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一)

正常地球的表世界被魔界——或者说被称为“荣耀”的里世界侵占,象征着人类文明的高楼大厦不断坍塌崩毁,拔地而起的魔幻建筑和魔界植物将原本和平安逸的地球改造成了一个噩梦一般的游戏:到处都是危险的魔界植物和数量庞大的魔物,甚至还有不少存在自我意识、不断进化升级的魔族。

对于魔界生物而言,这只是一场选拔出新一任魔王的游戏,而对于人类而言,却是不折不扣的末日。

血枪手亚葛、炎女巫卡修、刀锋剑客朗锐……对于这些魔界来客而言,人类是经验,是升级的必需品,而持有“契者”的人类,也只不过是稍微难打一些的BOSS而已。

人类,当然不甘心坐以待毙,他们组建战队,建立安全区,一步步抵抗魔界生物的攻城略地,用敌人的装备和血肉强化自己,驯养强大的“契者”为自己战斗,世界似乎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是代表着人类最坚固的阵营之一的“嘉世”却在这时被几位强大的魔界来客攻陷,而队长叶修偏偏在这时候魔化。被认为是叛徒的叶修百口莫辩,甚至连自己的“契者”一叶之秋都被夺走……

曾经持有最强“契者”一叶之秋的叶修,一无所有地离开嘉世,却带走了一个只有他知道的秘密——如何终止这个末日荣耀online的游戏。

 

一、污名之后


边境小镇茂山城。

“听说了吗,叶修那家伙背叛了人类,投奔了魔族!”

“开玩笑的吧,他不是第一猎手吗?”

“他在众目睽睽下魔化了!很多人亲眼看见,这可抵赖不了,不然嘉世也不会把他一脚踢开撇清关系。你说为什么魔族会这么轻易攻陷嘉世基地?指不定某人就做了内应!”

“说不定是被魔族种下烙印了呢,烙印也会导致魔化吧。”

“以他的实力,不是自愿被烙印有可能吗?再说了,魔族的烙印大多是给有潜力的新人,他的实力已经够强了,如果落到魔族手里早就被直接吞噬了。”

“说的也是……”

倚靠在长满了青苔的低矮墙面旁的斗篷人拉了拉斗篷的帽檐,烟头在黄昏中忽明忽暗,白色的烟雾从烟头上飘起,氤氲在沉沉的暮色之中。

小巷里人来人往,结束一天工作的人们三三两两地前往酒吧和朋友们谈天说地。这座并不算大的小镇属于蓝雨战队的戍卫范围,但居住在这里的大多是没有驾驭契者能力的普通人,他们依靠去城外狩猎低等怪物换取金钱和食物,每一天都在死亡阴云的笼罩下。

但谁又不是如此呢?因为,这是一个笼罩在鲜血、死亡、绝望之中的、永无宁日的世界啊。

墙内的破酒吧里,几个佣兵一边灌着劣质的麦酒,一边聊着近期联盟最大的八卦——嘉世战队队长叶修因反人类罪名被剥夺了契者一叶之秋后流放。

而八卦中的主人公此刻正漫不经心地站在酒吧外,懒洋洋地抽着兜里最后一支烟。

叛徒吗?真正的叛徒正道貌岸然地享受着噩梦世界中一切能够享受到的东西。

而曾经的勇者却背负着污名孤独地行走在黑暗中。

就连并肩作战的契者都失去。

叶修总觉得一叶之秋还在他身边,像是这些年每一个平凡无奇或者惊心动魄的日子一样,只要他一回头,总能看见一叶之秋笔直地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用契者独有的那种安静又深沉的眼神看着他。

自从失去一叶之秋后,叶修就一直在做梦。他反复梦见多年前他从契者的蛋里孵化出一叶之秋的时候,那时候的一叶之秋还不是联盟最强大的契者,他也不是联盟最强大的猎手。

他抱着幼生期的一叶之秋,手把手地教他怎样去战斗,苏沐秋笑着看着他们,小小的秋木苏骑在他的肩上,挥舞着两把小手枪砰砰砰地乱射,把薄薄的墙面打出一个又一个的孔洞。最后两个幼生期走路都还会跌跤的契者在草地上扭打成一团,要么是一叶之秋骑在秋木苏背上,要么是秋木苏把一叶之秋扑倒在地上,最后等两个小契者都玩累了,叶修就和苏沐秋一人一个把他们抱回房间安睡。

那些充满了危险却又美好的回忆最后都是失去,失去苏沐秋,失去秋木苏,失去一叶之秋……

不知不觉手上的香烟已经快烧到了手,叶修一脚踩灭了烟头,拉了拉斗篷的帽檐一步步走入小巷深处。

夕阳西下,暮色如血。

 

“这个包裹已经寄存了将近十年了,我得去仓库找找。”仓库管理员头疼地看着下班前最后一份存单,这份存单已经很旧很旧了,稍一用力就会撕破。管理员心急如焚地想回家,但还是很尽职地答应帮这位古怪的客人去取货。

“麻烦你了。”客人穿着一身漆黑的斗篷,声音慵懒而沙哑。

管理员花了大半个小时才从旧仓库里找出对应的货物,这个箱子看起来挺大,抱起来也有些斤两,上面写着“贵重物品,轻拿轻放”。

客人接过了箱子,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划开箱子的胶带,瞄了一眼箱子里的东西:“没错,就是这个。”

管理员有些好奇箱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但还是谨遵职业道德,并没有过问。

付了一大笔管理费后,这位奇怪的客人就抱着他那只大箱子离开了仓库。

起初箱子里的东西很安静,没一会儿他似乎是感应到了叶修的存在而躁动了起来,箱子被撞得砰砰作响。路上的行人纷纷对这个看起来神秘而古怪的旅人投以探究的眼神,叶修拍了拍箱子,用当年哄一叶之秋的口气说:“听话,待会儿就把你从蛋里放出来。”

箱子里是一颗蛋,严格地来说,应该叫魔兽之卵。杀死高等级的魔族会有一定几率取得这样的卵,而从卵中孵化出来的“契者”正是人类最好的战友。

叶修回到了旅店的房间中,木门吱呀一声关上,落上了锁。

箱子里的蛋跳动了一下,亟不可待地想从里面跳出来。叶修打开箱子,将比足球还大的魔兽之卵抱在了怀里。

被冷落了十年的蛋在叶修的怀里滚来滚去,叶修割破了手指,在蛋壳上绘制契约图纹。这只魔兽之卵是叶修和苏沐秋在突袭一个受伤的魔族的时候得到的,和其他的魔兽之卵不同,这只蛋的外壳上没有任何图腾和花纹,所以难以分辨他属于哪种属性,两人商量后就把他寄存在了附近的一个小镇中,结果一放就是十年。

直到叶修失去了一叶之秋,他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魔兽之卵可以孵化。虽然不知道这个契者会是什么样的属性什么样的成长力,但他相信只要在六个月的幼生期内教养得当,至少也会是一个A级的契者。

涂在蛋壳上的血迹很快被吸收,只留下一层暗红色的图腾。叶修将蛋放在了床上,洗了个澡也躺进了被子里。魔兽之卵在被窝里拱来拱去,不安分地试图吸引主人所有的注意力。叶修将它抱在了怀里了,蜷缩在被子里耐心地孵化他。一般而言只要一个晚上就可以孵出来了,然后是六个月的幼生期。

幼生期的契者就像是小孩子一样,从婴儿大小一直成长到少年,成熟体多半是青年的样子,对契者来说六个月的幼生期是最宝贵的学习时期,一个契者的能力有多强,多半取决于这六个月的学习和成长。

叶修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心想明天就离开这里,他必须给自己的新契者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

长途跋涉后的倦意袭来,叶修轻轻拍着不安分的蛋,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 *** ***


评论(11)

热度(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