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二)

叶修再一次梦到了以前的事情,关于一个给他留下烙印的“魔族”。

他一个人在黑暗的洞穴中狂奔,狭窄的通道里凹凸不平,古怪的荧光蘑菇扎根在岩缝中,散发着迷离的光芒,却又不足以照亮这条仿佛永无止尽的通道。

这里是云都的地底。

这是一座罕有的人类、魔族、怪物混居,遵循着黑暗的丛林法则却又诡异和谐的天空之城。它坐落在熔岩山脉深处巨大的岩浆湖中,这座翻滚着滚烫岩浆的湖里有一棵仿佛生命之树一般庞大的参天巨木——魔界之花。正是这朵魔界之花伸出数不清的气根,贪婪地吸收着来自地脉的能量,将能量化为舒展的枝叶,将云都牢牢地托举在树冠的顶端上。

从远方看去,天空、云都、魔界之花、岩浆湖和浩瀚的熔岩山脉仿佛是奇幻作品中阴郁又圣洁的诡异风景,可是它却真实地出现在了地球上。

不止是云都,自从魔界的次元逐渐侵蚀地球,将地球变成末日荣耀online游戏的大地图之后,一切原本属于人类文明的高楼大厦都开始逐渐被侵蚀,如今人类只能时不时地在光怪陆离的魔幻建筑中瞥见零星散落在各个角落的摩天大厦和文物遗迹。 

洞穴深处传来藤蔓在岩壁上飞速爬行的声音,在昏暗的洞穴中仿佛是攀附在皮肤上的软体动物,令人毛骨悚然。

叶修足足狂奔了一个小时才甩脱了藤蔓的追踪,他疲倦地靠在洞穴的岩壁上喘息,不敢突然坐下。手臂上的弩箭已经损坏了,他的契者一叶之秋也不知所踪,从两人的心灵感应来看,他只是被缠住了,并没有生命危险。

到底是怎么回事?叶修一边喘气,一边回忆。

他花了整整七年的时间寻找失踪的苏沐秋,并且终于在漫长的七年后找到了他——或者说,魔化的苏沐秋。

事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脱轨?突然开启并将全世界拖入魔族的死亡游戏的那一刻?不,应该是七年前,他和苏沐秋意外杀死一个重伤虚弱的魔族开始……

最初的他们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契者,两个少年像是更多普通的人类一样,靠着简陋的冷兵器捕猎低等的怪物,养活自己和苏沐橙,至于那些强大的魔族,他们想都不敢想。

后来他们的精神资质得到商人陶轩的承认,并且在他的帮助下得到了自己的契者——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在这一点上,叶修始终是感激陶轩的,哪怕是多年后他们因为不同的理念而分道扬镳,但最初的时候他们曾经也志同道合过。

再后来,他们一起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冒险,寻找未来嘉世战队的成员。就在这一次冒险中,两人凭借刚刚进入成熟期的契者侥幸猎杀了一个受伤的高等级魔族,并且得到了一个奇怪的白色的蛋。两人都已经有了和自己属性契合的魔兽之卵,于是便将这枚卵存放在了附近的小镇茂山城中,以备不时之需——虽然当时的他们认为,自己恐怕一辈子也没机会用到它了,毕竟一个人的精神力是有限的,培育出一个契者就已经是极限了。

在苏沐秋的建议下,两人默契地向陶轩隐瞒了这件事情。

但是从那天起,叶修却觉得苏沐秋逐渐变得不对劲,他时而会出现一些难以解释的举动,精神力大幅增长,有一段时间甚至神志不清,而更可怕的是,仿佛是“烙印”一般的刺青图腾逐渐从他的背后蔓延开来,但两人确信那个受伤的魔族并没有在他们身上种下“烙印”。

通常而言,“烙印”是高等魔族对有潜力的人类种下的,一旦被种上“烙印”就会随时被魔族追踪,魔族会耐心地等待猎物成长,然后伺机吞噬。

就在两人寻找解决办法的某一天,苏沐秋带着秋木苏失踪了,不告而别。

叶修凭借一对可以在距离近时互相感应的挂坠到处寻找苏沐秋,这件一开始只是因为好玩才带在身上的道具,后来像是救命稻草一样成为了维系两人关系的唯一线索。

叶修带着一叶之秋走过了很多地方,就算是带着嘉世战队队友到处做任务的时候也会一个人在附近转转,希望这个挂坠能够亮起,直到七年后,他在云都附近,这块挂坠终于被点亮了。

他找遍了云都的各个角落,然后在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的指引下钻进了下水道,进入云都底部的山体洞窟中。魔界之花的藤蔓和枝冠将云都高高地托起,耸立在岩浆湖上,有一些细小的藤蔓甚至伸进了云都底座的山体中,叶修当然不敢去碰触山壁外延的魔界之花,每次看到那些藤蔓就小心避开。

错综复杂的洞窟通道仿佛是一座天然的迷宫,叶修握着胸口的挂坠一直走,一直走,灵魂深处有一个声音在指引着他,让他在黑暗复杂的迷宫中没有迷失方向。而随着他们越走越深入,洞穴内部的通道却越来越宽阔,最后豁然开朗——巨大的岩体空洞中有一株缩小版的魔界之花,但即便是缩小后,也足有十几米高。

魔界之花特有的气根扎根在水潭中,潭底堆满了金银珠宝和一切象征着人间财富的宝物,仿佛是巨龙的宝藏。而魔界之花的顶端上长着两三米高的半透明花苞,影影约约可以看见那是一个人影。

叶修握紧了胸口的挂坠,一闪一闪的光芒从没有像这一刻这样强烈过。

是苏沐秋,那一定是苏沐秋!

仿佛是感应到了他的存在,巨型花苞中闪烁着一点星光,然后包裹着花苞的花萼分开,仿佛是午夜盛开的昙花一样逐渐绽放,无数细小的藤蔓仿佛潮水一样向叶修涌来,一叶之秋站到了他的前方,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斩断汹涌的藤蔓,他回头看了叶修一眼:“离开这里。”

藤蔓和花瓣一同散开,仿佛是凋零的烟火,而处在花苞中央的人影也逐渐显露出身形——薄薄的半透明银色鳞片覆盖住他的手臂和裸露的身体,仿佛是蜕皮的蛇一样,而鳞片后面的皮肤上更是爬满了黑色的图腾,两只犄角已经从他的头上长了出来,身后的银色翅膀逐渐舒展,还有那双闪烁着血光的眼睛里,涌动着对鲜血和杀戮的渴望。

而他胸口的挂坠却在闪烁着,频率和叶修身上的挂坠一模一样。

“沐秋……”叶修喃喃地呼唤着挚友的名字。铺天盖地的藤蔓宛如黄昏的晚潮,突然,潮水静止了,像是摩西分海一般向着两边散开,中间的神枪手手持双枪,静静地看着一叶之秋。

“秋木苏。”一叶之秋叫出了他的名字。

回应他的,是魔化的秋木苏砰砰射出的子弹。

……

……

……

场景又回到了梦境的一开始,叶修疲惫地靠在岩壁上喘息,一叶之秋被秋木苏缠住了,人类猎手的战斗力80%要归于契者,一旦没有契者配合作战,单人的战斗力远远比不上魔族。

叶修觉得自己正面和魔化的苏沐秋交战不可能胜利,只能退而寻找机会。

至于为什么苏沐秋和他的契者会魔化,为什么他会从微型的魔界之花中诞生,他也不得而知。

洞穴中的空气带着一种潮湿的燥热,叶修在衣服上擦了擦濡湿的手心,向着洞穴更深处走去。

岩洞深处涌来了一阵微风,长年的战斗经验让叶修警觉了起来,他警惕地回头看了一眼,洞穴深处只有荧光蘑菇和苔藓,他狐疑地扭回了头,然后愣住了。

魔化的苏沐秋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堵在了前路上,这么近的距离足够叶修看清他的脸,五官仍然是当年的模样,头发却已经长长地披在了身后,额头上的犄角、覆盖了半张脸的银白色鳞片以及鳞片下黑色的斑纹让他看起来不似人类。苏沐秋伸展开来的翅膀唰地一下收拢,然后一步步向他走来。

“你认识叶修吗?”魔化的苏沐秋用熟悉的声音问道,看着他的眼神却是冰冷的。

比这个梦还要冷。

 

*** *** ***


评论(9)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