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新纪元(二十七)

十一、最终战役

飞行器在无垠的大海上掠过,足足睡了12个小时的叶修终于醒来了,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全身的疲倦都被充分的休息洗去,仿佛整个身体都在营养仓里泡了几天一样。但是……

“嗨,老韩,你看起来脸色不好啊。”叶修躺在小床上懒洋洋地对黑着脸瞪他的韩文清打招呼。

韩文清一个字都没说。

叶修感觉自己的手紧了紧,回头一看,周泽楷躺在他旁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小周……你的劣化没事了吧?”叶修突然想到昏迷前的事情,掰着周泽楷的脸左右检查了一下,结果劣化的斑纹没看到,倒是看到了一对红彤彤的耳朵。

“这么害羞啊?”叶修打趣他。

飞行舱小休息室的门被轻轻敲了两下,然后肖时钦端着几杯热可可走了进来:“叶修前辈醒了?那正好,喝点东西吧。”

叶修饿了好久,现在胃里空荡荡的,于是毫不客气地将补充大量热量的热可可一饮而尽。

肖时钦在叶修的床边坐了下来,耐心地和叶修说起了他昏迷中发生的事情:

“叶修前辈,我们现在正在前往大西洲的路上,预计再过三四个小时就可以到了。”

叶修应了一声,拉开飞行器的内帘,窗外是一片蓝天碧海。

“大西洲啊……”叶修喃喃地说着。

“是啊,没想到它会真的存在。而且从您提供的消息和龙宫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那里很可能是遗民最重要的一个基地。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遗民和史前文明有什么关系,但是遗民能从类似于野兽的状态进化成现在这样,确实可疑。”肖时钦说道。

“而且那群家伙的生殖细胞不是有严重残缺,不可能自然繁衍吗?结果一晃几百年过去了,遗民反倒是越来越多了。”叶修嗤笑了一声,眼神黯了黯,“现在都能买通联盟的人当内奸了,这进化得可真够快的。”

几人都知道他是在说刘皓的事情,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就你们几个?人够吗?”叶修突然换了个话题。

“除了韩文清队长张新杰副队,周泽楷队长江波涛副队,还有王杰希队长和我,喻文州队长和黄少天副队也在,还有就是张佳乐前辈了。”肖时钦把在的人都点了一遍,然后微笑着说道,“不用担心,这次我们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虽然事出紧急,但是我们是和联盟备案之后才来的,所以比周泽楷队长慢了一步。”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想起了某些不太妙的回忆,下意识地想找自己的烟,结果摸了个空,于是瞅着几人:“有烟吗?”

周泽楷和肖时钦面面相觑,韩文清冷哼了一声:“出息。”

然后丢了一包烟给他。

叶修叼着一根烟凑到韩文清面前:“

再来个火呗?”

肖时钦发誓自己看到韩文清额头上突然暴起的青筋了。

“前辈……火……”周泽楷突然扯了扯叶修的胳膊,然后从身后搂住叶修,右手打了个响指,具象化出来的打火机因为造物主的不熟练而一下子崩解了开来,打火机里的汽油弄脏了叶修身上的毯子。

叶修沉默地看着散发着汽油味的毯子,然后看了看始作俑者。

周泽楷手忙脚乱地又打了个响指,赶紧把原本就是他具象化出来的毛毯给“毁灭证据”,结果露出了毛毯下叶修光溜溜的身体,上面还残存着明显的情事后的痕迹,大片大片的吻痕张扬地攀爬在他的身上,宛如艳色的劣化斑纹。

肖时钦剧烈地咳嗽了起来,转过脸装作研究飞行器舱内的花纹。

韩文清的脸色几乎能拧出墨水来。

连犯了两个错误的周泽楷慌忙脱了身上的外套一把裹住叶修的身体把他压在了床上,似乎想把他藏起来。还叼着没点着的烟的叶修无奈地摸了摸他的头,又觑了一眼韩文清的脸色,终于放弃向老对手借火,而是把希望寄托在了枪王身上:“小周,再试一次看看。”

周泽楷正努力用外套把叶修身上所有露出来的部分裹进去,听到叶修的声音又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凝聚异能再次试验了一下具象化自己不熟悉的东西,幸而枪王的具象化异能天赋异禀,第二次就成功了。

叶修高兴地拍了拍他的后脑勺:“干得好!”

有了烟的叶修扯了扯身上的外套,随随便便就给裹上了,这件大概是江波涛给周泽楷带来的换洗的制服,套在叶修身上显得有些大,堪堪遮到大腿,叶修为难地看了看空荡荡的两腿间,大腿上还有青紫的压痕和暗红色的吻痕,实在是影响不好。他不太确定地问道:“你们……谁借我一条内裤?”

这下肖时钦咳得肺都要出来了。

其余几人听到肖时钦可怕的咳嗽声都接二连三地进来了,看到叶修就穿了件制服上衣,露出白花花的两条大腿和明显少儿不宜的痕迹,都有点晃神。

其实叶修也有点,这环境,这人数,这关系……不由让他想起多年前还没被遗民改造身体的时候,他在一次极端危险的集体任务中劣化了,劣化的黑色斑纹爬遍了他半个身体,情欲的火焰像是海底喷涌的岩浆一样烧遍他的四肢百骸,就在全速赶回联盟的飞船上他靠不间断的补魔才浑浑噩噩地撑到了急救中心,侥幸没有陨落,但也在医疗仓里躺了一个多月才熬过来。

而当时的在场人员和现在的在场人员重叠率实在有点高。身为荣耀联盟战斗教科书的叶修叼着烟,强装淡定地说:“谁有多余的内裤?”

就在几人脑中清点自己行礼的时候,叶修又想起来了:“张佳乐你带了吗?咱俩尺寸差不多,借我一条?”

其余人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了张佳乐,恼羞成怒的张佳乐怒道:“没有!一条都没有!”

于是大家的视线又转向了张佳乐的裤裆,似乎在回忆他的尺寸。

最后还是带足了行礼的江波涛贡献了自己的内裤和衣服,叶修坦然地穿着轮回独立军团的制服,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倒是周泽楷看得目不转睛。

接下来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几人正儿八经地开始讨论遗民和大西洲的资料,以及研究可能遇到的危险和应对方案。飞行器在辽阔的大海上飞快地掠过,直奔大西洲而去。

飞行器在距离大西洲几海里的时候就停下了,联盟的新型飞行器漂浮在海上,像是一只疲倦的海鸥。

叶修和几人一起出了飞行器,坐上了特制的小型飞艇,这种龙宫特别定制的飞艇具有屏蔽雷达的效果,也就是说,这是隐形飞艇。

飞艇一路来到这座传说中的大西洲岛屿……之一。从联盟的研究来看,真正的大西洲大陆早已沉没在了海底,而此刻他们预备登陆的地方只是一座隶属于大西洲群岛的小型漂浮岛屿,每隔十几年它总会随着两块大陆挤压碰撞的地壳运动而不断改变方位,时而浮出水面,时而沉入海底。这些年也有一些异能者在机缘巧合下误入这座岛屿,但是这些人最终都没能活着回到联盟。

为了防止被路过海岸的遗民发现,飞艇变换了保护色,低低地掠过海面急速飞行,在青天白日下仿佛是一只掠食的海鸟一般。没多久飞艇就抵达了目的地,在一处嶙峋的山体后降落了。

闯入危机重重的敌营的叶修等人陆续从飞艇中走了出来,找了个相对平坦的地方开了个短会。

“我们的资料十分有限,等登陆后一切都只能凭经验行事,肖队长带了足够的爆破材料,如果万不得已……炸毁这座岛。”张新杰看着因为长年沉没在海底,所以连山体上也爬满了海洋生物的大西洲岛屿,说道。

之前被刘皓突然袭击使得他被冰封,幸好因为治愈系异能者顽强的生命力,他没有死在那一次袭击中,但是这还是对他的身体造成了损害,如果不是治愈系异能者中很难找到比他更可靠的人,他也不会加入到这个危险行动中来。

“明白。”几人齐齐点头。

都是经验丰富的异能者了,遭遇过的险境更是数不胜数,这一群人不需要每一步都有人指挥,更多的还是依靠个人经验作战。

“关于大西洲,你们了解多少?”叶修突然插了一句。

几人沉默了下来,就算在旧纪元,大西洲更多的也只是作为传说一般的存在,到了新纪元时期,大量资料遗失和人类文明明显的断层让更多人对这个传说都一无所知,当然,这“更多人”中显然不包括江波涛。

“我一直对大西洲很有兴趣,但是从我的权限所能了解的龙宫资料来看,我们所能触及的只是冰山一角。”江波涛尽量用简单易懂的语言描述了一下自己对大西洲的了解,“传说这是一个超高科技的古代文明,甚至比目前我们所掌握的科技更加先进,无论是人工智能、基因还是生化人的研究都远超我们的想象。最为神奇的是大西洲的能源系统,传说那是一种六棱形的巨大晶体,能够为大西洲提供源源不断的能源。”

“源源不断?”喻文州重复着这四个字,显然对此有疑问。

“不清楚到底是哪种能源,有说是太阳能,但我认为效率太低不可信。也许是某种宇宙中的物质能量,又也许是核能,在见到实物前我们只能靠猜测。而且磁欧石到底是否随着大西洲大陆的沉没而消失在了大海中还尚未可知,这个岛屿的能源来源也不清楚,我们没办法下结论。”江波涛说。

“是一种未知的能源。”肖时钦突然说道。

几人都看着他,肖时钦半蹲在岩壁上,指着岛上那些迥异于新旧纪元建筑风格的建筑群落。

覆盖在岛屿表面的建筑充满了一种诡异而华美的想象力,宛如爬满了贝壳和甲壳类生物的珊瑚群一般的建筑让人分不清它是人工建造还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完全摒弃了几何美学的独特建筑流派和环绕在建筑周围那淡淡的能量结界都暗示着此处并不是他们熟悉的、人类的领域。

因为潮湿的空气和岁月的侵蚀,建筑表面原本鲜艳耀眼的色彩已经剥落消褪,只剩下残留在奇诡外观上的颜色的残骸,彰显着某个超级文明的穷途末路。

但即便是残骸,还是充盈着一种狂妄的想象力和令人惊叹的扭曲而瑰丽的美学,那高低起伏仿佛是珊瑚虫的尸骸所堆砌出来的珊瑚建筑高低错落在岛屿的每个角落,仿佛是天然形成,只有建筑中那些微小而绝妙的细节让人确信这是文明的产物。

叶修环视了一圈岛屿,将地形记入了脑中:“亲眼看到总比照片更震撼。”

曾经有误入这里的冒险者,为联盟发来了珍贵的图像和文字资料,但是最终不知所踪,等联盟按照他所提供的坐标前来寻找的时候,整座岛屿已经消失不见了,一望无垠的大海上仿佛从未出现过这样一个神秘而诡异的岛屿,直到几十年后又一个冒险者误入了这里。

肖时钦的肩膀上站着一只迷你的八爪小机械人,为他分析着整个岛屿的情报。

“这个岛上的遗民并不多,我想大部分美洲遗民甚至都不知道这里——至少联盟活捉到的遗民并不知道。我猜能够出现在这里的应该就是被改造过的那一群有高智商的遗民了,但是作为守卫的话,这些数量又显得太少了。”肖时钦拨弄着八爪机械人,将刚才放出去的小机械人传递过来的情报告诉大家,“这里有不少机器人,配备了高科技武器,能源和联盟的有很大区别,不像是电力,这种能源好像辐射一样充满了整个岛屿,不断给需要能源的机器充能……建筑周围都有结界,看起来强度很高,硬来是无法突破的,除非我们有办法破坏磁欧石。”

“那是什么?”喻文州指着岛屿中央部分那些仿佛是褪色的红珊瑚一般的建筑问道,他觉得周围的建筑仿佛戍卫着那一块,而且附近的巡逻人员多得有些离谱。

“不清楚……咦?”肖时钦举着望远镜看向那一块地区,“遗民很自然地通过了结界进去了,他肯定佩戴了什么能够通过结界验证的东西,也许我们可以从这里入手。”

几人很快商量好了分组。

江波涛、周泽楷和肖时钦前往疑似磁欧石能源所在地的岛屿东部,那里的能量波动最为剧烈,高浓度的能量从那一处往四面八方倾泻下来。如果肖时钦所携带的炸药足够摧毁能量中枢,那接下来的行动也会容易很多。

喻文州、黄少天、张佳乐和张新杰预备往红珊瑚形态的建筑群探索,伺机进入内部了解情况。

叶修、王杰希和韩文清则准备前往声波探测到的岛屿西部山体空洞的部分,叶修隐隐有种那里才是整个岛屿中枢所在地的直觉。

分组完毕的一行人稍作准备,行动开始!

 

*** *** ***

 

“你有什么看法?”王杰希从旁边的岩壁上摘下一个干涸的贝壳,一边仔细地看着,一边开口问着叶修。

这个贝壳呈暗粉色,似乎已经干死很久了,被摘下来之前牢牢地粘在石缝里。而他们走的这条路边的岩壁上,满满当当的,嵌满了大大小小不同品种不同颜色的贝类。

小队登陆的地方是在岛屿南面的山体后。任务分配完后叶修、王杰希、韩文清三人便从山体后绕了出来,寻路往西面摸去。

其实道路并不难走,虽然岛上那些令人惊叹窒息的华美建筑早已衰败,但岛上的道路却蜿蜒通达,用大块的青石铺就的道路在多年的风吹日晒与海水侵蚀中早已千疮百孔,大小不一的孔洞中几乎布满了以此为家的小生物。

然而即使已经如此的破败,道路上却非常整洁干净,像是每日都有人来清扫维护。三人一合计,为了能尽快探明大西洲的秘密,减少遇见遗民的可能性以节约时间,还是尽量避开大路,从山间石林中穿过去,又能随时观察到大路,保持警惕。

“根据之前两次进入遗民大本营的经验,遗民们还保持着穴居的习惯。”叶修握着腰间的伞柄,看着几米外一直空无一人的大路,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上回大眼你去过南美的那个巢穴了吧?”

王杰希举起手中的贝壳对着日光,特别大的那只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像是要穿透贝壳看到里面的东西。

“南美极地的遗民营地虽然是抢占的兔鼠巢穴,但内部的复杂已经远远超过联盟之前对他们的认知。”王杰希似乎对这个贝壳特别感兴趣,他慢慢地转动着手中的贝壳,每一寸都仔细地观察着,“更别说内部四处布满了机械设备,科技水平……”

王杰希顿了顿,认真地评估斟酌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可能不亚于龙宫。”

韩文清的拳套上隐隐缠绕着艳红色,火焰若有若无地跳动着。他听着叶修和王杰希的对话,一言不发,眉头一直都没有舒展开来。

三人又陷入沉默。

联盟对遗民的认识不足,是高级佣兵们很早就达成的共识。然而最近越来越频繁的接触,这个不足的程度,让所有人都暗暗心惊。轻视,就意味着失败,而失败,可能就永远失去了活下去的机会。

平整干净的青石路里,一脚踏上去,可能就会被从来没有在意过的寄生动物一口咬去性命。而在万里晴空下碧蓝如洗一望无垠的平静海面,也曾将这个充满着危机的小岛,藏匿了不知道多少时间。

三位联盟顶尖独立军团的队长贴着一边的岩壁小心地移动,将自己的行踪完美地隐藏在一大片的石林中。高高低低的石柱矗立在大道与岩壁中间,地上的阴影互相交织,拉出了一张细密的网,将不安与危险、信任与勇气统统兜在中间。

王杰希又从岩壁上掰下来一个贝壳,这一只呈暗紫色,比之前那只几乎大上两圈,壳上的花纹更加深刻,看上去完全不一样。王杰希把两个贝壳一同摆在手里,神色凝重,沉思了起来。

走在最前方的韩文清突然停住了脚步,沉声说道:“不对劲。”

叶修也收住了脚步,平时所有不正经的表情都收了起来,眼神中锐利的光芒一闪而过:“走了这么久,也太平静了。”

“不是平静,而是骚动掩藏得太好。”王杰希又将两个贝壳举起,招呼叶修来看,“上面的光亮非常细,容易被误认为是不知何时染上的荧光。”

“其实是穿透壳上细孔的日光。”叶修接过那枚暗粉色的贝壳,四面翻转看了一圈,忽然一笑,走上前拍拍韩文清的肩,“老韩啊,我们给快要来的那些家伙们一点小小的见面礼呗?”

叶修出手如电,话音未落,贝壳已经被扔到石林上方,而一点灼热的火星以更快的速度奔着贝壳追赶而去。

电光火石间火焰包裹着贝壳降落在石林之外,一个飞速朝石林中三人奔来的物体被贝壳砸中,前进的势头立刻一滞。

叶修、王杰希、韩文清已经从石林中走了出来,魔力在武器上缓缓地流动,蓄势待发。

那贝壳先是被火焰灼烧,再砸到个非常坚硬的物体,最后滚落到地上时终于摔得粉碎,里面的东西也显露出来,竟是一个非常精致小巧的机械人,细长的机械臂举着针孔般大小的摄像头还在四处转动。而它的来历,似乎也并不需要三人再进行猜测了。

与这个小机械人一模一样,只是放大了几百倍的机器人,在石林外围成了一个半圆,把前进的道路完全封死了。

而在围出来的这一小块空地中间,刚刚被砸中的机器人已经举起了右臂,银白色的光在右臂的枪口上渐渐积聚成半米直径大小的球体,突然直直地朝着三人射了过来!

后退闪避已是来不及了,何况退入石林中并不是好的选择,若是石柱被击倒,只是平白给战斗增加危险系数。叶修忽然上前一步,手中的千机伞刹那间撑了开来,强大的魔力均匀地附着在伞面上,如同一层带着光晕的防护壁,将三人完全遮挡在后面。

光炮瞬间打中在伞面上,强大的威力推得叶修不由得倒退一步,伞面上冷静的力量堪堪将这银白色的光消化完毕。

“大概有30个。”激斗在这分秒必争的间隙中打响,三位顶尖佣兵只来得及说一句话,就已经投入战斗。

银白色的光尚未完全消散之际,千机伞已经唰地合上了,伞尖赫然变成黑洞洞的枪口,叶修手臂一扫,划了个完美的半圆形,一排子弹呈扇面扫向了对面变换出各种武器的机器人。枪口的硝烟还没散开,叶修已经如其中的一颗子弹般疾速冲向前方,千机伞咔咔两声变成银白色的战矛,向上一挑正巧击飞斜前方飞来的箭矢,再顺势划了个弧度,将已经蓄满能量的机器人挑到空中,光炮冲旁边的机器人轰了出去。

王杰希和韩文清也没有停歇,一左一右冲向了两边的机器人。

韩文清的拳套上灼热的火焰越燃越旺,拳头所到之处,金属被撞击的闷响伴随着火焰灼烧的噼啪声将机器人纷纷击退。王杰希的光刃则像是鬼魅一般,从无法想象的角度折射到机器人的身躯上,在金属的关节连接处精准地切割下去。

高频的能量波动在空气中急剧地颤抖,经验与能力都属顶尖的三位异能者将机器人不停地逼退、击倒,却没有办法从包围圈中脱身。更多的机器人从外围赶了过来,而被击倒的机器人又从地上爬了起来,像是没有受到任何损伤一般,继续投入战斗。

箭矢、刀剑和弹药在石林外的平地上空四处飞射,火焰、爆炸与剑刃的反光几乎编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要将三人慢慢地包裹起来,困死其中。

王杰希将快要贴到身边的一个机器人又击飞出去,跨上灭绝星辰,光线附着在扫帚上射向地面,他飞至半空中,一边灵巧地躲避着来自地面的攻击,一边小心地挨近被击倒的机器人,仔细观察。

又一个机器人站了起来,手中的剑光化作三道劈向半空中的王杰希。

他一拨扫帚,堪堪从剑光下掠过,滑到叶修身边,语调凝重:“这些机器人的金属非常奇特。”叶修手中的忍刀狠狠地插进旁边一个端着重炮的机器人的颈部的关节中,诡异地一拧,机器人又倒了下去。

“他们会自动恢复。”王杰希说着,手中的光极力地压缩,竟变成黑色,薄薄的一层将一个被火焰裹住击飞过来的机器人缠住,抛向身后射过来的子弹。

叶修的神情严肃而专注,他刚刚击倒的机器人又站了起来。王杰希的这个发现,对他们来说,非常棘手。

时间、魔力,这源源不断的消耗只能让他们一点点地透支生命。

叶修手中的太刀往地上一插,冰阵迅速蔓延开去,将五六个机器人冻在当中。他仔细地观察着团团包围的机器人,思考着该如何破开这个局面。

一个火球忽然狠狠地砸在叶修面前的机器人堆里,沉重的冲击力将四周的机器人震开几步。妖艳的火焰渐渐地熄灭,包裹住的物体显露在眼前,已经不成形的金属有一大部分已经化成了汁水淌在地上,在火焰熄灭后又迅速地在还未消逝的冰雪中冻成了奇异的形状。

韩文清低沉的声音随之响起:“犹豫什么?打到他们不能恢复就行了。”接着又是一个温度极高的火球砸了过来,灼热的空气几乎要把王杰希的扫帚尾巴都点着了。

叶修不由轻轻笑了出来,忍刀用力插进了一个结成冰的机器人的中心,魔力通过刀刃四散开来,变得极脆的金属被震成一个个的零件碎片,散得满地都是。

“老韩说得没错。”他轻快的声音伴随着王杰希手中压缩成烧瓶状的光砸了下去。

战斗还在继续。

为了打开一条通道,保证倒下的机器人不再能爬起来,三位联盟顶尖的异能者精神集中,下手精准,招招都带着澎湃的异能,渐渐地即将杀开一个缺口。

然而他们前进的方向上,远处还能看见在陆续赶来的机器人。

叶修和王杰希的神色又慢慢凝重起来,而韩文清的眉头,一直就没有松开。

千机伞的伞面哗地撑开,一招弧光闪就要砍到伞面上,但预料中的压力却迟迟没有来临。

叶修把伞一收,手中握住剑柄警惕地看着四周。

刚刚还在激烈地厮杀着的机器人全部停在了原地,只有已经发出去的子弹还在前进,三人灵活地闪过空中的危险,站定在三个角落中小心地观察着。

王杰希乘着扫帚飞上半空,难得的有些犹疑:“所有的都停住了。”

叶修轻轻地敲了敲身边的机器人,看着它倒下去哗啦啦压倒一片,化为水银一般的液体到处滚动,他从口袋中掏出一支烟,在韩文清身边一个尚未熄灭的机器人身上点燃了,对韩文清又更黑了一点的脸色视而不见。

他吸了口烟,微笑道:“大概是小江他们成功了吧。”


评论(1)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