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七夜谈(十一)

【夜雨声烦】: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夜雨声烦】: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您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

【一叶之秋】:荣耀呢。

【一叶之秋】:干嘛?

【夜雨声烦】:我就知道你在!等会再刷你的小号!接视频接视频!赶紧的!上来说。

您发送了一个视频邀请,等待对方确认……

对方拒绝了你的视频邀请。

您发送了一个视频邀请,等待对方确认……

【一叶之秋】:烦。

对方同意了您的视频邀请。

视频已连接。

 

第七赛季后的夏休期,蓝雨战队虽折戟半决赛,但成绩也足够让赞助商和粉丝满意了。黄少天刚比完的时候挺窝火,但过去半个月之后的现在,已经保持了相当的心平气和。没有这点修养,还怎么当职业选手?

这次夏休期,荣耀官方给各大战队开了点组团旅行的福利。嘉世和蓝雨都收到了通知,不同的是叶修懒得去,途中的广告和宣传完全扔给了苏沐橙担纲。而蓝雨则是整只队伍都愉快地上了车。

在首发站B市出名的特色建筑胡同里绕了几圈,途中还遇到了护城河畔的狂风,一行人跟黄包车赛跑了半天,总算乘上了出租车。黄少天回到宾馆的时候整个人都快瘫在床上。

喻文州和于锋他们在黄少天的房间里坐了一会,就纷纷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黄少天在床上躺了半天的尸,总算艰难又不舍地从被窝里爬了起来。他揉着肩从包里摸出来IPAD,连接上WIFI之后,直接在QQ上敲了那个红颜色叶子的头像。

视频连接起来,闪动两下后,对面那个人叼着烟的脸显示在画面上。

叶修将烟从嘴上取下来,夹在手上。他挠挠头端详了一下黄少天,问:”干嘛?竞技场呢。”

“靠靠靠你有空跟别人竞技场,我一找你PK你就装死,你可以的啊叶修!呸呸呸,不对不对,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啊。咱们到底是不是情侣啊!”黄少天双手撑在床上,瞪着视频那边漫不经心的人。

叶修轻轻地”呵”了一声。

 

自从第五赛季那次意外的糖果kiss之后,黄少天的世界观一角隐隐地开始了崩塌。虽然他嘴上不说,心里却一直怪怪的。那种感觉很奇妙,似乎是痒,似乎是酸,又似乎是甜。表现在实际行动上就是以前老是叫嚣着”叶修混蛋,干死你啊!”之类的话,现在心里有鬼,反而不好意思说了。喻文州似乎就是从这个发现他和叶修之间关系微妙,有点关心地询问过几次,见黄少天支支吾吾地不肯说,喻文州也就一笑了之。

微妙的关系一直到第六赛季结束,蓝雨打败了微草获得冠军的奖杯,黄少天高兴得不行。在蓝雨的庆功宴上,他稍微喝了几口酒,职业选手的酒量似乎都不怎么行,等到黄少天发现自己兴奋过分地在QQ上跟叶修说:”老子喜欢你你知道不知道啊!”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挽回了。

黄少天乐极生悲,伤感地在蓝雨的花坛旁边蹲了半个小时来思考人生。最后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膀,拿着一个手机递给黄少天,然后微笑着转身走开了。黄少天一看手机上来电显示自苏沐橙,瞪了半天联盟第一美女漂亮的脸,黄少天终于接起了电话。

那边的声音不出黄少天所料,是男声。

叶修对他说:”我知道。”

这个意思……是不是说他知道自己喜欢他?黄少天觉得脑子有点乱。

他乱七八糟地说了一堆自己都不知道意思的话,然后听见叶修轻声地笑了一声,黄少天觉得自己像是被突然卡住了嗓子,一下子卡壳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种经历对于他来说,那可是不能更难得了。

最后黄少天蹲在花坛边上,哑着嗓子地说了一句,十分精准,直刺问题核心的话。

“那你呢,叶修?你喜欢我不?”

叶修沉默了一下。

他咳嗽了一声,说:”少天,你愿意当我男朋友吗?”

 

“说好的男朋友,你得负责解决我情感问题啊!叶修叶修叶修……”黄少天说。

叶修”唔”了一声,低下头抹了一下键盘和鼠标。然后黄少天就发现叶修看着自己的眼睛的角度,微妙地变化了。他一下子就明白对面这货肯定是切出一半电脑屏幕去玩荣耀了,虽然不满也只能认了——谁能抢得过荣耀女神啊。黄少天拍了一下床面说:”靠靠靠你至少得给我留张脸!”

“……麻烦。”叶修说。

“我都这么让着你了,你可不许得寸进尺啊!好了,我们赶紧回到情感问题上来,叶修,叶修你听见了没?叶修叶修叶修?”

叶修叹了口气,说:”……烦。”

“我靠你还说我烦?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这么体贴又英俊的男朋友上哪儿去找啊?”

叶修一边敷衍地”嗯嗯嗯”,一边操作了几个键。黄少天看不见键盘,只能模糊地猜测叶修在用什么技能,正猜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叶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好啊,帮你解决情感问题。敢问少天大大有什么情感问题?”

“哦哦哦……这个问题可就严重了,我最近觉得有点忧郁啊。”

“冠军产后综合症,正常。再拿一个就好了。”叶修说。

黄少天不满了:”严肃点严肃点好不好?冠军拿得我高兴着呢,忧郁什么呀。我这还没说完呢!”

叶修又放了个技能,鼠标一晃,顺口回答了黄少天:”行,你说。”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尽量简短点。

“我想你了。”

叶修手下猛地一顿,然后”我靠”了一声,手速狂爆连忙拯救起局面来了。等他好不容易忙活完,松了口气,对方的血条也终于到底了。叶修鼠标一点退出了房间,他想了想,重新将黄少天占了一半屏幕的脸整回到整个屏幕上来。

“从我第四赛季不小心告诉你我真名以后,我还是第一次觉得面对你使我感到一丝恐惧啊,少天。跟哥说句实话,楚云秀推荐给你不少电视剧吧?”

黄少天立刻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胡说胡说胡说谁品味那么差啊!”来反驳,直说得叶修想摘耳机,这才意犹未尽地停了下来。被说中最近干的蠢事让黄少天有点恼羞成怒,不过很快,他就猛地想起了自己从电视剧里学来的一个绝招。

“叶修叶修……”

“干嘛?”

“想亲亲你。”

叶修停顿了一下,声音里带了一点笑意:”行啊。快骑上你的小毛驴来H市,哥今夜等你啊。”

“呸呸呸什么小毛驴啊!等不及了,叶修叶修叶修,你脸凑近点。”

叶修”嗯?”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脸向前凑了凑,离屏幕稍微近了点。

“脸正过来,快点快点。”

叶修嘀咕了一句”麻烦”,照做了。

黄少天做鬼心虚似的左顾右盼,确定这个屋子里确实只有自己,这才飞快地在把视频画面放到全屏,往屏幕上叶修的嘴唇上”啾”地一声,亲了一下。

 

*** *** ***

 

“我们虽然打打闹闹的,但即使最生气的时候,也没闹过分手。”

黄少天说到这里,觉得嗓子有点干。

他咳嗽了两声,走到桌子面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咕噜咕噜”地仰头喝了起来。

 

其余的人陷入了更深的沉默之中,室中被黑暗和魅惑的紫色笼罩。只有木柴烧至裂开的”噼啪”声,和黄少天喝水的声音,使万物免于沉寂。

不同于喻文州和韩文清的简洁,黄少天在叙述时发挥了他一贯的特色,事无巨细地描述着他的”男朋友”。而一字一句勾勒出个那个生动的形象,让他们心中都倍感熟悉。

不,并不是熟悉。他们几乎可以确定,黄少天所说的这个人,和他们心中所想的人,就是同一个人。

他们神态各异,却都紧紧地盯着若无其事的黄少天,希望从他接下来的描述中,获得更多的证明,证实或者证反,只要能解开心中的谜团就好,毕竟这个人的存在,在他们的心中是如此得特殊,和令人怅惘。

而喻文州看着自己的指尖,目光转动着,笑容越发地深了起来。

 

黄少天将喝完的杯子放回了桌子上,他正打算站起来,继续自己的故事,却感觉耳垂上莫名地湿热了起来。

就好像有什么人轻轻地,软软地,在黄少天的耳眼里吹了几口气。

黄少天惊讶地扭过头,却只看见一片虚空,还有离得很远的坐在沙发上沉默着的人们。黄少天皱起眉毛,将这个异常归结为错觉。他摸了摸耳垂,镇定了一下情绪,继续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评论(3)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