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三十一)

叶修的心灵频道里传来君莫笑略带抱怨的声音:“笨蛋主人,现在才允许我出手!”

叶修呵呵笑了一下:“本想从他那里套出一些话,但似乎他知道的并不多,又实在太啰嗦了,实在听不下去了。”

“切,总之看我的吧!”

骤然受到这样的攻击,血枪手亚葛猝不及防,急速向斜后方退去。他的行动果然十分敏捷,在这样出其不意的近距离攻击下,仍然避开了一半的巴雷特狙击和两发反坦克炮。但他身边的魔仆反应就没这么快了,纷纷被爆炸掀起的气浪掀开。

叶修和周泽楷的攻击并没有就此结束。君莫笑扬起手臂,一个影分身突袭到亚葛身前,千机伞化伞为枪,一记天击将血枪手亚葛挑翻。同时。一枪穿云精确的几个点射,将扑向君莫笑和叶修的几个骷髅打得彻底粉身碎骨。君莫笑将千机伞一收,一个抛投将血枪手送到了一枪穿云的射击范围内。

虽然是第一次并肩战斗,但是君莫笑和一枪穿云的配合却相当默契。联盟最顶尖的两位猎手经验丰富,与自己的契者协同作战。即使是在魔族中也算强力的血枪手亚葛,就这样一步步地被君莫笑和一枪穿云逼迫,渐渐落了下风。

“愚蠢的人类……”血枪手亚葛吐出两颗断裂的腐牙,看着叶修和周泽楷,“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

经过一番苦战,血枪手亚葛身边的小魔仆已经被扫得差不多了,君莫笑神鬼难测的技能和一枪穿云的强悍攻击力,也让亚葛实打实地受了几处重伤。虽然单受一、两处攻击不至于就这么死掉,但这一次次的伤害不断累积,却一点点将他引向了死亡。

“呵呵,小瞧人可不行啊,你不知道多话的反派最后都会被击败吗?”叶修笑着说,“这里可不是你的埋骨之地,想要召唤你的亡灵军团,还是省省力气吧。”

伴随着一记格林机枪的响声,血枪手亚葛发出一阵惨烈的狂叫,不忿地迎来了终结。

“我可没心思成为任何人的收集品。”

看着血枪手亚葛倒在地上的青白面孔,热爱死亡的魔族终于拥抱了真正的死亡,在自己的终结到来的时候,他却再也不能接受之前自己所歌颂的安眠了。

 

*** *** ***

 

“前辈……你没事吧?”

周泽楷走过来,想要检查一下叶修腰上的伤口。在之前的激战中,周泽楷也受了伤,但他此时却顾不得自己,关切地看着叶修。

“没事,这种程度的伤早就已经习惯了。”叶修摆摆手,“倒是小周你,肩膀没事吧?”

周泽楷摇了摇头,又微微地皱了皱眉,似乎此时才注意到肩上传来的痛觉一样。

“你真是的……”叶修叹了口气,“坐下来,我帮你处理一下。”

两人靠着一棵树坐了下来。一枪穿云交把随身的药品和绷带交给了叶修,随后就沉默地走开了。君莫笑有点不满,但叶修主动要求帮忙,他却也不能说什么,有点赌气地转身向着一枪穿云走了过去。他可要监视好那家伙,万一一枪穿云去召唤了他那帮队友,再来一起抓叶修可不行。

叶修简单地帮周泽楷处理了一下伤口,包好了绷带。叶修不说话,周泽楷又不爱说话,两人之间的气氛安静而胶着。

处理完毕,叶修从口袋里摸了一根烟,夹在两指间。他看了看远处站立着的君莫笑,又看了看周泽楷。后者此时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眼睛里似乎蕴含着万语千言,却又只有一片沉默。

“……我要去关闭魔界之门。”叶修突然说。

周泽楷哀伤的眼神里蓦地多了一片惊讶之色,他猛地摇起了头,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

“不能去!”

“你也知道魔界之门?”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曾经是一个传说,在地球上的所有魔物都是来自那里,关掉魔界之门,就关掉了所有魔族和魔界的联系。”

大腿内侧的烙印灼痛着,在叶修的眼前,浮现出了在每一个噩梦中反复出现的那个阴暗的充满不堪回忆的山洞,那条挚友魔化的银龙,还有那巨大的魔界之花和缠满了藤蔓的大门。

“我也曾经以为那是一个传说,但是我现在确定我见过它,知道它在哪里。我要去关掉它,不管用什么方法。”

“不能去,前辈!”

周泽楷紧紧地抓住叶修的手臂,感觉从喉咙里泛上一阵腥苦,满心的痛苦几乎要将他的心脏撕裂。

“不能去!”

一旦靠近魔界之门,叶修身上的魔王之种会疯长,到那时,叶修就真的没有一点点生机了……但他知道这一切,却不能说出真相……

“喂喂,做什么呢。”叶修笑着拍打着周泽楷的手,把烟放在唇边吸了一口。

“我不知道你杀君莫笑的目的,也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不过我选择的这条路已经是一条不归路了,无论你担心什么,很快,都不再是问题了。”

周泽楷又猛地摇了摇头。

“我……”

周泽楷动了动嘴唇,抓住叶修手臂的双手忽然加大了力气,将叶修整个人面向下推倒在地。这个袭击来得极为突然,叶修心神也正在动摇之中,一时不察竟然真的被他推倒了。

“我靠那家伙在做什么!”君莫笑看到周泽楷突然将叶修压在了身下,以为周泽楷又对叶修动手了,一个滑铲就冲了过去。可是还没等他使完影分身术,就被追来的一枪穿云拦在了面前。

“让开,不然砍了你!”君莫笑战矛直击,想要将一枪穿云挑开,但一枪穿云只是防守着君莫笑的路线,却并没有还击。

“我的主人,永远不会伤害叶修。”

一枪穿云拦在君莫笑面前,坚定地说道,丝毫不畏惧千机伞战矛的矛尖。

君莫笑皱着眉看着一枪穿云,想要质问他为什么这么肯定。但一枪穿云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安静地与君莫笑愤怒和疑惑的目光对视着。

“小周你做什么!”

被压制在地上的叶修挣扎了起来。但叶修自从和一叶之秋被迫分开、成为流亡者之后,又受过很多伤,吃了不少苦头,身体损耗了不少,论体力自然不能和正在巅峰的周泽楷相比。他感觉后辈撩起了他的衣服,一阵冷风吹拂过他的后背,让他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

“不能去……前辈……不能去……”

“放开,小周!”

回答他的只有那三个字。

“不能去……”

叶修感觉有几滴水落在他背上,很热又很烫,有一滴落在黑色的藤蔓扬起的叶片上,藤蔓微微地蜷缩了一下,激起叶修一阵不能自抑的颤抖。

更多的水滴接连落在他的背上,落在藤蔓上,落在藤蔓间微微露出的肌肤上,每一滴都仿佛砸进了他的血脉之中。他不可控制地呻吟了一声,那种夹杂着快感和痛楚的诡异感觉让他头皮发麻。

他感觉到身后的那个人也被这种反应吓了一跳,笨手笨脚地擦拭着他背上的水迹。那双手小心翼翼地绕过藤蔓,擦拭着没有被藤蔓侵蚀的肌肤。指挥着枪王的那双稳定而无懈可击的双手,此时竟无法停止颤抖。

叶修沉默了一下。

“你哭了吗?”

“前辈……不能去。”

“……你哭,是为了我吗?”

在他身后的青年犹豫了一下,然后将温暖的手臂收拢在叶修的身前,紧紧地抱住了他。

在他面前、在他怀抱里的这个人,马上就要消失了。

可是他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

这个人要做一件从没有人挑战成功的事,甚至不惜牺牲生命。而他别说救他,就连阻止他都做不到。

周泽楷默默地把头埋在叶修的肩膀,泪水无声地流下来。

叶修沉默着,将周泽楷的怀抱挣开一点,扭过身子看着沉默不语的青年。

最终他还是叹了口气,抬起手,在周泽楷的头上摸了摸。

“好啦,我要走了。”

“如果我能回来的话,就再来打一场看吧。”


评论(5)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