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二十一)

叶修就这样在霸图住了下来,拿着小契者的玩具这样近乎无赖的借口,但霸图的几位猎手都知道他刚到霸图的时候,身上布满了细碎的伤痕。百花缭乱还信誓旦旦地跟张佳乐说他看见君莫笑因为担心叶修而躲在被窝里偷偷哭,张佳乐听完立刻第一时间开心地跑到叶修房里叽叽咕咕起来,什么“老叶哈哈哈哈哈!你家的契者怎么都是爱哭鬼啊哈哈哈哈哈!”,什么“你还行不行!让你家还在幼生期的小契者这么担心哈哈哈哈哈!”,总之每一句话都拿着哈哈哈哈结尾。

叶修当时一句话没说,只是那眼神那微笑让张佳乐渐渐笑不下去了,满腹狐疑着走了。

第二天傍晚,百花缭乱的晾衣竿上赫然出现了一条粉红色的单肩吊带小纱裙,看起来是四五岁的小姑娘穿的,纱裙的胸口,赫然绣着“花花”两个字。

本来吧,百花缭乱四下看了看没有人,正想偷偷地收起来。

但是一个这几天在霸图惹尽女队员们喜爱的声音在这时非常及时地响了起来:“大漠哥哥!石不转哥哥!冷暗雷哥哥!下雨啦!收衣服啦!”

百花缭乱的身手再快,也没来得及在霸图的契者们到来之前把小裙子藏好。

而那个天真的声音又一次适时地在全体的沉默中插入:“咦咦?!百花缭乱哥哥,这条裙子是你的吗?好漂亮啊!”

百花缭乱简直觉得浑身都僵硬了,周围队友们诡异的眼神让他浑身毛毛的,还有那边那个谁,憋笑憋得肩膀都在抖了好吗!百花缭乱不禁怀疑起了君莫笑,但低头一看,可爱的后辈脸上是不谙世事的单纯的赞美和欣赏,他不觉又暗暗后悔自己对后辈的不信任。

“百花缭乱哥哥,你喜欢小裙子吗?”

周围的眼神似乎更诡异了一点,百花缭乱在这如年般漫长的沉默中终于爆发了:“只是小时候还不懂事而已!!!!!”

霸图的契者们都被百花缭乱难得的大吼震住了,大漠孤烟挥了挥手,都各自抖着肩膀回归了训练中。

只有石不转没有马上回去,他走到君莫笑面前,推了推银链眼镜,似乎一道奇异的光从镜片后闪过。

君莫笑缩了缩脖子,霸图的这几个顶尖契者中虽然是大漠孤烟看起来最凶,可是君莫笑最怕的却是这个看起来斯文严谨的哥哥,他的眼神像是能穿透一切。

石不转认真地盯着君莫笑看了好一会儿,平静地说:“要叫前辈。”然后就转身走了。

君莫笑挠了挠头,不知道这位前辈到底有没有发现自己动的小手脚,他歪着头想了想,最后耸耸肩,决定还是放弃这么无聊的思考,一溜烟地向叶修的房间蹦了过去。

 

叶修正在房里跟不请自来的张新杰聊着天。他大概知道张新杰的来意,嘉世对他的攻势从未放松,步步紧逼,霸图战队所保护的区域也有很大的一块,身为霸图战队的副队长,张新杰需要确认他的出现对霸图没有不利之处,这也是为何他们不能带着君莫笑出去找他的原因。

张新杰的谈话一向条理分明,有理有据,但叶修却并不想把霸图战队也牵扯进来——或者说不能,要他冷静地叙述自己如何被魔化的挚友强行种上了烙印的事,实在是有点难度。更何况……

银龙的影子又一次在眼前一闪而过,叶修咬咬牙,摇了摇头。

“叶修前辈不同意这个推论?”张新杰拿着笔,静静地等待着叶修的回答。

一声大吼突兀地穿透玻璃在两人的耳边炸开:“只是小时候还不懂事而已!!!!!”

饶是叶修和张新杰两个精神力顶尖的猎手,也被这个声音震得沉默了几秒。叶修的声音充满了不可思议:“这是百花缭乱?”接着他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张佳乐下回直接让他用吼的就能给你们打下完美的掩护了吧!这声音简直像是几百个烟花在耳边炸开来。”

张新杰没有接叶修的话茬,而是继续就之前的话题追问下去:“你的推论是什么?”

“砰!”门突然被推开了,君莫笑气喘吁吁地奔进了房里,一下子跑到了张新杰的前面,挤到叶修身边坐了下来:“爸爸,今天开始我还要跟你睡!”

因为叶修的体力与精神力在寻找君莫笑的时候已经达到了极限,为了让他可以迅速地恢复,来到霸图的这几天君莫笑还是由霸图的几个成年契者带着,每个人的房间里蹭一个晚上。

“嗯?为什么?你不是说长大了吗?”叶修带着笑意问道。

“百花缭乱哥哥说他五个月的时候还跟张佳乐叔叔一起睡呢!不然就再也不能跟爸爸睡了!”

张新杰看着君莫笑拉住叶修的衣角,吵吵嚷嚷地说着今天都做了什么,每一件琐事都不放过。他站起身来,跟叶修告辞:“前辈好好休息,我明天再过来。”

张新杰推开门,一只脚刚迈出房门,就听叶修的声音懒懒地响起:“我不知道轮回有什么隐情,也不知道君莫笑身上有什么问题,但他是我的契者,我会保护他,他也将保护我。”张新杰转过身又对叶修点点头,才走出了房门,他莫名地觉得心里轻轻地放下了一块石头。

房间里君莫笑还在跟叶修咬着耳朵,但声音一点都没有减小:“张新杰叔叔和石不转哥哥一样都喜欢叫前辈!”

他爬上床,头枕着叶修的大腿,胡乱地蹭着,感受着叶修身上久违的充沛而美味的精神力,继续嘀嘀咕咕地讲着训练时的趣事,渐渐地声音越来越小,就这么靠着叶修睡着了。

 

*** *** ***

 

自从百花缭乱的小裙子被挂出来之后,石不转就坚定了自己的结论:回到叶修身边之后的君莫笑,比之前调皮了3.45倍——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算出来的。他推了推眼镜,停顿了一下,又绕到脸颊两侧,揉起了太阳穴。

外面的声音,实在是让人脑仁疼。

大漠孤烟又在追着君莫笑满院子地跑了。

今天一早韩文清愤怒地把叶修房间的门推开了,原本坚固的金属门锁就像个塑料玩具一样脆弱地挂在门边。叶修和君莫笑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的,显然刚被吵醒,君莫笑从叶修的肚子上爬起来揉揉眼睛,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睡眼惺忪地望向噪音的来源,呵欠就这么硬生生地吓回去了。

“爸爸爸爸!快醒醒快醒醒!”君莫笑的小手在叶修的脸上噼里啪啦地拍打着,“韩文清叔叔来收房租啦!”

韩文清和站在他身后的大漠孤烟的脸色同时更黑了一点。

叶修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也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慵懒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睡意:“老韩早啊!今天也没钱交房租,再宽限两天呗!”

韩文清的脸色冷硬得像是三九寒日里的冰块:“你穿着张佳乐的睡衣。”

“嗯?”叶修低头看了看胸口的小花,“是啊。”

“新杰的睡裤。”

“难怪这么干净。”

“老林的袜子。”

“唔,一会儿告诉老林该洗了啊。”

“还有我的大衣挂在墙上。”韩文清的手指直指着旁边的霸图制服,声音都能在脸上刮出几道口子,“你的衣服呢?”

叶修挠挠头,下巴向已经给自己套好衣服悄悄地蹭到了门口的君莫笑抬了抬:“孩子长太快,衣服不够穿啊。昨天一没留神,他就给自己做了几套新衣服。”

韩文清和大漠孤烟的眼神齐刷刷地射向君莫笑,才发现小契者又长高了点儿,之前的衣服已经有点套不下了,他身上现在穿的,正是叶修前两天穿的衣服,袖口裤管处的边都是歪歪扭扭的,一看就是随便剪出来的,因为裤腰处太肥了,君莫笑还找了根条状的东西捆住不让它掉下来。

那腰带闪闪亮亮的,看着特别眼熟……大漠孤烟的脸色唰地一下就全黑了,他看出来了,那是石不转眼镜上挂着的那条长长的银链。

君莫笑敏锐地察觉到危险的临近,作为一个甫一出生就遇上魔族的强袭,面临过顶尖契者的追杀,在强大的契者们中间摸爬滚打长大并混得风生水起的契者,他对危险的感知度那可是很高的。

君莫笑什么也没说,一脚跨出门外,跳起来拔腿就跑。

他可也早就总结过了,百花缭乱哥哥特别好玩,冷暗雷哥哥很温柔,石不转哥哥虽然像是会看穿他但是也会帮他穿衣服,只有大漠孤烟哥哥,即使平时会让他骑肩膀,但生起气来,打屁股那也是很疼的!

为今之计,只有逃跑。

于是霸图每日上演的追赶戏码,今天又一次出现了。

石不转叹了口气,更用力地按压着太阳穴。

外面的凳子啊水桶啊竹竿啊什么的,被踢得叮呤当啷一通乱响,估计一会儿又是满院子狼藉吧。君莫笑这小家伙,人不大,腿不长,但有两点傲视群雄,一是吃得多,二是跑得快。

特别是君莫笑还特别鬼灵精,什么爬树啊,跳窗口啊,翻屋顶啊,也不知道哪儿学来的,拿着那把看起来跟他人一般高的伞不停地变换武器的形态,各种逃跑的招数层出不穷。饶是经验丰富速度也一流的大漠孤烟,也经常逮不住他,一不留神就会给这小家伙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今天的结果会怎么样呢。石不转又叹了口气,打开门打算看一下战况。

“哇哇哇哇石不转哥哥快让开!!!!!!”还没来得及定睛找到两个契者的位置,石不转就看见一个穿得乱七八糟的小契者朝他直冲过来,因为速度太快来不及变向刹车,眼看着就要撞到他身上了。

石不转叹了口气——自从君莫笑来了霸图,自己的每日叹气次数就增加了10次,他掏出十字架,一团白色的火焰就钻入了君莫笑的眉心。小契者的速度立刻就减缓下来,那些加速的法术统统被封印了起来,只剩下朝前的惯性还让他往石不转的身上扑去。

石不转一只手啪地拍在君莫笑的脑门上,帮助他停了下来,然后揪住他脑后的衣领,拎着他转过身去,再一推,大漠孤烟就牢牢地抓住了君莫笑,把他裤子上的链子一把扯下来扔还给石不转,然后把君莫笑往肩膀上一甩,扛着就走了。

因为没有腰带的束缚,对小契者来说大的过分的裤子滑了下来,君莫笑预感到凉飕飕的屁股一会儿即将面对的痛苦的未来,哇哇哇地嚎了起来,整个霸图的飞鸟几乎都被这凄厉悲痛感情充沛的哀嚎惊得飞了起来。

石不转看着君莫笑全身放松的搭在大漠孤烟的肩头,随着大漠孤烟的步伐在他背上一弹一弹的脑袋,最后叹了口气,开始收拾起院子里的一片狼藉。


评论(3)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