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十七)

这时身前突然传来一丝声音,周泽楷低下头,却发现是前辈在动。被毛毯包裹成一个球的叶修似乎是感觉到热得不舒服,在睡梦中皱起眉毛,毫不客气地伸出一只胳膊将毛毯甩到一边,还翻了个身,将脸埋在枕头里,摊开四肢又老实不客气地睡了过去。

如果周泽楷养过君莫笑,一定能辨认出前辈的动作和他的小契者有多么高的相似性。

然而现在他只能呆呆地眨巴着眼睛,定定地看着叶修的动作,直到叶修的小动作完全地停下来,重新熟睡,周泽楷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慢慢弯起了嘴角。

前辈……可爱。               

周泽楷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可是在碰到前辈的背脊之前又猛地顿住了。他像是做贼一样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然后才温柔地碰了碰叶修伸展开的蝴蝶骨。

手指绕着蝴蝶骨抚摸了一下,一直沿着脊椎骨,向下打着圈儿滑动了下去。

周泽楷的眼睛也越来越弯,分明知道叶修睡得正死,根本不可能听见自己的声音,还是小声地喊了一句:“前辈……”

谁知叶修的眉毛突然皱了起来,睫毛也飞快地眨动了起来,嘴角溢出一丝呻吟声。周泽楷连忙收回动作,他这才突然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滑到了前辈后腰上那个黑色的藤蔓上。

藤蔓已经长得大概有小指长,从股缝中间钻出来,伸展开小小的细嫩的叶子,正好将叶修后腰和臀部之间的三角形凹陷部位衬托出来。

它无疑是非常漂亮的,也非常情色,周泽楷却知道它有多邪恶与可怕。

周泽楷看着那小块“纹身”,亮着的眼睛快速地黯了下去。他轻轻地抿住了嘴唇。

虽然之前他就趁着叶修昏迷的时候,偷偷地检查过藤蔓的生长状况了,可是现在看见还是心中一悸。脱离了性爱中的作用,藤蔓本身的作用就完全地占据了周泽楷的大脑。

一个多月前,他们偶然在轮回城畔的地下洞穴中发现了濒死的藤蔓,藤蔓完全枯萎后,他找到了一份猎者前辈的日记。日记的内容当时虽然让他震惊沉思,但当时周泽楷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和叶修有联系……不,不是有联系这么简单,而是性命攸关。

在里世界侵占原本正常的人类社会后,魔族大批大批地进入末日荣耀的大陆。人们从疲于奔命的现状中暂时得以缓口气后,不少人为了彻底驱逐魔族,思考起了魔族到来的目的。

有些人怨恨地说魔族无非就是想要奴役人类,在他们身上发泄自身的杀欲,色欲。有些人觉得魔族是想掠夺表世界的资源,总有一天他们会榨干地球的能量然后离开;有些人乐观地觉得魔族只不过是想从表世界寻找一个什么东西,找到了之后就会回去……

其他异想天开的想法更是数不胜数,不乏让人为其丰富的想象力瞠目结舌的。

可是至今没有一个说法能让所有人类都信服。

而周泽楷在洞穴中找到的日记本里提出了一个格外新奇,他却不得不相信的理由。

它说魔族大批地来到地球只不过是为了玩一场“线上游戏”,魔族是玩家,人类是提供经验的怪,猎手是稍强一些的BOSS……这场游戏最终的目的则是为了在魔族中甄选新一任的魔王。

在寿命长达千百岁的老魔王死后,被供奉在王宫圣殿中的魔王之种从沉寂中醒来,它爆发出强大的能量,一手主导了“荣耀”与人类地球两个世界的融合,随后就投入了这个融合的新世界,只留下一份所谓的游戏规则。

面对这份游戏规则的内容,魔族全体都陷入了狂热之中。他们争先恐后地来到末日荣耀的大陆,配合地玩着这场游戏。只为了让神奇的魔王之种选中自己,以此君临天下,成为新一任的魔王。

魔族是最贪婪的物种,没有一个魔族不渴望着魔王无比强大的实力,还有那至高无上的宝座。

可是魔王之种太过神秘,甚至连魔族都不清楚它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只能按照游戏规则中所说,耐心等待。

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魔族知道,魔王之种会寄居在特定的人类猎手身上,靠吸食他们的生命力来成长。如果这个猎手在魔王之种的成长期就死亡,那么就宣告失败,魔王之种就只能破开尸体重新蛰伏起来,等待着下一个寄主的出现。

更讽刺的是,所谓的“特定”,就是指魔王之种选中的魔王预备役的主人。

没错,新一任的魔王不会从那些蠢蠢欲动的魔族中产生,他或她的身份将是一个契者。

终有一天,从某个魔兽之卵中诞生的,为人类所驱使,与人类并肩战斗的某个契者,会率领着所有魔族彻底屠戮大陆上残余的人类,然后他将以君王的身份,重回魔界之门。

那位死亡的女猎手之所以能得知这么多的秘辛,是因为,她就是魔王之种的上一任寄主。

在战队得到一个没有职业的魔兽之卵后,所有人都很迟疑,精神力强大的女猎手选择孵化它。在小契者平安成长的过程中,她却意外地发现从自己的尾椎部长出了纹身一样的黑色藤蔓,女性的直觉让她感觉到不妙。

幸好当时她所在的战队在魔族研究方向有很多藏书,她努力地查阅了许多资料,又带着幼生期的契者踏遍了资料中提到的许多神秘危险之地方,见过了无数可疑的骸骨和笔记之后。女猎者终于知道了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小契者就是下一任的魔王,而她自己就是那个会在几个月后被魔王之种破体,然后悲惨死去的那个倒霉鬼。

唯一让自己活下去的方法就是杀掉还在幼生期的契者,那样尚未完全成长起来的魔王之种就无法对她的生命造成威胁。那个晚上,女猎者在山洞前的篝火中醒来,她终于下定决心用匕首抵住契者的脖子。可是看着小女孩在火焰下懵懂信任,毫不防备的柔软眼神,她的手不禁猛烈地颤抖了起来……

“我做不到。”她用潦草的笔记绝望地写道,“我听见她的声音,看见她就像是看着母亲一样看着我。我就知道自己无法做到。”

可是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

在她得知自己被魔王之种附身,并且命不久矣之后,她背后的藤蔓生长的速度突然暴增。她在第二天晚上就惊恐地发现,那个原本只长到后背的螺旋藤蔓已经在一天之内,迅速地爬到了后颈处。

当那可怕的黑色藤蔓长到喉咙口的时候,会开出一朵邪恶的小型魔界之花。然后魔王之种就会吸食干净她所有的精神力,并从那里破体而出,结束寄主的生命。

她又看了一眼小契者,让她唯一放心的一点是,一脸担心的小姑娘看起来并没有长到足够承担魔王力量的地步。

至少魔王不会现在降临。

虽然自己的生命已经无可挽回了。

“也许……在宿主得知自己被寄居之后,魔王之种就会放弃这一任的魔王备选,它为了保护自己,会选择早早地破体而出,躲藏起来。”

“因为我的过早得知,身体在一两天内迅速地衰竭,魔王之种这次没能完全发育,它很快会从我的身体里长出来,只剩下我一个人死在这个山洞中……我想它会很快寻找下一个宿主……不是魔族,而是被我们称为契者的小家伙们……他们的身体才蕴含着更广大的可能性……那应该是一个没有职业的契者,或者它尚未发育出来……只是一个魔兽之卵……”

“他的主人,那个可怜的猎手会成为我的继任者……”

“除非尽早地杀掉小魔王……必须趁早……”

“一旦过了幼生期,谁都无法再次逆转……”

“如果你不是那个继任者,你可以选择去尽早地杀死他或者她。因为当魔王降临时,整个大陆都会毫无反抗之力。如果一个无职业的契者不足够让你确定的话,你可以去看看那个人的背部,那里会有黑色的藤蔓。”

“而如果你不幸就是,那么恭喜你,你已经快要死了,像我一样。”

这行字在周泽楷的脑中再一次浮现,他紧闭着嘴唇,努力地眨了眨眼。

他已经不愿意再去回忆当自己得知无职业的君莫笑是叶修的契者时,自己心中闪过怎么样庞大的绝望了。

他追寻着那一线希望,想要击杀君莫笑。

在君莫笑被流水冲走之后,他努力地告诉自己,说不定只是搞错了。然后他就看见了前辈后辈上的黑色藤蔓,它肆无忌惮地缠绕在叶修的脊椎骨上,像是宣告着自己的专属权一样,冲他张开爪牙。

呆呆地看着正在睡熟中,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其实一无所知的叶修,周泽楷用温热的掌心轻柔地包裹住叶修的手,愣怔了片刻,再一次亲吻了叶修漂亮的指节。

他的眼睛再次由迷茫变得坚定。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前辈死掉。

前辈不可以接近魔族,那会让魔王之种长得更快。一定不能让前辈知道他自己被魔王之种寄居了。

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杀掉君莫笑。


评论(7)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