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七夜谈(十)

第三夜 黄叶

韩文清喝完了瓶子里的绿茶,将没有盖的塑料瓶放回了桌子上。

“我的故事讲完了。”

黄少天在沙发上惊讶地坐直了,他疑惑地瞪着漠无表情的韩文清,发现对方黑着脸完全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后,黄少天的目光无差别地扫过了黄昏大屋中的每个人。

天色渐黑了,气氛冰冷地沉默着。

大家看起来都有些诡异。王杰希低头玩着手机,看起来心不在焉的;楼冠宁把手里的矿泉水瓶颠来倒去地翻弄着,表情纠结,大着胆子偷偷地打量了几眼韩文清,又看了看喻文州;而那个讨厌的花里胡哨的周泽楷似乎想说什么,嘴唇嗫嚅了几下困扰地眨了眨眼睛,最后还是保持了一贯的沉默。

黄少天的目光扫视一圈,最后落在了喻文州身上。他的队长双手十指交缠着,云淡风轻地看着自己的指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样,脸上挂着的笑容让黄少天觉得有些陌生。

队长……

 

喻文州似乎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没有发现坐在他身边的黄少天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而黄少天更是满腔的不解,想问却问不出口,也无法自己给自己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为什么队长会突然说知道叶修?

为什么韩文清说叶修是他的男盆友?

为什么这些家伙的表情都这么诡异,就好像他们都知道似的?

这明明……这明明应该是自己一个人的秘密才对啊。

更何况……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喻文州,以前他曾经问过队长,当时队长表现得很正常,疑惑地说”不知道叶修这个人”,还关切地问自己要不要帮忙问问其他人?这件事还让自己失望了很久。

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黄少天焦躁地在沙发上动了一下。

除了坐在他正对面的楼冠宁外,大家都没有发现黄少天反常的表现,而楼冠宁也只是漫不经心地对黄少天笑了一下,就继续低下头翻弄着那个此刻仿佛被他情有独钟的矿泉水瓶了。

义斩这家伙平常可不是这副一脸不走心的样子。黄少天更加深了心头的疑惑。

 

黄昏的夕阳斜光已经变成了美丽的紫色,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

六个人之间的沉默,还在像不断积厚的冰层一般沉积着。壁炉里的火也烧不透它。没有人开口。

不知沉默了几分钟,突然间大家听见”咣当”一声,顿时抬起头看了过去。只见黄少天带着一脸不露痕迹的笑容,将自己猛然站起时撞到的茶几扶正,没事人一样重新直起腰板站好。

就好像没有看见其他人试探的目光一样,黄少天右手握拳,当做话筒放在自己的嘴前:”喂喂喂,都听得见吧?听得到吧?韩文清?王杰希?队长?音效怎么样啊?”

“幼稚!”韩文清皱起眉,简短地评价。

楼冠宁有点尴尬地笑了一下,反应慢了一拍似的觉得这样不好,连忙给剑圣捧场一样地点了几下头。周泽楷又眨了两下眼,抬起头来看着黄少天。王杰希也暂时放下了他的手机,抬起头来。

喻文州像是回过神来一样,微笑着说:”嗯,听得很清楚。少天想说什么?”

黄少天哈哈地笑了两声:”听得见就好是吧?嗯队长队长,你跟韩文清刚才都讲了故事,讲得还挺好听的。我都被感动了。然后我刚刚坐在这儿,觉得挺暖和的,我一暖和就想思考,我就想啊,只听你们讲故事有点不够意思,虽然我男朋友跟我讲过最好保密,不过也说过随便我,那我就也讲讲?”

喻文州似乎有点惊讶,不知道是为了黄少天的举动,还是”男朋友”三个字。

“少天你……”

“没事没事,队长。我跟我男朋友的故事也挺好听的,这次换我给你们讲讲吧。”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慢慢地沉默了下来。

黄少天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似乎思考了一下,然后笑着说:”一开始吧,我和他是好朋友,好哥们儿。我们刚认识那会我还是个挺纯洁的少年,后来虽然我们出去比赛的时候啦我到他房间里找他PK,有时候晚了就凑合凑合跟他一个屋子睡一晚上,偶尔会互帮互助一下嘛你们都懂得。不过我一直觉得就是单纯的好朋友,就没往那边想过。”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不是。”

戳这里

夏天洗澡总是挺快的,更何况是男性。黄少天站在花洒下随便冲了几下就出来了。他来打比赛的时候外面套的是蓝雨的队服,里面是配套的t恤和短裤。在比赛场呆了一天,身上也没出什么汗,黄少天套着自己那套t恤和短裤就出来了。

他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到叶修的床边坐了下来。

叶修在他去洗澡的几分钟里,已经迅速地从床上换到了电脑桌后面,动作不可谓不敏捷。眼下正面对电脑敲打着键盘,黄少天光用耳朵听就知道这货在干吗。似乎是听见了黄少天出来的脚步声,叶修头也没回,随口招呼了一声。

“洗好啦?”

“嗯。唉,你玩荣耀呢啊,来来来我看看我看看是不是偷偷摸摸抢BOSS呢!见面对半分啊!”黄少天说着从床上蹦了下来,三两步站到了叶修身后。

让他有点惊讶地是叶修居然没捂屏幕,反而挺淡然地瞥了他一眼。黄少天一看屏幕,顿时失望地垮下了脸。

“妈蛋这么破的小号你也玩?我看看,卧槽还是个召唤,我说你不玩战斗法师好歹也来玩玩剑客吧,剑客多帅啊,看剑看剑看剑看剑,三段斩!银光落刃!看剑看剑!这种魅力叶修你都领会不了?赶紧换个剑客号我们来PK!”

叶修说:”……吵死了。”

黄少天一听就不乐意了:”说谁吵呢啊老叶?”

他左顾右盼了一会,从旁边拖来另外一个椅子,自己坐了上去。黄少天刚打算跟叶修仔细研究一下刚才的问题,却突然被叶修鼓起来一小块的腮帮吸引了注意力。

他猛然发现刚刚一直隐隐存在的违和感来自哪里了,这货居然只在刚才抽了一根烟,现在嘴上空空的,只是腮帮一动一动的似乎在吃什么东西。奇怪啊,转性了?黄少天大为惊讶。

“叶修叶修,你吃什么呢?”

叶修手指在键盘上一抹,放出去一只哥布林,正操纵着召唤师跑位。听见黄少天问,他下意识地”嗯?”了一声,才说:”哦,水果糖。”

“你烟呢?”黄少天更加惊讶了,连句子都变短了一截。

“抽完了。”叶修说着又放出一只魔界之花,忍不住叹了口气,手指在键盘边缘慢吞吞地敲了两下:”早上我看的时候还有呢,肯定是沐橙下午给拿走了。啧,孩子大了,叛逆期也到了……”

其实苏沐橙和黄少天差不多岁数,虽然都算不上年龄大,但也都有十九岁了,叛逆期早就过了。况且苏沐橙这种举动与其说是恶作剧,不如说是关心。黄少天听着撇了撇嘴

其实叶修一看烟没了,本来想下楼去买来着,结果刚走到门口,突然想起前两天嘉世的贩卖机坏了,这个点楼下的商店肯定也关门了。叶修只好在屋子里转悠来转悠去,到处翻找,最后也只找到苏沐橙塞了一抽屉的绿茶和戒烟糖。

叶修合上了抽屉后,无奈地决定拿苏沐橙上次拆了包后没吃完,随手放在他电脑桌上的雅克硬糖凑合一下了。

不过倒是还挺好吃的。

叶修侧过头,一看黄少天满脸混杂着幸灾乐祸和嫌弃的纠结表情,挑了挑眉问:”吃吗?”

“…………吃。”

想着难得这家伙请点什么东西,虽然只是一包糖,但讲究个纪念意义呀!黄少天郁闷了一下,就决定接受了。他左看看右看看:”糖呢糖呢?有什么味的啊?你放哪儿了?桌上没有啊?”

叶修回忆了一下:”扔抽屉里了。”

黄少天往他示意的抽屉一看。那是电脑桌旁边叶修专门用来装烟盒和烟灰缸的小抽屉,正好压在他控制鼠标的右手手肘下。虽说他自己拿起来还挺方便拿东西,但是别人--比如此刻的黄少天,肯定不可能在不打扰叶修双手动作的情况下拉开抽屉。

“我靠这我怎么够得到啊,你拿给我?”

“玩游戏呢,哥这两手多忙啊,严肃点。”

“叶修你逗我啊!”

黄少天还没掀桌而起,叶修轻声”啧”了一声,半抬起头冲黄少天说:”别吵,凑过来点。”

“……干嘛?”黄少天疑惑地想了想,还是低下头凑到叶修身边。

叶修瞥了一眼,抓紧时间又放了一串哥布林,然后大爆手速地扭过身。他抓着黄少天的脸,牙齿衔起化到果浆都快渗出来的糖块,轻巧地送到了黄少天嘴里。

“……!!”

黄少天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 *** ***

 

“我也不知道我和他谁先喜欢的谁,反正喜欢就是喜欢了。我觉得还挺好的,虽然他神烦了点,欠揍了点,不过那也没有什么。苏妹子他们前段时间不是老喜欢转这种东西吗?就什么,最好的爱情是友情,爱情,亲情混合的,我和他虽然没有啥亲情,不过其他两样肯定比那些小清新情侣都足。”

“我们后来就在一起了呗,他退役那个时候我还去找过他。混蛋他找我去居然就为了让我帮他刷副本,简直神烦。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以前在两个战队见个面还挺不容易的,就当约会了呗。”


评论(5)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