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七夜谈(二)

第一夜.喻叶

喻文州坐在三人沙发的中间,那双属于职业选手的漂亮的双手,下意识地摆弄着柠檬茶饮料罐上的拉环。

“我和他交往了也差不多一年了。”

“哇,队长你这也瞒得太好了吧!这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漏啊!”

“也许这个保密工作,好得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喻文州笑了笑。

“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你追人家还是人家追你啊?”黄少天代替其他的大神满足了好奇心,追问着喻文州。

“要是说告白的话,是三年前吧。如果说喜欢上他,大概是第四赛季?”

“靠!队长你口风也太紧了吧!那不是我们刚加入联盟的时候吗,我一点都不知道!太不够意思了!等等,队长你说第四赛季……难道是联盟里的人?我们认识吗!”

一丝微苦的笑容从喻文州嘴角滑过,就好像平静湖面上一缕微风带起的水波。然而水面很快就重回平静,一如往常般温和有礼的微笑,重现在了喻文州的脸上。

 

*** *** ***

 

第四赛季常规赛,蓝雨客场和嘉世的比赛结束了,比分8比2,嘉世赢。

此前被俱乐部着重栽培的黄少天,已经成为了蓝雨不可或缺的主力之一,而对于喻文州来说,这还是他第一次登上属于职业选手的舞台。

初次登场的紧张、进入战局的冷静、比赛败阵的失落、身临其境的兴奋……无数种情绪,在十八岁的少年心中混杂缠绕。

然而即使有着如此复杂的情绪,这位少年稳重沉着的心态,也并未有过任何动摇。这在一个刚刚成年、初次以职业选手的身份登场的年轻人身上,实在是非常罕见。

喻文州一个人站在嘉王朝会馆中心的选手通道里,面对着一台自动贩卖机。

他感到有些口渴。然而在走出休息室的时候,他非常少见的忘记带钱包出来,摸遍了队服的口袋,也只找到两个一元硬币。

还是换可乐吧。他有点无奈地想。

正准备按下可乐的按钮的时候,一只手忽然从喻文州身后伸过来,向着硬币的投币口投下了一个硬币。

柠檬茶的提示灯啪的亮起来。

喻文州有些惊讶的回头,一个陌生的青年站在他身后,一只手闲散地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指指自动贩卖机。

“看你站这半天了,不买吗?”

“多谢。”喻文州向青年笑了笑,”我等一下拿钱还给你。”

“不用,就一块钱而已。”青年毫不在意地摇摇手。”你快点买啊,买好了我还要买烟呢。”

喻文州买好饮料,看着青年弯下腰,从自动贩卖机里取出一包香烟。青年的手长得非常漂亮,手掌很薄,手指修长,在体育场的灯光照耀之下,白皙得几乎有一种透明的质感。即使很多职业选手,也很难拥有他这样漂亮的双手。

青年抬起头,注意到喻文州的目光,又看了看喻文州队服上的名牌。

“哦,你就是团队赛里出场的那个小术士啊。不错啊,蓝雨居然有个这么稳重的新人。啧啧,光看那个黄少天,我还以为你们蓝雨都要走老魏的没节操没下限路线呢。”

那个人向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了打火机。他把手中的烟盒向喻文州扬了扬,”介意吗?”

喻文州摆了摆手。

打火机的砂轮与火石摩擦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火苗在烟上亲吻了一下,那个人以漂亮的两根手指夹着细白的烟身,夹在唇边吸了一口,冲着喻文州淡淡地微笑了一下。

“战术意识出色,大局观清晰,很会设圈套,可惜,还缺点历练,”那个人以烟代替手指,指了指喻文州的双手,”和手速。”

“很多地方都能看出来,你意识跟上了,但手速跟不上,所以被人抓着弱点打。面对气冲云水的时候处理得还算不错,但对上一叶之秋节奏就不行了。”

被人当面指出问题所在,喻文州却一丝尴尬也没有。他平静地、认真地听着这个人说的每一个字。

对战局的形势解读准确,对操作的细节分析到位,无论是哪一句话,都能直戳问题的根本。直觉告诉喻文州,面前这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青年,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甚至,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

“不过,虽然有个渣手速,其他方面到都挺不错的。”青年抽完了烟,将烟头按熄在垃圾桶的沙盘上。

“加油练吧,意识也是可以决定胜负的。”青年看着喻文州,露出了懒洋洋的微笑。”对于认真追求胜利的人,没有什么不可能。”

“谢谢前辈。”喻文州说。

“这就叫上前辈了?”青年笑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无论您是谁,都值得前辈这个称呼。”

“哈哈”,对面的人笑了笑,”我是叶秋。咦,看你的表情似乎不吃惊嘛。我真是叶秋。”

“叶秋前辈好。”

叶秋扯了扯自己身上这件T恤。

“可不能穿队服,穿队服可就跑不出来了。现在记者真是越来越精明了,还好我偷溜得早,跑到你们蓝雨的散场通道,假装你们的工作人员。哥英明不?”

喻文州看着对方得意的笑容,一瞬间觉得这位大神,居然也有孩子气的一面。

“多谢前辈指教,”喻文州认真地说,然后又笑笑,”还有你的饮料。”

“哎,你要是觉得欠了我人情,就把你这队服借我穿穿,”叶秋对着喻文州眨眼,”等我溜出去了就放你们酒店前台,保证不给你弄脏弄坏!哎你们就住场馆对面那家对吧?”

 

*** *** ***

 

“起初,他对我来说只是一位非常值得尊敬的前辈。”

“后来,我开始慢慢了解了他。”

 

*** *** ***

 

起初,在喻文州的心中,叶秋只是一位非常值得尊敬的前辈。但相处下去,他却慢慢看到了这个人的每一个不同的侧面。

就像一个魔方一样,如果不得章法,只会越转越乱,让杂乱无序的色块搅乱心绪。但一旦知道方法,魔方就会在手中还原最根本最简单的样貌。

这个人诸多光环加身,获过无数成就,是荣耀里的传奇。

这一切喻文州都清楚。

就像他清楚叶修在天生MT嘲讽技能无CD的表象下,那份独特的温柔一样。

是有距离,但绝非无法拉近的地步。

他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去接近,去将这份距离感一点一点磨平。

去一步一步地捕获他。

 

*** *** ***

 

第七赛季季后赛,蓝雨客场和嘉世的比赛结束了,比分7比3,蓝雨赢。

除了单人赛沐雨橙风获得一胜,以及擂台赛依靠一叶之秋的强力守住了两分以外,嘉世再无斩获。团队赛中嘉世在配合上的脱节,已经到了哪怕是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这对联盟公认的最佳搭档,也无法挽回溃局的地步。

喻文州没有错过这个机会,他准确地捕捉到了嘉世战术执行环节中的漏洞,蓝雨在他周密的布局指挥之下,将对手的角色逐个分离击破,最终将孤立无援的一叶之秋射杀在冰雨的光辉之下。

季后赛蓝雨和嘉世的两次对决,均是以蓝雨胜出为结尾,嘉世在这一个赛季的争冠之路,最终止步八强。喻文州代表蓝雨参加完记者会之后,和队内成员说了几句话,就一个人走进了嘉王朝会馆中心属于客场选手的那条通道。

蓝雨的全体队员都还在休息室中作着整理与休息,在喻文州回去之前,他们不会离开。退场通道柔和洁白的日光灯下,只有一个人站在那里。

喻文州以目光描摹过那个人的背影。

还是没穿嘉世的队服,那双仿佛被神明所祝福过的双手插在口袋里,整个人站得很随意。

“叶秋。”

“哦,是文州啊。”

叶秋站在自动贩卖机前,伸出一根手指敲了敲自动贩卖机的玻璃,咂了咂嘴。”啧啧,居然没有烟了,下次得提醒他们早点补货。”

“少抽点烟,我请你喝茶吧。”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把叶秋的手拉下来。叶秋的手指很凉,喻文州的手指碰上去的时候,仿佛在用指尖亲吻一块冰块。他将叶秋的指尖在手心里轻轻地拢了一下,然后很自然地放开,笑眯眯的从钱包里拿出硬币。

“绿茶?”

“啧啧,你怎么和沐橙一样。”

“本来就是她告诉我的。”喻文州笑着说,”熬夜的人需要多喝绿茶。”

叶秋也冲着喻文州笑了笑。

“今天你们打的不错。”叶秋说。”虽然有客场地图的劣势,但队员的状态都很好,少天和宋晓的发挥尤其出色。以治疗做诱饵,召唤死亡之门分散嘉世兵力的那个局做的也相当漂亮。胆子很大。”

“是的。”喻文州没有谦虚,”我也知道你会看穿。”

“但你还是做了。”

“人有得时候总是要赌一把。”

喻文州赌了叶修会看穿,也赌了他来不及回援。战术大师的思维再清晰,战术再精妙,却也无法做到所有的事。就像手速是喻文州的致命伤一样,队伍的矛盾和配合的脱节,是现在嘉世的致命伤。喻文州看准了机会,亲手将伤口撕开,最终为蓝雨赢下了通往胜利的门票。

“恭喜你们。”叶秋说,他的表情里没有惯常的嘲讽或者随意,而是认真地说出了自己的祝福。

“谢谢。”

“呵呵,哥很快就会回来虐你们了,可别太想念哥啊。”

“我相信一定会的。”

“走了。”叶秋手里拿着绿茶的瓶子晃了晃。”下个赛季见。”

“再见。”

看着叶秋的身影最终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喻文州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这只手在五分钟之前,曾和另一个人的手有着不到五秒钟的短暂接触。手指尖划过他的手背,指纹描摹过他的指骨,最后将他的指尖收拢在掌心。

那种冰凉的感觉,似乎仍然停留在那里。

喻文州将那片肌肤传来的凉意,空空地握在手心。


评论(6)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