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七夜谈(五)

第二夜.韩叶

喻文州的话音落下之后,温和地微笑着,将杯子捧在手中,慢慢地喝着柠檬茶。

周泽楷愣愣地看着喻文州,张了张嘴,似乎想问什么,但又没说出来,只是身体不安地前倾了些。王杰希已经收起了手机,手臂随意地搭在沙发扶手上,眼帘低垂,像是在思考什么。韩文清略微皱了皱眉,原本就显得凶狠的面容更加的冷硬起来。黄少天依然在发着愣,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没有反应。

楼冠宁又喝了口矿泉水,左右扭头看了看各位大神的表情,咽了咽口水,却也什么也没有说。

沉默在偌大的大厅里蔓延,仿佛卷着焦虑的冰碴悄无声息地侵入了围坐在茶几边的六人中间。

每个人似乎都再没有什么聊天的兴致,任由尴尬的气氛随着沉默将整个房间慢慢填满。

楼冠宁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虽然喻队说的这个人与他认识——放在心底的那个人非常像,但现在这样的氛围太难受了!大家可还要一起度过一个晚上呢。作为半个地主的楼冠宁捏了捏矿泉水瓶,正准备开口。

“啪嗒”,瓶子落在桌上的声音不大,在这安静的绷紧了弦的大厅里却分外刺耳,震醒了各自沉默的人,更是把准备说话的楼冠宁吓了一跳。

“恭喜喻队了!”楼冠宁不愧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转瞬间就转换好了情绪,客气又不失分寸地笑道,”什么时候介绍大家认识一下?”

喻文州笑了笑,纤长的手指在杯壁上轻轻摩挲:”下次吧。”

“队长,这人……”黄少天忽然开口,却好像还没想好要说什么,语气难得的充满犹疑。

“我们认识吧?”王杰希的问话像是戳中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连周泽楷看向喻文州的眼神都变得热切起来。

喻文州捧着杯子笑着,没有回答,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我也有一个爱人。”

冷冷的声音突兀地响起,谁也没想到说话的竟然是他。

每个人脸上都难掩那一瞬的惊诧。

韩文清坐在单人沙发上,神情恍惚间像是与大漠孤烟充满了凌厉的杀意的拳头合为一体,他缓缓地靠在椅背上,目光直直地刺向喻文州。

“他与你的恋人很像。”

所有人都盯着韩文清,静静地听着他难得的讲述。

没有人发现,他们中间捧着杯子的人,都没有放下过。

“我和他,是很多年的对手了。”

“有十年了……”

 

*** *** ***

 

“大漠孤烟是吧?你好,我是一叶之秋。”

韩文清第一次见到叶修是第一赛季的季后赛第二轮比赛前。

笑眯眯的青年脸上还是未曾全部退去的青涩,主动而礼貌地伸出手和他打招呼的样子,还真是完全看不出来是赛场上那个如战矛般锐利厮杀的一叶之秋。

韩文清伸出手:”我是韩文清,霸图的队长。”

掌心里的手干燥而温暖,指节紧紧地握了握他的手,纤长有力。

韩文清微一愣神,肩膀上已经被狠狠地拍了一巴掌。

“嘿,老韩啊,有人说过你长得挺可怕的不?”叶修略微踮起脚尖,勾着韩文清的脖子,凑到他耳边小声地说。

熟稔得仿佛认识了很久。

不过他们也确实是认识了很久,即使不在同一个公会,即使很少遇见,彼此的ID也早已把对方的耳朵磨出了茧子。

开始玩荣耀没多久,韩文清就听说过了一区有一个战斗法师,玩得特别好。

什么样的传闻都有,抢BOSS、破纪录、强悍的技术、高效的攻略……

韩文清都仔细地看过一叶之秋的每一个攻略帖,也认真地研究过那些玩家们自录的视频。

但韩文清从来没想过一叶之秋的操作者是个什么样的人,对他来说,一叶之秋就是一叶之秋,无论那个在电脑面前移动着鼠标的人长什么样子,都是屏幕里面无表情挥动着漆黑战矛的战斗法师。

所以他从来没想到见面的时候站在他面前的,会是这么一个……孩子气的人。

仅仅只比叶修大了一岁的,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还只是小韩的韩文清,任由叶修勾着他的脖子,呼出的热气吹红他的耳垂,依旧面无表情地想着。

 

第一次的见面如此出乎意料,而再次见面却更加意料不到。

“……叶秋?”拐过嘉世体育馆的客场通道的墙角,韩文清瞪着对面迎面走来的嘉世战队的小队长。

“嘘!”叶修一把抓住韩文清的手腕,另一只手竖起两根手指放在嘴边,比划出噤声的意思,”别让他们发现了。”

在自家体育场里这鬼鬼祟祟的样子,饶是韩文清也不禁无语了一会儿:”这里是客场战队的通道。”

叶修先是越过韩文清的肩头往他身后看了看,确认没人,才说道:”所以才不会被老陶逮住啊!哎,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我让他们先回宾馆了。”韩文清不自在地扭了扭头,”恭喜你们了。”

“谢谢。”叶修与韩文清并肩往外走着,浑然不觉自己还拉着霸图小队长的手腕。

“老韩你那个鹰踏用得时机不错,差点就让你踩得翻不了身了。”

韩文清表情依然严肃,但说到荣耀的范畴,特别是刚才的比赛,他的话也多了起来:”你打得更好。”顿了顿,”团队赛里你偷袭的那记落花掌,解了气冲云水的围,也打散了我们队的联系。”

“呵,哥的机智,不容小觑吧老韩。”刚刚当了一年队长的叶修,之后的荣耀教科书,在嘲讽这门课的战斗力上已经崭露头角。

“嘁。”而还不到20的韩文清,显然还没有日后那面对怎样的垃圾话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定力,”下回赢的会是霸图。”

“很有斗志嘛!那就拭目以待了。”叶修哈哈笑着,又拍了拍韩文清的肩。

叶修大大的笑容,就如同场上一叶之秋挥舞着漆黑的战矛狠狠地插进对手的心脏那么肆意,那么张扬。

像是可以燃烧进心底的火焰,可以把在他面前的一切阻碍尽数烧成灰烬。

“不过这次,你就好好看着哥怎么拿下这个冠军。”

 

*** *** ***

 

“从一开始我们就是对手,最了解对方、最熟悉对方的对手。”

 

熟悉的声音像是穿透脑髓直接在脑海中响起一样,即使闭着眼睛,叶修也能辨认出,这是老韩的声音。

老韩……他在说的这个人,是我吗?

荣耀、嘉世、一叶之秋,这些名字在记忆的迷宫中翻滚,如同裹着彩色糖衣的甜蜜糖果,被珍藏在心底深处,是美好的回忆和最初最纯净的热爱。

漆黑的战矛、可亲的队友,还有一张冷硬的面容,在叶修的脑海中相互撕扯。

如生锈的刀刃在头骨上反复拉锯般的疼痛侵袭了叶修的脑仁,他低低地呻吟着,蜷缩着抱住了头,脚尖划拉着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可他自己无心关注。

只有韩文清平静的陈述,像是一道冰冷的流水毫不停顿地钻进脑海,缓解这难耐的疼痛。


评论(1)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