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二十五)

叶修有些好奇地环顾着喻文州的房间。这是厄尔罗斯为每一个前来参加狂欢派对的客人提供的住处,因为都是为强大而高贵的魔族所提供的,所以房间虽然不大,布置却分外奢靡,缀满水晶的顶灯在客厅纯白色的毛绒地毯上洒下粉色的光,为安静的室内涂抹上一丝暧昧与淫靡。

而眼神越过客厅,正好可以看见对面的卧室里半圆形如贝壳状的堪称巨大的床铺正对着门,半撩半落的纱帐仿佛在勾引每一个进入房间的人尽快把自己剥光了扔到床上。而挂在床沿架子上的,赫然是一条黑色的皮鞭。

“叶队长,请喝水。”

索克萨尔熟悉的声音温柔地响起,随着杯子被递到叶修眼前。

叶修连忙尴尬地移开眼神,感觉自己这样观察别人的房间,特别是发现了这么……这么奇怪的东西,实在有点不太合适。喻文州难道有不为人知的爱好吗,叶修难得暗暗地在心里八卦了一下。

“谢谢了。”叶修冲索克萨尔微笑着点点头,没有忘记他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

“文州,你们怎么来的?”他顿了顿,挣扎了一下,还是没忍住心中翻滚着的好奇,“还有你这个耳朵……”

“索克萨尔用魔镜反射再加了点儿小花招做的,怎样?看起来不错吧?”喻文州温和地笑着,尖尖的长耳朵还跟着他的话语摆动了几下,淡金色的绒毛在粉色灯光的映衬下闪动着柔和的光。

“挺合适你的。”叶修诚恳的语气怎么听怎么像是憋着笑。

喻文州也不跟他纠结这个问题,优雅地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才接着说起来:“蓝雨之前接到的任务在这附近,而厄尔罗斯之名早就如雷贯耳,既然到了这里,我就想来参观参观。”

“你是想来趁机看看能不能收到什么情报吧。”跟喻文州说着话,叶修也就放松下来,让自己舒舒服服地斜靠在沙发背上,整个人几乎要完全陷入沙发里去了。

“呵呵。”喻文州只是轻笑了两声,也不反驳,“你这次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是来找人的。”叶修也没有隐瞒,随口就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邱非?”喻文州反问道。

“是的。”对于喻文州轻易地就道破他的目的,叶修一点都不觉得惊讶。作为嘉世战队新一代猎手中的领军人物,邱非的失踪即使被刻意的隐瞒,也不可能逃出这些战队高层的注意。而再联系到叶修来这里找人,自然就能猜到邱非肯定是陷进了厄尔罗斯的拍卖场中。

更何况,即使这些消息都被好好地隐瞒着,叶修也一点都不怀疑喻文州能猜到自己的想法。这可是喻文州啊,联盟最负盛名的战术大师之一。

“如今最稳妥的办法……”喻文州沉思着,字斟句酌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混进魔族的派对中去。”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叶修与喻文州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考量,相对一笑。

“厄尔罗斯的狂欢派对每月一次,这次的时间订在三天之后。拍卖会的时间将会在派对上公布。”喻文州的手指缓缓地敲打着水杯的外壁,纤长有力的食指敲出规律的哒哒声。

叶修略有些惊诧地看向喻文州:“你打听得挺详细啊。”

“每一个在这船上能够入住的魔族都会在房间里得到加入狂欢的邀请。”喻文州拿着一张散发着闪亮的金光的卡片在叶修面前晃了晃,叶修不禁眨了眨眼,魔族的东西,果然还是如此生怕别人看不出他们对财宝的钟情。

“不错啊文州!我们混进去,看看那些魔族打的什么鬼主意吧。”叶修感到进展很顺利,心情很愉快。

“不。”喻文州打断了他的话,“是我可以进去了,带着你。”

“……什么意思?”

“就是这张邀请函只能任一个魔族进入,但是每一个魔族被允许带着一名伴侣入场。所以我们这几天里要稍作准备。”喻文州盯着叶修的大衣上若隐若现的霸图战队的标志,静静地说。

他的脸上慢慢地浮现出在甲板上时那冰冷又诱惑的笑:“现在,叶修,脱掉你的衣服。”

叶修惊诧的表情足足保持了一分钟,就愣愣地与喻文州那样对视着,直到喻文州的表情又渐渐变回了他熟悉的属于蓝雨队长的温和的笑,他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演技不错啊文州,我差点以为这回看走眼了,你真被魔族附身了。”叶修的声调还有些不自然的轻松。

“能看到你这样的表情,挺值得的不是吗?”喻文州笑着打趣叶修,“真可惜,少天要看到一定很开心。”

“真不容易,能让你逮到一回。”说笑了几句,叶修又绕回了之前的话题,“你说的携带伴侣,是怎么回事?”

“魔族的人,相互之间很少有固定的伴侣,即使有,他们进入这个派对也自然可以分别持有自己的邀请函,不用依靠对方。”喻文州的语气依旧温和可亲,似笑非笑地盯着叶修的眼睛,“而需要依靠魔族的携带才能进入的,只有他们所豢养的奴隶。”

叶修不禁回想起刚上船的时候看到的那些魔族怀中,为数不少的,一看就是人类,脸上堆满了讨好与欢快的笑颜,掩藏不去的是眼底深深的恐惧。

喻文州似乎是欣赏了一会儿叶修变幻莫测的神情,又加上了一句注解:“是性奴。”

叶修脸上的表情更加精彩了。

喻文州看着今天屡次出现不同的表情的叶修,愉快地弯起了嘴角,声音却仿佛无奈:“所以这几天,你最少得学会怎么叫我主人吧。”

 

*** *** ***

 

索克萨尔端着刚刚泡好的咖啡,倚在厨房门口,看着客厅里的两人。他认识叶修的时间比喻文州还要长,他与喻文州相处的时间远远超过叶修,但他却觉得,这两个人之间的默契与了解,他甚至有时候也会跟不上。

喻文州坐在沙发上,坐姿舒适而优雅,周身却散发着冰冷而残忍的气息:“跪下。”

叶修已经没有头一天的别扭和拘束,自然地朝喻文州双膝跪下,头深深地低下:“主人。”

“还没学会该怎么做吗?”喻文州近乎冷酷地说着,“对于主人,你要敬爱地亲吻他的脚尖。”他慢慢地倾身,纤长的指尖缠住叶修的发丝,柔顺的黑发在手指的摆弄中显得无比的脆弱。

叶修像是恐惧亦或是欢愉一般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乖顺地答道:“是,主人。”他慢慢地俯下身去,缠绕在喻文州手中的头发丝被扯断的痛楚也没让他有稍许停顿,他虔诚而充满爱意地吻上喻文州的靴子,就像是吻的不是涂抹着鞋油的皮革,而是这世界上最珍贵的珠宝。

索克萨尔喝了一口咖啡。不愧是他的前任主人那个联盟最著名的猥琐流猎手破口大骂却也莫可奈何的人啊,作为猎手的教科书级的人物,叶修即使在这个方面的学习速度也是杠杠的啊。契者术士看着他现在的主人,温和无害的外表下,竟也有这样充满着威压的一面,简直不容人反抗,只可惜眼神深处的温柔,是骗不了人的。

喻文州又靠进了沙发里,他抬起脚,靴子尖顺势将叶修的下巴抬了起来,白皙的脸上是虔诚、敬爱与畏惧,与第一天相比,几乎是判若两人了。

“你做得很好。”喻文州盯着叶修,冷冷地夸奖道,语气间却不见一丝的赞美。

他看着叶修脸上不变的神情,慢慢地笑了出来,终于又回到了温和的喻文州:“你做得很好,如果听到这句话之后再带一点欢喜,那就更好了。”

叶修哈了一声,侧过头避过喻文州的靴子,顺势往沙发坐垫上一靠,瞬间又变回了那个懒洋洋的让人禁不住就想咬牙切齿的猎手。

“多谢夸奖啊,主人!”他哼哼着说出这个称呼。

喻文州却不以为意,他看着一放松下里就在口袋里到处摸索找烟抽的叶修,想着接下来要说的话是否又能看到这个一直那样强大似乎永远都不会失败的前辈不一样的神情。

他俯下身,手指缓缓地贴上叶修的额头,指腹如羽毛般轻柔地在叶修的脸上一点点拂过。

冰冷的触感如同蛇一样在脸上盘缠,与这两天突击中养下的习惯一起,让叶修不由自主地僵在了原地。

“现在有一个致命的破绽,”喻文州抚摸着叶修的嘴角微笑着说道:“没有主人气味的奴隶,在厄尔罗斯就像是放在路中央的金子一样显眼。”

索克萨尔喝掉最后一滴咖啡,知道自己该离开一会儿了。

 

喻文州的眼神慢慢地从叶修的脸上扫过,一寸一寸,仿佛是索克萨尔手中的法杖在脸上摩挲一般。

虽然衣服在身上穿得整整齐齐,叶修却觉得自己像是被一件件剥去了遮挡的布料,赤裸裸地暴露在这房间里粉红而淫靡的灯光中。

“解开我的裤子。”这几天下来对这冰冷的指令早已不再生疏,但第一次真的要这么做了,叶修还是觉得不安而难堪,手指磕磕碰碰地解开了喻文州的皮带和扣子,正准备去拉开裤链的时候,他听到了第二个命令。

“用你的嘴。”叶修震动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


戳这里


一切都已准备完全,虽然头一天晚上的发展似乎有些太超出预料,但叶修还是说服了自己,要瞒过整整一个会场的能力出众的魔族,再怎么小心的准备也是不为过的。

但即使做了如此充分的心理准备,临去会场之前,叶修还是扒着卧室的床架子,为难地扯了扯根本一点都拉不下去的衣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文州啊,这……非得穿成这样么?”

也不知道喻文州是哪儿搞来的,叶修穿着一套黑色的紧身皮衣,上身只堪堪裹住肋骨和胸膛,下身的短小皮裤完美地贴合着紧翘的臀部,差一点连雪白的臀肉都要不能全部遮住,更别说白皙的大腿和柔软的腰部,还有小巧的肚脐和略有些肉感却诱人的腹部,全部裸露在外。及膝的丝袜由吊袜带拉扯着勾在皮裤的边缘,黑色的靴子反倒像是与喻文州的靴子凑成了一对。

而更让他别扭的,是脖子上牢牢扣住的皮质项圈,虽然不是很紧,但也刚刚好卡在了有些影响呼吸的位置,叶修难受地扭了扭脖子,带着项圈上的铁链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铁链的另一头套着皮圈,正握在喻文州的手里。

“就一个晚上,你忍一忍。”喻文州拍了拍叶修的手臂,温和地安抚着,“而且,挺好看的。”

“噗……”一旁围观的索克萨尔没忍住,喷笑了出来。

叶修略有些郁闷地瞪了契者术士一眼,却也因为这个玩笑而放松了下来。他又一次扯了扯衣服的下摆,感觉似乎是遮住了更多的地方——虽然只是错觉,但还是点点头,说:“走吧,会会那些狂妄的家伙。”


评论(7)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