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十八)


叶修靠在床头,手臂往后够了够自己的背脊,那里十几天前被一枪穿云的子弹贯穿的伤口已经结痂,痒痒的,似乎快要脱落了。

他心头不禁叹了口气。

时间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这么久,虽然叶修隐隐约约能察觉到君莫笑还活着,但还是不免担心。毕竟君莫笑现在还没有成年,战斗力平时虽然勉强够得上自保——小家伙相当擅长逃跑,可是要真是正面对抗,一个普通的魔族都可能杀掉他。

而且毕竟就周泽楷那副一定要杀死君莫笑的态度,叶修一点都不怀疑关于君莫笑的情报正源源不断地汇往轮回。

他不禁回想起了那天自己从性爱后的过度疲惫中沉沉醒来,睡梦里混混沌沌的景象仿佛还浮现在眼前。

叶修知道那是他从嘉世离开之前,夕阳如血,鸟身人面的魔兽在天空中盘旋着,发出危险的叫声。他倚在墙壁上,静静地看着陪伴自己十年的契者。用自己年轻时的血液书写的契约终于断裂,叶修压抑着灵魂深处泛上来的疼痛,咬着烟最后一次拍了拍一叶之秋的肩膀,对他说:“好好干。”

然后记忆中的画面就剩下一叶之秋的眼睛,他就像是以往一样,用安静到看不出情绪的眼睛看着他。叶修叹了口气,狠狠心转过了头,走了几步之后他突然若有所察地回过头,正好看见自己的契者露出自己从没见过的有些迷茫的神情。

一叶之秋的嘴唇动了动,最终也没有说话。叶修看见他的眼睛在夕阳中深深地沉浸,透出惨淡而轻柔的红色。

就像是在无声地哭泣……

叶修模模糊糊地想,他已经不想再一次经历这种场景了。

直到完全从梦中醒来,叶修还是有些昏沉沉的。他迷茫的眼睛对上坐在床边握着自己双手的周泽楷的眼睛。叶修眨了眨眼,努力地找回神志。他有些疲惫,声音干哑地问周泽楷:“为什么要杀君莫笑?”

周泽楷看到他苏醒过来,表情一瞬间有点慌乱。然而听见前辈这句质问之后,他的表情慢慢地沉静了下来,低下头不说话。

“为什么?”叶修等不到答案,追问道。

周泽楷攥紧床单,在叶修想要第三次开口的时候,他猛地低下头吻住了前辈的嘴唇。

四片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传递着温热的体温。叶修睁大了眼睛,直到周泽楷涨红着脸重新撑起了身体。

“……不能说。”

周泽楷轻声地,坚决地说。

突然耳边传来“咔哒”一声金属门打开的声音,打断了叶修的沉思。

叶修扭过头,不怎么意外地看见提着一个饭盒的周泽楷出现在门边。英俊的青年呆呆地看着他,慢慢地走了过来。

周泽楷将还冒着热气的饭菜摆在床边,回过头有点犹豫地对叶修说:“……前辈……”

叶修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脸色却摆得很冷淡,挥了挥手。

自从那天之后,前辈就一直不和他说话了……

今天还是这样么?

周泽楷有点委屈地抿了抿嘴唇,低落地点了点头,放下饭盒转头往门边走。

在他的手碰到门把的时候,身后床上的前辈却突然出声了:“等等!”

周泽楷猛地回过头,眼睛闪亮亮地看着叶修,瞳仁就像是两颗漂亮的星星:“前辈……”

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指了指墙壁一个隐蔽的角落,“呃”了一声说:“你们能不能把那个监视器给拆了,每天全身光光的在那个玩意面前晃,有点变态啊。”

和周泽楷进行了烙印的覆盖之后,不仅是那个魔族烙印暂时失去了作用,连叶修自己都受到了一丝影响。可是随着时光褪去,覆盖渐渐地消弱了下去,直到前几天,猎手强大的精神力敏感地告诉叶修,那个看似毫无一物的地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存在着一个小型的监视器镜头。平常倒是无所谓,他也大概能理解轮回这是怕他什么时候扯断锁链就逃了。可是问题是自己这一丝不挂,甚至脖子上还戴着个项圈,一副活像是什么色情期刊封面的样子。

……实在是有点羞耻啊。

努力地把裹在腿上的毛毯往上不着痕迹地拽了拽,叶修却看见周泽楷的脸一瞬间黯淡了下去,然后他惊讶地看见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那张英俊的脸突然猛地涨红了起来,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番茄。

周泽楷似乎是不敢看叶修,低下了头,他的嘴巴张了又张支支吾吾的,最后连耳垂都变得通红。他最后什么都没说出来,而是猛地转过头,以落荒而逃的架势飞快地消失在了门外。

叶修盯着重新紧闭的金属门,疑惑地挑了挑眉梢。

 

周泽楷从最高等级的囚禁室里逃出来,像是做贼被抓了现行一样,有点慌乱地一直跑到监控室,快步地走了进去,这才稍微冷静了下来。

坐在监控摄像前,手中捧着一沓装订好的资料的江波涛听见门开的声音,抬起头来。

“小周,你来的正好,前两天的情报……咦?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江波涛惊讶地看着周泽楷,周泽楷连忙摇了摇头,轻声地说:“没事……”

江波涛了然地看了队长一眼,体贴地没有问。

他将手中的资料递到周泽楷手中,看着队长低头翻阅起来,皱了皱眉担心地说:“还是没有找到君莫笑的踪迹。”

“……”

周泽楷抿起嘴唇,好半天才说:“……不应该。”

“是不应该,”江波涛赞同道,“这都十多天了,我们的人沿着那条河几乎搜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可就是一无所获。就算那个契者很能跑,也不可能毫无破绽到这个地步。”

“有人藏匿他。”虽然脸上还有一丝红晕,周泽楷已经逐渐冷静了下来,声音低沉地喃喃说。

“我们也是这么想,可是似乎不在蓝雨那边……”

周泽楷皱了皱眉,慢慢地说:“必须杀掉。”

江波涛有点担心地看了他一眼,那本日记的内容在他眼前一闪而过,让他心中也有些发沉。江波涛压抑住不好的预感,轻轻地拍了拍周泽楷的手:“小周,放心一点。一定来得及的,叶修前辈肯定不会出事……”

周泽楷无声地点了点头。

江波涛低叹了一声,将资料重新整理了一下,说:“我再去让他们仔细地找找。”

“……好。”

江波涛点了点头,抬步往监视室门口走去。在拧开门把的时候,他若有所思地回过头,看见周泽楷坐在监控摄像前,正呆呆地看着屏幕里叶修百无聊赖的样子。

他不禁想起了近十天之前,他偶然从这边门口走过时看见的画面。


戳这里


江波涛见此,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无声地叹了口气,尽量轻地从监视室门口离开了。

这已经是好几天前的事情了,江波涛忍不住回过头又看了一眼脸色通红的周泽楷,小周他应该可能也是想到了这件事吧。可是轮回副队长的余光却瞬间瞥见监控面板上一个红色的键亮了起来。

江波涛的眼神一下子严肃起来:“有魔族入侵!”

他大步地走回播音装置前,而这时周泽楷早已在几个闪烁着不同颜色光的按键上操作了一下,看了一眼,就站了起来按住了腰间的枪套:“……魔龙。”

江波涛刚刚带上耳麦让轮回队内进入警惕范围,听到这句话不禁愣了愣。他一下子就反应过来,毕竟就算在魔族,龙也不是什么非常常见的物种,何况就在不久之前,他们刚刚见过一只让人印象非常深刻的,漂亮而危险的银龙。

“是在蓝雨的时候?”他压低声音问道。

周泽楷紧紧皱着眉头,他低声“嗯”了一句,从枪套中抄出双枪飞快地走到监控室门口。

打开大门,一个神枪手契者早已以超越人类的速度赶到,正压着礼帽,安静地等在那里。

“……走。”

看着队长主从向着大门方向离开的步伐,江波涛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将屏幕切过去,大声地指挥着赶去围杀入侵者的轮回战队队员。

“大门被突破。”

“向着十一点方向,目标的目标可能是材料库。”

“小周,吴启,你们很近……”

然而在看见屏幕之中,银龙正面对上一枪穿云,却毫无逃开的意思,反而露出满意的表情,危险地盯着周泽楷,瞳孔中蕴含着像是积累的雨云一样的隐秘而疯狂的愤怒。他舔了舔嘴唇似乎想要撕开他的躯体的表情时,江波涛心头突然一悸,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十多天前,轮回赶到时,周泽楷正和这只强大的银龙对峙,而且挑掉了他身前的挂坠……

他隐约记得,这只银龙当时看着叶修,说出“下一次”的话语,而将留在叶修身上的属于龙的烙印覆盖住的,正是周泽楷。现在算算时间,覆盖的效果已经差不多开始消退了,终于察觉到猎物所在,还有之前自己被蒙蔽了气息的罪魁祸首的身份的魔族,展现了他的暴怒。

“小周,他的目标是杀你!”

江波涛焦急地喊。屏幕中戴着联络器的周泽楷身体顿了顿,随即不在乎地扬起手臂,枪口射出子弹,继续和一枪穿云、轮回的几个队员一同与银龙战斗了起来。

江波涛盯了屏幕一会,猛地咬了咬牙。

既然知道了银龙现在是想杀掉周泽楷,就不必待在这里指挥了。他们可以集结后,就在这里困住然后杀掉入侵者。

大声地下了命令之后,江波涛将耳麦一摘,自己也跑出了监控室。

无浪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

江波涛所不知道的是,在银龙仰头高啸一声,身体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现出原本的姿态时,他的瞳孔紧紧地盯着神情冷峻的轮回队长,龙族巨大的几乎显现出半透明质感的龙翼从半空之中落下,疯狂地扫开,荡平一片建筑物。

这时无人的监控室其中几个被切小的屏幕中,叶修疑惑地抬起头,透过被拆掉的屋顶,看见了一片占据他噩梦的,透着黑色魔化斑纹的银翼像是刀片的薄刃一样,切开天空。叶修无声地睁大了眼睛。

大腿内侧的烙印火辣辣地疼了起来,周泽楷的气息像是云雾一样忧悒地消散开来。

可是来不及感到震惊和疑惑,叶修咬了咬牙,左看右看,随便裹了一件毛毯,毫不犹豫地借着床垫的弹力,从破开大孔的屋顶上跳了出来。

在平台上晃动了一下,叶修回过头又看了一眼银龙的影子,还有不远处它脚下的几个小点,知道周泽楷他们现在应该都在那里。

他不再留恋地飞快扭过头,从露台上往下看了看,狠狠心跳了下去。

……

 

叶修一直向着轮回城外人迹罕至的郊区方向跑去,一直跑到快要喘不过来气,才终于打算休息一下。他裹紧已经被树枝戳得破破烂烂的毛毯,小心地蜷缩在半人高的山洞里。

叶修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小心地掀开盖着大腿的毛毯。

在奔跑的时候他就隐约觉得烙印有哪里不对,现在一看不禁沉默了下来。

原本深红色的烙印在刚刚的短短时间里已经变成了淡淡的浅粉色。

这是给他烙下烙印的魔族,生命遭遇危险的表现……

也就是说……

他摇了摇头,将心头那一点微妙的情绪抛在脑后。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钻出山洞重新站了起来,向前跑去。


评论(4)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