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十九)

六、初露端倪

被魔界侵蚀后的人类世界展现出奇异无比的地貌。

例如此刻,刚刚穿过烈焰森林的叶修不得不给自己披上厚厚的斗篷来抵挡峡谷口的狂风,而峡谷的另一边,则是气温严寒的冰霜森林。

这是从边境马罗城到霸图管辖的千山城最近的路线。

三天前,马罗城因为一群魔族的攻城而陷落,原本就处于嘉世和霸图管辖区之间两不管地带的马罗城还没等到嘉世的救援就陷入了一片人间地狱之中,魔族们享用着这一场胜利的战利品,贪婪地蚕食人类,鲜血、火焰和惨叫声,成为了这一场死亡盛宴中最鲜活的配乐和色彩,逃出马罗城的流民十无一二。

叶修此刻就混迹在这一群流民之中,向着冰霜森林以北的霸图管辖区进发,他直觉君莫笑就在那里。阴冷的寒风吹得人瑟瑟发抖,没有斗篷御寒的流民们哆嗦着身体亦步亦趋地往前走,不断有人倒下,不断有人死去,而更多的人麻木地看着这一切,迈动着快要不听使唤的腿继续往前走。

在这里倒下,就等于死亡。冰冷的寒风会很快将身上最后一丝热量带走,等待这群流民的,就只有冷酷无情的死亡。

扑通一声,走在叶修前面的小女孩被凹凸不平的地面绊倒,竟然脱力地站不起来,她的哥哥拉着她细瘦的胳膊,努力想要拉着她站起来,一边呼唤着她的名字。

小女孩脸上面无血色,哆嗦着嘴唇摇头,似乎已经放弃了。

千山城还有多远呢?就好像永远到不了那样远。

流民们麻木地继续往前走,甚至没有多看这对兄妹一眼,而留下来几个流民们正对小女孩身上单薄却可以稍稍抵御风寒的衣服虎视眈眈,那种挣扎在死亡边缘上而逐渐丧失了人性的眼神,已然和等待猎物垂死挣扎的鬣狗别无二致。

叶修快步走了上去,撩开斗篷的衣角露出武器的凶光。流民们沉默地放弃了,继续跟随者大部队往冰霜森林走去,一路上还恋恋不舍地回头,期待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能走开。

叶修从腰间解下酒囊,给饥寒交迫的小女孩喂了一口烈酒,小女孩剧烈地咳嗽了起来,脸色却迅速红润了起来。烈酒像是一把火一样在她胃里燃烧着,却驱散了那种可怕的寒冷,也赶走了近在咫尺的死神。

哥哥激动地对叶修道谢,拉着妹妹缀上了队伍,向着可能永远无法到达的千山城走去。

叶修看着那一高一矮的背影,忽然想起了一些从前的事情。那时候的苏沐秋带着妹妹刚刚逃出厄尔罗斯人贩子的魔爪,过着东躲西藏食不果腹的日子;而叶修也只是个和家人失散独自流浪的少年,两人为了争夺一具死鹿的尸体大打出手,最后鼻青脸肿精疲力竭地握手言和。再然后……他们三人就生活在了一起。

那段日子其实只是叶修人生中很短暂的一部分,可是却成了他梦中永不褪色的主题。那间小小的破屋,那张缺脚的桌子,那扇冬天漏风的窗子,那一摞好不容易凑成一套的餐具,每一个细节都仿佛是相片那样清晰。

流民们越走越远,叶修叹了口气,拢了拢漏风的领口,抬步往前走去。

蜿蜒的流民队伍像是一条灰色的长龙,在这片广阔而残酷的土地上挣扎前行。没有人知道自己是否可以抵达目的地,抑或他们终将成为冰冷荒原上的骸骨。这就是这片末日后的世界,真实的残酷赤裸裸地摆在每个人眼前。

忽然,叶修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看着头顶的峡谷,那矗立在崖顶的身影仿佛是徘徊在非洲草原上的秃鹰,满怀着恶意的期待。

前方传来人群的尖叫声和爆炸声:“魔族,是魔族!”

“快逃,魔族来了——!!!”

“救命,救救我……”

魔族的突袭成为压垮这群处于崩溃边缘的流民的最后一根稻草,队伍在顷刻间分崩离析,仓皇逃窜的流民们推搡着争相逃命,而魔族张狂的笑声和流民凄厉的哭叫声,成为这片血腥之地上最残酷的乐章。

一群训练有素的斗篷人骑在马匹上,用马鞭驱赶着逃亡的人群,像是驱赶着一群羊羔一样将人赶到了峡谷的一边,魔族竟然对这群人虎口夺食的行径视而不见,只是肆无忌惮地争食着来不及逃入斗篷人保护圈的流民。

不对劲。

叶修的经验和冷静帮助他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发现了异常,那群穿着斗篷的人无疑是有组织的,而且,他们是人类——几个同样穿着斗篷蒙着脸的契者证明了他的判断。

为什么要蒙住脸?如果只是普通的佣兵的话,根本不需要做这样的防备。

除非这群人有着不能宣之于众的正当身份。

例如……某个战队。

队伍前方的混乱已经无法控制,流民们像是被赶入羊圈的羊一样,被圈在了斗篷人的队伍中,他们挑剔地打量着每一个流民,将年老的、体弱的、身有残疾的流民毫不留情地丢出保护圈,最后留在圈内的流民都有着相似的特点:年轻,并且美貌。

叶修在枯草和灌木丛的掩护下悄然向着“羊圈”靠拢,劫后余生的“幸运儿”们瑟瑟发抖地蹲在一边,无助地哭泣颤抖着。而他们的前方,是不久前还和他们一样鲜活的人的断臂残肢。

“这个太丑了,丢出去。”一个斗篷人用粗砺的嗓音给一个浑身颤抖的流民判了死刑。

“等等,他的精神力还可以。”另一个斗篷人的话无疑救了他一命。流民用混杂着恐惧和感激的眼神看着他,却得到了斗篷人的一声冷笑:“只是多活几天而已,可怜的东西。”

这个声音,是刘皓……意料之外,却又是情理之中。

叶修闭上了眼,难怪嘉世周边的小城镇总是隔三差五地被攻破,而他几乎总是“刚好”出去执行任务。当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什么端倪,而质问陶轩的时候,他脸上总是那种强忍着不耐烦的表情。

嘉世需要的,从来都不是一个能够带领队伍抵抗魔族的队长。

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同流合污的共犯。

 

刘皓一直心神不宁。

虽然这只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特殊行动”,叶修和一干碍事的老队员还在嘉世的时候他和陶轩还需要小心翼翼地遮掩着,而等清理门户赶走叶修之后,他们的行动就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魔族疯狂的笑声病态而张狂,啃食血肉的声音调动着人类原始的恐惧。刘皓不适地皱了皱眉,虽然和这群疯子合作是大势所趋,但是这可不代表他喜欢这群异族。他拽着缰绳让马往后退了几步,避开下风口越来越浓郁的血腥味。

一种微妙的被窥伺的直觉让刘皓警觉地环顾起了四周,忽然,他的视线被一抹藏在灌木后的异色吸引住了,他眯起眼,确定那是一件斗篷。

竟然还有流民胆敢躲在那里,以为自己可以逃过一劫吗?

刘皓冷笑着扬起马鞭,用力向灌木抽去,意料之中马鞭抽中肉体的感觉没有出现,斗篷像是风筝一样从灌木中扬起,那里空无一人。马背上突然沉了沉,一个带着冷意的体温贴在了刘皓的背后,一手架住了他的手臂,另一只手上赫然是一把豁口的匕首。

可是那把看起来其貌不扬,甚至可是说劣质的粗糙匕首,却堪堪抵在他的脖子上,只要稍一用力就可以让他身首异处。

“好久不见了。”叶修似笑非笑地问道,“作为我多年的‘得力下属’,猜猜现在我会让你做什么?”

刘皓铁青着脸怒喝道:“通通住手!通知魔族,让他们住手!”

嘉世的队员们惊愕地看着自己曾经的队长,表情在羞愧和震惊之间来回滚动。

很快,魔族的攻击也停止了,为首的高等魔族饶有兴致地看着人类的内讧,提着鲜艳如血的裙摆向这里走来。

“人类,你身上有一股诱人的味道。”魔女舔舐着指尖的鲜血,那涂满了蔻丹的指甲和艳红的嘴唇仿佛散发着魔性一般吸引着人类的目光,“是谁的烙印呢……不,好像又不是……”

魔女用鲜红的舌头舔了舔犬齿,露出垂涎欲滴的表情:“愿意成为炎之女巫卡修的奴隶吗?我可以给你国王一般的‘享受’。”

叶修淡淡地扫了扫炎女巫那艳若桃李的面孔:“抱歉,我对女人没兴趣。”

炎之女巫露出遗憾的表情:“真可惜,但你说服我了。”

女巫后退了一步,让出了一条道路,叶修扯了扯缰绳,马匹载着两人向前走去。

“真可惜。”

炎之女巫的声音在风中幽幽传来:

“当不成奴隶的话,我只能满怀心痛地把你吃掉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火焰如同红莲一般在大地上盛开,爆炸卷起地上的碎石和尘土,也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炎之女巫浓丽的脸上露出狰狞的渴望,狞笑着等待自己的晚餐。

下一秒,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的子弹已经洞穿了她的胸口!

炎之女巫仿佛一只红色的风筝一般高高飞起,狠狠摔在了岩壁上,带着麻痹效果的攻击让她半天没能爬起来。

“跑,现在就跑!”叶修扯着刘皓的领子从地上站起来高喝一声,麻木等死的流民们如梦初醒一般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像是潮水一般四散逃亡。

嘉世的人下意识地想去追,又被叶修厉声喝住:“站着别动!”

刘皓强忍着从马上摔下来的剧痛,配合地高举起手:“都别动!一个都不许动!”

叶修对人质的配合感到满意,一路押着刘皓往后退,魔族们冷眼看着他们,似乎对刚才他偷袭炎之女巫得手的事情毫无芥蒂。叶修示意一个嘉世队员让出自己的马,抓起刘皓上马一路向霸图的领地狂奔而去。

炎之女巫终于解除了麻痹,恼羞成怒地看着猎物扬长而去的背影,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追上去。最后她长长叹了口气,将目光转了回来。食欲被满足之后,魔族的理性也稍稍回归了一些,她玩弄着自己漂亮的手杖嘀咕道:“还是去厄尔罗斯玩玩吧。”

 

*** *** ***

 

疲惫的马终于卸下了背上的重担,叶修下马松开了缰绳,任由它循着老路向嘉世的方向走去。

此刻已经是次日清晨了,这座不知名的城镇敞开了城门,住在这里的人类三三两两地拿着武器向野外走去,开始了未知生死的一天。

叶修趁乱混入了城中,被迫随行的还有刘皓。虽然叶修早就可以放他离开,随便将他丢在野地中,可是他估计刘皓的契者暗无天日正一路追踪着他们,没有契者傍身又不能长时间借用君莫笑武器的他只能选择更安全的方法——将刘皓带到人多的地方,让混杂的气息干扰契者的感应,毕竟契者和主人之间的心灵感应可不是精确定位到点的。

“哟,这里不错嘛。”叶修满意地看着女厕所的标志,在刘皓惊骇的表情中狠狠打晕了他。

时间紧迫,叶修拎着人事不知的刘皓闪进了女厕所的隔间,扒光了他的衣服,又用内裤堵上了他的嘴,然后蹑手蹑脚地从窗户里跳了出去,一溜烟跑没影了。

这里已经是霸图的地界了,叶修没有多做停留,用从刘皓身上搜来的钱包买了一匹马,然后一路向霸图的主城赶去。

他感觉得到,君莫笑就在那里。

 


评论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