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新纪元(二十二)

九、密码之争

叶修和肖时钦从温泉里爬出来时,已经快到午夜了。夜月低垂,天色在深沉的黝黑中带着墨蓝色,月光照射在温泉里,隔着热腾腾的水雾营造出一种别样的暧昧。

肖时钦将斗篷递给了叶修,弯腰捡起之前胡乱丢在一边的衣服重新穿戴好,然后背上了机械箱,把这件工作做完后,感觉自己脸上还是有点发烫。借着整理贴身的小机器人的机会,肖时钦偷偷看了一眼叶修。在月光和不远处积雪的反射下,前辈表现得相当淡定,动作利索地穿好了衣服,正坐在温泉旁边的大石上低头摆弄着一个通讯器。就好像刚才跟肖时钦幕天席地在温泉里乱搞的不是他自己一样。

斗篷和贴身的衣物将叶修身上暧昧的痕迹遮得彻彻底底,包括肖时钦在他脖颈上留的那个吻痕。肖时钦心中突然有一丝失落,但他很快收拾好了心情,走过去两步对叶修说:“前辈,我们走吧?”

叶修点了点头,手指又在通讯器上噼里啪啦地摆弄了一会,这才收起通讯器,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说:“走。”

联盟所有飞行器上都安装着定位装置,他们搭乘的这一架也不会例外。而且作为联盟首屈一指的机械师,肖时钦这一路上随手在上头扔了不知道个小玩意,眼下倒是起了作用。

两个人特意绕了点远路,避免撞见到处查看的遗民,虽然多花了不少时间,却运气不错没有遇上一个遗民。但两人都不是轻易放松警惕的人,肖时钦举着定位仪器,对着月光下带着积雪的小形山坡仔细地比照了一番,又看了看红外线装置,确认附近没有可疑的变异野兽或者移民的热量反应。

“前辈,飞行器就在前面,我们绕过这个山坡就可以了。”他压低声音对叶修说。

叶修点了点头。

两个人将衣服拉得更紧,小心翼翼地从积雪覆盖的山脚绕过去。他们的行动速度很快,没一会就绕过了这片投下阴影的山坡,只见山坡背后一片银色亮光,正是停飞行器的那片雪地。变色后的飞行器完好地隐藏在背景色中,再加上正是黑夜,从两个人藏身的地方几乎什么都看不见。

叶修跟肖时钦对视了一眼,后者会意地点点头,从机器箱中找出两副眼镜,将其中一副递给叶修,自己戴上了另一副。

叶修戴上眼镜,仔细地端详了一下雪地里飞行器隐约的轮廓,心里赞叹了一下机械师的万能。肖时钦轻声说:“既然遗民的智商方面有了这么高的进化程度,不排除他们有找到飞行器的可能,毕竟我们一路上……咳咳,浪费了挺多时间……”他说着说着,脸有些红了,似乎想起了之前他们两个“浪费时间”的过程。

叶修看着忍不住好笑,低笑着在他脑袋上拍了拍,闹得肖时钦头垂了下去,耳根都红了。这才赞同地说:“你说得对,要不,我先过去试探一下?”

肖时钦犹豫地张了张嘴,似乎是想阻止,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很认真地看着叶修说:“前辈小心点,我会随时接应前辈的。”

“放心,哥是什么人啊。”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撑起上半身,佣兵小心地将自己隐匿在连绵的山势起伏的阴影里,慢慢地向飞行器靠近。肖时钦躲在阴影里,手里扣住一枚炸弹的信子,尽量压低呼吸紧张地盯着叶修的背影,不时转动着头警惕着周围的情况,准备随时支援。

万籁俱寂中一切都显得万分正常,叶修的身形几次闪现,很快伸出手碰到了隐形的飞行器边缘,只听“嘀”的一声轻响,指纹确认后,飞行器的形状好像是一幅白纸上被涂抹上色,在雪地中飞快地凭空显现出来。

没有急着出声开启舱门,叶修没有放松警惕,而是背靠着飞行器的门警惕地看了看周围。肖时钦握紧炸弹的手心渐渐出了一点汗,虽然他的佣兵生涯已经不算短了,也经历过大大小小各种危险,心理素质相当不错。但如果被篝火宴会中那么多的凶悍遗民围攻,绝对只有死亡一个结局,容不得他不紧张。

寒风冷冷地吹刮着,大大小小的黑色阴影都摇晃着爪牙,似乎蛰伏着危险。

过了好一会,叶修终于吐出一口气,舔了舔嘴唇,手指在舱门上轻扣两下:“开门。”声控装置下,飞行器的舱门无声地向两侧滑动开去,露出可容一人出入的门。叶修扯掉了兜帽,回头比了个手势说:“没问题,小肖你过来吧。”肖时钦也松了口气,正要起身时,眼角余光里突然发现一点异样的光。肖时钦心中一惊,猛地抬起头,只见雪地正上方的天空中扫下一大片光芒,瞬间冲破了黑暗,让雪地上的一切都无所遁形。

强光照射下什么都看不太清,肖时钦略微侧开头,扣紧手中的炸弹,努力地眯着眼睛,只见黑黢黢的天空中浮现约十艘张开银色飞翼的飞行器,整齐无声地盘旋着,像是一群机械的变异飞虫。

渐渐强光消退下去,从中间那艘飞行器底部打开一道暗门,垂下绳梯。肖时钦讶异地发现一个他和叶修都很熟悉的人站在绳梯末端的安全装置中。

王杰希看准时间按下安全装置的按键,骑上附魔的扫帚,轻巧优雅地在夜风里盘旋,飘然而下。落地之后,王杰希收起扫帚,推开防风镜,朝从飞行器中钻出半个身子到处乱看的叶修皱了皱眉。

“又一次。”他冷淡地说。

叶修只好苦笑。

联盟临时调遣来调查情况的佣兵来得居然这么快,完全出乎两人意料之外,而且王杰希居然也在其中,肖时钦非常惊诧,但仔细一想也就释然了,单兵战斗力强,谨慎和细心又是联盟数一数二的。就是不知道叶修在温泉旁联系的那位蓝雨军团队长,到底跟联盟那头说了什么,居然弄得到王杰希当特发部队。

叶修忍不住在心底吐槽了一下政府现任的冯主席简直偏心到没眼看。肖时钦将遗民聚集与爆发异状的地方指给王杰希看后,叶修笑了笑:“居然是你?怎么来这么快?”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我之前在巴别城。”

叶修“哦”了一声,大概也猜得出遗民最近异动频繁,王杰希作为守夜人很可能接了长期任务呆在南美洲。肖时钦却有些茫然,不懂他们打的什么哑谜。

王杰希跟肖时钦又仔细地谈了几句后,叶修突然开口拒绝了带路的要求。王杰希有点诧异地看着他,肖时钦也呆了呆,叶修笑着说:“还有点小事。”

王杰希仔细地盯着他看了一会,皱了皱眉,没有问。

三人道别后,肖时钦和叶修钻进飞行器中。在肖时钦的操作下,飞行器很快就飞了起来,飞快地冲上天际,直到消失在黑暗的天空中。王杰希仔细地盯着飞行器消失的方向,抿了抿嘴唇。

飞行器内,肖时钦娴熟地操作着控制面板,忍不住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前辈。叶修正低头摆弄着手中的通讯器,似乎是在沉吟。察觉到肖时钦投过来的目光,他“嗯?”了一声,抬起头来笑:“小肖,有事?”

“啊,啊,没什么……”

叶修笑了出声,他仰躺在靠背上调侃地看着肖时钦,还没说话,通讯器屏幕突然又亮了起来。“咦?大眼?”叶修嘀咕着,手指在屏幕上一滑,只看了屏幕一眼,叶修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啧”了一声。

“前辈?”

叶修苦笑着挥挥手:“没什么,王大眼发讯息来说遗民已经集体跑路了,现在那边满地都是乱糟糟的催情植物。”

肖时钦轻轻地“啊”了一声。他明白叶修和王杰希的意思,遗民的动作快得有些离谱。能这么快速地放弃重要的、易守难攻的据点和追踪他们这两个“异族”的机会,这说明对他们来说据点里隐藏着更加重要——很可能是对人类来说更加危险的东西,遗民不想冒一点暴露的危险。这对新人类联盟来说绝对算不上什么好消息。更不要说这种行为暴露出遗民们居然还有取舍方面的智商了。不过在这个问题上,肖时钦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已经碎过太多次,也不差这一回。

一时联盟的两位战术大师都陷入了思考,没再说话。

盯着通讯器的屏幕又看了半天,叶修突然叹了口气,抬起头来朝肖时钦一笑:“对了,小肖啊,你现在急着回雷霆吗?”

“啊?”肖时钦愣了愣,对于话题突然的转变有点茫然:“不太急吧……”

叶修笑了笑,晃了晃手中的通讯器,有点无赖地说:“不急的话,咱们转道去巴别城玩玩呗?——张新杰醒了。”

人类联盟几乎所有的城市都设有医疗舱,巴别城自然也不例外。巴别城医院一共有十几个不同等级的医疗舱,其中等级最高的三个就建在设备完善,坚固而冰冷的地下。

现在大多数高级异能者都回了联盟,韩文清和张佳乐他们则是被任务绊在外地,只有寥寥几个数得上名的佣兵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还停留在巴别城。按正常情况来说,这三个医疗舱是派不上用场了。可惜这不多的几个异能者中,就有张新杰。

近一个月前,王杰希将完全被冻在冰块中,奄奄一息的霸图独立军团副队长带到医院。那时他的状况糟糕到整个医疗队都焦头烂额,为了救回张新杰的命,医疗队不得不强行激发他的异能。所幸张新杰拥有首屈一指的治愈系异能,安全挺过了最危险的时间后,状况逐渐平稳下来。虽然一直没有苏醒,但也没有性命之虞了。

松了口气的医疗队将张新杰送入医疗舱中,指望医疗舱和异能协调起来,张新杰能快一点苏醒过来。毕竟不管是守夜人、联盟政府、霸图方面,甚至是城外的遗民,都在等待着他苏醒,想要他口中的情报。

但到底张新杰什么时候会醒,谁都说不准……


评论(3)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