻笑一声,手中举着个东西冲肖时钦挥了挥,“小肖你是在找这个吗?”

熟悉的声音让肖时钦松了口气,机械道具顿时都收了起来,只任由一个小机器人在手臂上缠绕攀爬。

“叶修前辈?你怎么过来了?”肖时钦扯扯身上的衣服,微笑着迎向叶修。

“哦,你们队的那个新人妹子,叫戴妍琦?刚才门口遇见她,她听说我来找你,就带我过来了。”叶修似乎没听出肖时钦的意思,悠闲地答道。

他上前两步,将眼镜递给肖时钦之后又噗嗤笑了一声:“别绷着了。”

肖时钦戴好眼镜,有些尴尬地将小机器人也收了起来,这并不是他多心,目前遗民的异动他们这些队长心里都有数,接连发生喻文州和张新杰被劫持的事更让所有人的警戒心提高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刚才若不是叶修通过眼镜传递了些许他的冷静的魔力过来,肖时钦依然无法完全放下心来。

他轻轻舒了一口气,点点头温和地说:“多谢前辈。我们去房间谈吧。”

“定标仪?”肖时钦带着叶修,与在浴室门口巧遇的戴妍琦打了个招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听叶修道出了来意,他狐疑地看向叶修,“恕我冒昧,前辈这是……要去哪里?”

定标仪是能够根据不确定的描述与大致的指向,确认方位的仪器,在佣兵们接到极少数高级任务,目标地不清晰的时候,才会用到。雷霆独立军团以机械专精扬名,他们的定标仪误差极小,在关键任务中才会由联盟分派出去。

叶修悠悠地喷出一个烟圈,看着手指间夹住的香烟慢慢的燃烧的样子,过了一会儿,似乎才下定了决心,说道:“南美洲的最南端,找一找那些可爱的小动物,和一些会让你感兴趣的东西。”

“是遗民?”肖时钦推了推眼镜,思虑和情绪都隐藏在透明的镜片后,推测着叶修话中所包含的的意思,他的确喜欢研究遗民,但这不是叶修找上他的理由。而叶修也没有再回答肖时钦的话,他只是四处走着,时不时地摆弄一下肖时钦散乱在桌上的机械零件。

沉默在房间里蔓延开来,似乎这是在训练场上,两个联盟著名的战术大师,在无声中释放着能量,打一场安静的战斗。

终于,肖时钦手中的两个齿轮“咔吧”一声,合在了一起,打破了一室的静寂。

“定标仪借给前辈没问题。”肖时钦把合住的齿轮扔进桌边的机械箱中,拍了拍手,“什么时候出发?我会带上仪器的。”

肖时钦话中隐含的意思让叶修有些惊讶,他盯着肖时钦看了好一会儿,说道:“放心吧,我肯定会带回来还给你的。”

肖时钦微笑了起来,能出乎叶修的意料,让一向谨慎有礼的雷霆队长竟露了一丝狡黠的神情:“上回那群遗民的机器,我还没看够呢。”

香烟渐渐燃到了尽头,叶修弹了弹烟灰,看着肖时钦坚定的眼神,终于点了点头。

“那就明天出发吧。”


评论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