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二十二)

君莫笑震天般的哭号简直响彻了整个霸图。叶修仰起头迎上花洒中淋下的热水,微笑着摇了摇头。他的小契者成长得很好,在霸图的几个顶尖的契者的教导下,这几天也跟着他出去完成了一场实战。

离开轮回,也有两周了吧……藤蔓、烙印,以及生命垂危的银龙。叶修垂下眼眸看了看大腿内侧的烙印,蒸腾的水雾中看不清颜色的深浅。他不期然地想起刻下烙印时那突然冲进脑海中的纷乱的乱象,最接近天的云端之城和最深入地的熔岩,连接他们的是超出想象的巨大的魔界之花,而银龙对此处的依恋……就如同雏鸟对巢的想念。

作为最顶尖的猎手和人类最强大的战队之一的队长,叶修也去过这个云端之城好几次。也是在这里找到了苏沐秋——虽然他并不能确定那还是不是苏沐秋了。他还记得他,身边还跟着他们一起看着长大的契者。

叶修又想到他看到的乱象,银龙穿越地底的熔岩,如鬼魅般出现在这个世界中,在云都洞窟中的魔界之花中安然出世,在云都的天空上自由翱翔。

在那一片沸腾的岩浆后面,到底隐藏着什么呢?在蓝雨的时候他曾经和喻文州聊到过云都下深藏的东西,蓝雨的队长也给出了一些意见,但他们都需要更多的信息。叶修抹了抹脸上的水珠,他需要更多的情报,而最有可能得到消息的地方,莫过于虚空战队了。虚空战队的基地建立在埋骨之地,幽暗的长廊中飘散着莹莹点点的鬼火,空洞的冰蓝色将满地若隐若现的白骨装点得更加阴森可怖,更特别的是,这里紧挨着魔族最喜欢的地方——厄尔罗斯。在刀尖上跳舞的大胆给他们赢来了独一无二的优势,虚空战队尤擅情报。

喻文州当时边说边看着叶修,目光探究,但最后还是没有问叶修为什么忽然要打探起云都。

叶修轻轻叹了一口气,关上花洒,包上浴巾擦拭身上的水滴。

他的指尖不经意间划过脊椎,却碰到了娇嫩的薄片般的东西,触电般的战栗就一瞬间窜过全身,他不由得呻、吟了一声。

这个东西也是一个谜,叶修虽然看不到,但刚才手指伸到的地方他自己也能感觉到,背后的这个藤蔓……怕是又长大了。这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但是心里,是有一点模模糊糊的想法的。

至少,这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为了这个东西,晚上睡觉都有些不方便,君莫笑睡觉不像一叶之秋小时候那么安分,小手小脚睡着睡着就四仰八叉地到处伸,偶尔翻过身去被他碰到这个东西,叶修都要咬着牙才能把这难以抑制的颤抖平复下去,就怕吵醒了小契者,肯定又不得安静。他希望小契者快点长大的心情又更加急迫了一点。

叶修挂着浴巾,走出了浴室,他刚套上睡裤,却忽然发现房间里早就坐了两个不速之客。

韩文清和张新杰原本正低着头,严肃地讨论着什么,听见叶修出来的声音,不约而同地抬头望向他。韩文清是一贯的严肃,张新杰也还是平常的冷静严肃,但眼底,却都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担忧。

“哟,两位队长同时大驾光临,有什么事吗?”叶修一瞬间有些惊讶,但很快就遮掩了过去,他扯了扯浴巾,确认背后的藤蔓被遮得严严实实的。

张新杰推了推银框眼镜,眼神闪了闪:“你在霸图的消息传出去了。”

叶修的神情也凝重起来,他扯过一件T恤,也没转过身去,就面对着霸图战队的两位猎手套在身上。接着拉了把椅子,坐在了两人的面前。

“虽然没想到可以隐瞒什么,不过这也……传得太快了一点。”叶修斟酌着说道。

“各个战队目前还没有反应,但一些小的佣兵团已在或明或暗地向霸图打探消息了。”张新杰的语调依然平静,“猎手联盟也给了暗示。”

他并没有明说是怎样的暗示,但叶修立刻就明白了这里面隐藏着的意思。

一个魔化的、正在被通缉的顶尖猎手,已经知道了他的藏身之地,接下来会受到怎样的安排,简直是不言而喻。

叶修微微皱起了眉,他的伤已经基本痊愈了,接下来也有了相应的目标,随时都可以出发,只是君莫笑的幼生期……还有一段时间才能过去。

小契者充满活力的声音远远绰绰地传过来,明明刚才还在假惺惺地哭号,现在已经又快乐地大笑起来,似乎还夹杂着大漠孤烟的怒吼和冷暗雷的劝慰。

叶修不禁也微笑了起来,契者的情绪与猎手的情绪往往能互相感染,君莫笑雀跃的心情就像是在他的心脏深处跳动。

“这段时间打扰你们了。老韩啊,你别总是沉着脸,你们队的人是习惯了,吓到我家的孩子怎么办?”一旦下定决心,叶修又轻松起来,身子斜斜地靠在椅背上,对旁边一直没有做声的韩文清笑道。

韩文清的脸色并没有任何松懈,反而又更黑了几分,对叶修的话不认同地皱了皱眉。

张新杰看了看一直沉默着的队长,继续说道:“你对这个消息的来源有什么想法吗?”

叶修出乎意料地沉默了下来,脸上那一点点笑意也已消失无踪,被束缚在一起送入魔族之手的流民们的恐惧与挣扎似乎又浮现在眼前。

“你心里也已经有数了吧?”平静的声调中无法掩盖淡淡的悲哀。

“是的,但还是想跟前辈确认一下。”张新杰顿了顿,那个名字在舌尖早已缠绕多时,终于轻声而笃定地吐了出来,“嘉世战队。”

叶修只是点了点头,韩文清却在一旁哼了一声,低沉的声音如寒夜般冷硬:“一群小人。”

张新杰看了看表,站起身来:“既然已经确认了,那前辈就早点休息吧。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担心了。”

“哈,小张你这到点睡觉的习惯还没变啊?”叶修好笑地看着张新杰,犹豫了一下,“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君莫笑还小。”韩文清冷冷地看着叶修,“你害怕了?”

张新杰也对着他点了点头,接着韩文清的话音说道:“霸图的人,即使是面对魔王也不会害怕。”

“前辈,晚安。”他看了看没有离开的意思的韩文清,轻轻掩上了房门。

 

叶修愣愣地看着关上的房门,琢磨着张新杰留下的话,过了好一会儿才笑了起来,接着似乎刚刚发现还坐在一边的韩文清,惊讶道:“老韩你还有事儿?”

一向直来直往的霸图队长盯着叶修,眼神竟有些晦暗不明:“你背后有什么东西。”

叶修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脸上依旧浮着欠揍的无谓的笑:“又不是小孩子,老韩你还当我藏着糖呢?”

“老韩??”

叶修话音还没有落下,韩文清已经从椅子上站起,两三步跨到了他面前,一把将叶修拽了起来。

“让我看看。”坚定的语气,不由分说的动作,让叶修甚至反应不及,双手就被禁锢住几乎被拉到韩文清怀里,T恤被推到了肩胛骨处。

韩文清的眼神越过叶修的肩头,落在了背部正中那诡异而诱惑的印记上。

这不止是个印记了,是一株植物,鲜活的、正在生长中的植物。黑色的藤蔓自被遮掩在裤衩中的隐秘之处长出,细如丝绳的藤茎蜿蜒地向上攀爬,细丝般的分支从茎上丝丝缕缕地生长开去,渗透进肉里,隐隐约约地可以透过皮肤看见,竟是紧紧地攀缠住了脊椎,在背上共存了一般。藤蔓的顶端已经长到了脊椎的中部,四五片鳞片般大小的叶片在藤茎上牢牢地站着,彰显着生命与活力。甚至像是要跟发现他们的韩文清打个招呼似的,藤蔓顶端两片最娇嫩的叶片轻轻地摆动起来。

就像是活的,有思想的,挑衅与嘲讽一般地摆动。

韩文清的脸色唰地黑了下来。

 

“这是什么东西?”韩文清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就揪住了两片抖动的叶片,冷冷地问道。

“啊……!”然而出乎他意料的,回答并不是老对手惯常吊儿郎当的声音或是避重就轻的答案,而是一声突兀的带着颤音的呻吟。

韩文清一下子就僵住了。他从来没有听过叶修这样的声音,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即使是他被驱逐出嘉世,为寻找自己失散的契者流落到霸图那最狼狈的时候,叶修也是从容不迫,充满了自信,甚至是优雅的,没有露出过任何的不妥。

然而现在,他抓着叶修的手腕,能感觉到他止不住的颤抖。刚才那一声猝不及防的呻吟也几乎是立刻戛然而止,叶修死死地咬住下唇,但断断续续的气音却无法遏制地从唇齿间流出来。

那声音带着难以掩饰的情欲、不安和欢愉,一丝丝软弱更增添了酥软的气息。

韩文清鬼使神差地又拨弄了两下那诡异的叶片。

“啊!老韩……”像是强烈的电流瞬间流经全身,高亢的呻吟冲破舌尖的阻挠在房内缭绕。叶修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薄薄的汗珠,甚至连一点挣扎的力气都用不上了,只是软软地靠在韩文清的肩上,不住地喘息着。

呼出的热气吹拂上韩文清的耳垂,像是最柔软的羽毛温柔地扫过敏感的皮肤,在心尖上轻轻地抓挠。韩文清抓住藤蔓的手不觉一紧,藤蔓的根紧紧地扒着脊椎,拉扯中那疼痛就如同从骨头深处尖锐地刺穿皮肤一般。

叶修疼得眼前一黑,在韩文清的肩头狠狠地咬了下去。

“嘶——”两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疼痛把理智都撕扯了回来。

叶修深深地呼吸了几次,将那诡秘而不受控制的欲望用力压了下去。

“老韩,你快放手。”声音中却还带着尚未褪去的诱人的暗哑。

韩文清也发现了这个东西的诡异之处,从不退缩的拳皇的主人几乎是仓皇逃离般放开了对叶修的禁锢,就像是叶修的手腕会灼伤手掌的皮肤。

他甚至都没有直视叶修依旧红晕的脸,机械地重复着之前的问题:“这是什么东西?”内里包含的情绪却截然不同了。

叶修小心翼翼地把T恤拉下来扯平,渐渐回复了之前的平静:“我说是纹身你信吗?”

韩文清猛然抬头瞪着他,紧皱着的眉头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好吧我知道你不信,你这表情太吓人了,这大半夜的……”叶修的调侃扯淡还没说完,就被韩文清一声冷哼打断了:“这不是烙印,魔族的烙印我见过。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像是会生长的烙印。”

“不是像,”叶修顿了顿,直视着韩文清的眼睛,认真地说,“它确实在生长。”

叶修这话中的含义几乎是一听进去就能够明白,饶是见惯了各种怪物与诡秘的韩文清,也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最开始发现的时候,它只在尾椎的地方。”叶修边说着,边轻轻地摸索了一下背部的衣角,似乎是不小心碰到了伸展的根丝,他微微颤抖了一下,手收了回来,难得规矩地搭在腿上。

“出现的时间和原因都不知道,但是,”他郑重而严肃地说,“老韩,我想你也明白,这种东西,只能意味着魔化。”

压抑的沉默在房间里渐渐散开,两个顶尖的猎手对视着,似乎都想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自己想得到的信息,气氛渐渐紧张起来,像是被拉紧的琴弦,慢慢地逼到了断裂的边缘。

“那又怎样?消灭了它就行了。”韩文清率先打破了这坚冰般的气氛。

叶修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老韩啊,果然只有你才会这么说。”他站起身来,向着窗外张望了一下,影影绰绰地似乎能看到小契者奔跑的身影。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准备去趟云都走走。”

“你家的契者还小。”韩文清皱了皱眉。

“所以等他成年之后就出发,还得先收集点情报。”叶修笑着说道,“更何况没有我在,霸图的大家得多寂寞呀。”

这要是张佳乐在,大概又要炸开来吐槽叶修得瑟,可是韩文清只是脸色又沉了几分,却没有反驳,便起身准备出门。

 

*** *** ***

 

夜幕也已经深了,小契者又疯玩了一天,大概一会儿也要回来睡觉了。叶修冲韩文清点点头,算是作为今天这场对话的结尾。可是大腿内侧一阵烈火般的灼烧感突然袭来,那是这段时间来他刚刚熟悉起来的感觉,而随着这个强烈的灼烧袭来的,是属于魔族的愤怒,以及本能中作为猎物的战栗。

银龙康复了。叶修不由得踉跄了一步,紧紧地攥住了身旁的椅背。

之前周泽楷的精神力对这枚烙印的覆盖早已经渐渐消散,只是因为银龙生命垂危,叶修才一直没有被发现。他不知道自己是希望银龙活着还是死去,但银龙的伤势对他来说,是件好事。但这猛烈袭来的灼热就像是赤裸裸的威胁,叶修觉得即使远隔千里,自己还是好像赤身裸体置身于那个云都底部的山洞中一般。

叶修甚至能想象到终于恢复健康的银龙正愤怒地追踪着逃走的猎物的踪迹,他现在似乎只有一个选择。

“老韩……”这样的想法太过羞耻,叶修的声音轻得几乎要听不见了,他咽了咽口水,终于坚定地吐出了萦绕在舌尖的请求,“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原本已经握住了门锁的韩文清带着几分惊诧回过了头。


评论(7)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