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七夜谈(三)

一个落花掌加一个拔刀斩,喻文州操作下的流木最终败在了君莫笑的千机伞连招下。喻文州退出竞技场,和黄少天聊了几句,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打开QQ,对着那个名字为君莫笑的好友打了一个招呼。对方却是隔了好几个小时才回,还是一个带着钢盔叼着烟的大兵表情。

“在做什么?”喻文州回。

“你居然还没睡呢啊?”

“是,有点事情正好想问问你。”

“什么事啊?”

“这个散人,还有千机伞的事情。”

“呵呵,我不会给你机会看清我的实力的。不过哥很快就会回来虐你们了,可别太想念哥啊。”

索克萨尔的”正在输入”状态,不断的在屏幕上跳跃着。叶秋切回游戏里去市场上逛了一圈,几分钟后再切回来,看到这句话还在跳动,忍不住吐槽了起来。

“文州你这手速也太夸张了吧,这都五分钟了,还没打完一句话呢?”

刚打完这句,对面的话就飘出来了。

“我一直都在想。”

“文州,虽然你们一直是号称被我虐大的一代吧,但一直想自己被虐的经历,实在是有点辛酸啊?”

想象着对面的人一边夹着烟一边随意打着字的样子,喻文州一笑,很慢很慢地打下一行字。

 

“从一开始。”

“我一直都在想你。”

 

*** *** ***

 

“越了解这个人,也越来越知道这个人的宝贵和独特,到后来,则是不想把他交给任何一个人了。那个时候,我就意识到我这份感情的特殊,所以,我对他告白了。”

喻文州似乎想起了什么,向着众人微笑了一下。

“当时他的反应,真的挺有趣的。不过,虽然没有接受,却也没有拒绝,这大概就算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了。”

“那……那后来呢?”

“嗯,你们觉得呢?”

喻文州笑着喝了口茶。

“然后,第十赛季,我们在一起了。”

“可惜,一直没能让他改掉熬夜的习惯,也没能让他成功戒烟。”

韩文清皱了皱眉,嘴唇抿出一个向下的弧度,打量着喻文州。喻文州没有回避,却也没有与韩文清目光相接太久。喻文州微笑地再看了看其他的人,视线一一扫过其他几个人的面容。

坐在他对面的几个人,韩文清一脸一如既往的严肃;平常有事没事就爱唠叨点什么的黄少天却是难得发着楞,什么也没有说。王杰希正在低头发短信,看不清楚眼神和表情;旁边的楼冠宁显得有些紧张,把手中的矿泉水瓶子拿起来喝了一口。周泽楷则是呆呆地看着喻文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喻文州以手指沿着柠檬茶饮料罐的边缘画了一个圈,下意识地抬起手捏了捏自己的肩颈。

 

*** *** ***

 

叶修决定和喻文州在一起,是在第十赛季常规赛开始不久后的时候。第六轮蓝雨来到H市进行客场常规赛,场馆还是那个场馆,自动贩卖机还是那个自动贩卖机,但嘉王朝会馆中心已经改成了萧山体育馆,嘉世换成了兴欣,唯一不变的,是那个原来被称作叶秋,而现在叫做叶修的人。

自从第八赛季喻文州那句似是而非的告白之后,两个人的对话中,除了与荣耀相关的话题之外,又多了一些带着暧昧情愫的暗示。

更主动的一方自然是喻文州。叶修是个聪明人,但在感情方面,却是连个level1的等级也没有。十五岁就离家出走去了网吧,成了职业选手之后又基本不在公开场合露面,人生的大好时光都投在荣耀女神身上,被人告白什么的,是实打实的头一遭。

所以那两句话一出来,叶修就暗叫了一声不好。喻文州这个人性情随和,你开他的玩笑他也不会生气,大多时候反而很是淡定的自嘲,让别人反而不好意思继续了。他在职业选手之中,属于人缘最好的人,身为蓝雨队长和战术大师,别人又对他通常只有尊敬和客气,没事能开开他手残玩笑的,数来数去也就只有叶修一个了。

但他自己却不会用这种感情这方面的事情开玩笑。

叶修知道,喻文州是认真的。

他看起来温文尔雅,波澜不惊,待人亲切,但实际上无论在场上场下,都是个相当难缠的对手,叶修自然没有对他掉以轻心过。但喻文州仍然不温不火,恰到好处的处理着他们之间的关系。

当那份谨慎逐渐变成关注,变成信任和关心的时候,长长的施法条终于读到了尽头。

术士捕捉到了唯一的散人。

也没有什么扭扭捏捏,不好意思。叶修想到什么就说了什么。虽然回应告白的地点一点都不浪漫,但好在熟悉,两个心脏也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指着日光灯说月色真好。

 

第十赛季的冬休期,和苏沐橙、陈果一起过完春节,过了个一觉睡到大晚上的初一之后,叶修两手空空地上了从H市到G市的飞机,目的地是喻文州在G市的公寓。

在属于荣耀的战场上,他们是彼此了解的对手,但在荣耀之外的世界,他们却是一对秘密情人。

这还是两人交往以来第一次在私下见面。两人都是专注荣耀的人,平时彼此的战队都有太多的事情,压根分不出时间见面,也只有在过年的时间,才能难得相聚一下。

喻文州租住的公寓就与蓝雨俱乐部隔着一条街,叶修对周边十分熟悉,并对此表示十分满意。按照叶修的话说,那是除了容易不小心走到蓝雨俱乐部之外没有任何缺点。大年初二也没什么饭店营业,两人顺路买了点菜回家做。

虽然说独力照顾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三四年,叶修的厨艺也不过就是煮个加蛋方便面的水平,和在以美食闻名的大G市熏陶了N年的喻文州完全不能比。叶修窝在喻文州房间打荣耀,刷完本出门饭菜就都摆在桌上了。

两人吃了顿喻大厨的家常菜,饭后喻文州去洗碗,叶修百无聊赖的在沙发上坐着,起身的时候不小心撞了一下玻璃茶几,一个玻璃杯”啪”的掉在地上摔碎了。

“手没受伤吧?”喻文州从厨房里出来,十分紧张地拉住叶修的手,仔仔细细地检查着。

“没事。”叶修大大方方地把手伸给他检查。倒是拖鞋里落进了一个碎玻璃渣,叶修刚才没注意走了一步,左脚就被扎了一下,倒是有点疼。

两人小心谨慎地把杯子的残片清理干净,丢到垃圾桶,打算回卧室一起打打荣耀。喻文州看着叶修走路的模样,微微皱起了眉头。

“叶修,你脚受伤了?”

“啊?没有啊?”

“……你的走路姿势有点奇怪。”

“哦,刚刚好像稍微被扎了一下,没什么大事。”

“……你去床上坐一下,我来看看。”

 

叶修坐在床上,膝盖支起来,双脚踩在床单上,露出一段白皙的脚踝。喻文州把叶修的裤子撩了一点。

创口虽然不大,但是有点深,估计那块碎玻璃比较尖锐,已经见了血。

“你等等,我找点东西处理一下。”

不一会儿喻文州就回来了,叶修看到喻文州手里的药水和一卷绷带,嘴里的烟差点掉了。

“我去,至于吗?这个小口子弄个创可贴就好了吧。”

“我这里没有创可贴,你就用这个将就一下吧。”喻文州淡淡的说。

喻文州坐在床边,将叶修的一条腿放到自己的膝盖上。他这动作做的自然,叶修却有点别扭。他不紧不慢的打开药水,在受伤的地方用棉签细心的涂了起来。药水擦过肌肤的刺痛感让叶修的脚趾蜷缩了一下,他下意识的就想把脚收回来。然而另一位战术大师捕捉到了他的意图,稳稳地攥住了他的左脚。

“别动。”喻文州说。

喻文州的手生的同样很好看,姿势也很文雅,哪怕是上个药水包个绷带,都还颇有一点艺术气质。他慢条斯理地将伤口包扎完毕,居然还在上面打了个蝴蝶结。

“啧啧,品味有待提高啊,文州。”叶修扭了扭脚。

喻文州低声地笑了一下。

“我觉得还好啊?你再看看。”

本来停留在叶修脚上的手掌向上挪,握住了叶修的小腿,喻文州像是按摩一样的揉捏了几下,将叶修的腿抬起来一些。

叶修感觉到一阵柔软的呼吸擦过了他的皮肤。

“这样看得清楚一点。”


评论(5)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