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三十)

“奇怪,格林之森的魔物怎么越来越强了……”君莫笑一个天击挑开一个小怪兽,“总觉得我们刚进来的时候还没遇到过这样的魔物呢,虽然仍然很弱……”

“按理来说,越靠近森林边缘的应该越弱才对。”叶修也感觉到有点奇怪,他们在初入森林的时候并没有遇到太多的阻碍,然而自从覆盖开始失效之后,这些魔物像是被什么吸引来一样,向着他和君莫笑不断地袭击着。

终于解决了一波突然袭击的小怪,叶修和君莫笑稍做了休息整顿,准备早点从森林里脱离出去。然而一个意外的景象突然阻碍了两人的脚步。

“哎!叶修!你看那里好像还有人!”君莫笑指着山坡下的几个战斗中的身影。

就在他们不远的地方,另一股魔物正和几个猎手和契者战斗着。

他们的实力无疑比包围着他们的敌人要强大许多,所以战斗也显得游刃有余。

为首的青年手持双枪,正在和自己的契者搭档着,将一串串子弹准确的送进怪兽的心脏。那个有着仿佛天赐一般的英俊容貌的青年,是叶修和君莫笑都认识的人。

那是轮回战队队长,周泽楷。

“居然是他!”青年英俊到几乎无可挑剔的脸,此时在君莫笑的眼中却是世界上最可恨的存在。

就是他!和他那个契者!不但打伤了叶修,还把那个笨蛋绑架了那么久!

君莫笑把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全身燃烧起了旺盛的敌意,下意识地转变着手中千机伞的形状,最后停留在射程最远的步枪形态,单手抬起,径直瞄准了周泽楷的后背。如果不是叶修的心灵频道里一直没有一丝一毫的战意传来,恐怕君莫笑当即就要让周泽楷和一枪穿云尝尝当时叶修和他自己曾经受过的痛楚了。

“叶修!”君莫笑催促着皱眉不语的叶修,然而叶修沉默着,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周泽楷安静而痛苦的眼神一瞬间闪回在他眼前。

叶修知道青年对他没有敌意,更不想伤害他,那双掩藏在长长睫毛下的沉默的眼睛,埋藏着他不知道的秘密。面对着叶修的质疑和愤怒,他仍然什么都没有说,没有试图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杀君莫笑,只是不断轻声地、反复地道着歉,然后就是那句“不能说”。在两人以沉默对峙,情势陷入僵局的那段时间,他在每一次送饭的间隙里小心翼翼地看着叶修,却在目光接触的一瞬间又慌张地转开脸。有几次叶修因为他的固执几乎要暴走了,却在他无声的表情之中,仍然败下阵来。

还有,那次因“覆盖”而起的身体交缠里,表现出的那份细致与温柔……

他知道,这个人对他没有恶意,只有善意,或者是更深的……

“我们不要惊动他们,”叶修摇了摇头,轻声说,“以他们的实力,足够对付那些魔物了。”

“叶修!”君莫笑似乎是没想到叶修会选择避而不战,因为按照君莫笑的性格,就算不真的动杀手,也是要让对方狠吃一番苦头的。

“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直接穿过格林之森,去微草。”

“嗯。”

“那好吧!”

既然叶修已经下了决定,君莫笑也就不打算反对。他将手中的千机伞举起,伞骨一展转成机械旋翼,另一手搂住叶修的腰,准备直接从山坡上斜飞下去。

“抓紧我哦!”

“呵呵……”感受到契者的不满,叶修笑了几声,却突然又停了下来。

“怎么了?”

“那些小怪,这是在跟着我们?”

原本围着周泽楷和一枪穿云的几只魔兽,不知为何忽然放弃了目标,径直向着叶修和君莫笑的方向奔了过来。这样的行为与其说是逃窜,不如说它们发现了新的猎物。

“不会吧?啊!叶修,你的眼睛变红了!”

君莫笑紧紧地搂住叶修,感受到来自主人身上的精神力开始逐渐紊乱了起来。契者和魔族本属同源,他能感受到现在叶修的精神力正散发着强烈的、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仿佛最可口的美食,让这些毫无自控能力的小魔兽全部朝着他们的方向聚拢了过来。

“是魔化的副作用……”叶修也知道此时自己的身体处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大腿内侧的那个烙印越发的疼痛了起来,仿佛在召唤着什么。

看到魔兽们如此反常的行为,周泽楷和一枪穿云似乎也有些惊讶,和队友打了个招呼后,就追在几个魔兽身后,打算看看是什么让这些小怪如此统一地转换了目标。

机械旋翼的技能时间已到,君莫笑和叶修不得不降落在地面上,此时已经避无可避,只能和赶过来的周泽楷和一枪穿云正面相迎。

那一瞬间的眼神交错,似乎让时间也慢了下来。

周泽楷似乎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叶修,他的目光在叶修身上流连着,眼神流露着惊讶与喜悦。他的嘴唇微微的抖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口,只有一抹绯红从白皙的肌肤下扩散开来。

然后周泽楷就看到了叶修身后的君莫笑。

成年的契者表情复杂,以冷漠的眼神盯视着周泽楷和他身后的一枪穿云。君莫笑将手中的千机伞撑为盾牌,将叶修护在伞盾和自己身后。

他要保护叶修,不会再像让叶修受伤。他再也不是幼生期那个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主人为了掩护他而倒下,而自己只能哭着鼻子逃走的小鬼头了。

 

在看到君莫笑的一瞬间,周泽楷的眼神一下由不可思议的惊喜转化成了极度的痛苦。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已经成年的契者,眼神里的光慢慢地熄灭了下来,像是被扑灭的篝火一样,不余下一丝光亮。

“前辈……”一个轻声的呼唤从他的嘴唇里飘散出来,带着颤抖与一丝绝望。

一枪穿云也沉默着,有些担忧地看着主人,又看着以不善的眼神瞪视着他的君莫笑。

一切都晚了。

如果能够在藤蔓还没有完全根植在身体的时候,杀掉处于幼生期的契者,就可以拯救被魔王之种寄生的宿主。但是,一旦契者完全成年,即使能够杀掉契者,也再也无法挽回宿主的生命了。已经扎根的魔王之种,会不断地吸取着宿主的精神力,即使选定的未来魔王被杀,也只会空耗着宿主的生命,直到像山洞那位无名的猎手前辈一样,成为干化的魔物养分,静静地等待着下一个被选中者。

这些日子以来,周泽楷一直寻找着叶修的线索。他在得到霸图收留了叶修和君莫笑的信息之后就匆匆赶了过去,却只得到了冷眼和叶修已经离去的消息。他追随着叶修的线索找了很多地方,却都失望而归,没想到却能在格林之森的边缘,见到他想见的人。

可是周泽楷没有想到,再次见到叶修的时候,他还是晚了。叶修身边的契者显然是刚刚成年,还有一张青涩的脸,澎湃的精神力却散发着无比强大的压迫感。魔王的候选人正将他的主人保护在身后,完全没有意识到命运会引导着他在未来亲自毁灭他最重视的人。

一阵痛苦贯穿了周泽楷的心。

不过,虽然已经来不及了,但是现在杀掉君莫笑的话,虽然叶修还是无法逃离最终的命运,魔王之种的生长却会因为失去选定的魔王而缓慢下来。

哪怕……再有一点点时间。

他再次握紧了双枪。

在心灵频道中感受到了主人的决心,一枪穿云的动作几乎和周泽楷完全同步,英俊的青年和带着礼帽的契者,四柄手枪同时瞄准了君莫笑。

君莫笑在荒火和碎霜的威胁里嘲讽地笑了一声,反而踏前了一步,更是把叶修完全护卫在伞盾的范围之内了。

“叶修你再后退点,这里交给我。”面对着周泽楷和一枪穿云,君莫笑很是气愤。

“小周,我不想和你打。”叶修说,“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要追杀我们,但我也不可能放任你来杀。”

“我没有……”

周泽楷想要解释一下并不是在追杀叶修,但又不知道如何说起。叶修的话里将他自己和君莫笑完全地绑在了一起,想要杀死君莫笑,首先要过叶修这一关。他信任着他的契者,而他的契者也守护着他,就仿佛他和一枪穿云彼此信任和守护一样。

是的……猎手和契者,本来就仿佛彼此的半身啊……

心脏的抽痛逐渐延展到全身,几乎将周泽楷整个人穿透,而他却只能抿一下有些发干的嘴唇,目不转睛地看着叶修。

“但是,”叶修顿了顿,似乎想起了某些画面,有些尴尬地继续说着,“之前你也帮过我,这一点也算我们扯平了。君莫笑已经完全成长起来了,我的实力你也不是不清楚,在这里动手你们也占不了上风。”

“主人……”

一枪穿云有些焦急地看着周泽楷,他们并没有和轮回战队的其他成员距离太远,大可以由周泽楷先行退走,自己在这里周旋并等待周泽楷带着其他队员过来与他会和。但周泽楷却似乎完全愣在了当地,只是安静地注视着叶修,偶尔投向君莫笑的目光里,也带着沉默的哀恸。

“前辈……”周泽楷呢喃着,“我……”

“我觉得现在交手,对你我都没有好处。要不然,我们就当做没看见彼此,各走各路;要不然,就把你一直隐瞒着的秘密告诉我。”

叶修仍然不明白,为什么轮回全员会决定追杀君莫笑。他本以为是轮回领了他的通缉任务,但在被囚禁在轮回的日子里,除了行动自由被限制,又被赤、身、裸、体地监视之外,他倒是从来没有发觉轮回有将他出卖的意图。

显而易见,问题一定是出在君莫笑身上,可是一个幼生期的契者,又会得罪了谁呢?

“还……不能说……”

他还不知道叶修身上的魔王之种究竟发展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一旦魔王之种的事情被宿主知晓,魔王之种就会马上破体而出,宿主也会当即死亡。除非是在它即将成熟,完全扎根于宿主身体的时候,才不会强行突破,导致宿主爆体而亡。但那个时候,等待着宿主的也就只有一种命运——

成为魔王的血的祭品。

他不想让叶修成为山洞之中他所见到的模样,也不希望他被魔王的力量所吞噬。他甚至希望自己能够和叶修交换这样的命运——然而一切,只是空谈。

他马上就要失去这个人了。

君莫笑看着呆立着的周泽楷,和表情略有些无措的一枪穿云,心里也有些乱七八糟。

“既然你们不想打了,那我们就走了。”

“主人……”一枪穿云催促着,希望周泽楷早点离开。

叶修看了一眼周泽楷,后者也回望着他。叶修忽然也有点无奈。

“既然你不想回答,那我们就先走了。”

 

“真遗憾。看来你们走不了了。”

一个阴冷的仿佛从地狱爬出来的声音突然炸响在两个猎手和契者的耳朵里。他们不约而同地以警惕的目光,注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那个声音无疑属于一个魔族,而在魔族面前,所有的人类都是同一阵营的战友。除了最疯狂的反人类者、或者为了自私的目的去向魔族出卖灵魂的某些人外,没有人会选择背叛。

此时,从格林之森的外面,缓缓走进来一个灰白色的身影。数个骷髅和僵尸忠心耿耿地环绕在他身边,像是他忠诚而服从的士兵。

……这个魔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叶修对战魔族的经验非常丰富,一眼就认出了眼前敌人的身份。这是血枪手亚葛,一个实力十分强大的魔族,驱使着骷髅白骨的使魔,在魔族中算是独来独往的类型。

他之前也和血枪手亚葛有过几次交锋。这是个面容阴沉的家伙,喜欢阴森森的墓碑和白骨,平常经常出没在埋骨之地几乎不从离开,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格林之森之外?

“啊,活人的味道,真是一如既往的令人讨厌。”

此时的血枪手亚葛身着一身灰白色的皮甲,面无表情地向他们走来,死气沉沉的脸仿佛是从坟墓里爬出来一样的青白。这个掌握着死灵战士的魔族血枪手的行动看起来缓慢,但叶修很清楚这个魔族可是以令人惊讶的速度和如同鬼魅一样的敏捷见长的。

“小心一点,”他用心灵频道提示着君莫笑,“这家伙的动作非常迅速,很难判断。一定要注意捕捉他的精神力波动。”

“嗯,我知道了。”

“小周,你也小心。”叶修知道轮回与魔族的作战经验也相当丰富,作为神枪手的猎手更是不可能对血枪手没有研究,所以他也没有做过多的提示。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手中的双枪已经完全地瞄准了血枪手亚葛。

“我没时间也没兴趣和你们这些活人打交道。”血枪手亚葛说,“无论是人类,还是你们的什么契者,都散发着令人讨厌的生命力的味道。等一下你们死了之后,再考虑来拜见我吧。”

他傲慢的大笑着,露出灰白色面孔下的几颗枯齿。

“不过,活人有的时候还有一点点的好处。”血枪手亚葛用手中的枪指向叶修,“这个人,给我。”

“非常美味的精神力。”

血枪手亚葛张开嘴,露出苍白枯干的牙齿,用黑色的舌头舔了舔灰白色的嘴唇。

“埋骨之地最近有些让人厌烦的不速之客,我缺少一些新鲜的尸骨和灵魂去守护我的小小花园。没想到在出来寻找猎物的半途就闻到了这么美味的精神力,虽然是个活人……” 

亚葛耍了耍手中的双枪,故意走火的子弹在森林地面裸露的石块上激起几点星火:“虽然不知道是什么遮蔽着你的味道,但是真的非常有吸引力。”

亚葛完全没有呼吸的身体做了一个深深吸气的动作。

“说起来,你身上的味道,总感觉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类能够发出来的啊。除了那种强悍的吸引力外,你的身上还有另外一种力量的存在……啊,是我没有见过的魔族。”

上一个魔王之种的宿主并没有来得及写下全部的事实,无论是周泽楷还是叶修都不清楚,魔王之种,会不断散发着让一切魔族都趋之若鹜的味道,随着魔王之种的成熟而逐渐加大它的影响力。那是源于魔王本身的力量,也是征服一切的证明。

这种味道和烙印类似,却又不完全相同。它并不专属于单独的魔族,只会被刻下印记的魔族所感知,而是会对每一个魔族和怪兽释放出同样的吸引力。它如烙印一般,会被人类强大的精神力覆盖掉,但却又独立于烙印,魔族的力量无法掩盖住它源源不断的能量,同样的,本源为魔族的契者也不能。

之前魔王之种尚未长成,又有周泽楷和韩文清的精神力覆盖,还没有产生大的影响。但在韩文清的覆盖失效之后,苏沐秋在叶修腿上留下的烙印,无法屏蔽掉叶修背后魔王之种的吸引力。这种味道如同毒品一般,对于魔族尚且都是难以克制的美味,智商较低的小怪兽就更难以抗拒了。所以在韩文清的气息消失之后,就连正在战斗中的魔兽,都被这份充满了诱惑力的能量所吸引,丢下轮回跑向了叶修和君莫笑。

亚葛将一只左轮手枪挂在手指上不断地旋转着,以平淡的语调干巴巴地说着,他脚边的骷髅和僵尸蠢蠢欲动着,如果不是亚葛强大的威慑力在镇压,恐怕早就不受控制地向叶修扑了过去。

“非常有趣,你已经被谁征服过了啊?”亚葛以手中的左轮指着叶修的大腿内侧,“这个标记的味道真明显啊,你的那位‘主人’一定是个个性放肆、自信过头的的家伙。这么明显地将‘我的猎物 ’的证明印在上面。不过你放心,我可不是那么粗暴的家伙,对你活着的血肉也不感兴趣,你要是死了,倒是可以成为一具精美的使魔僵尸。”

叶修、周泽楷和一枪穿云谁都没有说话,君莫笑的精神频道里虽然有些不忿的波动,却也在叶修的冷静下被安抚下来。联盟前后的第一猎手和各自的契者静静地打量着亚葛,谁都没有半分松懈。他们都是经历过无数殊死搏斗的人,对于无论怎样强力的对手都不会畏惧,也不会被轻易激怒,永远保持着冷静的战斗状态。

“让我来烙印你一次怎么样?”亚葛对叶修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你活着的气味也很不错,我会让你多活一段时间,直到我腻掉为止。我还没有上过活人呢,这还真是个不错的体验。就是你不要叫得太大声,不然我还有点不习惯呢。”

“而另一个,”血枪手亚葛的目光转向周泽楷,“你有一张讨厌的脸,也许白骨的样子会更适合一点。就是我要把你的头砍下来,挂在埋骨之地我那小小别墅的门口了。一具无头骷髅,哈哈!”

他发出放肆的大笑声,嘲弄地看着周泽楷,而一枪穿云将主人护在身后,手中的枪稳稳地指着亚葛,没有因为对方攻击自己的主人有一丝动摇。

“放心,‘死并不可怕,只是另一场安眠。’”亚葛说,“我喜欢这句话,非常优雅。”

他将双手的手枪插入腰间的皮套中,惺惺作态地鞠了一躬。

“我有一个问题。”叶修看了看血枪手亚葛。

“怎么了,还需要我解答些什么吗?洗耳恭听。”

“我听说血枪手亚葛是个深居简出、性格高傲、冷漠孤僻的家伙,没想到这么啰嗦啊,是不是因为你太烦了,所以没有魔族愿意跟你说话啊?”

叶修的最后一几字还没有说完,君莫笑的千机伞已经转为步枪,三发反坦克炮就向着血枪手亚葛的头和双手射了出去。与此同时,一枪穿云的武器中同时迸发出一阵枪火,大量高速旋转的火药在弥漫四溢的烟尘中向着亚葛的心脏部位猛冲过去,正是神枪手的强力技能“巴雷特狙击”。

一瞬间,战斗开始。


评论(6)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