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三十二)

 

九、魔界之花

摆脱周泽楷后,第二天傍晚,叶修带着他的契者君莫笑,穿过格林之森,终于正式进入了微草战队守护的地界。

格林之森边上有个无名小镇,因为实在太小,根本不成规模,所以干脆用“无名”做为名字。三十多间小屋零散地分布在林边一片高地上,进出的多是前往微草驻地的旅人。叶修还在嘉世战队的时候,和队员们一起拜访过微草,当时走的也是这条路,也曾经在这个地方落脚过,于是熟门熟路地就摸上了小镇上唯一一家酒馆兼旅店。

店主不认识叶修,但看到他是带着契者的高级猎手,立刻表现得十分热情,端出啤酒和夹着烧肉的烤饼放到客人面前。叶修客气地谢过店主,因为自知酒量不济,转手就把飘着麦香的酒杯推给君莫笑,自己则埋头啃起了烤饼。

除了他们两个客人之外,店里还坐着几个镇上的中年男人,一边喝着酒,一边大声议论着最近的形势。叶修和君莫笑默默地吃着晚餐,竖起耳朵听着他们的对话。

果然如同两人先前所见,最近魔族的活动变得格外频繁,而且有越来越多的高级魔族出现在人类聚居的区域。

叶修听到镇民忧心忡忡地谈论着前几天几十公里外出现的魔族屠村的惨剧,两个能力强大的高级魔族控制着几十个哥布林,像驱赶羊群一样将村民们逼到一起,然后大开杀戒,幸好微草战队的队员及时赶到,否则村子里一百多人口估计就要无一幸免了。

“这些魔族疯了吧……”听到汉子们的议论,君莫笑皱起眉,压低声音对他的主人说道,“我总觉得情况不对啊,这么频繁的引起骚动,简直像是磕了药似的……”

叶修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君莫笑不要多说。他隔着衣服,悄悄摸了摸自己的背部。

纠缠着脊柱生长的黑色藤蔓微微发着热,微妙的灼烧感如同细微的电流,若有似无地刺激着他的感官。体内仿佛有某种不知名的意念一般,他能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感,那是对血、战斗和力量的强烈渴望,以及毁灭的冲动。

这时镇民们的话题已经变了,他们说起最近另外一桩重要的新闻——原嘉世战队的队员邱非,竟然站出来向联盟举报,他的战队与魔族勾结,参与残杀、贩卖人类的活动;当然嘉世的老板陶轩也不是省油的灯,抵死不承认这个指控,双方为此争执不下——这个消息长了翅膀似地迅速传遍各地,搅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

一个男人喝得有些高了,他一下把酒杯叩在桌上,大声说道:“我觉得啊,这事没准就是真的,连堂堂斗神居然都被魔族烙印了,嘉世这战队……唉!”

“我看啊,嘉世这次算完了吧,至少名声都烂得不行了!”另外一个附和道。

“这世道,还好我们在微草的地界啊。”年纪最大的男人叹了一口气,“至少有王杰希队长和王不留行在,我们起码还能安稳地多活些日子……”

叶修和君莫笑静静地吃完面前的食物,摸出酒饭钱放到桌子上,默默地走出了这家小小的酒馆。

 

微草的驻地建在一座丘陵上。丘陵三面环水,唯一的出入口有守卫轮班二十四小时驻防,叶修和君莫笑摸到驻地的时候已经是午夜,考虑到他毕竟还是个通缉犯的身份,不敢贸然上门,在山脚下绕了几个圈,正发愁的时候,十分惊喜地发现了轮班的守卫里有自己认识的熟人。

捧着一只举着“跟我来”的纸条的小机器人,高英杰满脸诧异地看着一边抽烟一边向他摆了摆手,权当招呼的大前辈,惊讶得说话都有些结巴:“叶……叶秋前辈?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找你们家队长啊,大眼在吗?”叶修笑了笑,暗淡的月色下,两眼的瞳孔收缩成狭长的杏仁状,虹膜透着诡异的鲜红色,仿佛浸透了鲜血一般。

高英杰不由得后退了半步,他身边的木恩感觉到主人的不安以及从叶修身上扩散出来的魔族气息,悄悄抓紧了手里的武器,摆出了一个戒备的姿势。

“不用害怕,我现在清醒得很,”看到微草的后辈和他的契者的反应,叶修无所谓地笑了笑,淡定地喷出一口烟,“只是有些情报要找你们队长交流交流,带我去找他吧?”

“这……”高英杰犹豫起来,主观上,他是愿意相信这位自己一向十分敬重的大前辈的,但对方身上无可掩饰的魔化征兆又让他不得不有所顾虑,一时间表情很是纠结,不知到底该不该把这个不速之客带进驻地。

叶修慢慢地抽着烟,淡定地等着,倒是跟在他身后的君莫笑不耐烦了起来,不满地瞪着高英杰和木恩,拿在手里的千机伞不停变换着各种战斗形态,咔咔的声音在空旷的野地里分外清晰。

身为微草的未来,高英杰的契者木恩战斗力都已是联盟中有数的顶尖行列,可这时高英杰却清晰地感觉到了面前站着的这两个人给他的压力——即使失去了一叶之秋,斗神叶修和他的这个陌生的新契者,却仍然要比自己来得强大。

“对、对不起……”冷汗从少年的额头渗出,沿着脸颊的轮廓滴落,高英杰咬咬牙,用力握了一下拳头,从嗓子里挤出一句话,“前辈,我不能让你进去!”

叶修长长地吐了一口烟,苦笑着叹了一口气,他旁边咔嚓咔嚓地玩着千机伞的君莫笑,立刻将手里的武器甩成战矛的形态,挑衅地看着对面的魔道使者。

空气立刻变得凝窒起来,木恩骑上扫帚,神情戒备,熔岩烧瓶握在手里,随时准备丢出去。

紧绷的气氛里,只有叶修一个人仿如闲庭信步,他丢掉抽完的烟头,然后伸出手,朝不远处招了招,懒洋洋地笑道:“大眼,别看啦,小高都快吓哭了,你出来吧。”

“不要欺负我家队员,”一株高大的杉树上飞下一个人影,微草战队的队长王杰希骑着他的契者王不留行的银武灭绝星辰,在半空中灵巧地滑过一道弧线,他对叶修说道:“跟我来吧。”

 

*** *** ***

 

叶修带着君莫笑,跟随王杰希进入微草驻地的时候十分顺利,没有受到半点阻拦,反倒是微草的队长,因为嫌弃叶修越来越明显的魔化特征会引人注目,干脆丢给他们一人一件灰扑扑的带着兜帽的斗篷,让他们伪装一下,当成自己的私人访客,直接带进了队长住的小院里。

从霸图出来以后,叶修已经很久没有在这样安稳的环境里睡过一个囫囵觉了,他几乎是一贴被褥就陷入了黑甜乡里,连中途王杰希进来给他加了一床被子都完全不知道,还是君莫笑爬起来打着哈欠去给微草队长开的门。

然而叶修却在梦境中陷入了一个如漩涡般的世界里。

背部的藤蔓纠缠着脊柱,根系渗入骨血之中,分不清是疼痛还是快感的灼烧感从背部衍射到身体每一寸,叶修迷迷糊糊地咬住枕边的被角,身子蜷缩起来,大腿无意识地交叠起来,轻轻地蹭着被子。

他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再次遇到苏沐秋的那个山洞,冰冷的鳞片紧贴着他的皮肤,獠牙刺破血管,鲜血迅速从体内流出,粗大的硬物在柔软的肠腔里粗暴地进出,颊边一朵又一朵荧光蘑菇伞蕈被他们的动作碾成碎片,幽蓝的光斑揉碎成拾不起的齑粉……

接着梦中的景象忽然变成了格林之森,他仰面躺在草地上,周泽楷英俊的脸俯视着他,带着难以描摹的悲伤表情,黝黑的瞳孔映着叶修自己的样子,很快被水雾模糊……

然后他觉得自己犹如身陷在迷雾般的灰色虚境中,某种带着温度的液体滴到他的背上,不知为什么,叶修就是知道那是青年的眼泪……他感到背部的藤蔓在接触到泪水的时候,微微瑟缩着,酥麻的刺痛如同电流般沿着脊髓扩散开来……

许多的片段和很多的人在他的梦境里出现又消失,叶修觉得身体很热而且很疼,但又像陷入了无解的幻象中似的,无法看清眼前恍惚的景象……

不知过了多久,最后所有的疼痛和热流都逐渐消退,充斥于脑海中的乱流都收敛成一股刺目的光芒,白光冲破长空,随后周围豁然开朗,眼前是直插云端的巨大植物和它顶部那座巍峨的天际之城,叶修知道,在那里,有着通往魔界的大门……

 

“……修、叶修!”

听到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还有肩膀被推动的感觉,叶修睁开眼睛,正对上君莫笑带着几分焦急的脸。

看到主人醒了,君莫笑明显松了一口气,抬起手,用袖口在叶修的额头上胡乱擦了两把:“笨蛋叶修,怎么浑身冷汗,脸色也这么难看,做噩梦了?”

叶修摇了摇头,似乎还没有从梦魇中清醒过来,眼神有些呆愣。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清楚地在梦里看到自己从来没有真正见过的魔界之花和它顶部的云都的全景,还有云都深处那扇连通异界的沉重的黑色大门……

就在这一瞬间,背上忽然传来一股难以形容的痛楚,仿佛是一枚钉子直接钉入他的脊髓,穿透神经一般强烈的刺激。叶修的身体骤然蜷缩起来,牙关痉挛,咬破嘴唇,才勉强没有惨叫出来。

“喂!”君莫笑看到主人蜷成一只虾米一样,全身发抖,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扶住他,“笨蛋叶修,你怎么啦?”

“……嗯、没事……”

叶修庆幸这股剧痛来得突然也去得迅速,不过几秒,那抽心倒肺的感觉已经消失,从脊髓处传来的牵拉感也骤然缓解。

他安抚似地拍了拍君莫笑摁在他肩上的手背,从被窝里爬起身,慢吞吞地脱掉汗湿的衣服,略有些粗糙的麻质衬衣摩擦着背部,传来一阵一阵微妙的感觉,回忆梦里那些凌乱的景象,叶修啧了一声,心里隐约有些烦躁。

虽然到现在还闹不清那是什么,但背后这株东西,已经成为定时炸弹一样的危险的存在了,叶修第一次这么迫切地希望能找到除掉这鬼东西的方法。

“真的没事?”君莫笑不放心地上下打量着他的主人,“你今天怪怪的,是哪里不舒服?生病了吗?”

“没事,真没事。”叶修笑着保证道,“我刚才睡糊涂了,去洗个澡,清醒了就没问题了。”

听对方这么说,君莫笑不再追问,只是目光灼灼地盯着叶修的背影,一直目送他晃晃悠悠地进了浴室。

“现在几点了?”叶修快速地冲了一个澡,一边换上一套干爽的衣物,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问坐在桌边,正在往嘴里塞着葱花饼的契者。

“九点多了,你可真能睡。”君莫笑抬头瞥了自己的主人一眼,又把被吃掉了一多半的餐盘推过去,“快吃吧,我和微草的几个契者约好了,等会儿去切磋切磋。”

看着虽然成年没多久,但已经表现出强烈的争胜心和战斗欲的自家契者,叶修心想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瞒着自己,擅自就和别人约好了的,同时还隐约有种“儿子长大了就自作主张不听爹的话了”的微妙的失落感,他伸手在君莫笑头上揉了几下,把人搓得呱呱大叫,这才坐下来开始吃早餐。

 

半小时后,两人吃饱喝足收拾整齐,出了王杰希的队长宿舍小院。

院子外面就是一片开阔的训练场,木恩和其他几个高阶契者,已经开始了日常训练,虽然只是点到为止分组练习,但彼此都实力不俗,各种技能带着华丽的光影效果,噼里啪啦斗得很是热闹。

叶修看了一圈,并没有见到王杰希的契者王不留行,干脆截住斗了一阵,下场准备休息的木恩:“你们队长呢?”

这个年轻但实力不俗的契者,性格和样子都和他的主人高英杰有些相似。经过昨晚不能算是气氛友好的初次见面,他似乎还对叶修有点儿忌惮,表情有些迟疑,但还是十分客气地向前辈问了好,礼貌地回答道:“队长在温室里,”说着指了个方向,“往那边走两百多米,那间玻璃屋顶的圆形建筑物就是了。”

叶修道了谢,把早就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君莫笑丢给训练的契者们,自己一个人向温室的方向走去。

 

*** *** ***

 

叶修在温室里找到王杰希的时候,对方半个身形都淹没在白色花海里,面前还有一丛奇怪的植物,微草的队长正戴着白色的园艺手套,用小剪刀剪下一串串指甲大小的浅灰色果实。

“哟,大眼。”叶修抬手向对方打了个招呼,大大咧咧地跺到忙碌着的王杰希身边,打量着他正在侍弄的那丛植物,“这东西,长得颇猎奇啊!”

自从魔界环境覆盖了世界以后,大量以往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奇物种纷纷入侵地球,现在的人类,在末日的环境下挣扎生存了好些年头,已经渐渐变得麻木,心理承受能力也越发强大,无论遇见多怪异多恐怖的生物,也已经不再动不动就大惊小怪了——人们通常只会关心,这种生物危不危险,会不会伤人。

比起三个头的地狱犬或者会喷射毒液的食人花,王杰希种在温室里的这玩意,起码看起来不具备攻击性,造型也算不上惊悚的。不过叶修作为强大的猎手,东奔西跑这么多年,倒还没见过这种植物,不免有些好奇。

这植物长得像一株奶白色的鹿角珊瑚,枝杆有碗口粗,叶子很小而且颜色很浅,形状像蝴蝶的翅膀,几近透明,只在阳光下泛着微薄的绿意。叶子十几片十几片地簇拥在一起,包绕着一串一串形状有点像葡萄的浅灰色果实。

而它最奇特也是最显眼的特征,在于珊瑚似的树枝上密密麻麻地布满几十个暗红色疣状物——每一个都比成年男性的拳头还大,表面凹凸不平,仔细看还会觉得那些红得发黑的疙瘩内部还有什么东西在慢慢蠕动。

因为红白色彩的对比太过鲜明,那遍布枝杆的疣状物简直就像匍匐在枝杆上的大蛤蟆,让人觉得十分恶心,和周围遍地的秀气清香状似柔弱无害的小白花相比,整株植物都顿时显得突兀了起来。

“这是什么?"叶修对陌生的魔界物种一直都保持着强烈的兴趣,如果手里拿着武器,说不准就直接拿起来戳破一个疣突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了,一边问着,他一边抬起手,想摸一摸这丛奇怪的植物。

“别碰!”王杰希一把抓住叶修的手,“这东西脾气不好。”

叶修缩回手,侧头看了看对方,视线正好对上王杰希两只大小不同的眼睛,于是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乖乖地后退一步,表示他不会乱摸。

王杰希见叶修的态度十分配合,这才放开他的手腕,将已经採下的果实和剪刀一起丢进身后一个小藤篓里,又脱掉手套放到一边,转身看着面前的不速之客,单刀直入地问:“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

“哥来找你,当然是有重要的情报要和你共享的,”叶修露出一个有些痞气的笑容,也不跟对方客气,大大咧咧地席坐下,压断了一小片开得正漂亮的小白花丛,一手还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来,大眼你坐,我们慢慢谈。”


评论(4)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