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七)

“叶修别偷懒了!出来PKPKPK!”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扰了猎手和契者的休息时间,叶修睁开眼睛,把胸口粘着的君莫笑提溜起来,放在了床上。他刚给契者传递了精神力,一脸懒洋洋的模样靠上了床头。

“门又没锁,直接进来啊。”

“你真是懒出一定境界了啊。”黄少天走了进来,他也知道叶修要培养君莫笑,只是随口喷了几句垃圾话。喻文州跟在他身后走了进来,冲着叶修笑了一下。

“两位队长一起来找我,真荣幸啊。”

“来找你谈些事情。”喻文州说,“那些魔族最近的行动有些诡异。”虽然失去了名为“斗神”的契者一叶之秋,但没有人会怀疑叶修的实力和渊博的知识。在掌握了那个消息之后,喻文州和黄少天在第一时间就决定来找叶修。

“呵呵,行啊,不过,看来门外好像还有客人?”

连房间里的叶修都注意到了,靠近门口的黄少天和喻文州又怎么可能没注意到呢?

“小卢,你早就被发现啦!别躲了,出来吧!”

从门后先是传来一阵稚气的笑声,然后是一个大孩子从门后露出一个小脑袋,好奇地看着叶修和他的小契者。另一个脑袋也跟着冒了出来,是一个契者剑客,此时也以同样闪闪发亮的眼神看着君莫笑,还有他身边巨大的千机伞。

“哦,不错嘛!你们蓝雨的小新人?”叶修感受了一下小少年和契者身上活泼跃动着的充沛的精神力,毫不保留地夸赞着。

“我叫卢瀚文!”卢瀚文中气十足地自我介绍着,指指自己的契者,“他是流云!”

卢瀚文虽然只有十四岁,仍是稚气未脱的年纪,但却已经是蓝雨的正式队员了。而他的契者剑客流云也许也受了主人年纪的影响,从外形看只比他的主人大上一点,站在一起仿佛一对双胞胎。

当听说蓝雨来了一个契者甚至还没过幼生期的新人猎手时,卢瀚文是很激动的,因为他终于可以当上前辈了!但是现在躺在床上的这个人,似乎比队长和黄少还要大一点……

“小卢你怎么过来了!”

黄少天拍了几下卢瀚文的后脑勺,卢瀚文也不在意,眼神发亮,满是期待地看着黄少天和喻文州。

“队长!黄少!这个人会加入我们战队吗?”

三个大人愣了一小会,然后同时笑了起来。

“说得好!喂喂,你吃喝蓝雨这么久了,现在该是你报恩的时候了,来我们蓝雨当苦力吧!”黄少天说。

“你说的算吗?”叶修似笑非笑的看了黄少天一眼。

“不算。”喻文州在旁边笑了笑。

“太可惜啦!”卢瀚文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我还以为这回我和流云都有后辈了呢!”

“这位可是你的大前辈,叶修。”喻文州笑眯眯地介绍。

“原来是叶修前辈!我听队长和黄少都提过好几次你的名字!”

“哦?”叶修笑咪咪的说,“他们说我什么坏话了?”

“喂喂叶修我警告你啊!”黄少天把卢瀚文警惕地挡在背后,也不知道想阻止他说什么,“你休想从我们队员这里套话!”

“他们说你作为对手来说,是最难缠的!”可惜卢瀚文已经说了出来,“不过,作为合作伙伴的话,又会是最好的!”

“哈哈哈!那是当然的!这就是哥的实力啊!”叶修大笑了起。

黄少天瞪了他一眼:“笑什么笑,别得意太早,赶快把你家小鬼头养起来,和我好好PK一场!”

总之,虽然卢瀚文没有多了一个大“后辈”,但流云倒是真的升级了。他也刚刚结束幼生期不到一年,面对君莫笑可是货真价实的前辈了。此时流云也早跟着卢瀚文走进了房间,正睁大了双眼和君莫笑两个对视着。

“那把伞很重吗?”流云问道。

小君莫笑歪了歪脑袋,一撮睡乱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也歪了过去,盯着流云背后的重剑,奶声奶气地反问:

“那把剑很重吗?”

“不重!”流云很帅气地把重剑从后背取下来,空摆了一个姿势给君莫笑看。

“我的也……”小君莫笑站起来,有点吃力地把千机伞拿在手里,伞尖勉强对准了重剑的方向。

“……不重!”

可惜话还没说完,君莫笑的小胳膊腿就再也撑不住千机伞的分量,重心向前快速地倾斜着,直接拿着千机伞向床下倒去,在地上摔了个大马趴。流云惊讶了一下,赶快把剑背回背上,双手把君莫笑给抱了起来。

小君莫笑虽然摔了一下,但却并不在乎,反而对流云背后的重剑感起了兴趣。他对着流云咯咯地笑着,张开两只手。

“流云哥哥,陪我玩!”

流云,受到了会心一击。

 

卢瀚文看着流云和君莫笑玩在了一起,心里也很开心,却没有开口询问君莫笑的来历。虽然他年纪还小,却十分聪明,知道有些事情并不能提。

他同样听说了叶修因反人类罪名被剥夺了契者一叶之秋后流放的传言,但他并不相信。因为在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队长摇了摇头,而黄少则是气呼呼地把信件丢到了壁炉里烧了个一干二净。

“我可不信,那个叶修会背叛人类投奔魔族!这样的笑话,也能传得出来!这种东西都烧掉烧掉!”

“少天,我也同意你的看法。叶修不可能,也没有必要选择这样的方式去获取力量或利益。”

“要我说,说不定是嘉世自己搞的鬼!我早就觉得他们内部有问题!”

“叶修魔化,我相信其中必有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不可能是投诚那么简单。但是现在,谁也联络不上他……”

卢瀚文相信队长,相信黄少天,相信他们对于这个人的信任。所以,他也相信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背叛人类的人。

这个拥有最强契者“斗神”一叶之秋的人,这个猎手中的传奇,曾是很多孩子枕边故事中的主角。然而当背叛者的传闻,在末日荣耀的大陆上蔓延扩散开来,传奇瞬间由光辉沦落成黑暗,像是崩坏的信仰一样,很快被人所唾弃,所辱骂,所抛弃。

他失去了一切,却没有放弃一切。他带着小小的契者,从头来过。

只是,虽然又有了君莫笑,但他会不会想念一叶之秋呢?卢瀚文想着从小听到大的属于斗神的辉煌传说,悄悄地想着。

孵化契者后,主人和契者之间就生成了一种契约。早期的主人和契者几乎是同生共死的关系,但是随着阵营的出现,在一方能力不够或者受伤的情况下,联盟往往更希望双方解除契约,寻找能发挥出更大战斗力的另一半。

如果主人死去,契者会自动退回蛋的状态,等待一位新的主人将它孵化出来,如果幼生期培养得好能力甚至会更上一层楼。但如果是和平解除契约,契者不会回到蛋的状态,能力也不会发生很大的变化,除非和新主人的默契度特别高或者特别低。

解除契约虽然是出于保全人类有生力量的考虑,但是对主人和契者来说也是一种精神上的伤害。虽然身体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但在意识的虚空之中,主人和契者却紧紧结合,共享着一套精神脉络。主人与契者并肩作战的时间越久,默契度越高,解除精神链接时的痛苦也就越大。

更何况,在这可以感受到的精神疼痛之外,心所负担的痛苦,还要深刻得多。对于像他们这样的猎手来讲,契者不是保镖,不是武器,不是道具,而是自己的战友、朋友和半身。

而叶修和一叶之秋相伴的时间,已经有十年了。

这份沉重的感情,是此时的卢瀚文心中还不能完全理解的感情。他只是模模糊糊地想着,如果和流云分离的话,自己也会感到非常难过吧。即使他和流云才结下契约一年多,他们却已经是那么好的朋友了。

 

*** *** ***


评论(5)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