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三十四)

十、魔王降临

“看到了吗,那就是云都。”叶修站在山巅,任由狂风卷起他身上的衣袍,在风中猎猎作响。

君莫笑扛着千机伞站在他身后半步,感叹地长长出了口气:“真是个美丽的地方。”

生长在广袤岩浆湖中参天耸立的魔界之花用它那繁复诡异的花枝托起这座末日中的“圣都”,它的每一根气根都深深扎根在翻滚不休的岩浆中,似乎要榨干星球内部每一寸的能量,而缓缓游曳在岩浆和天空中的花枝又好似活生生的生物,带着一种诡异而危险的美。

云都就这样被这一株仿佛擎天之木一般的魔界之花高高托举在树冠之上,无限接近于碧蓝的天空。在黑色山脉间静静流淌的岩浆仿佛是大地的血脉一般,每一次小范围的喷发都像是生命的脉动,整片熔岩山脉间蒸腾的热力让风里都带着浓浓的热炎气息。

“总觉得……”君莫笑微微皱起眉头,俯瞰着猩红的岩浆,喃喃地说,“那里面……”

“感觉到了吗?”叶修给自己点了根烟,狂风中烟烧得飞快,烟灰随着烈风飘散在弥漫着火山灰的风中,“藏在岩浆下的秘密。”

背后的藤蔓仿佛感觉到了魔性的召唤,叶修能够感觉到它正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生长,缠绕着他的脊椎,在他的每一根肋骨上茁壮生长,魔力被抽走的感觉是如此清晰而毛骨悚然。叶修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飞速地流逝,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被榨干,成为这株诡异藤蔓的牺牲品。

这种感觉随着他靠近云都底下的魔界之门而越来越清晰。

“有几条杂鱼,我去应付一下。”君莫笑感知到了魔族的靠近,扛着千机伞就去劫道了,叶修见他信心满满就没有跟上去,只是一个人站在悬崖上静静地看着熔岩湖。

大腿内侧的烙印隐隐作痛,覆盖的效力越来越弱,也许很快他就可以再次遇见他的挚友……虽然那注定不会是美好的见面。

根据虚空的情报,魔族正在往云都的方向聚拢,虽然尚不清楚原因为何,但是这些魔族无论是高等的还是低等的,都正在迁徙,而且越是高等的魔族就越是积极。

这也是为什么前往云都的一路上叶修和君莫笑频繁遭遇魔族。

而联盟各个战队的精英部队也正在向云都赶来,包括叶修正在等待的蓝雨战队。

只有蓝雨有足够的元素法师可以召唤出一场浩大的降雨,就像他们在茂山城做的那样。

可是他还没等来蓝雨,却等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远方的天空中有一只巨大的机械鸟缓缓飞来,被刷成鲜艳的红色的机械鸟上站着一位熟悉的对手,那一身鲜红的长裙和宛如烈火一般的美貌都让人记忆犹新,叶修眯起眼,在心里呼唤起了君莫笑。

机械鸟在悬崖前缓缓落下,炎之女巫卡修站在机械鸟上居高临下地冷笑:“人类,给你十秒钟思考一个体面的死法。”

她的双手环着胸,似乎对自己的战斗力极有信心,甚至连一个攻击的姿势都懒得摆出来。

不过一个契者不在身边的人类确实没有被重视的价值。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叶修若无其事地问道,似乎一点都没有受到生命威胁的感觉。

卡修呵呵冷笑了两声:“方圆百里内都闻得到你身上那股味道,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明显,直到现在我终于可以确定了,那个传说……”

女巫微微俯下身,站在机械鸟上微微俯身看着魔化的叶修,猩红的眼睛里闪动着耀眼而疯狂的光芒:“魔王之种才是真正选择魔王的方法,而它现在就在你的身上。”

随着女巫那狂热的陈述,叶修猛然感觉到那一株寄居在他背后的藤蔓仿佛是被什么唤醒了,它在他体内缓慢地蠕动生长,缠绕着他的骨骼,环绕着他的内脏,一点点扩散、根植、抽取他的生命力。

它好似知道自己已经被宿主得知一般,决意破釜沉舟!

“在魔界的传说中,魔界之花孕育魔王之种,而魔王之种最后挑选魔王。相传魔王之种会沉睡在魔兽之卵中,随着它的孵化而寄宿到人类猎手身上,一旦被人类猎手得知它的真实之名,或是知道它存在的意义,它就提前选择魔王,假如身边没有魔王候选人,它就会重新沉睡,等待下一个孵化它的猎手。”

说着,女巫鲜艳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的嘴唇咧开一个微小的弧度,露出里面森森的尖利牙齿,以及她内心深处那种强烈到扭曲的渴望:“人类哟,而我,就是魔王的候选人之一。来吧,把你交给我,感谢魔王的仁慈吧,我会让你死得无比安详。”

回应她的是一串几乎同时赶到的格林机枪和乱射。

叶修一步未动,似乎坚信子弹不会落在他的身上,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女巫发出一声愤怒的尖叫,机械鸟载着她瞬间拔高,火光从炎之女巫的身上开始燃烧,仿佛要将她整个人燃尽一般,她的法杖挥舞着,火焰像是盛开的赤色莲花一般弥散着,她的魔杖向着叶修所在的悬崖轻轻一点——轰隆一声,巨大的爆破声响起,火焰在悬崖顶上跳动着燃烧着,而这火焰之中竟然是一声不死鸟的悲鸣。

女巫似乎对自己的魔法信心十足,挪开手杖好整以暇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甚至懒得理会刚才对她无理的人类。

可是浓烟散去的下一秒,她就再次陷入了暴怒之中。

被术士的操纵术扔到岩壁后面的叶修狼狈但安然无恙地站了起来,对着不远处对他微笑的索克萨尔和喻文州说:“来得挺及时啊。”

不止是这两人,刚才用乱射击退了女巫的一枪穿云和周泽楷此刻也站在一旁,还有刚刚赶回来的君莫笑。

“王杰希一跟我们联络上我和队长就赶来了是不是感到很荣幸?现在他还在想办法联系上在附近执行任务的联盟猎手,我靠啊最近云都这一块地区简直和疯了一样我和队长一周内已经和无数波魔族干架了……”黄少天喋喋不休地啰嗦了起来,确认叶修安然无恙后就死死盯着炎之女巫。

女巫露出冰冷残忍的笑容:“阻止我成为魔王的人,都要死!”

 

*** *** ***

 

伴随着女巫凄厉的嚎叫声,滚烫的熔岩湖开始疯狂地翻滚,空气中的火元素四处奔腾蔓延,卷起一重又一重的火焰浪潮,宛如赤色的海啸一般向着众人所在的岩石平台卷来。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更多的魔族。

炎之女巫的一声尖叫就如同开战的号角,四面八方的魔族都被召唤前来,随着他们的靠近,叶修身上魔王之种的气息已经无法掩盖,魔族们用贪婪渴望的眼神看着被人类猎手包围保护着的叶修,赤红的眼睛里流露着赤裸裸的欲望。

那是魔王的权柄。

“先走。”周泽楷拉住叶修的手腕,虽然在看到前一任惨死的魔王之种的宿主日记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总会有下一位牺牲品,但是却从没想过这一次会成为这场噩梦的魔王选拔游戏祭品的人会是……叶修。

他想尽一切办法阻止这一切,被误会也好,被怨恨也罢,只要能够从死神手中夺走这个人,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可是幸运女神却是如此吝啬,魔王之种已经萌发,等待叶修的只有最后两三天的短短时光,而且伴随着魔王之种的萌发,他会越来越衰弱,越来越无力,等待叶修的是无可避免的死亡。

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已。

大群飞行生物接近的声音让两人抬起头,远方的“黑云”遮天蔽日地从熔岩山脉的深处涌来,仿佛是一大片移动的夜幕,而当这块“幕布”接近的时候,叶修才发现,那竟然是一群蝙蝠。同一时间,岩浆湖的表面泛起了点点红色星火,大片大片的火焰蝴蝶从熔岩湖中飞出,和黑色的蝙蝠群缠绕在了一起,拧成红黑二色的战斗序章!

“喻队,大量魔族正在往云都西南方聚拢,低等怪物感受到魔力威压开始四处躲藏迁徙,是否按原计划降雨?”熔岩山脉深处的山峰上,聚集起来的蓝雨队员用最近开发出来的短程通信设备和正在西南方鏖战的喻文州联系。

喻文州按了按耳廓上的通讯水晶,抬头看了一眼被周泽楷和君莫笑一左一右护住撤退的叶修,以及怒不可遏穷追猛打的女巫:“开始吧。”

没人知道在无雨之城强行聚集起水元素会有什么后果,也许会让整座云都轰然崩塌,也许……也许根本无法凝聚起足够的雨水。

夜雨声烦抓住混战中的机会在魔族中杀出重围,剑客的幻影无形剑携戮戮杀气向着炎之女巫席卷而去,猝不及防的女巫只来得及撑开几道脆弱的结界,却丝毫挡不住这凛凛的杀意。最后一击幻影无形剑将女巫整个吹飞了出去,炎之女巫猛地抓住救命的岩石,堪堪将自己挂在悬崖边上。

她惊恐地看着悬崖上的猎手们,她的同族沉浸在战斗与杀戮的快感中,完全无视了身处险境的她。魔族本就是这样独来独往毫无协作精神的种族,虽然偶尔他们也会合作,但是一旦开始战斗,他们就忘记了自己还有同类。

叶修伸出手,君莫笑瞥了他一眼,配合地把千机伞交到了他手中。

千机伞的火舌喷涌而出,女巫艳丽的脸庞被飞溅的鲜血染红,那双满含着狰狞魔性的红眸在一瞬间失去了光彩,她的嘴唇无声地颤动了几下,下一秒,她就从悬崖上坠落了下去,像是一只燃烧的火鸟一般落入滚滚岩浆之中,无声无息。

谁也没有想到,炎女巫的死亡,仅仅是这一场战役的开端。

女巫临死前饱含着的怨恨与愤怒的诅咒,竟然引发了地壳深处的变动。

原本就处于地震带的熔岩山脉,再一次吹响了死神的号角。

那隐隐的震动感传来的时候,正把千机伞还给君莫笑的叶修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很快,脚下的熔岩湖那不正常的震颤却告诉他,一个可怕的猜想即将成真。

熔岩湖开始蒸腾,大量的黑灰色浓烟和气泡从湖底冒出,带来整个山脉的震动,叶修用力一拽君莫笑,大喊:“快走,火山要喷发了!”

震感越来越强烈,熔岩湖的中心突然出现了大面积的坍塌,大量岩浆像是被突然卷入漩涡一般开始滚动了起来,而漩涡的中心却开始腾升起滚滚浓烟。

“走!”君莫笑不再恋战,拉起叶修往后撤,周泽楷射飞了两只企图偷袭的魔族,也紧跟上了他们的脚步。

赤色的岩浆漩涡原来越大,就连扎根在熔岩湖中屹立不倒的魔界之花也颤动了两下,可是它那无穷无尽的气根还是稳稳地将云都高高托起,丝毫不畏惧即将爆发的大灾难。

所有人,无论是魔族还是人类都开始夺路狂奔,而喷发已经开始——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仿佛是几千吨炸药爆破一般,漫天的赤红岩浆吞没了天空中数不清的蝙蝠和火焰蝴蝶,宛如最盛大的烟火一般,轰轰烈烈浩浩荡荡地在天幕中盛开。

叶修在狂奔中匆忙回头,一眼就看见天空中遮天蔽日的炎流,那一瞬间爆发的璀璨,耀眼到无法直视。

被岩浆流里面裹挟着的石头,甚至是高度凝聚的火元素击中的后果绝不会美妙,危急时刻周泽楷拉了叶修一把,带着他跳到了一旁,而叶修被落在距离身边不到一米的炎流弹轰出的大坑惊出一身冷汗。

周泽楷摸了摸已经缠绕在叶修锁骨上的藤蔓,露出悲伤的神情。

叶修却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没事的。你的心意,我已经收到了。”

周泽楷却摇着头,情愿叶修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残忍的真相,因为一旦得知,就是近在眼前的死亡。可是现在,他已经无法阻止了,无法阻止前辈生命最后的倒计时。

蓝雨的巨型范围魔法终于姗姗来迟,遥远的天幕间有大片的雨云聚拢,仿佛被四面八方的牧云人驱赶着向正中的云都涌来。火山爆发中的熔岩湖有无穷无尽的火元素疯狂地对凝聚的水元素进行了反击,很快熔岩山脉附近开始骤降暴雨,而水元素却无法向云都再推进一步。

失败了。

其实也是意料之中,如果水元素能够轻易凝聚,那么云都为什么会多年不降一滴雨水?

熔岩流正在四处扩散,逃出了爆发区之后他们的处境就安全了许多,叶修得到了短暂的喘息,回头看着宛如人间炼狱一般的熔岩湖——岩浆流好像是瀑布一般从高低不平的山崖上飞泻而下,那燃烧着的红色熔岩耀眼到刺伤眼球。

那遥远的魔界之花依旧安然无恙地矗立在岩浆中,屹立不倒。

叶修眯起眼,看着那朵撑开天地的魔界之花,大腿内侧的烙印隐隐地发烫,就好像……那个熟悉的人正凝视着他,用一种陌生的眼神。

而事实,却正是如此。


评论(3)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