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新纪元(十九)

飞行器越过赤道后,已经又飞行了一整天了,外面的景象从广袤的一望无际的森林与草原转换成了冰天雪地。连绵的山峰长年被冰雪所覆盖,静谧、悠远、与世无争,大概反而是在新旧纪元的交替中,受到影响最小的地方。山川谷地中偶尔出现的破败的村庄,三百多年前,可能是这冰雪世界中如童话一般美好的房屋,然而长长的岁月中,再也没有人类来保护这些建筑,玻璃已经几乎全部碎裂,屋顶的尖端坍塌下来,瓦片滚落在地上,房屋的表面爬上了裂纹和灰败的颜色,又无法在没有外力的帮助下抵御这靠近极地的低温,晶莹的冰雪将美貌与衰败统统冰封了起来,静静地留待偶尔路过的探险者们观看。

这些一闪而过的建筑,又提醒着两人这里并不是什么童话中的美丽世界,在连绵的冰川与一望无际的白雪皑皑中,不知有怎样的危险与罪恶被覆盖在底下,蛰伏着等待不知情的探险者们路过,将他们拖入地狱的深渊。

这几天两人轮流驾驶飞行器,从亚欧大陆出发,跨过太平洋,飞经格莫拉,穿越赤道,几乎绕了地球小半圈。

肖时钦谨慎地观察着前方的地形,时不时地看一眼定标仪,根据仪表的指示调整着航向。另一边的地面成像仪上,立体电子地图扫描着地面的走势与景象。

清晨和煦的阳光透过飞行器的小窗照了进来,给这狭小的空间带来光明,让里面开朗了些,却无法真正带来多少暖意。叶修在副驾座上裹着厚厚的棉衣,他刚结束了八小时的驾驶,正斜靠在椅背上,双手插入袋中,闭目休息。

忽然叶修坐了起来,双手依旧插在口袋里,就拿肩膀碰了碰肖时钦,声音中还带着尚未睡醒的慵懒:“找个地方停下,前面不对。”

肖时钦立刻控制住飞行器的前行,浮在空中停滞着,他认真地点开手边的一排仪器,每一项数据都细细核对之后,有些疑惑:“这里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距离定标仪所指示的方位大致再飞行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了,但从这边走过去的话,最少还需要三个小时。”

叶修抽出手,拉着地面立体成像往南走,指了指最南端:“那里的气温突然升高了,”接着他将影像稍微放大了一点,“小肖你看。”

肖时钦扶扶眼镜,凑近立体影像仔细地观察着,不觉脸色微变:“绿色的植被……”

“不是在这里应该出现的东西。”叶修点点头,神色也凝重了起来。

肖时钦不再说话,拉起操纵杆,就驾驶着飞行器向山谷间一块平坦的地方开去。叶修在旁边将地面影像拉开,重新仔细地查看起来,力求不错过每一个细节。

两人裹上大衣,背上一些必需品,肖时钦拎着机械箱,把定标仪固定在手腕上。飞行器停放在雪地里,启动随机掩映系统后,飞行器的表面已经与周围几乎浑然一色,不走近看,完全发现不了。

“走吧。”叶修拿伞尖戳了戳地面,千机伞的前端几乎都没入了雪地中,厚厚的雪层吞灭了所有声音。

肖时钦点点头,点开定标仪的指示界面,跟上了叶修的脚步。一个小机器人悄没声息的从他的手中翻出机械箱,快速地溜到地上,跟在两人的身后,小刷子飞快地转动着,将脚印一个个地铺平。

两人的身前与身后,是同样平整的雪地,覆盖着尚未露出獠牙的危机。

“小肖啊,你是和沐橙同一年成为佣兵的吧?”叶修边走,边惬意地叼了根烟,打破了这一眼望不到头的雪地中的静寂。

肖时钦一愣:“是、是啊。”

“你就这么跟着我过来了,不担心雷霆军团?”烟雾从点着的火星中冉冉飘起,成为了严寒的空气中让人想要靠近的唯一热度。

看出叶修大概只是走着无趣想要聊聊天,肖时钦也放松下来,他想了想,说道:“小戴他们虽然个人都不是最强的,但在一起的话,雷霆任何任务都不会退缩。”

叶修不禁转头看了看肖时钦,想起自己的队员们的雷霆队长脸上,是坚定的信任。叶修也忍不住笑了笑,凑过去拍了拍肖时钦的手臂:“小肖你是个好队长。”

没想到突然就得到了前辈赞誉的肖时钦耳根有些红了起来,更何况这个前辈可是在他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佣兵的时候,就已经站在顶端的人。他连忙也想回赠叶修几句。

“前辈也……”

“嘘……”叶修却忽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身体迅速地贴上了旁边的山壁,打趣与玩笑的神色统统收了起来,只剩下严肃与专注。

肖时钦也是一凛,跟着叶修隐入了山壁的缝隙中,两人的呼吸都慢慢地放缓下来,几乎不发出一丝声响。

车轨擦过雪面的声音由远及近,一辆银白色的雪橇车由几只巨大的动物拉着从两人藏身的罅隙边飞驰而过。一个小小的盒子伸出两只机械臂迅捷地钻入了雪橇车的底部,无声地消失了。

两人精神紧绷,专注地听着外面的动静。雪橇车过去一阵之后,确定不再有声音,两人才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一边警惕着周围的动静一边交换着看法。

“拉车的……好像是兔鼠??”肖时钦有些难以相信,就刚才拉车的动物的大小来看显然不可能是一般意义上的兔鼠,它们几乎长成与雄狮一般大小,即使在兽潮来袭的时候,也从未见过。

叶修拆开香烟,把里面的烟草取了出来,一边嚼着一边含含糊糊地回答道:“是啊,小肖你眼神还不错。”他蹲下身子,仔细地观察着雪橇在雪地上留下的痕迹,这蜿蜒而去的方向,正是定标仪指示的方向,也是他们要去的地方。

“你刚才放了追踪器吧?能看到方位吗?”叶修轻轻地在雪地上抚过,洁白的雪粒被手指扬起飘在空中,然后重新落回地面,尽职尽责地覆盖住大地。

肖时钦点开机械箱上的虚拟投影,手指灵巧地在按键上敲过:“这些兔鼠就是前辈在寻找的小动物吗?”追踪器传回来的路线在投影上展现出来,肖时钦指了指投影中一直在移动的四个红点,说道,“刚才的车上有四个人。”

叶修站起身来,拍了拍衣角,点点头:“没错,其中有两个人有异能波动,应该是俘虏。”他又抽出千机伞,伞尖再次插入雪中,银白色的伞面与雪白的大地相互映照,隐隐泛出光芒,“雪薄了,这附近有地热。”

“所以定标仪指向的地方,有不该在这里出现的植被。”肖时钦接过话头,他又看了看投影上不停变幻的路线,红点不再是单调的四个,周围骤然增加的标识在移动聚拢,“前辈,我们快到目的地了。”

“是啊,接下来,要小心。”

两人继续前行的速度比之前明显降了下来,为了躲避偶尔路过的雪橇车采取的行动更是拉低了两人的速度,而即使如此,又过了一个小时后,两人终于还是到达了一个山谷边上。

冰雪在走过来的一路上渐渐地变少,到了这里,地面上已经露出了绿色的植被,稀疏的草甸在脚边顽强地生长着,山谷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营地,营地入口处两个穿着黑色斗篷的遗民在四下转动,监视着周围的动静。宽广的场地中间堆了一个巨大的柴禾堆,而深处的山壁上,墨绿色的藤蔓蜿蜒攀爬,仔细观察才能发现下面掩映的地穴。

叶修与肖时钦藏身在山谷入口对面的丘陵上,拿着望远镜往营地内部张望过去,几乎一览无余。他们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诧与了然。

这个样子的巢穴,他们在另一个地方也见过。虽然是不同种类的动物巢穴,但显然,他们都被同样的一群人所占据。

“南美洲的平原兔鼠一般生活在大草原上,体长约50公分,喜欢居住在地穴中,喜食新鲜烟叶,它们所居住的穴道深广,地形复杂。”肖时钦低声念着通讯终端中的资料,他越看眉头皱得越深,“前辈,这个兔鼠……看来不是我们认识的小动物了。”

“他们还真是喜欢用一种方法啊……鸠占鹊巢,这回,还学会自己养东西来筑穴了。”叶修压低声音,“刚才他们带进去的俘虏,虽然没有看清楚,但都是异能者,虽然能量波动非常轻微,可能等阶不高。”

“这里好像也有实验室,”肖时钦不住地敲击着机械箱的按键,反复查看几个追踪器发回来的图像,“并且不止一个。”

雪橇声又一次响起,声音迅速地接近了两人藏身的地点。叶修忽然抓住肖时钦的手臂,用力握了一下,语调与刚才相比竟轻快了一些:“要不要进去看看他们的机器?”

肖时钦微愣了一下,心念电转,没有回话的时间,却已经自动做好了准备。

他们所藏身的山丘离营地入口大约五十米的距离,雪橇车从丘陵边的道路上驶来,绕过丘陵就是通往营地的大路。

叶修手中握住了忍刀,悄没声息地踏过雪地,如雪地中最快捷无声的雪兔,在雪橇车即将到达转弯口的一刹那正好跳到了车上,一手紧紧地勒在其中一个遗民的颈间,把所有的声音都卡在他的喉咙口,另一手忍刀反握,刀把狠狠地敲上了旁边那个遗民的后脑勺,这个倒霉的家伙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被砸晕了过去。

雪橇车也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停了下来。

负责拉雪橇的三只巨型兔鼠都倒在了雪地上,还在轻轻地抽搐着。一个雪球一般的小机械道具从一只兔鼠又厚又长的毛中艰难地钻了出来,迈着两条小细腿回到了肖时钦身边,又被收进了机械箱里。

叶修也终于放开了手中卡着的那个遗民,这人已经口吐白沫晕了过去,显然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掀开这两个遗民的斗篷,肖时钦机械箱中的两枚毒针立刻射入两人的体内,不一会儿两个遗民就无声无息地去了。叶修脱下两人的黑斗篷,扔了一件给肖时钦:“换上吧”

肖时钦将两具尸体拖到一旁,这又是两个看起来已经与人类非常相似的遗民,联盟一贯认知中的绿皮肤怪物,似乎渐渐从遗民的主流中退去。

叶修仔细地观察着两个俘虏的状况,对在一边小心地掩盖着遗民尸体的肖时钦说道:“这两个人一个是风系,一个是火系,能力等阶都很低,估计最多是D级。”

“这些……人,到底是用来做什么呢?”肖时钦拍拍手上的泥土,再一次谨慎地确认了一下这边的掩埋没有任何纰漏,才回到雪橇车上。

叶修握了握拳,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个昏迷的异能者:“这两个人的身体看起来倒是都很健壮啊……”

他捏了一点烟叶,塞进了三只兔鼠的嘴里,接着飞快地又回到了雪橇车上,把斗篷那大大的帽子戴了起来,抓紧套在兔鼠身上的绳子。

“不如让我们去亲眼见识一下吧。”

“顺便把那些无辜的家伙们带出来。”


评论(1)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