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三十八)

 

“那是……什么?”黄少天震惊地看着熔岩湖中央的异状。

他们原本在与魔族的战斗中,艰难地向着银龙飞去的方向前进,洞窟的入口似乎就在熔岩山脉的另一端,但源源不断的魔族阻碍着猎手们的前进路线。

而现在,更可怕的,是不知名的变化与危险。

天幕突然垂落,在四处蔓延的火山灰中,天空骤然失去了颜色,就好像太阳被天狗吞没,黑夜瞬间降临。

无论是魔族还是猎手,在这天象的异变中都停下了厮杀,抬头观察着似乎随时会到来的危险。

但也无论是哪一方,都没有放下手中的武器。夜雨声烦的剑直指着海的女儿瑞拉,索克萨尔的光牢准确地关住了真正的暗夜流光索尔,百花缭乱的乱雷不失时机地直接吞没了索尔,炸起璀璨的烟花。

神圣之火的白色火焰笼罩了角斗士维泰里乌斯,而大漠孤烟的拳头如雨点般落在他的身上。

王不留行骑着扫帚,带着王杰希在熔岩山脉的高处扫视。

人类、魔族与怪物,所有在场的生灵都紧张地关注着天色的变化。

失去了日光,光源就只剩下山脉中的熔岩湖那翻滚不休的赤色岩浆,如同大地起搏的心跳,隆隆的声音从地下升起,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接近。

“不对,天上没有星星。”王杰希眯起眼,看着头顶漆黑的天空。

无雨之城云都的天空上从来没有云彩,更不存在星辰被云层遮蔽的可能。他们就像是瞬间被扣在了一个黑箱子中,看不见日月星辰。

遥远的熔岩湖中央缓缓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星尘的碎片从漩涡中心升起,闪闪烁烁的碎片点缀着纯黑色的夜空,越升越高,越来越多。细小的星屑互相碰撞,爆发出璀璨的光亮,更多、更多的星屑开始聚集,仿佛宇宙诞生之初星系的凝合一般。

没有谁不为这罕见的一幕震撼着,每一个人类或是魔族,亦或是怪物,都久久不能动弹。

宇宙从岩浆漩涡中诞生!

那宽广的星图越升越高,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平原、丘陵、高原、海洋、沙漠、森林,每一寸土地都仿佛被无数星屑覆盖,如同萤火一般照亮这一刻的黑暗!

天空越来越明亮,刚才的黑暗被星尘所驱散,光明重新回到世间。

当啷一声,金属砸向地面的声音敲碎了湖边的一片寂静。

一个魔族双膝重重地跪到地上,全然不顾掉落在脚边的兵器,颤抖着喃喃道:“魔王……魔王陛下……诞生了!”

属于魔王的威压随着星尘的弥散而覆盖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魔族们争先恐后地匍匐在地上向他们新的王献上自己的臣服。而他们的身躯在星辰中逐渐消散,每一个魔族的脚下都浮现出一个湛蓝的传送阵,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臣民强行拉回魔界!

托起云都的魔界之花中,一条银龙破空而起,宛如鲲鹏一般展开它那遮天蔽日的羽翼,向着头顶的天空飞去。

周围的水元素都在疯狂地向云都聚拢,狂暴的元素流冲破了其他元素的束缚,在这片干燥的土地上凝结成了恐怖的魔法!从来万里无云的天空上凝聚起了大片的雨云,仿佛吸收了周围所有的水气,暗色的云朵沉沉地压在头顶,随时准备在操纵着他的主人命令下化成吞噬一切干涸的暴雨。

银龙在云层中自由穿行,鳞片反射着阳光,银色的光芒在沉重的云间时隐时现,仿佛是国王巡视着自己的领地。

当第一滴雨落在这片灼烧的土地上,在场的所有猎手都可以发誓,来自他们所站立的大地似乎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却又像是凄厉的尖叫。

顷刻之间漫天的冰雨倾盆而下,一支支凝聚着寒气的冰箭携着雷霆万钧的气势仿佛要射穿这个永远燃烧着的地狱。

“他成功了……”喻文州低声说道。

所有人对视了一眼,不由为那个不知所踪的人担心了起来。

“他不会死的。”韩文清笃定地说道,视线投向遥远的魔界之花。

擎天之柱一般的魔界之花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它根系所在的岩浆已经不再翻滚,而是黯淡地开始“退潮”,溅出的火焰早已变成灰暗的尘埃,失去了所有的热度。而魔界之花的花冠高高撑起的云都,更是变成了一片雪国,反而与它的名字更加相衬。

天上的云层随着雨水的落下渐渐变薄,而隐藏在其后的银龙的身影也早已经不见,只有那清亮高亢的长啸声还在这个末日的世界里回荡着,传得很远很远。

魔族纷纷被拽回了他们应该回去的地方,剩下的三三俩俩的怪物原本也就是在这场战斗中浑水摸鱼,此时也早已丧失了战斗的意志。

猎手们向着岩浆湖所在的地方赶去,岩浆已经逐渐退去,露出大片被灼烧后的岩石,一路上他们只遇见了几个正在传送阵中的魔族,但也很快就消失在了阵中。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只是尽快往他们的目的地追寻而去。

此刻的岩浆湖里已经没有了岩浆,只剩下冰雨留下的寒霜。魔界之花已经枯萎,像是一株死去的胡杨一般矗立在那里。它依旧托起着那个高空之城,却再也看不到之前那诡异和危险。

而它的错综复杂的根系下,有一扇巨大的魔界之门正缓缓敞开。沉重的大门上,浮刻着繁复而华丽的图案,仔细一看可以发现,那些黑色的线条,竟然都是魔界之种那样的丝状根茎缠绕而成。门的另一边,被暗紫色的光线和雾气所遮掩,竟一点都看不清景象。

敞开的魔界之门前,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叶修!”张佳乐大喊了一声。

那人回过头,怀里抱着一枚白色的魔兽之卵,正是叶修。

“你去哪,快回来快回来!跟你说刚才你没看到真是可惜了,那么一大片冰雨啊可帅气了!啊我说的冰雨是指天上下的那种可不是我的冰雨啊!”黄少天第一个嚷嚷出声,麻利地在岩壁上借力往下跳。

叶修摸了摸自己喉咙前枯萎的魔王之种,它正在迅速地枯死,从最顶端开始,逐渐往尾椎骨处的根系蔓延。可想而知,等待他的是近在眼前的死亡。

可是他并不想放弃。

——“去魔界吧。”被魔王之种承认的银龙结束了亲吻,抚摸着已经开始枯萎的花苞,对叶修说道,“我带你去找活下去的方法,一定会有的。”

那个地方充满着那么多不知名的危险,但那里也充满着关于未知的希望。

“我要去魔界。”叶修拍了拍沉睡在魔兽之卵中的君莫笑说道,“想办法活下去,然后把这家伙也一起带回来。”

“魔界很危险。”王杰希不认同地说,周泽楷点点头,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劝阻他,可是最后还是没能说出来。

“你已经决定了吧。”喻文州温和地笑着,抬手拍了拍黄少天,阻止了他马上就要脱口而出的一大段。

韩文清抱着手臂远远看着叶修,只冷冷地说了一句:“等你回来。”

“呵呵。”叶修轻轻一笑,一手搂着魔兽之卵,一手潇洒地挥了挥。

“等哥回来了可别太吃惊。”他背过身,一脚踏入了魔界之门。

再也没有回头。

 

续、新的开端

“马上就到了。”抱着魔兽之卵的人撑着一把奇异的伞,行走在泥泞的崎岖道路上。

他衣衫褴褛,神情疲倦,可是眼中却闪动着耀眼的光彩。

前方出现了一扇巨大的魔界之门,繁复的雕刻图案隐约看得出魔界那阴郁颓废却极度华丽奢靡的风格。

他轻轻地在蛋上敲了两下,还未孵化的魔兽之卵在他的怀里滚动了两下,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出生。

魔界之门缓缓开启,暗紫色的雾气四处飘散,影影绰绰地现出大门背后的风景——干枯的岩浆湖,枯萎的魔界之花,熟悉的云都。

撑伞的人微微一笑,大步向着人类的世界走去。

穿过迷雾,穿过时空的缝隙,前方的烈风撕开重重的迷雾。

他从魔界归来。

前方豁然开朗,广袤的蓝色天空下是黑色的大地,熔岩山脉此起彼伏的山峰绵延千里不绝。低等的怪物鸟在空中发出响亮的鸣叫,高高地振翅而去,飞向那耀眼的太阳。

君莫笑收起伞,将手中的魔兽之卵高高举过头顶,迎向朝阳。阳光穿过薄薄的蛋壳映出里面黑色的阴影,正缓慢却生机勃勃地鼓动着,他笑着说道:“看见了吗,这个你为之战斗过的世界……”

“这一次,轮到我来养大你了,叶修。”

 

——正文完结——


评论(22)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