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三十七)

“我身上的魔王之种已经完全成熟了吧,这么一说,说不定你也能成为魔王呢!”叶修撇了撇嘴,嘴角勾起的笑与苏沐秋记忆里的画面一模一样,自信、张扬、无所畏惧。他胸口又抽痛了一下,似乎是魔王之种焦躁地蠢蠢欲动,却又碍于一旁苏沐秋的力量而迟迟没有继续进攻。

“我成为魔王?”苏沐秋有些疑惑地反问。

“是啊,你比我这些年来见识过的魔族都要更加强大。”叶修说着,竟然自己揪住肋骨上的叶片,疼得脸色一变,“这个玩意儿,不就是选择魔王的吗?”

“我不可能。”苏沐秋毫不迟疑地打断了叶修的话,“魔王之种并不选择魔王,魔王之种就是魔王,或者说,它一直都跟魔王在一起。”

这个消息太过惊人,叶修不禁脸色一变,想到了苏沐秋的话中所说的一种可能性。

而苏沐秋显然很明白他的好友在想什么,即使他刚刚记起这个人。

“别猜了,你也不会是魔王。”苏沐秋立刻就打消了叶修的想法。

叶修的神情渐渐变得凝重,他皱起眉头,认真而严肃地问道:“那会是谁?”

苏沐秋欲言又止,不会有其他另一个人能比他更明白契者与猎手的关系,他望了望站在门口的秋木苏,即使魔化、遗忘,所有的事情他的神枪手都跟着他一起承担,一起度过。现在的秋木苏,大概也已经想起他曾经的挚友了吧。苏沐秋想着,开始向叶修讲述他从老魔王的记忆和陈述中得到的信息。

“我在意识海里,见过上一任的魔界之王,虽然他只是个古怪讨嫌的老家伙,却告诉了我很多关于魔族和这个游戏的事……”

一边说着,银龙的翅膀伸展开来,将叶修的身体与硌人的宝石堆隔开。然后在叶修示意要衣服的时候,为难地在那一堆金子啦宝石啦首饰啦中间扒拉了一会儿,才找出一套光芒璀璨但却皱皱巴巴的衣服,看起来应该是不知道哪个世纪的皇家宫廷礼服,因为装饰了一堆堆的珠宝,被找了来之后直接扔进了宝物堆里,原本笔挺帅气的衣型被压得完全看不出来了。

叶修接过来后犹豫了一会儿,才勉为其难地把上面的珠宝扯得干干净净才套上了。

“新的魔王即将诞生,而他一直就在你的身边。”苏沐秋说完,担忧地看着叶修。

这突如其来的信息似乎冲击着叶修的思绪,他扣着扣子的手也停在那里,愣愣地看着他的挚友,好半天才仿佛从千里之外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所以君莫笑就是……魔王?”语调中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

“是的。”苏沐秋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叶修猛地站起来,内脏与骨头被缠住的疼痛都被暂时遗忘,他只是想着那个会抱着他大笑、哭泣,会分给他芝麻烧饼的小契者,“这不可能……”

但是叶修知道苏沐秋不会骗他,苏沐秋脸上毫不掩饰的担忧也正说明着这些是事实。

苏沐秋看着失而复得却又要失去的好友,咬咬牙继续说道:“魔王之种我也压制不了多久,等他从你体内破芽,一切就都来不及了。虽然现在魔王已经成熟,但如果他死……”

“别说了!”叶修忽然强硬地打断了苏沐秋的话,他焦虑地看向洞窟的入口处,脸上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浓浓的担忧和不安。

而那心灵深处的天然的感应是不会错的,熟悉的身影从入口处渐渐显现,那总是神采飞扬的面容上笼罩着一层无法褪去的沉重与愧疚。

“叶修,你快要死了,是因为我吗?”君莫笑从沉默的秋木苏身边目不斜视地走过,站定在叶修面前,直直地盯着他从出生起就最重要的人。

叶修从未见过他的契者这样悲伤而自责的神情,君莫笑从出生的第一天起,就在魔族与人类的战火中摸爬滚打,他会大哭,但从不消沉,他调皮、活泼,但从来不会逃避责任,即使还很小的时候,也会努力站在叶修的前面,为他挡下攻击。

叶修环住君莫笑,拍了拍他的后背,就像是他的契者还是个孩子一样安慰他。

“怎么会呢,你是我的契者啊。”一如之前的每一次安抚那样温柔。

君莫笑僵硬的身体慢慢地放松下来,他也抱住了叶修,头轻轻地埋在了叶修的肩头。

“明明每次都说好了不再让我自己跑的。”君莫笑的声音仿佛叹息一般飘进叶修的耳朵里。

叶修轻轻地拍着君莫笑的背,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越来越变得空落落的,那就像是……他能感应到的契者的情绪在一点点地抽走。

叶修紧紧地环住怀里的身体,尽量克制住心头萦绕着的忧虑,保持着温和的语调:“没事的,每次你不都能再找到我吗?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担心。”

君莫笑清朗的笑声在耳边散开,就像是那个在草坪上与其他契者玩得鸡飞狗跳的小男孩又回来了。然而叶修心灵深处的空隙却越来越大,他想要看看君莫笑的脸,却被他的契者抱得牢牢的,动弹不得。

“下次还能再见的话,你来找我吧。”如同每一次从挫折中恢复一样,君莫笑的声音又一次变得跳脱而自信,“下一次,我们一定要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可是叶修的怀里却骤然一空,高大俊朗的契者的身体正在逐渐虚化,然后在空气中宛如海市蜃楼一般逐渐消失。一个白色的蛋滚落在他的脚边,上面没有任何图腾和花纹,看起来如此普通,又是如此熟悉。

叶修蹲下身去,轻轻地抚摸着坚硬的外壳,在心灵深处疯狂地追寻着另一个声音,然而一直驻扎着的属于另一个生命的痕迹已经无影无踪,只剩下那开朗的声音的最后两个字还在洞窟里回荡。

“爸爸……”

 

苏沐秋的手搭在他的肩上,沉默地安慰着在生命中第二次失去了自己的契者的好友。

叶修没有回头,他知道君莫笑为什么选择割断联系,他知道君莫笑就在这层薄薄的壳里面重新沉眠,他的契者最后还是想着要保护他。

他低着头,一颗水珠终于滴到蛋壳上,摔得粉碎。

宝物堆满的水潭底忽然发出隆隆的声响,似乎在魔界之花的地下,有什么东西随着新魔王的沉眠将要翻涌而出。

苏沐秋按住叶修的肩膀强行将他转过来,契约切断的反噬让叶修的精神力徘徊在崩溃边缘,身上的魔王之种在失去了即将诞生的新魔王之后陷入了疯狂,内脏像是被丢进了绞肉机一般,叶修只觉得喉咙一甜,嘴角渗出了一丝鲜血。

魔王之种的丝茎从喉头穿出,细嫩的花苞迅速地在喉间成长,黑色的花托衬着黑紫色精致小巧的花苞微微颤动,显得如此柔弱而惹人怜爱。

但这看起来毫无威胁的东西却是将要夺走叶修生命的存在,摇曳的花苞微微张开了花瓣,随时都会完全绽放。

“如果魔王还在幼生期就夭折,魔王之种就会枯萎死去。但如果魔王之种已经成熟了……谁知道呢,也许它会选择其他的魔族,如果它不愿意毫无意义地死去的话。”老魔王的话在苏沐秋的脑中回荡着,他抱着奄奄一息的挚友,凝视着即将在他咽喉上盛放的魔王之种。

“跟我赌一把吧。”苏沐秋的手指紧紧扣住叶修的指缝,银龙低下头,冰冷的吻悄无声息地落在了挚友喉头的花苞上。

银色与黑色的光相互交织,将两人渐渐笼罩起来。

黑色的符号在银龙的额间慢慢地浮现,仿佛是魔王之种的鳞状叶片在皮肤上一笔笔勾勒成形。

 


评论(7)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