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四)

二、茂山倾危

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叶修睁开酸涩的眼皮,一时间分不清自己是否还在回忆的梦中,这样的梦这些年反反复复地出现,让人在疲惫不堪中醒来。

叶修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一直做这个梦,况且梦中那种身体被撕裂的疼痛作为人生唯一一次性经验的体验实在是有点可悲。

那之后的事情就完全脱离了叶修的控制,他从昏迷中醒来之后就看见了受伤的一叶之秋,安静地坐在他的床边陪着他,有一瞬间叶修以为他会像小时候那样在他怀里哭起来,可是到最后一叶之秋也只是默默地用手盖住了叶修的眼睛,用很沙哑哽咽的声音说……

“对不起。”

叶修想,他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见过一叶之秋的眼泪了,从他能够拿起战矛保护他的那天起。

一阵诡异的痛楚感从叶修的尾椎骨往上窜,仿佛是什么扎根在那里的生物破壳而出,叶修从回忆中惊醒,嘶了一声又摸了摸那里,有一个蚊子包一样的小突起。

怀里的蛋散发着暖暖的热量,似乎是感觉到主人醒来,它不安分地动了起来。这一整夜叶修几乎被抽干了精神力,如果不是被种下“烙印”后他的精神力有了一次质的飞跃,此刻他恐怕无力供养第二只契者。但可笑的是,这种来自于“烙印”的帮助,却成为他为了力量投靠魔族的“铁证”。

疲倦的叶修振作精神,举起白色的蛋敲了敲,蛋里的小家伙安静了一会儿,突然猛烈地挣扎了起来,只听咔嚓一声,蛋壳上裂开了一道缝。

叶修的睡意一下子飞到了九霄云外,他打开壁灯,抱着魔兽之卵仔细端详。

细小的裂缝在蛋里的小生灵的努力下越来越大,蛋壳上被顶开了一小块,伸出一只婴儿大小的手,然后是只长了几根胎毛的脑袋。叶修伸出手指碰了碰幼生期的契者,那小小的手握住他的手指的时候,叶修无法克制自己回想起当年孵化一叶之秋的场景——那么弱小,那么柔软,仿佛是破壳的雏鸟一样,黑亮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他的影子。

“卟——”小契者吐了个泡泡,唤回了自己主人的注意力。他还没能从蛋里爬出来,因为大半个身子卡在了蛋壳里,凭他的小胳膊小腿实在有点困难。

叶修小心翼翼地替他剥开蛋壳,把手舞足蹈的小契者从蛋中抱出来,幼生期的契者灵活地挥舞着手脚,然后就在叶修认真端详他的时候吐了叶修一脸口水:“卟!”

叶修淡定地擦掉口水,左手倒提着契者的腿把他拎了起来,契者丝毫不觉得这是惩罚,反而咯咯地笑了起来,精力十足地扭来扭去。

“小鬼,以后就叫你君莫笑吧,好好干啊,不能输给你的‘哥哥’。”

幼生期的契者君莫笑,用嫩牙啃在了叶修的右手腕上。

叶修在他圆鼓鼓的屁股上来了一巴掌:“小鬼,别闹。”

君莫笑立刻哇啦哇啦地叫了起来,十分凶恶地表现出自己对食物的渴望,叶修慢吞吞地从包裹里找出压缩饼干,碾碎了兑热水,然后用勺子一勺一勺地喂君莫笑。君莫笑张着嘴吧唧吧唧地吃,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

幼生期的契者十分能吃,养一叶之秋的时候叶修就知道了,那会儿他和苏沐秋不得不一人一只勺子轮流给他喂食,不然嘴巴一得空一叶之秋就会嚎起来。奇怪的是小时候特别吵闹的一叶之秋长大后反而变得沉默冷静起来,经常安静地站在一旁,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也许不是一叶之秋的问题,大部分契者都是这样。他们时常面无表情地站在主人的身后,仿佛没有自己的情感和思想,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类觉得契者并不算具备独立人格的同伴,而只是好用的道具而已。

但叶修知道并不是这样的,他们之间始终缠着一条看不见的线,他可以感觉到一叶之秋的心情,从一叶之秋偶尔看向他的眼神里,他知道一叶之秋也是这样。

这就是主人和契者之间割舍不掉的关系。

两块压缩饼干很快就进了君莫笑的肚子,但这个小家伙还是不满足,抱着叶修的胳膊在他的手臂上磨牙,叶修无奈,揉了揉他头上稀疏的胎毛:“乖乖在这里呆着,我给你去买点好吃的,肉怎么样?”

君莫笑显然还不知道肉是什么,只是疑惑地看着叶修。

叶修把君莫笑放在床上,自己起来稍微乔装一下准备出门,脱掉衣服的时候他下意识地摸了摸有点发痒又有点发疼的尾椎骨,那里的小包还没有消下去,用指甲掐一下还是硬硬的,质感和蚊子包有明显区别。

是被什么毒虫咬了吗?叶修摸着那里,疑惑地穿上了衣服。

 

*** *** ***

 

茂山城外的悬崖上,炎之女巫卡修迎风而立,血红的长袍像是一面艳色的旗帜在风中招摇飘荡,浓丽的妆容将她的的五官衬得艳丽张扬,是那种魔性而极具侵略性的美。而她的脚下,巨大的猩红魔法阵已经成型,随时都可以启动,招来一场末日般的噩梦。

刀锋剑客朗锐抱着他的剑站在背风的石头后面,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我们来这里有多久了?”女巫卡修问道。

“十分钟。”剑客朗锐回道。

“不,我说我们来到地球有多久了?”

“大概七八年了吧。”朗锐也不太确定地说。他并不觉得记录时间有什么意义,魔族强大的力量和漫长的生命让他们习惯了挥霍享乐,肆无忌惮地度过自己的人生。如果不是因为这次魔王继任者选拔比赛,他们甚至不会踏出魔界一步。

“七年零八个月又十三天。”远远的有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

流离之地统治者托亚身着一身红色的皮衣裤,腰上拴着链条,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朋克风格。

“总觉得每次见到你,你头发上的颜色都在变多,我数数,现在至少有八九种了吧。”卡修挑了挑眉,抱着手臂看着托亚。

托亚一捋自己彩虹般的头发,得意地说:“一共十三种。”

“……”卡修和朗锐同时陷入了沉默。

“除了已经进入茂山城的影刀客阿红,还差三个,那些家伙喝高了死在厄尔罗斯(EROS)女人的床上了吗?啊啊,我也想去厄尔罗斯买几个漂亮的男奴啊,人类真是太脆弱了,每次我都只能饱含着悲伤的泪水把他们的尸体吃掉,放久了就不新鲜了。”女巫卡修抚摸着自己红得滴血的指甲,发出拖长了音调的喟叹。

“待会儿你可以在茂山城直接用抢的。”托亚漫不经心地建议道,“漂亮的就带走,丑陋的就杀掉,饿了还可以直接吃,我喜欢小孩子,虽然精神力不强,不过肉质鲜美,就连血液都是新鲜滚烫的,那才是顶级的美味。”

“被食欲和性欲左右的家伙。”朗锐嘲讽一般冷笑道。

“嗨,哥们,我实在不想和你这个苦行僧一样的处男讨论这种问题。你简直是魔族中的异端,难道是人类派来的奸细?”托亚尖刻地反问他。

“无聊。”朗锐一动不动地闭上眼,怀里抱着他的剑,丝毫不为所动。

三人并没有等太久,几分钟后剩下的三个魔族也陆陆续续地来到了茂山城外的悬崖上,还有一个已经潜入了茂山城中,炎之女巫站在峭壁的孤岩上,高高举起手中的白骨魔杖,枯瘦的指骨狰狞地指向天空,仿佛是死者妄图握住最后一线生机。

天边涌来翻滚的乌云,遮天蔽日地挡住了湛蓝的天空,旷野的风带着肆虐的前兆奔涌而来,燥热的空气中,一个可怕的范围魔法正在逐渐成形。

宁静的边陲小镇茂山城即将迎来一场残酷的暴风雨,而生活在那里苟且偷生的人类尚不得而知……

 

*** *** ***


评论(3)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