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二十三)

大漠孤烟这回是在厨房里找到的君莫笑,他这时候要是跟夜雨声烦聊聊天,肯定很有共同语言。

因为君莫笑上午被逮住打了屁股哭得霸图的训练场不得安生,温柔的冷暗雷给了他一个鸡腿才把这小家伙充满活力的哭号安抚下来。结果到了晚饭的时间,这小子居然不见了。

本来以为他饿了就自己出来了,结果一直到最后一个人吃完了饭,君莫笑还是没有出现。

虽然每天都被闹得鸡飞狗跳的,但是霸图的契者们还是很喜欢这个后辈的,这真不见了,急得所有人到处找了起来。

最后大漠孤烟在霸图厨房的灶台后面把他给找到了。

君莫笑叼着一只鸡腿,另一只手还拿着一只,正欢畅地啃着。

大漠孤烟黑沉着脸突然出现,在君莫笑的眼中不亚于凶神恶煞。他反应也极为机敏,往灶台上一跳一滚,抢在大漠孤烟动怒之前跃过了他的肩头,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厨房的门,又开始了一日多次的逃跑行动。

但这回他创下了一日内两次被大漠孤烟逮到的记录,还没冲到叶修的房门口,一颗小小的爆缩弹在面前炸裂开来。君莫笑发现得及时没有被炸到,然而那气流却一下子把他向后退去,直接落进了大漠孤烟的怀里。

大漠孤烟拎起君莫笑,二话没说直接在院子里扒下裤子,上手就要揍。

“等等等等等!!!!”君莫笑大叫起来。

“哼,别耍花招了,你逃不过的。”大漠孤烟一手摁住他,一手挽起了袖子。

“没有啊!是真的有事啊!”君莫笑着急忙慌地嚷着,“大漠孤烟哥哥你听!我爸爸房间里好像有敌……啊!好痛!!!!”

大漠孤烟根本没准备继续跟他废话,抡圆了胳膊就往白白嫩嫩的臀瓣上拍了下去,“啪啪”的响声和着君莫笑的哭号顿时又一次响彻了霸图的基地。


戳这里


叶修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是被君莫笑的手臂给压醒的,他梦见君莫笑越来越能吃越来越能吃,吃着吃着就长大了,长着长着就停不下来了,但还像个婴儿一样要趴在他身上叫爸爸。太重了,他觉得自己被压得快要变成肉饼了,可是怎么也推不开巨大的君莫笑。最后一着急,叶修啪地一掌拍到了君莫笑头顶,自己也猛地睁开了眼睛。

结果看见君莫笑的手臂正正好好地放在他的胸口,呼吸都被压得喘不过来。

而他这一巴掌,也把君莫笑从香甜的梦乡中给拍醒了,君莫笑迷茫地揉了揉眼睛,后知后觉地感到了头顶上的隐痛,嘴巴一下子就瘪了下去。

“爸爸,为什么要打我头?”小契者一下子扑到叶修的胸口,边蹭着叶修边撒娇般地抱怨,“好痛!”

“啊,抱歉。”叶修也有些愧疚,他摸了摸君莫笑的头,想了想说道,“以后少吃点。”

“啊?”小契者疑惑地看了看他的主人,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坐直了身子,认真地问道,“爸爸屁股还痛吗?”

“什么???”叶修震惊地看着君莫笑,熟悉他的那些猎手们要看到他一向懒洋洋的脸上竟也会露出这种表情,肯定要给君莫笑拍手叫好。

君莫笑却很理所当然地继续说道:“我看到大漠哥哥的爸爸打你了!打屁股很痛的,爸爸我下次帮你打回来!”

叶修眨了眨眼,这才反应过来君莫笑说的和自己想的完全不是一码事,他不禁脸上一红——以后可不能再这么让君莫笑发现了,小契者快要长大了啊,连手臂都变重了。

“没事,老韩没打我屁股,我们闹着玩儿呢。”叶修拍拍君莫笑的胳膊,力持镇定地说。

“真的?”君莫笑歪着头,认真地表示了自己的质疑,“那爸爸这里怎么是红的?”他撩开叶修的睡衣,指了指叶修腰部一块暗红色的痕迹。

“……不小心磕的。”叶修顿了顿,立刻又开口打断了依旧满脸狐疑的君莫笑,“你再不去吃饭又得去厨房找吃的了吧?”

“啊!!!”君莫笑一下子跳了起来,把衣服胡乱地在身上套好——自从叶修回来之后,他的衣服就再也没成套过,石不转给他精心准备的衣服都东一件西一件扯到什么就往身上套。

“爸爸我先去吃饭啦!!!!”话语尾音还没落下,君莫笑已经冲出了房门,背影都快看不见了。

叶修这才长出了口气,从床上坐了起来,腰间的酸痛让他又立刻回忆起了昨晚的缠绵,韩文清那些虔诚的亲吻和低沉的道歉仿佛还萦绕在房间里,叶修轻轻地叹了口气。

门口传来笃笃的敲门声,叶修扬声喊了句进来,看见推门而入的人一秒就后悔了。

他刚刚还在纠结着的那个人,正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粥,一份青菜和一个馒头。

尴尬的气氛似乎随着韩文清踏入房间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不断地累积,两人的沉默更是愈加地推进了这种气氛。

叶修清了清嗓子,试图打破这样尴尬的沉默:“老韩早啊,霸图队长亲自给我送早饭,不胜荣幸啊!”

韩文清的神情却依旧冷冷的,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将托盘放在床头的柜子上,便转身出门。

没有得到相应的回答,叶修也不知该怎样开口了,直到韩文清打开房门,将要踏出去的时候,叶修才又喊住了他,口气却不再是之前那样的调侃,而是再认真不过的样子:“老韩,昨天是我请你帮忙。没什么对不起的。”

也不知道韩文清有没有听进去,他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声:“我自己知道。”房门就这样又关上了。

叶修叹了口气,吃起了自己的那份早餐。

 

*** *** ***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契者的幼生期更是如同穿梭的飞行魔兽的速度一样迅速,君莫笑渐渐地已经快长到叶修的肩头了。

随着君莫笑的生长,也一直没有停下生长的步伐的,是叶修身后的藤蔓。虽然看不见,但是每天冲洗的时候他也能摸到,那藤蔓,又长高了几厘米,而更可怕的,在对着镜子一块儿刷牙的时候,君莫笑新奇地发现他的瞳孔带了一抹漂亮的暗红,还非常兴奋地告诉了他。

叶修叮嘱君莫笑别往外说出去,然后凑着灯光仔细地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那红色非常非常的暗淡,不认真观察难以察觉,但问题并不只在眼睛的颜色。随着视线的聚焦,镜子中的瞳孔竟缩成了猫眼一样的形状。

就像是苏沐秋所化的那条银龙的眼睛一样。

这是魔化的开始,作为联盟中最强大的猎手之一的叶修非常清楚这一点。

他反复地看着手中那封信,特别是最后短短的一句话,终于决定,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评论(8)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