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二十四)

七、厄尔罗斯

叶修颇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厄尔罗斯的边缘,头一次对自己所踏入的领域感到了忙乱。

形形色色的魔族在他面前路过,或大笑,或狎昵,几乎无一例外地都搂抱着或者牵着至少一个伴侣。白皙的大腿、裸露的香肩、呼之欲出的爆乳、或是清纯或是明艳的脸庞,所有的一切都在明晃晃地昭示着厄尔罗斯所存在的意义。

在这个地方,你所有的欲念都将得到满足。

魔族是崇尚与追求欲望的种族,他们在此处得到一切的满足,想要的食物、想要的钱财、想要的玩乐,以及想要的性爱。

厄尔罗斯每一个月,都会有一个定期的派对,大部分强大的魔族都会赶赴这里,在那个竞拍场里争抢最顶尖的奴隶,然后将那个地方,变成一个狂欢的海洋。

这是虚空战队给叶修的情报。

他的手伸进口袋,又握住了一张已经捏得很皱了的信纸,慢慢地摩挲着,心里渐渐镇定下来。

距离叶修收到这封信,已经一周了。

这是关榕飞寄过来的信件,这个嘉世战队的契者战斗研究部的关键人物,平日里基本上都窝在研究室里不出门的家伙,不知怎么的听说了叶修在霸图的消息,信件直接就大喇喇地寄到了霸图的基地。幸好在门卫的地方被张新杰给截住了,不然肯定早就给霸图基地的门卫给当废品扔壁炉里去了。

叶修收到这信的时候也有些惊讶,他与关榕飞熟悉也是挺熟悉了,这就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扑在契者的战斗研究上的主儿,要说他会怎么关心叶修的逃亡之旅,这根本就是个不可能的事。

不过打开信之后叶修就释然了,长长的信纸上满满当当的,全塞满了关榕飞对君莫笑这样一个听说是没有职业的契者的好奇,怎么战斗,用什么样的武器,连君莫笑的食物是不是与一般的契者有区别这样的问题都问了。

这还真是关榕飞的风格,叶修不由得轻快地笑了。看着一个老朋友熟悉的字体和语气对自己的问候——好吧,哪怕没有问候,也是件让人愉快的事。而关榕飞对叶修这段时间的经历只字未提,也让叶修感到开心,似乎是他只不过出个远门旅游,老朋友来个邮件唠唠闲嗑,这样轻松的感觉,很久没有了。

一封啰啰嗦嗦的信很快就看到了末尾,最后的几个字却让叶修的脸色唰地一变。就像是问完了所有问题,忽然想到有个事叶修大概会关心似地提了那么一句,却让叶修的心直直地坠了下去。

“邱非失踪了。”

当天晚上,月黑风高,叶修就带着已经长成16、7岁大的君莫笑,偷偷地翻出了霸图基地的围墙。

 

*** *** ***

 

叶修皱着眉,正想着关榕飞的信。这时一个魔族凑到了叶修的面前,上下打量着他,那神情,就像是看到了盘子里的一大块肉,口水都要掉下来了。

顶尖猎手的精神力对魔族是最好的春药,香气扑鼻,令他们垂涎欲滴。就在这个厄尔罗斯,就有专门进行猎手贩卖的地方,将抓获的精神力高的猎手当做商品和食物。

这个家伙伸手就要扯叶修的大衣,一边拉还一边腆着脸凑过来:“嘿,小美人,你穿这么严实干嘛呀,在这里就该放开点儿,你才能得到快乐~”

魔族一向都纵心所欲,他们热爱美的东西,追求极致的美丽与快乐,也从不掩饰这样的追求,所以强大的高贵的魔族几乎都是美得各有胜场。

可是这个突然凑上来调戏叶修的家伙却跟一般强大的魔族不太一样,居然是个长得非常粗犷的彪形大汉,国字脸,粗眉毛,胡子拉碴。他还真像自己说的那样放得开,只穿了件白色的里衣和宽松的大裤衩。腰间却悬着一个粗大的狼牙棒在那儿晃晃悠悠,让人不禁想到他的“凶器”,是不是也跟他的武器一样。

叶修皱着眉咬着牙,扯了几下也没从这个看起来酷似山贼的魔族手中把衣角给抢回来。

他正在犹豫要不要在这里就动武,这壮汉忽然哀叫一声,裤衩上就像是溅到了什么液体,底下一圈都燃烧了起来。接着一只纤细白净的手揪住了壮汉的耳朵,用力一拧,壮汉疼得哀叫告饶起来:“老婆!老婆别拧了!要掉了!”

“人熊!老子就去买了个铐子,你他妈就给老子在路边勾搭野男人!”这是个看起来有那么点儿弱不禁风的魔族,面色极其白皙,容貌虽不说倾国倾城,也是清秀可人,与这壮汉在一起看着特别不搭调。他正一边扯着那壮汉的耳朵不放,一边还拎着扫帚狠狠地往壮汉的背上拍打,还抽出空来,恶狠狠地瞪了叶修这个“野男人”一眼。

“好老婆!好鹰鹰!冷鹰大人!我再也不敢啦!你别拧了,拧掉了还怎么听你浪叫!”壮汉一边躲着,一边还瞅着机会在清秀魔族的脸上偷了个吻。

“你还敢来劲了!!!”那冷鹰脸一红,扫帚挥舞地更用力了。

叶修身子往后缩了缩,装出一副怯怯的样子,盯着这两个魔族渐渐走远,插在口袋中的拳头才松了开来。

他暗暗地松了口气,君莫笑不在身边,在这个满是魔族的地方动起武来,毫无胜算,甚至连能不能逃走都是未知之数。

想到他的契者,叶修又不禁叹了口气,这家伙,不知道是不是还在赌气。

 

从霸图偷摸着跑出来之后,叶修带着君莫笑来到了虚空战队的基地——埋骨之地,并得到了关于邱非的情报。在出发之前,他已将需要咨询的问题交由专门的魔兽信使带到了虚空战队。

他们的队长李轩并没有出面,而是他们战队的另一个猎手李迅来转达的消息:邱非与契者战斗格式的联系被强行切断,目前可能已经被送往了魔族的拍卖场,那是专为纵情享受的魔族提供高级精神力补给品的地方。

魔族的拍卖场就在埋骨之地的边境,在那漆黑的亡灵海上漂浮的一艘巨型游轮——厄尔罗斯号。

厄尔罗斯号每周会在亡灵海的边缘停靠一次,供船上的奢靡补充能源,让想要放纵欲望的魔族上船,让已经餍足准备下一轮厮杀的魔族离去。

李迅还说,虽然鉴于联盟目前对叶修的通缉令,虚空不能公开为叶修提供什么支持,但如果只是照顾幼生期的契者这样的小事,那也不过是多一桶饭的事而已。这可是他们的副队长吴羽策亲口说的。

叶修不由得会心一笑,就把君莫笑托付给了李迅,这次他的目的主要是找到邱非的所在,然后把他偷回来。重点就是要小心细致,不被发现,如果带上还没过幼生期的君莫笑,万一发生什么事儿,反而更加不好逃脱。

他认真地跟君莫笑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可是君莫笑还是生气了。他知道君莫笑明白他隐藏的意思:即使带上君莫笑,那么多的魔族,发生战斗之后,也不过是两个人都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叶修并不想带着还没成年的君莫笑步入危险。

即使君莫笑的生气给叶修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他还是踏上了码头一个人等待厄尔罗斯号的到来。

那个承载着醉生梦死尖笑狂歌的船到来的时候,叶修似乎终于明白为什么即使知道欲望是一个无底的深渊,成千上万的人还是前赴后继地向下跳去。

岸边堆积如山的白骨在阴霾的绯红天空下显得血腥而诡异,空气里弥漫着陈腐而腥甜的血味,带着黏腻的甘甜。血色的小溪卷着死者的游魂涓涓流向黑色、开满了红莲的亡灵海,而漆黑的海面上只有星星点点飘过的蜉蝣灯塔的微光,魍魉的歌声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引诱着畸形的妖怪、腐尸和幽灵在骨刺间跋涉,一步步走向亡灵海。

而那艘巨大的游轮,点缀着五彩斑斓,弥漫着淫靡与放浪的灯光和歌声,就这样缓缓地向岸边驶来,将它周围的一小块永远漆黑的亡灵海,都一瞬间照得光明起来。

正因为在这崎岖诡异的危险中看起来如此世俗和欢快,才更让人止不住内心的向往与追逐。

 

叶修转过身,往游轮外张望了一眼,他上船之后一直站在游轮的边缘,正准备找个机会打听一下传说中的派对所在。

风衣被这腥甜的海风吹得鼓鼓扬扬,叶修又紧了紧这从霸图出来的时候顺出来的纪念品,嘀咕道:“不知道老韩的脸这回得黑成什么样啊……”

忽然他浑身一僵,肩头上搭上了一只手,而刻意压低的嗓音也在他耳边充满了蛊惑:“既然来逛这里,不如跟我一起玩玩吧,叶修?”

虽然刻意变化,但这声音如此熟悉,威胁调戏的话语中夹杂着不容错失的玩笑的声调。第一时间的警惕之后叶修很快放松下来,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遇见熟悉的人,即使周围来来去去的还都是敌人,他也顺势与身后的人开起了玩笑。

叶修往后一靠,愉快得就像是对方提出的是切磋一把的提议:“那就一起玩玩呗!”

身后的人反而因为他的反击与调笑愣了愣神,反应过来之后失笑道:“你来这里做什么?君莫笑呢?”

叶修微笑着转过身,脱离了身后人的怀抱,反问道:“那文州你呢?”

他这时才发现,喻文州与平时穿得大不一样。蓝色的衬衫笔挺而贴身,勾勒出了完美的身材曲线。黑色的西装马甲将腰间的线条收得干脆利落,笔直的裤线让喻文州的腿显得更加的修长。衬衫的扣子只扣到第三颗,袖口也没有扣牢,而是整齐地卷到了手肘处,在这整齐的外型上增添了一份随性与潇洒。

而更吸引眼球的,是喻文州的耳朵,竟是尖尖的长长的,附着着柔顺的淡金色的绒毛,随着喻文州的动作竟然还颤动了几下,带的耳朵上挂着的银色吊坠也跟着晃动,反射着周围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的光芒,竟有几分邪肆,却也不让人觉得俗气。

如果不是叶修知道喻文州是人类,也非常清楚在他离开蓝雨这么短的时间里魔化不可能达到这么完整的程度,他几乎都要以为眼前这个清俊优雅的青年就是一个强大的魔族了。

“你这是……?”叶修话音还未落,手背就被喻文州狠狠地拍了一巴掌。

“看来你还没摆正自己的位置啊。”喻文州嘴角噙着叶修从未在他脸上看见过的笑,“一会儿还要吃点苦头你才会明白。”

“不、不要……”叶修虽然还是没有懂喻文州的笑,但电光火石间就已配合地换上满脸的惊慌失措,瑟缩着一步步往后退去。

可是他的身后就是厄尔罗斯号的船舷,很快就如同被逼入绝境一般,叶修已经退无可退。

喻文州冷冷地笑着,一把抓住了叶修的手腕,拖着他向巨轮的甲板下面二层走去。

“今天的惩罚时间加倍。”


评论(6)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