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二十六)

出了门之后,叶修才发现,今天他的穿着,真是一点都不显眼,满船上都是牵着奴隶赶往派对现场的魔族。

邀请函上所写明的地点,是厄尔罗斯号上的阿莫尔大厅,这是厄尔罗斯最盛大的活动,举办的这个阿莫尔大厅,也占据了游轮的整个底层。在这个时候,几乎游轮上的每一个魔族都带着自己最得意的奴隶赶往派对的现场,这即将是一次狂欢,也是魔族之间互相攀比互通有无的一次盛宴。

喻文州和叶修一出门就融入了这个人群之中,叶修暗暗观察了一下,不由得觉得……如果不是自己目前扮演的身份也是猎物的话,他还真愿意称这为一次赶集。

“嘿,哥们!”一个魔族忽然凑到了喻文州的身边,扫了一眼叶修,略带轻蔑地说,“你这个奴隶,调教得不行啊!”

说着,这家伙的手已经贴上了叶修的腰间,油腻而冰冷的触感让叶修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接着柔软的腰间就被狠狠地捏了一把。猝不及防的疼痛让叶修迅速地扫了那个魔族一眼——清秀的面容透着毫不掩饰的邪气,带着久居上位的优越感——他立刻低下了头,赶紧把自己的情绪掩饰了起来,奴隶是不应该这样看人的。

谁想那个魔族反而更加起了兴趣,言谈间透着发现猎物的兴奋:“哟呵,哥们,你这奴隶的眼神可真锐啊,刺得我的心都痒痒了起来啊!”他又在叶修的大腿上掐了一把,声音都激动得有些尖利起来,“你这个奴隶换不换?我可以给你五个!”

喻文州往前挪了一步,不动声色地将叶修与这个魔族隔了开来,声音矜持而又优雅:“对不起,这是新的猎物,还没到可以出手的时候。”

魔族听了这话,遗憾的神色几乎要从脸上漫了出来,却也懂得这其中的礼节,没有再强求,却在走之前不死心地握住喻文州的手说道:“这位先生,如果您改变了注意,可以到恰克小镇来找我,现在那个镇子已经归我了,我是镇长恰克。”连称呼都改变了。

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看着那位镇长恰克恋恋不舍地走远了,才似笑非笑地凑到叶修耳边迅速地说:“前辈还挺抢手啊。”

叶修还没回话,他已经回复了那高贵矜持而冷漠的魔族的神情,只是扯了扯手中的链子,叶修呼吸一窒,吐槽就憋在心里没说出来:喻文州你吟唱咒语的时候怎么语速没这么快呢。

 

阿莫尔大厅的外面,华丽而沉重的大门已经推开,门童强势而优雅地检查着每一个到场的客人的邀请函,如果证实了客人的身份,邀请函将被点燃,拍在客人的胸前,化作血红色的玫瑰,上面浮刻着入场客人的名号。

喻文州胸前的玫瑰上则以漆黑点着“索尔”二字。在之前准备的时候,两人就已经商量过了,喻文州这次顶替的魔族是暗夜流光索尔,是暗黑殿堂的主人,因为常年呆在殿堂中,即使偶尔出门也常常隐藏身形,神出鬼没,连魔族都极少与他碰面,是最完美的伪装对象。

而他们这次所要接近的目标,是另一个魔族——哥布林商人,这是一个没有名字的魔族,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是从来就没有名字,还是在长久的岁月中名字早已被遗忘。但即使只以他的身份称呼,任何一个魔族都不会忽视他。就如同他的称号所表明的,他是最合格最出色的商人,只要有钱,或是有他想要的东西,便可以从他那里换到任何想得到的东西,包括最隐秘的情报。

这是叶修离开虚空的时候,李迅告诉他的最后一件事:你想知道的消息,大概会着落在一个叫哥布林商人的魔族身上。然而这个家伙最大的特点,也正如他的身份,狡诈多疑,掌握着最详细的消息,他还能安全地在那么多比他强大得多的魔族中活得如鱼得水。想要从这样的家伙口中套到情报,只怕很难。

但这是目前来说,最合适也最快捷的方法了。即使喻文州没有说明,叶修也知道,恐怕蓝雨队长早就从他们之前的聊天中知道叶修对云都不同寻常的关注了,除了邱非的下落,云都的地底、巨大的魔界之花的秘密、穿越熔岩之后的存在,这些都是要打听的消息。

喻文州拎着黑色的皮鞭,牵着手中叮当作响的铁链,另一手端了一杯透着诡异的血红色的饮料,端着优雅从容的微笑,在满大厅的魔族中间穿梭。淡金色的尖耳随着他环顾四周的动作轻轻地抖动着,似乎也在搜寻着目标人物的所在。

叶修忽然轻声叫他,柔怯的声音带着一点掩饰得很好的兴奋:“主人……”喻文州顺着他暗中手指的方向看去,隔着两三个人的不远处,一个英俊的魔族慢慢地抿着杯子里亮紫色的液体,与身边的魔族热情地攀谈着,眼神却灵活地转着,充满了算计与戒备。他胸前的玫瑰花上的花瓣像是被人为扯掉了几片,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商”字。而他的脚边还可以看见被碾得稀烂的花瓣碎片。

就是这个人了。

喻文州微笑着,牵着叶修走了过去。

 

“厄尔罗斯也不过是徒有其名罢了。”哥布林商人好容易打发走了两个前来搭讪的无聊而又浅薄的同胞,忽然听见一个悦耳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他不禁转头看去,清俊而邪肆的笑容充满了对这最盛大的狂欢的失望。

发现他的目光之后,那人冲他温和地一笑,举了举手中的酒杯:“你说是吗,这位先生?”

“哦?这可是名声都已经传至暗黑殿堂的盛会。”哥布林商人同样举了举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圆滑地试探。

“呵,可惜看来不过都是些没有见识的家伙们自我满足罢了。”喻文州的声音里难掩失望,“皮鞭、跳蛋、木马,也就是这么些稀松平常的东西,真是白来一趟。”

他又礼貌地冲哥布林商人点头致意:“在下是索尔,想必阁下早已看出在下的来历。”

哥布林商人轻轻地敲打着手中的酒杯,没有否认喻文州的话:“很荣幸认识您,暗黑殿堂的主人。在下只是一介四处奔波的商者,若您缺少这些稀松平常的东西,”他的眼神四下溜了一圈,“尽可以来找我。”

“嘁,”喻文州仿佛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却又立刻收住了这略带轻蔑的情绪,“这些东西,我暗黑殿堂里什么没有。”

哥布林商人脸色丝毫未动:“哦?那在下可就爱莫能助了。”

这次喻文州的失望之情终于溢于言表:“原本还以为在这个久负盛名的阿莫尔大厅里,可以得到那云都万金难求的名产。”

“云都的名产?”哥布林商人显然是起了兴趣。

“是啊,即使在暗黑殿堂,那只在云都生长的花也早已攒下名头。据说这花炼出的药最助淫性,”喻文州拉扯着叶修的项圈,带起铁链叮当作响,“在下想给我这个新得的宝贝尝尝。”

哥布林商人不由得顺着喻文州的手看了一眼叶修,低眉顺眼的奴隶几乎看不出什么特别出众之处,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抿起的嘴角还留着一丝不甘的坚韧,而这个奴隶身上充满着暗黑殿堂的主人身上的味道,看来早就被这位索尔先生得手过了。

“说起云都的花,您说的大概就是魔界之花了。”哥布林商人眼睛一转,对叶修也没什么兴趣,只是商人的敏锐让他从喻文州的话中嗅到了大笔生意的味道,“因为云都是个……”

“无雨之城,竟然有这么帅的同胞对那个鬼地方感兴趣?”张扬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哥布林商人的话,充满趣味的眼神仔细地打量着喻文州。

哥布林商人一愣之后迅速地反应过来,对着来者深深一鞠:“卡修阁下。”

火红的长袍,艳丽张扬到极致的妆容,如同烈火燃烧般的气质,无不昭示着来者的身份。炎女巫卡修打量完喻文州之后又瞟了一眼叶修,眼神飞快地扫过之后却又突然移回来,盯住叶修不放了,脸上尽是势在必得的兴奋。

“看不出来啊索尔,你竟在你那连五指都看不见的宫殿里藏了这么一个宝贝。”卡修伸出手,长长的指甲在叶修的脸上划过,留下两道浅浅的红痕。她凑上前,几乎要把鲜艳而饱满的红唇印到叶修的脖子上,呼吸的热气让叶修难堪地瑟缩了一下,手腕却被卡修牢牢地抓住。

“这个味道……虽然被你的味道所掩盖,但太香了,太美味了,即使是你的味道也无法将他完全遮住……这鲜美的……血液的味道……”猝不及防地,卡修的舌头在叶修的耳垂上轻轻地扫过,他不由得抖动了一下,温热而湿润的触感在耳垂上似乎变得粘腻起来。

叶修觉得有点恶心,但他仍旧记得今天的来意,不能出错,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抱歉,卡修阁下,不过您这样做,似乎不太合适吧。”喻文州依然优雅,但声音中冰冷的怒气却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哦索尔,这么美味的人类我很久没有见到了,而且似乎还很清纯,”卡修的指腹在叶修裸露的大腿上又轻轻地摸了一把,“我愿意拿十个可爱的男孩跟你交换,保证比这个更能让你舒服。”

即使在跟喻文州说话,卡修也几乎没有舍得把眼神从叶修身上挪开,似乎就要在大厅里割开叶修的脖颈,尽情享受这鲜美的滋味。而一个柔韧的东西却架住了她即将要摸上这个奴隶最重要的器官的手。

“抱歉,这是非卖品。”喻文州伸手,用鞭尾格开了卡修越发放肆的动作,毫无起伏的声调里是不容辩驳的气势。

饶是卡修,也不禁被这气势所震慑,她像是这才发现自己的行为有多僭越,讪笑着转手递了一张卡片到喻文州的面前:“不要这么着急啊索尔,明天来这里,你一定能挑到更加满意的东西,明日你所有的账单都由我来付,只要你最后将这个让给我。”

喻文州冷冷地看着她,卡修竖起手指轻轻点了点他的双唇:“不要急着拒绝,你不会后悔的。”她手一翻,那张卡片便塞入了叶修皮质上衣的胸口里。

卡修迈着大步走开了,而喻文州也沉着脸,仿佛受到屈辱一般,牵着叶修匆匆离开了大厅。

虽然过程有一点——很大的偏差,但他们已经得到想要的东西了。

 


评论(3)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