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五)

“哈哈哈哈哈哈,燃烧吧,大地,燃烧吧,天空……火焰,流星……红色的……血……多美啊,红色的世界,多美啊!我爱这里,魔王陛下,我爱这个世界!”炎女巫卡修歇斯底里地高喊着,她那恣意张狂的笑声在铺天盖地的流星火雨中仿佛是末日的诅咒,魔女从不掩饰自己的欲望,因为她们就是欲望本身。

杀戮的欲望,破坏的欲望,毁灭的欲望,这本就是魔族的天性。

流亡之地统治者托亚也已经兴奋了起来,他舔着嘴角尖尖的獠牙,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忍不住了……再也忍不住了……我要……那些鲜美的食物,现在就要!”

说着,他转身就要向着崖下的茂山城奔去猎食。

刀锋剑客朗锐的长刀却堪堪挡在了他的身前,愤怒的托亚吼道:“你他妈到底想做什么!”

“把那个疯婆子也一起带走,尽量避免单独行动。这是我们七人在行动前就定下的规则。”朗锐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内心深处对这群肆无忌惮毫无遵守规矩这个概念的同类头疼不已,无论一开始的计划订得多么完美,最后都会各行其是一塌糊涂。

如果魔族能有那么一丁点团结意识,就不会这么多年还没能消灭人类了。

人类的优势,不就在于数量和团结吗?

此刻,蓝雨战队的契者魔法师团已经在茂山城另一面的山岗上集结。队长喻文州俯瞰着在流星火雨中熊熊燃烧的茂山城,举起了右手中的法杖灭神的诅咒。

契者和他们的主人们用同一个频率的声音咏唱,几十位元素法师契者及其主人的力量,即使没有准备周全的魔法阵加持也远比炎女巫一人要强上许多。很快,茂山城附近那燥热的火元素被突然奔涌而来的水元素挤散,无声地尖叫着逃逸。

阴云密布的天空暗无天日,而原本密集的流星却逐渐稀疏,炎女巫第一个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异样,她看着天空,美艳逼人的脸上露出明显的狐疑。

“疯女人,你到底走不走?”托亚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去猎食,却碍于卡修的施法还没结束,只能耐着性子催促。

“有人在干扰我的魔法,不对劲,这不可能!”卡修尖叫了一声,举起手中猩红的法杖,脚下的魔法阵红光更盛,不断激发着空气中火元素的活力。

可是即便如此,禁咒流星火雨也戛然而止,炎之女巫高声咒骂着中止了她魔法的家伙,可是很快,就连咒骂她的声音也被她声嘶力竭的尖叫声取代了。

头顶的黑云中竟然下起了暴雨!

不,这已经不是下雨了!仿佛是天空被凿开了一个大洞,让云层上的水铺天盖地地倾倒下来,顷刻间就将火焰地狱的茂山城变成了一片汪洋泽国。那是唯有神迹才能做到的魔法,如此迅速,如此浩大,却又如此……准确无误,只有茂山城头顶的那片天空降下了暴雨,堪堪将先前流星火雨的范围覆盖,而茂山城周围的草原上甚至还滴水未沾。

不幸的是,魔族所在的这片悬崖正好在降水的范围内。

身上美丽的红装已经化为了厚厚的湿布黏在身上,而脸上那精致浓艳的妆容更是冲毁大半,宛如厉鬼的女巫狂怒的尖叫声刺破苍穹,径直传入茂山城对面的山岗中。

“这是女巫的音波攻击吗?”徐景熙嘀咕着问他的契者。灵魂语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回道:“不,我想,这只是一个女人愤怒的声音。”

队长喻文州已经转过了身,将索克萨尔的手杖还给了他,然后说道:“现在出发,去茂山城接应少天一队。”

“如果遇到了罪魁祸首,就用他们的血来祭奠死者吧。”喻文州说道。

 

*** *** ***

 

砰地一声巨响,叶修被甩飞了出去,整个人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墙壁上,剧烈的痛楚让他几乎无法呼吸,内脏肯定受伤不轻,他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还是不行吗?人类,真的无法战胜魔族吗?

叶修拄着千机伞从地上爬起来,眼前是大片大片的黑雾,他的眼睛已经看不清前方的敌人,他的双手已经无法举起唯一的武器,他的双脚更是无法迈动哪怕一步……

鲜血不断从他的嘴角往外渗,他终于控制不住地狂咳了起来,吐出了大量带着泡沫的污血。

流星火雨不知何时已经停止,天下着大雨,依旧是那么昏暗,让人看不清眼前的道路。

到处都是水,密密的水帘挡住了视线,让衣服死死贴在皮肤上,令人不堪重负。

叶修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水没过了他半张脸,咸涩的血腥味在嘴里翻滚不休。

他离死亡是如此之近,几乎已经嗅到了死神镰刀上亡者的气息。

影刀客愉悦地看着猎物的垂死挣扎,心中的愤怒化为了折磨这个人类的欲望,他要用这个人痛苦的惨叫抹平今日所遭受的耻辱,于是他欣赏着这个人类的痛苦,然后慢慢向他走去。

赤影狂刀在鸣叫,嗜血的渴望在影刀客的内心蔓延着,他猩红的舌头舔着干裂的嘴唇,上面的血腥味让他更加兴奋。

“如果再多一些你这样的食物就好了。”影刀客半是遗憾半是期待地说着,绯红的刀高高举起,重重落下。

血花飞溅,大雨瓢泼。

 

*** *** ***

 

“下雨了。”夜雨声烦的脸上滑过一滴雨水,他抬起头,看着头顶宛如黑夜的天空。

流星火雨已经被强制终止,取而代之的是蓝雨战队魔法师团的水系范围魔法水幕天华。几十人同时发动的结果就是:在夜雨声烦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衣服已经被浇透了。

黄少天看了他的契者一眼,竟然难得的没有喋喋不休,而是沉默地抬起倒塌的民房的梁柱,将受伤昏迷的居民从危房里拖了出来,放到避雨处安置。

伤员太多太多,靠他一个人的力量完全无法救助。他身后的救援团已经自发地展开了行动,而身为副队长的他最重要的任务,是将潜入茂山城的魔族清剿干净。

黄少天拿出探测魔族的感应器,银色外壳的金属感应器上闪烁着红色的光点,远远近近足有四个,黄少天想也不想,循着最近的信号往那里赶去。

夜雨声烦轻轻松松跳上屋顶,紧追着黄少天跑,一边跑还一边和他的主人说话,仿佛是一只永远不知道何时该闭嘴的鹦鹉。

如果是往日,黄少天大概会很乐意和他的契者侃上一天,但是此刻,他的心里仿佛压着一块沉甸甸的巨石,让他喘不过气。

到底是什么呢?这种不祥的预感……

很快,他就知道了。

在茂山城不起眼的一条街道上,到处都是一场惨烈战斗的痕迹,红衣红发的魔族举起手中血色的屠刀,向倒在地上失去抵抗力的猎物重重落下。

那一瞬间,黄少天的心跳都停止了。

叶修,是叶修!

夜雨声烦读到了主人的心情,像是离弦之箭一般刺出,手中的光剑冰雨在昏暗的天幕中宛如雷电般迅疾刺出——

被偷袭重创的影刀客暴怒地吼叫着,和剑客夜雨声烦战成一片,黄少天将倒在积水中的叶修扶起来,拍了拍他的脸:“你没事吧?叶修?还活着吗?你倒是吱一声啊!”

半昏迷中的叶修只觉得耳边有只嗡嗡作响的苍蝇飞来飞去,不胜其扰的他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啪地在“苍蝇”脸上打了一巴掌:“安静!”

好心救人的黄少天怒了,思忖着找个地方下手拍回来,但是愣是没在这个人身上找到一片完好的地方,到处都是刮擦摔打出来的伤口,渗出的血水混在暴雨中,化为淡红色的液体流走。

面对这样的伤员,黄少天只能咬咬牙将人裹好抱起准备放到安全的地方救治。结果还没走出几步,就瞥见角落里爬出来的小孩子。

是个幼生期的契者,拖着一把跟他的体型完全不相称的大伞,眼巴巴地瞅着黄少天。

“喂,小鬼,你是这家伙的契者吗?”黄少天知道在嘉世发生的事情,也知道怀里的这个人已经失去了与自己生死相随的契者,他曾经担心叶修会因此一蹶不振销声匿迹,但是事实证明,这个家伙比他想的还要坚韧。

没有哪个猎手能够有这样的勇气从头再来,人类的精神力更不可能支撑一个猎手两次孵化契者,但是那是叶修,是一个不能用常理推断的人。

他早就应该习惯了被他一次又一次震惊才对,黄少天自嘲地笑了笑,低头看着不省人事的叶修。

小君莫抿着嘴看着自己昏迷不醒的主人,踩着快有他半人高的积水向黄少天跑来,但是千机伞太大太重,他拖得十分费力,一不小心就扑地一声栽倒在了水坑里,溅起了满地水花。

身后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在联盟中有着“剑圣”美誉的契者以压倒性的战斗力战胜了受伤的影刀客,收起剑影步瞥了地上的尸体一眼,抬脚向黄少天走来,还顺手把摔在水坑里的君莫笑拎了起来。

“这个小鬼谁家的?不会是叶修的吧?现在看起来真小啊……小鬼,你打得过一叶之秋吗?一叶那家伙虽然平时老是拽得二五八万,但是PK还是很给力的,也很爽快,你长快点好陪我PK!哎哟你还不穿内裤,听说一叶之秋小时候也不穿,叶修那家伙连条内裤都买不起吗?真可怜啊要不你跟我们蓝雨混吧,我们蓝雨虽然没有钱金砖砌墙但是衣服还是买得起的。”夜雨声烦已经收起了战斗时那冷峻的神情,俯身将小君莫笑扛到肩膀上,大概是对光溜溜的小君莫笑挺感兴趣,他还伸出握剑的手弹了弹小小君莫笑。

破壳不到一天对这个流氓的世界毫无认知的小君莫笑呆住了,很快他羞愤地捂住自己的两腿间,哇地一声哭号了起来。

夜雨声烦顿时慌了,抱着嚎啕大哭的小君莫笑手足无措地看着主人黄少天。黄少天撇撇嘴,念了他一句活该,抱着叶修就走了。


评论(9)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