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末日荣耀Online(番外)

番外:孵蛋日记

君莫笑带着能够孵化出叶修的蛋从魔界回来之后,联盟的顶尖猎手们齐齐聚集在云都开了一个会。会议三大内容是:What?Who?How?

君莫笑坐在椅子上把脚架在了桌边,撇撇嘴说道:“我和陛下想了很多办法,但是仍然无法孵化,因为我们都是魔族,而且他作为魔王之种的宿主情况很特殊,一个人恐怕负担不起所需要提供的精神力。所以……”

韩文清、周泽楷、喻文州、黄少天、王杰希、张佳乐,六人死死盯着被安放在天鹅绒垫子上的魔兽之卵,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估计一晚上是孵不出来的,而且胎中之谜的影响,刚孵出来的时候他的记忆是被封印的,但随着逐渐长大会慢慢回忆起来。总之,大家轮流孵化,一起养大……不准偷吃。”最后君莫笑一锤定音。

孵化叶修的计划就这样被提上了日程。

孵化第一天:刚刚和猎手们建立了精神联系,但毫无动静。

孵化第二天:韩文清抱着蛋一起睡了,一晚上没翻身。

孵化第三天:周泽楷对着蛋沉思了一晚上,最后小心翼翼地用毯子裹了起来。

孵化第四天:喻文州把蛋放在靠近壁炉的地方,放着摇篮曲,悠闲地看起了书。

孵化第五天:黄少天对着蛋开始讲述和叶修的往事,蛋不安地滚动了半圈,但没能逃离魔音。

孵化第六天:王杰希做了几种催化孵化的药剂,但是思索良久没有用在蛋上,蛋似乎松了口气呢……咦?

孵化第七天:张佳乐和百花缭乱兴致勃勃地商量等孵出叶修后要怎样给他穿上可xiu爱chi的裙子,然后拍下照片。蛋毫无生气地躺在盒子里,似乎一点都不想出来了。

第七天半夜,张佳乐已经睡着了,蛋静静地躺在被窝里,突然它小幅度地滚动了一圈,似乎想从张佳乐的怀里逃出去,睡梦中的张佳乐喃喃了两声,把蛋往怀里拢。蛋继续滚,反复几次后,张佳乐终于恼怒地两手抱起蛋,仰面朝天地把它捂在了自己的肚皮上,然后用手臂死死箍住。

无法再动弹的蛋安静了一会儿,里面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张佳乐砸吧砸吧嘴,半梦半醒地拍了拍肚子上的蛋,想让它安静一点。没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的他浑身一激灵,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举着蛋仔细端详了起来。

蛋壳上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裂缝,可是蛋里的家伙似乎很懒惰,丝毫没有要从里面出来的欲望。

“叶修,叶修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能出来了,再装死把你丢河里!”张佳乐举着蛋嚷嚷了起来,简直迫不及待地想看一看那个嘲讽脸的家伙小时候是什么样子。

可惜蛋里的家伙很谨慎,在突围被发现后就退回了根据地,坚定地装作自己不在家。

张佳乐威逼利诱都用尽了,叶修丝毫没有出来的意思。

就这样,孵化的第七天过去了。

第八天一早,张佳乐揣着蛋兴冲冲地来到了会议室,向大家公布了这个好消息。六个人再次聚成一团,一起死死盯着那颗裂了道口子的蛋。

“你确定不是你把蛋摔地上了结果摔出一条缝?不然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老叶老叶出来出来,喊你呢,别装不在我知道你就在蛋里。”黄少天开始对蛋散播音波攻击,但是蛋异常坚决地假装自己不在蛋壳里。

最后韩文清抱起蛋,甩下一句“幼稚”,扬长而去。

孵化第八天:蛋里的叶修本能地感觉到令人瑟瑟发抖想要交出什么的欲望,于是没敢爬出去。

孵化第九天:蛋里的叶修感觉到外面一片安静,但是有一种被猎物紧紧盯住的感觉,突然他被抱了起来,似乎有人在蛋壳上轻轻一吻,然后又将他放回了篮子里。

孵化第十天:叶修听了一整天的摇篮曲,睡了整整一天。

孵化第十一天:太吵了,不想出去。

孵化第十二天:叶修终于小心翼翼地扒开了蛋壳上的缝隙,探出了自己的脑袋——一双大小不一的眼睛和他四目相对,他呆了几秒,默默缩回了蛋壳里,假装自己刚才没有出过壳。

孵化第十三天:叶修和企图掰开头顶那块蛋壳的人做了一整天的斗争,累感不爱。

第二轮孵化也过去了,大家开始为不肯出来的叶修感到担心,就算蛋内的能量液比正常食物更能填饱契者的肚子,但也禁不住连续一周不进食。

最后韩文清对蛋怒喝一声“幼稚”!再次抱起蛋扬长而去。

孵化第十四天:喝光了蛋液饥肠辘辘的叶修终于耐不住饥饿,偷偷地卸掉头顶的蛋壳冒出了脑袋,韩文清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地和他对视了十秒,最后刚孵化出来的小叶修抖了抖,默默交出了一小片蛋壳。

韩文清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小叶修咽了咽唾沫,轻手轻脚地从蛋里爬了出来,然后默默用脑袋顶着蛋壳向韩文清的方向推了推。

韩文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步就走到了小叶修面前,小叶修大惊失色,慌忙想要爬走,被韩文清像是拎猫一样拎了起来,光溜溜地塞进了大衣里。

外套里的家伙扭动了起来,韩文清揣着他面不改色地穿过神情各异的群众来到厨房,从冰箱里找出一大盒冰的魔兽奶热了起来。大衣里的小叶修抱住了韩文清的脖子,从他的领口探出脑袋,锅里的奶香让他本能地感觉到了进食的欲望,肚子也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他开始急躁地扭动,韩文清不得不脱了外套把他裹起来——因为体型差异足足裹了三层,小叶修终于动不了了,但他使出了最后的抗议,“卟”地一声吐了韩文清一脸口水。

韩文清当然不屑于和一个刚出壳的契者计较,更何况叶修此时连记忆都没有。终于把魔兽奶烫温了,韩文清不太熟练地把它倒进奶瓶,旋上奶嘴,塞进了嗷嗷待哺的小叶修嘴里。

循着主人的感应而来的大漠孤烟看着这一幕,自觉地上去帮着热下一锅魔兽奶了,要知道幼生期的契者可不是一般的能吃。

果不其然,抱着奶瓶的小叶修咕噜噜地已经喝光了大半瓶魔兽奶,他似乎是注意到了盯着他的两人,警惕地抱住了自己的奶瓶,艰难地在韩文清的外套里转了个身。

等他喝空了奶瓶,又猥琐地转过半个脑袋打量了一下韩文清,确定他的手上没有更多好喝的“白色果汁”后果断地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把另一个奶瓶塞进了小叶修的嘴里。

这顿“人生第一餐”小叶修足足喝了五大瓶,喝到打着嗝再也喝不下为止。

闻讯赶来的其他人神色各异地看着喝饱后缩在韩文清外套里呼呼大睡淌口水的小叶修,感到心情复杂,最后还是张佳乐第一个清醒了,拿出随身携带的老式相机咔嚓就是一张照片。

就这样,叶修重返人间的第一张黑历史照片诞生了。

 

*** *** ***

 

联盟顶尖的猎手们再次齐聚一堂,为了讨论“昔日的好战友/基友变成契者被孵出来后该怎么养”这个很荒诞的议题。

君莫笑的一个咯吱窝下夹着千机伞,另一个咯吱窝下夹着自己昔日的主人,身穿麻袋的小叶修正抱着奶瓶使劲喝奶,丝毫不在意自己这个别扭难受的姿势。

最后还是王杰希把小叶修抱了起来,端端正正地放在了垫着小被子的篮子里。

小叶修吭哧吭哧地喝光了魔兽奶,乌黑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确定这群人没有再给自己投喂的意思,就扁扁嘴无情地钻进了被子里,蒙头大睡了起来。

“虽然你们的契者都平安长大了,但是据我所知你们的饲育方法都存在一定的问题,比如百花缭乱幼生期的时候因为长期穿女装觉得自己是个女孩子;大漠孤烟小时候常被韩文清打屁股所以对打别人屁股有特别偏执的爱好……我绝对不是因为小时候你揍过我而记恨在心。”君莫笑坦然地狡辩着,继续把目光投向其他人,“喻队压根儿没养过契者,索克萨尔是魏琛直接传承给你的;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呵呵,和主人一样烦,这一定是教育方式出了问题;王不留行从小蹲在坩埚前疑似得了孤独症;一枪穿云那更是史上最神奇契者没有第二,原主人精神力严重受损倒退后迟迟没选下一位主人结果一见到周泽楷那张帅得惊动联盟的脸就光速倒追当他契者。”

说着,君莫笑站起身提起篮子抄起伞:“综上所述,蛋也孵出来了,人我来养!”

全体被黑了一遍的与会人员集体起立,堵门的堵门拦窗的拦窗,用精准的走位封锁了所有的逃跑路线。

君莫笑思考了三秒,放下篮子坐了回去:“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商量,何必动刀动枪呢,打伤我没关系,吵醒了叶修就不好了是吧?”

说着他还回头看了一眼篮子里的小叶修,结果那家伙正趴在篮子的边上眼巴巴地等他们打架,满眼都是期待,看见君莫笑怂了还特别不屑地嗤笑了一声,鄙视地躺回篮子里去了。

气得君莫笑差点逮住他打屁股。

鉴于各个战队的当家猎手不能长期停留在云都附近,最后他们不得不抽签决定轮流照看叶修,暂定一人一个月。

“什么,凭什么我是5号!你们一定是作弊了,重来重来重来!队长你几号,不是6号的话咱们换一下吧!”黄少天拆开纸条发现自己是5号,异常愤怒地试图去看喻文州的纸条。

“我是2号呢。”喻文州展开纸条微笑道。

“我是4号。”王杰希看了看纸条说。

“3号。”周泽楷说。

“啧啧管你们几号呢,反正我全程跟着。”君莫笑把抽签的盒子往桌上一拍,顺手就想去摸摸钻在被窝里的小叶修。

韩文清冷笑一声,将1号的纸条往桌上一扔,提起装了叶修的篮子起身就走。

“咦,好像少了一个人啊?”黄少天左右环顾了一下,终于发现了一脸怨念的张佳乐,“我说你怎么回事,这都什么表情啊,抽到几号?哎哟让我数数,1、2、3、4、5、6……你是最后那个?哈哈哈哈哈我说张佳乐啊做人要多攒点人品,你看你,抽签老抽下下签。”

张佳乐感觉到了世界的恶意。他一定是脑子被叶修踢了才会答应抽签这种不公平的决定方式。

但是转念一想,等轮到他养的时候叶修差不多已经长大了,说不定……张佳乐定了定神,觉得自己这次手气还算不错。

就这样,被叶修视为不能回忆的黑历史的六个月,开始了……

 


评论(20)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