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十四)

叶修却只是看了一眼周泽楷的状况,确定他不会真的死亡,就头也不回地沿着河流一路跑了下去,同时在心灵频道里不断地呼喊着君莫笑。

可是小家伙一直没有回应他,叶修只能隐隐感觉到那边似乎是在躲藏,时不时地使用一下技能,只是不知道是攻击还是防御。叶修不禁心中一沉,他知道一枪穿云很可能已经追上了君莫笑,只是一时没有机会正面对战,然后射杀他。

多亏了夜雨声烦这段时间常常四处追着君莫笑跑,但是即使如此,面对契者中顶尖战斗力之一的“枪王”,一个未成年的契者还是不可能支撑多久的。

必须再快一点!

再快一点!

叶修尽量克制着自己不去想万一君莫笑真的被射杀的情境,但雨声磅礴之中,他的担心还是越来越浓,几乎快要淹没叶修,直到视野的前方终于闪现出两个身影。

在看见君莫笑的那一刻,叶修觉得自己全身如入冰窖,从头冷到尾。

千机伞掉落在一边,一枪穿云正单手掐住君莫笑的脖子,将他小小的身体拎在半空中。君莫笑小脸涨得通红,双手抱住一枪穿云的手臂,双脚乱踢,用吃奶的力气死死地咬住一枪穿云的手背。然而一枪穿云轻哼了一声,礼帽下的眼睛隐隐闪过一丝怜悯,根本不在意君莫笑挣扎的动作。

“再见了,小家伙。”

一枪穿云轻声地说,他慢慢抬起左手,枪支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君莫笑的太阳穴。

叶修眼前发黑,他离那两个人的距离还非常远,只能看着君莫笑哭闹着捶打着一枪穿云的手臂,然而幼生期的小契者和S级的枪王正面对抗,无异于螳臂当车而已。

来不及了么?

他又要再失去他的契者了么?

一叶之秋刚出生时咬着他手指的样子和君莫笑吐了他满脸口水的样子,突兀地闪现在他面前,让叶修浑身冰冷。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一枪穿云缓慢按下的扳手,这短短的一个动作在叶修眼中清晰地分成一帧又一帧,甚至隐隐渗透出可怕的血色。

来不及了……

叶修终于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一瞬之后,一声格外清晰的枪响在雨声中响起,然而紧随其后响起的,却不是君莫笑的叫声,竟然是一枪穿云“啊”的一声痛呼,还有什么东西落水的声音。

叶修猛然睁开双眼,他的眼角隐隐看见一只银翼从天边扫过,几乎将漩涡一般的铅云彻底卷起,露出一线明亮的阳光。那只叶修只看见了一个角落的庞然巨物很快消失在天空之中。

一个模样奇怪的神枪手站在一枪穿云对面,手握的银色左轮中飘出一抹硝烟。秋木苏面无表情地看着一枪穿云,被魔化鳞片覆盖的面无表情的脸突然绽开一个微笑,然后他优雅地抬起了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左手上还有被秋木苏突如其来的子弹射出的伤口,他只来得及看了一眼攥住千机伞,在河水中沉沉浮浮,快速地被冲向下游的君莫笑,就转过头沉默地看着自己的敌人,握紧双枪,翻转出枪口。

硝烟炮火,骤然而起。

两个强大的神枪手之间的战斗开始了。

君莫笑落入水中后很快就被湍急的流水冲远看不见了,然而拥有心灵频道的叶修却清楚地知道,他的契者还活着。

君莫笑并没有受什么非常重的伤,只要他找机会爬上岸,应该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太好了……

叶修心中猛得一松,浑身的感觉慢慢地恢复过来,他这才感觉到自己大腿内侧烙印的位置早就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这是给他印下烙印的魔族近在咫尺的证明。

“找到你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边不远处响起,带着贪婪和情欲的色气。大腿内侧的烙印更加热得灼烧了起来。

苏沐秋已经很近了。

几个月前那个山洞中痛苦绝望的回忆骤然浮现在眼前,叶修浑身不由自主地轻微痉挛了一下,却又突然听见身边响起一个人急促的脚步声,叶修下意识回过头,看见周泽楷从密密的雨水中走了出来。

他的斗篷已经彻底地坏掉了,衣服上也满是泥点,甚至脖颈上还有青紫色的手印,但这一切都无损于他古代希腊石膏像一样的英俊。

大雨之中,轮回的队长只来得及匆匆看叶修和自家契者一眼,就从腰胯的皮袋里抽出一把手枪,冷冷地举起手枪,笔直地对准叶修的身后。

浑身银白色鳞片的苏沐秋站在那里,微微仰着下颚,优雅而危险地舔了一下长长的指甲。胸前的挂坠正闪着一道漂亮的光芒,魔化的苏沐秋看着叶修,用并不清晰的人类语重复了一次:“找到你了。”

然后他眯起眼睛看向举枪的周泽楷,说道:“你想抢么?”

 

*** *** ***

 

蓝雨和轮回已经僵持了许久,总算黄少天觉得时间已经过去够久了,叶修要么是跑掉了要么就是已经跟周泽楷撞上了,再支撑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让蓝雨队伍的元素法师停止了雨水,瞪了江波涛一眼,大声说:“我们走。”

流云咬着嘴唇,眼眶有点红,却乖巧地没有反驳。

夜雨声烦用力地揉了揉流云的脑袋,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江波涛看着他们逐渐走远的背影,松了口气。然后他心里被另一个担忧占据了,不知道队长那边怎么样了?

通过定位设施简单地确定了一下方位后,江波涛一行人一起顺着河流向下走去。

“副队,我们究竟为什么要追杀叶修前辈的契者啊?”杜明突然悄悄地问了一句。江波涛看了他一眼,然后眼角扫视了一圈其他队员,大家虽然嘴上没说,神色却都有一些好奇。

在轮回,周泽楷的意志几乎不会遭到反驳,虽然大家几乎都猜不到队长寡言之下的真正意图。而在大多时间中,去问问江波涛是个不错的主意。毕竟副队长人很随和,跟队长相处得又相当不错。

对着队员们亮闪闪的眼睛,江波涛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脸上沉了沉,声音轻而坚定地说:“好了,不要问了。都已经没事了。”

其余人面面相觑,在彼此的眼睛里都看见了奇怪,不过大家都安静地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江波涛心里微微地苦笑起来。

只要顺利地杀掉君莫笑,就不会出问题。

他在心里这么说服着自己,然而那股隐隐的不好的预感还是一直挥之不去。

就在江波涛垂着头若有所思的时候,身旁突然传来方明华“啊”的一声惊叫:“是队长!”

“还有魔族!”

江波涛匆忙抬起头,只见山坡下面靠近河流的地方,一片遍布着硝烟黑色的泥泞之中,浑身血迹的周泽楷和一个浑身银色鳞片——原型似乎是龙蛇一类的魔族对峙着。魔族长长的爪子上沾着点点鲜红的血液,被他不怎么在意地舔舐干净,银色的瞳孔中闪烁着戏弄有趣的情绪。

而一枪穿云和另一个魔化的神枪手缠斗得难解难分,一般来说魔化之后,契者的智能和反应速度都会有一定的下降。可是这个神枪手本身的能力似乎强大异常,几乎不下于一枪穿云。

现在一枪穿云虽然占尽上风,然而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彻底击倒敌人,然后去支援主人。

他面容中浮现焦急的神色,眼角不断地望向周泽楷。

英俊的青年小腹上有一道深深的口子,不断地透出血液。他的脸色很苍白,却因此更显得英俊得让人心痛。周泽楷勉强支撑着身体,不肯丝毫地退让,然而在魔族一记厉爪之下,周泽楷身体摇晃着,终于向前跪倒在地上,扶住地面大口地呼吸起来。

江波涛心中一急,顾不得隐藏行踪,大声命令道:“远程攻击!快!”

这一声将下面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浑身银色鳞片的魔族轻轻地“啧”了一声。

秋木苏也有一瞬间的失神,一枪穿云眼睛一闪,抓住这一丝机会,飞快地抬起右手向着苏沐秋射出一连串的子弹。

苏沐秋反应不及,只来得及勉强地倒退了一步,谁知燃着青色火焰的子弹虽然避开了他的身体,其中一颗却“碰”的清脆一响,打飞了他胸前的漂亮挂坠。

顿时几个人都怔住了。

闪烁着明亮光彩的挂坠甩脱银链的束缚,在空中滑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苏沐秋心中猛然一悸,下意识地伸出长长的指甲去够,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擦过自己的指甲尖,然后被抛入了山坡之下,很快消失了。

“……!”

不行……

不行,这是“叶修”给他的东西……

虽然他根本不记得那到底是谁了,不过他知道,那一定是一个对他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即使失去了记忆,这个人的名字也依然刻在心底,隐隐地呼唤着他。

他不能再一次失去了。

苏沐秋飞快地瞥了一眼在站在山坡上的江波涛等人,又看了看周泽楷,最后目光在面无表情的叶修身上逡巡一圈。那种好吃的感觉仿佛还在身体里残留着,苏沐秋不禁舔了舔下嘴唇,有些不甘心地眯着眼睛:“……下一次就不会让你逃掉了……”

叶修没有说话,也没有注意到周泽楷侧过头悲伤地看了自己一眼。他看见苏沐秋背后伸展出银色的,巨大而极端美丽的,仿佛能遮挡住天地的龙翼,在地面上落在一片浓厚的黑色阴影。苏沐秋发出一声高亢的龙吟,身体很快消失在被白色山岚遮蔽的悬崖之下。

秋木苏犹豫了一下,也走到山坡边,跟着跳了下去。

两个魔族的离开让轮回的人都松了一口气,相继从山坡上走了下来。

“队长,怎么样?没事吧?”

江波涛走到周泽楷身边,紧张地将他扶起来。

周泽楷沉默着摇摇头,方明华和笑歌自若给队长施展着回复术,周泽楷朝他们摇了摇头后,咬着牙起身走到叶修身前。

叶修安静地看着他,眼睛里黑沉沉的,看不出任何情绪来。

周泽楷咬了咬嘴唇,断断续续地说:“前辈……一起去轮回。”

他清楚地知道叶修一定想去找生死未卜的君莫笑,但是他绝对不能允许。

江波涛不禁看向叶修,叶修一直没有说话,似乎是默认了。叶修心里也清楚,他就算强行逃走了,找到了君莫笑,万一周泽楷跟来,君莫笑生还的几率只会更加降低。但叶修的脸还是更沉了,仔细地盯着周泽楷看了一会,终于声音干哑地问:“你到底为什么要杀君莫笑?”

江波涛顿时紧张了起来。

他偷偷地看向周泽楷,只见周泽楷紧紧咬着下嘴唇,好半天才期期艾艾地说:“对不起……”

叶修皱了皱眉,表情还是很冷静:“有什么理由吗?”

周泽楷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叶修等了一会,看着他形状英俊的侧脸,有点自嘲地轻声说:“实话说,我倒也不是没想过会有人追杀,但居然是你……其实我还是有点失望的。”

江波涛瞬间就感觉到周泽楷的身体僵硬了起来,他抬起头,看见自家队长眼睛里闪过一丝透着茫然的难过。

然而叶修已经摇了摇头,转身往杜明那边走了过去。

“……队长……”

周泽楷摇了摇头,似乎是想示意自己没事,但他的脸已经非常苍白了。

一直到他们走出这片山坡,搭上轮回的越野卡车,叶修都没怎么说话。

在车辆穿过一个隧道的时候,车厢里完全陷入了黑暗,只有导航仪等仪器在发着星星点点的光。周泽楷偷偷地看向叶修,前辈把头抵在外面用银粉画着复杂的法阵、能抵御大多数中低阶攻击的玻璃窗上,头一点一点的,已经睡着了。

他的脸色很苍白,呼吸深深浅浅的,眼下有着深深的黑色阴影。

看起来……很累……

周泽楷有些犹豫地握住叶修冰凉的手,低下头,终究不敢亲吻他的指节,于是只好把嘴唇烙在自己的手背上。

这辆车就这么开往了轮回。

而在山坡之下,苏沐秋长长的指甲中缠着一只闪着点点光芒的挂坠,他注视着它,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后小心地将它缠回银链上,挂回了自己脖颈上。

在河流更远的下游,一个小小的身影被从河水中捞了起来。面容严肃到有点可怕的男人注视着被泡得昏昏沉沉的小君莫笑,“啧”了一声,不怎么有耐心地问:“你的主人是谁?”

“咳咳……爸爸……”

“谁?”

“咳……叶、叶修……”


评论(8)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