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二十七)

第二天的拍卖会在厄尔罗斯号的二层一个隐秘的礼堂里举行。这是个只有有实力也有财力的魔族才能参加的活动,没有得到邀请卡的魔族,甚至连这个礼堂的大门都看不见,更别说在厄尔罗斯号上毫无地位的人类了。

喻文州一进礼堂,就看见了那一眼就能让人认出来的炎女巫卡修,她似乎已经等待他们两人的出现多时了,立刻迎了上来:“还以为你不来了呢!之前从未看你出现过,还以为你是个比郎锐还要冷淡的家伙。”接着她迫不及待地看向喻文州的后面,虽然依旧扣着项圈,但今天叶修却是裹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堪堪遮到了大腿处。

卡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味道还是这么香甜,不……竟然比昨天更加香甜……简直想要现在就扒开他……”她忽然抽了抽鼻子,认真地分辨了一下气息,有些疑惑地说道,“这个味道……怎么好像在哪里闻到过……”

“卡修阁下,你我也不过是第二次见面,你这什么意思?”喻文州有些气愤,“若是不欢迎,在下这就回去了。”

“别急别急,索尔你这性子快赶上托亚了。”卡修连忙坐端正了,“你看着,展示马上就要开始了。”

卡修没有注意到的是,叶修虽然跪在喻文州的脚边,眼神却暗暗地盯着即将拉开帷幔的展示台,一眨不眨。

 

拍卖会的序幕终于拉开。

为了杜绝争吵,也为了不得罪这里的每一个魔族,拍卖会场上其实是分割成了数十个小型的包厢,上下排列,错落有致。每一个包厢都与其他的包厢完全隔绝,在包厢里也完全隔绝魔力的使用。每个包厢上都只有一面透明的窗,可以看到位于正中间的舞台,拍卖师将在这个舞台上展示所有的拍卖品——人类。

第一个被推上场的是一位妙龄少女。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也不难看出她的美貌,以及恐惧。雪白的双腿跪在地上,曼妙的身体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然而她现在只是一个商品,是这里的魔族们眼中比较好的玩物和食物而已。

叶修半垂着头,慢慢地握紧了拳头。

喻文州似乎是漫不经心地踢了他一下,却是给了他小小的安抚。

几轮竞价下来,一号的少女被17号魔族买走了。叶修在心里记住了这个数字。

第二个是一个英俊的青年,他一直仰着头,脸上写满了不甘心与不屈服。但他也很快就被拍走了。

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

序号慢慢地增加着,一个个地拍掉,然而喻文州和叶修所寻找的人,却一直都没有出现,两人都不禁在心里有些着急起来,如果在这里找不到,那么线索就又断了,接下来往哪里去寻找,谁都没有方向。

“这次的货色,也太普通了!”美妙的声音充满着不耐烦,突然在包厢里响起。卡修斜靠在软座上,打量着自己紫红色的指甲,轻轻地吹了口气。

喻文州一惊,不知是不是因为心里的焦虑未能控制好表情,被这个看似张扬粗枝大叶实则敏锐非常的女巫发现了不妥。但他的惊只不过在心中一闪而过,脸上还是照样镇定自若,也是一副无趣的模样:“若是卡修阁下只不过是请在下来看这些,也太小看我暗黑殿堂的见识了。”

似乎是在应和这边两人的抱怨,舞台上的拍卖师声音忽然激动起来,拔高了好几个声调:“接下来!便是我们此次拍卖的最后一件商品!也是最珍贵的一件商品!不用我来说,只要一带上场,只要一滴血液,那美妙的味道,就将传遍整个会场!”

“请看,十号商品!”

叶修的背陡然挺直了起来,他这几天来一直在寻找的人,终于就出现在不过几十米之遥的地方。

喻文州迅速地做出了决定:“卡修阁下……”

“天哪!!!这个小弟弟,真不错啊!!!”卡修一下子扑到了窗户前面,叶修猝不及防地被她撞开了两步。

“卡修阁下,这个十号……”

“我要了!!!”炎女巫用力地拍了一下包厢的墙,不住地深呼吸着,“这个味道……这个味道……这浓烈的香气,几乎想要沉醉在他的身边……”

“卡修阁下,您不是要跟在下交换奴隶吗?”喻文州皱着眉头,似乎对于卡修的出尔反尔非常不满。

“可是这个更好!”卡修的指甲兴奋地在包厢的玻璃上划过,刮出尖锐而难听的声响,“你的这个宝贝虽然好闻,但是味道已经被你遮盖过了。而这个!这纯净而强大的味道!这坚强的眼神!”

卡修跺了跺脚,血红色的长袍被带着飘拂过叶修的脸上。

“而且这个更年轻,体力一定也更好!”卡修瞟了叶修一眼,原本的狂热一下子就变成了挑剔和不屑。

叶修低着头,不由得弯了弯嘴角,虽然这样的发展更合适之后的营救,但这话听着怎么感觉被鄙视了呢!

 

下定决心的卡修气势锐不可当,一路叫价,财大气粗势在必得的劲儿把其他竞拍的魔族都杀了个人仰马翻,一路高唱凯歌把这次拍卖会的压轴十号得到了手。她拿着自己的号牌,得意地捋了捋长发,在包厢的门口与喻文州道了别,便匆匆赶往了后台。

喻文州目送着卡修走远,才牵着叶修跟着其他在这次的拍卖上没有收获的魔族走出了拍卖场的大门。

拍卖场的礼堂外灯火明亮,没有得到理想的奴隶的魔族们互相交谈,大声抱怨着都往游轮的上两层走去,准备去那些灯红酒绿的欢场里一扫今日在拍卖场中的浊气。喻文州牵着叶修,本来也是跟着他们笑谈着走着,然而脚步却放得很慢,渐渐地便与急匆匆赶去享乐的魔族们离得远了。

当走到一个路口的转角处时,喻文州与叶修迅速地扫了一眼四周,便拐进了旁边幽静的小路中。而前方的魔族没有一个发现两人的消失。

“船就在这层,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一会儿行动后可以立刻赶往那里。”索克萨尔从墙边的阴影处转出,向二人说着他的发现。

“辛苦了,接下来,还要看你的了。”喻文州对索克萨尔温和地笑笑,将叶修颈上的项圈取了下来。

“一会儿我们人数太多,尽量缠住他们就好,争取时间。”叶修转了转手腕,也转头对索克萨尔微笑着,“就全部拜托你了,索克萨尔。”语气坚定而兴奋。

喻文州和叶修跟着索克萨尔,顺着墙根,在这僻静幽暗的小巷子的掩护下,摸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与他们所在的这个巷子交叉的那条路上,可以看见明亮的灯光倾泻下来,铺了一地。

三人静静地站在阴影里,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

终于,他们等待的声音出现了。最先传到的也是最响亮的,还是炎女巫卡修志得意满的笑声,在向其他的魔族夸耀着她的收获,她是这次拍卖会上最出风头的人,得到的也是这次价值最高的奴隶。

魔族们的声音渐渐地接近了路口,喻文州和叶修稍微往后退了退,以免猎手的精神力被魔族所察觉。

然而还是难以避免,魔族们刚刚走过这个路口,卡修夸耀的声音突然停顿了下,似乎遇见了什么奇怪的事。

但她的疑惑尚未说出口,六道黑紫色的光芒似乎是从虚空中浮现,将正中间的几个魔族牢牢地卡在了里面!

紧接着一个束缚术已经扔到了幸运地没有被光牢卡住的魔族身上,让他只能在原地徒劳地挣扎着。而空气中仿佛出现了看不见的利刃,将魔族手中牵着的所有奴隶的铁链全部斩断!

这一切的变化都在电光火石间完成,所有的奴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喻文州沉静地声音将他们从呆愣中叫醒:“跟我来,跑!”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看着喻文州身边走出的叶修,愣愣地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队长……”

叶修一巴掌拍到他后脑勺上,喊道:“赶快给我跑!”

一边喊着,他自己率先冲了出去,一边还冲着前面的喻文州说道:“文州你这次发挥不错啊,真难得见你吟唱这么快!”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就再次集中精神投入到与索克萨尔的联系中去。

十个强大的魔族作为对手,他与索克萨尔需要为所有人保证出足够的时间来逃亡。束缚术和六星光牢的效力很快就过去,然而黑紫色的雨水又带着强大的魔力从头上倾泻而下。其中几个魔族不由自主地向身边的同胞发起了攻击。

而当他们清醒过来之后,墙根下的阴影又如同活过来了一般,将他们的脚缠得纹丝不动。

即使有再强大的魔力,在这样严密而分毫不差的控制中,也毫无用武之地。

喻文州一边奔跑着,口中的吟唱却从不停下,他能感受到他的契者的魔力在源源不断地消耗,而他们所提到的船所在的地方也终于出现在了前方。

在拍卖会开始之前,索克萨尔就已把这一层的地形摸得清清楚楚,他们所去往的地方正是厄尔罗斯号的一个安全艇的船仓所在。

身后的魔族渐渐逼近,索克萨尔的魔力也在渐渐地耗尽,只能尽量把法术和束缚扔在跑得比较近的魔族身上,以拖住他们追击的脚步。

“快快快!!”叶修站在码头上,指挥着被解救的人们一个个跳到安全艇上,然后扔了一小瓶药剂给艇上的人们,“快!都好好地坐稳了,每个人都抹一点,一会儿别让鬼怪给拖到亡灵海里去了啊!”

他紧张地看了眼不远处在尽力与逐渐赶到的魔族纠缠,且战且退的喻文州和索克萨尔。

时间不多了,叶修再数了数船上的人数,猛然发现还有一个少年没有上船:“邱非!你快点上去!”

邱非却是认真地盯着叶修,就像是还在嘉世与叶修互相切磋的时候一样固执而坚定:“队长你先!”

“既然还叫我队长就要听指挥!”

“前辈你先!”

“……”叶修瞪着邱非,说不出话来了,这个少年有多么坚持,他还在嘉世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喻文州和索克萨尔已经退到了叶修的身边,追赶上来的魔族又一次被索克萨尔的法术困在了原地,这一次索克萨尔一点余力都没有留,力图将他们困得越久越好。

喻文州诧异地看着还在岸上门口的两人:“还不上船?”

叶修将邱非往索克萨尔的方向一推:“快走!”索克萨尔下意识地就接住了邱非,拽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少年立刻跳上了船。

喻文州和叶修也紧跟在他们的身后,解开了将安全艇固定在码头的绳索,喻文州率先跳上了船,叶修跟着转动了一旁的手柄。安全艇瞬间在水槽里晃动起来,离安全艇二十米远的地方,厄尔罗斯号的舱门在缓缓地开启,水流与舱外的亡灵海相连接,因为水槽比海面略高一点,安全艇晃动了一下之后开始顺着水流,向海面滑去。

叶修正要跳上船,一声惊恐的尖叫忽然从船上传来,而身后同时追上的,是炎女巫卡修愤怒得变了调的尖厉的大喊:“我想起你的味道了!你就是在千山城外的那个狂妄的人类!”

叶修凭着本能一闪身,两个火球从他的身边擦过,直直地击中了对面的船壁,立刻就留下了两团焦黑的印记!

而卡修的法杖高高地举起,法杖的顶端火焰在疯狂地跳动着,将她艳丽而扭曲的脸照得通明,血红色的长袍被船仓外卷入的风吹得猎猎飒飒,细小的火星已经开始在她的身边噼啪闪现,而下一秒,黑红色的火球就像是陨石般向疾冲的叶修和随着门越来越大而越来越快地向外面滑行的安全艇砸去!

“你们将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卡修恶毒的嘶吼就像是给这飞速的火球配上了背景音乐。

喻文州连忙吟唱咒语,然而索克萨尔的魔力几乎已经用尽,勉力挥出一个束缚术将卡修锁在原地之后,却再也没法对着那转瞬之间就要到眼前的火球做出应对。

船上甚至已经响起了姑娘的啜泣,叶修忽然觉得腰间一紧,有人抱着他的腰将他揽在了身边。

眼看着就要砸落在身上的火球竟全部被一把大伞隔了开去,紧接着伞一收起,数十支细小的诅咒之箭从伞尖中射了出去,将没被挡下的火球尽数射落。

而几乎没有一点停顿的时间,叶修就被紧紧地搂住飞在了空中,头顶是机械旋翼转动的嗡嗡声。他不觉笑了起来,对着来人愉快地打了个招呼:“你怎么来了?”

来人看都不看叶修一眼,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笨蛋叶修!说好了不再让我自己跑的!”

这是还在赌气呢,叶修哭笑不得地拍了拍君莫笑的脸:“你这不是还是跟上来了么?居然还瞒着我。”

两人终于准确地落在了船上,叶修从君莫笑的手臂中被放下,这才发现不过几天不见的时间,君莫笑已经完全脱离了幼生期,真正长成了一个成熟的契者,而其中的一个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君莫笑已经比他高了那么两厘米了。

“啧啧啧。”叶修打量完他的契者,回过头与君莫笑一同趴在艇沿上,看着好不容易脱离了束缚术的卡修往安全艇的方向冲了两步之后,又被地上的陷阱扣得牢牢的,只能站在原地破口大骂,而安全艇已经滑到了船仓的边缘,一个震动之后,便掉进了漆黑的亡灵海里。


评论(5)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