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三十五)

“我在死前洒下了十三颗魔王之种,可惜最后只有两颗成功发芽。能够承担起无属性契者成长的精神力需求的人类太少太少了。真可惜,我原本还想看看同时出现几位魔王自相残杀的场景呢,就像养蛊一样,只有最强的,才是最好的。”

在银龙的意识海深处响起了老魔王的声音,带着一点恶意的愉悦。

银龙高高坐在他的财宝上,像是在沉思着什么。这里原本是云都地下洞窟的水潭,水潭下放满了银龙的宝藏,而随着他的收藏与日俱增,水潭早已被宝物填满,成了一个能让任何人一瞬间忘记思考的宝库。秋木苏安静地站在他的主人的身边,为他驻守这片宝藏。

“我记得你对你的臣民说:这是一场公平的游戏,任何一个魔族都有可能成为新的魔王。”

老魔王发出古怪的笑容:“这不是很有趣吗?看着他们为了魔王的权柄而厮杀,变得更强更出色,而垃圾总是第一批被清理出局的,剩下来的都将是股肱之臣。而那时候,新的魔王振臂一呼,新的王国就将建立。”

银龙冷笑了一声,坐在倾斜的黄金王座上,视线穿过厚厚的岩壁看向人族与魔族的战场。

他的“宝物”就在那里。

他皱了皱眉头,似乎对“宝物”即将因为魔王之种而销毁感到不满。

与魔族所知的真相不同,魔王和魔王之种其实本就是一体,根本不存在魔王之种选择魔王的说法,因为,魔王一直就在魔王之种的身边。

一旦魔王之种成熟破芽,它里面所蕴含的精神力和魔族千万年传承的知识就会一同灌输入魔王体内,新的魔王就此诞生。

“虽然你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我见过你。”老魔王的意识在银龙脑中喋喋不休,“那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我已经死了,但其实我没有。我带着十三颗魔王之种来到人类世界。你和一个少年来到我的巢穴中,带着两个刚成年的契者,尝试着对已经濒临死亡的我发动攻击,那时候我的手上还剩下最后一刻魔王之种,我就想,为什么我不继续见证新魔王的诞生呢?舍弃肉体,以另一种方式活下来!”

银龙发出嗤笑了一声:“然后你就人不人鬼不鬼地躲藏在我的意识海里,甚至还把我的记忆抹得一干二净?”

“不不不,人的记忆就像是一座迷宫,我只是将它藏在了迷宫深处,只要有了正确的路径,你总能发现它。当然,不是现在。”

“如果新的魔王死了,魔王之种会怎么样?”银龙问道。

“如果魔王还在幼生期就夭折,魔王之种就会枯萎死去。但如果魔王之种已经成熟了……谁知道呢,也许它会选择其他的魔族,如果它不愿意毫无意义地死去的话。”老魔王漫不经心地说着。

高坐在王座上的银龙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微笑。

银龙最初苏醒的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意识海中躲藏着这样一个怪物。

可是随着他逐渐变强,老魔王也开始逐渐清醒,这给银龙追踪自己的“宝物”带来了一点困难,因为这个老家伙总是在他的脑中喋喋不休。

他起初忍耐,不得不忍耐,可是现在,在他已经知晓了自己需要知晓的一切,并且能够自由探索老魔王的记忆的时候,他终于失去了最后一丝耐心。

“死人就要有死人的自觉,陛下,这已经不是你的时代了。”

随着银龙冰冷的话语,躲藏在意识海深处的老魔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你做了什么——!!!”

银龙露出冷酷而迷人的微笑:“清理垃圾,陛下。”

意识海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然后恢复了最初的平静。

银龙静静地坐在黄金王座上,脚踩着数不尽的财宝,他闭起眼,回味着老魔王“生前”最后的记忆——两个少年带着契者蹑手蹑脚地向着他走来,其中一个和他的“财宝”有着相似却青涩的脸庞,而另一个人,正是他自己。

“你是叶修吗?”银龙喃喃地问道。

空荡荡的洞窟中,只有冰冷而华丽的死物。他的契者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他低低地笑了一声:“让我来确认一下你的名字吧,我的‘宝物’。”

 

*** *** ***

 

被岩浆流席卷之后的熔岩山脉,到处都是乌黑的火山残留物,还有缓缓流动的岩浆,就如同是黑色巨人身上流淌着的血脉。

有毒气体对人体来说是沉重的负担,就算是身经百战的猎手也难以忍受这种可怕的侵害。

不知何时刮起了大风。

刚猛的狂风从山脉的尽头浩浩荡荡地奔涌而来,势如破竹地撕裂火山爆发后漂浮的颗粒群和毒气。叶修大腿内侧的烙印越来越灼热,几乎像是要燃烧起来。

他知道,他来了。

银龙从遥远的魔界之花顶端飞出,身后的龙翼挣开了洞穴的束缚,开始肆无忌惮地绽放,银白色的羽翼如同末日的天空一般,遮天蔽日地在火山喷发后的炼狱上空滑翔而过,越来越庞大,越来越绵长,几乎要挡住整个天空。

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转眼银龙已经近在眼前,他的皮肤表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银色鳞片,头顶还有象征着龙族的犄角,带着一种诡异魔性的美学。

银龙的双脚踏上了这片土地,羽翼如同退去的潮水一般迅速缩小撤回他的身后,而弥漫在空气中的压迫感却没有消失。

吞噬了老魔王残余力量的银龙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连带着叶修身上的烙印都烫得惊人,他几乎要用尽所有的意志力才能让自己不呻吟出声。

“告诉我你的名字。”银龙用魔性的眼睛紧紧盯着老魔王记忆中最后一幕里的那个少年,却无法从自己曾经的记忆中找到这个人的身影。

叶修轻轻挣开了周泽楷的手,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又看了君莫笑一眼,君莫笑不认同地摇摇头,但是叶修却回给他一个放松的笑容。

无论是人类,还是魔族,在这一刻都屏住了呼吸。

叶修上前一步,对着给他种下烙印的故友笑道:“呵呵,你猜?”


评论(4)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