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七夜谈(十三)

第四夜.楼叶

夕阳已经坠入山峦背后,这座偏僻的欧式别墅终于坠入黑暗之中。

一行人坐在围绕着客厅茶几的沙发上,陷入了诡异的沉默。黄少天长长出了口气,拿起水灌进喉咙里安慰冒烟的嗓子:”怎么样,我恋人是不是特别棒?他除了不爱运动不会做饭不会洗碗有点虚胖是个战五渣还抽烟之外,其他真的蛮好的。”说着,他还颇为得意地看了看喻文州和韩文清,像是在炫耀什么。

喻文州好脾气地对黄少天笑了笑,而韩文清只是哼了一声,连”幼稚”都不屑说。

楼冠宁手里的矿泉水瓶已经被捏得咔嚓咔嚓作响了,听了三段大神的爱情故事之后,他的失落感越发浓重了:明明,明明大神是他的爱人啊。

“我也有个喜欢的人,我暗恋他很久了……虽然我们的开始和大家有点不一样的,但是……”楼冠宁干咳了一声,鼓起了勇气诉说起了他和大神之间的往事。

 

*** *** ***

 

“大……大神好,咳,我是楼冠宁。”终于打通了陈果的电话,让她转交给叶修之后,楼冠宁觉得自己的嗓子一下子出了点问题。

“啊,小楼啊。”叶修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带着一点细微的变化。说不清道不明,却让人生出永远听这个人说下去的欲望。

楼冠宁深深吸了一口气,原本在心里默背过十几遍的祝词一下子被忘了精光,他顿时结巴了一下:”我看了刚才的比赛,恭喜大神你们赢了。大神你……你打得很精彩,棒极了!”

何止是精彩两个字可以概括,楼冠宁回忆着刚刚结束的比赛,他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上闪动的画面,每一次呼吸、每一记心跳都被这个人轻易牵动着。

手机的另一头传来低低的笑声:”下次我们就会在比赛场上见面,怕了吗?”

“早就想当一次大神的对手了。”楼冠宁紧紧握着手机,踱着步子在走廊上晃来晃去,脑中浮现出的画面令他心潮澎湃。

“队长,开会就差你了。”一个队员从会议室里探出了身。

叶修显然听见了那边的动静:”小楼你还有事就去忙吧。”

“等等,我……明天我们的比赛……我让人送票过来,一起来看吧。看完我们去庆祝一下?”楼冠宁忐忑地发出了邀请。

“好啊,反正我们也在B市。”叶修很爽快地答应了。

挂掉了电话,楼冠宁握着手机暗暗握拳,不自觉地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看着大门外抽风的楼冠宁的队友们交换了一个眼神,终于有人低声问道:”队长这是……在把妹?”“明天队长的心上人会来看比赛?”“楼少终于想通了,身为一个高富帅不发挥一下优势泡泡妹子整天对着电脑,简直怀疑他是个基佬。”“呵呵。”

 

周六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义斩获得了胜利,同时保住了联盟席位。

楼冠宁带着队友急匆匆地走在选手通道上,兴欣一行人已经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等在了出口处。明明是那么一大波人,楼冠宁却一眼就从人群中找到了叶修。

他叼着烟,靠在门边的走廊墙壁上,半抬着头研究天花板上的花纹,听到了脚步声,他懒洋洋地转过脸,脸上挂着一抹漫不经心的笑意,对着楼冠宁吐了一口烟圈。

薄薄的雾气让他的脸有一丝模糊,楼冠宁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昏暗的走廊中,站在人群里的叶修就像是发着光一样。而他就像是被蛊惑了一样,无法说话,无法走动,甚至无法移开视线。

直到有人撞了他一下,走廊太狭窄,他被半推半挤着来到了叶修的面前。那个叼着烟的男人勾了勾嘴角,将一只手举在半空中。

楼冠宁这才会过意来,就像是队友间庆祝胜利一样,和叶修击了个掌。

“打得不错。”叶修用击掌的那只手夹着烟说道。

楼冠宁却偷偷盯着他的手看,修长的手指夹着烧了一半的烟,一缕细细的烟雾从忽明忽暗的烟头里升起,从修剪整齐的食指和中指之间腾升,带着一种欲语还休的暗示。再往下看,衬衫的袖口卡在手腕的尺骨上,露出一截消瘦而苍白的皮肤,简直令人无法移开视线。

那双修长漂亮的手,刚才和他击掌过。

楼冠宁觉得,自己的掌心仿佛在燃烧着,就像是每个辗转反侧的夜晚,翻阅回忆里一幕幕画面的时候,他那颗不停跳动的炙热心脏。

他在半梦半醒间反复咀嚼着少到可怜的回忆,却每一次都津津有味。

当他还是个刚开始玩游戏的少年的时候,他就听说过叶修的名字,他被荣耀和胜利捆绑在一起,就像是史诗中的传奇。但是那时候,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有一天离他这么近……这么近。

起初是遥远的敬意,然后是淡淡的惋惜,在神之领域再寻常不过的初遇,再后来……

心潮暗涌,一往而深。

他们似乎耽搁得太久了些,其余人已经走出了通道,陈果回头喊了他们一声,楼冠宁匆忙地抬起眼,正对上叶修若有所思的眼睛,他一下子噎住了。

叶修似乎是笑了笑,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

楼冠宁看着他的背影,默默在自己的脑门上拍了一下。

大神,这是发现了吗?

 

*** *** ***

 

“你们会喝酒吗?”楼冠宁突然停下了话头,问了一句听起来完全不相关的话。

大家下意识地摇了摇头,黄少天第一个接茬:”虽然不喝,但是如果真的有需要,我一个人就可以灌倒你们一群,要不要试试看啊?”

王杰希突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嗤笑声,当所有人看着他的时候,他又将手机放回了口袋,若无其事地回视着众人。

“继续说。”韩文清抱着手臂,靠在单人沙发的椅背上注视着楼冠宁。

作为半个东道主的楼冠宁下意识地想去找房产证恭恭敬敬地捧到他的面前交上,又强自忍住了,颇为尴尬地移开了视线。那盆无端移动的盆栽植物的叶子轻轻摇动了一下,仿佛哪里吹来了一阵风。

可是楼冠宁却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凉意,他收了收心,继续将回忆讲了下去:”那一天的事情,也是从喝醉开始的。”

那是窖藏在他心底,散发着醇厚浓郁香味的,梦。

 

*** *** ***

 

“为了兴欣的胜利!为了义斩的成功保席!干杯!!”在庆祝会上,楼冠宁举起酒杯大声说道。

一开始他还担心未来的赛场上会出现你死我活的局面,破坏两队的感情,可是大神毫不留情地嘲讽了他,意在表示冠军队和保级队是没有根本冲突的。

楼冠宁默默喷了一口酒,乐得叶修不自觉地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干了。

喝完他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讷讷地看了陈果一眼,发现她正在和苏沐橙讲悄悄话,不由松了口气。昨晚庆祝挑战赛夺冠的庆祝会上他”一杯倒”的事迹发生之后,陈果就三令五申不许他喝酒了。叶修平日也很注意,只是刚才……一不留神就给喝了下去。

难得看到大神露出这种表情的楼冠宁不由会心一笑,走上前去给叶修敬酒,叶修有些郁闷地看着他,楼冠宁回以真诚又无辜的眼神:”为了冠军,干杯?”

已经开始脑袋不清醒的叶修嘴角抽动了一下,用胳膊勾住楼冠宁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去开间房。”

温热的呼吸里带着酒精醉人的气息,楼冠宁一时间心猿意马:”什……”

结果话还没说完,脖子上的重量一沉,叶修已经倒了。

一边的陈果已经发现了叶修的异状,冲上来查看情况:”又喝倒了?这家伙就不能节制点吗?昨天才喝醉过,一点记性都不长。”

楼冠宁摸了摸鼻子:”是我不对。之前我在楼上的酒店订了房间,我把大神送去休息吧。”

陈果自然没意见,摆摆手让两人走了。

楼冠宁就这样半搂了叶修摇摇晃晃地上了电梯,一直到订好的房间,小心翼翼地将叶修放倒在了床上。

刚才还环绕在耳边的庆祝声已经散去了,宾馆的房间里安静得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还有醉酒的叶修轻微的哼哼声。因为醉酒燥热的关系,他不安分地扯了扯衣服的领口,露出T恤下锁骨附近的皮肤,在房间暧昧的床头灯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楼冠宁咽了咽口水,深呼吸了几口气,觉得醉意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不行啊,楼冠宁,出息点啊,你好歹也是个富二代,别像个痴汉大叔一样趁着心上人喝醉干出点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啊,等脑子里的精虫全射出去后你还怎么做人,还想不想和大神谈恋爱?快去洗个澡把竖起来的家伙撸下去吧!

楼冠宁盯着熟睡的叶修看了良久,终于用理性的良知战胜了兽性,没有沦为欲望的奴隶。

明天……明天一醒来,赶紧来一口漱口水,然后对大神表白,就这么决定了,哪怕被拒绝也……不成,怎么能失败呢,必须成功啊!

楼冠宁晕头转向地走到了浴室,冲了个冷水澡,回去忐忑地躺到了叶修的身边,心里为自己掬了一把同情泪。柳下惠算什么,他从今天起就改名叫楼下惠了!

可是事实证明他没有自己想的有节操。    

起初他还是规规矩矩地躺在床沿边,稍一动弹就有掉下去的风险。后来身体不自觉地往叶修的方向挪动了一下,然后再一下。

直到他放在身侧的手碰到了叶修的手指,闪电一般的酥麻从楼冠宁的小手指上一下窜到了他的心脏里,他如遭雷击,顿时一动也不会动了了,只觉得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厉害,酒气从胃里一下冲上了脑门,就连脸上也涨红成一片。

他不敢扭头去看叶修熟睡的脸,只能呆呆地用小手指勾着叶修的手指,用敏感的指尖去感受那种令人心口发麻的温度。

明明只是手指相碰,却好像是得到了整个世界。

也不知道是过去了了多久,楼冠宁亢奋的大脑终于被酒精麻痹,幸福地睡了过去。

楼冠宁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半夜的时候他醒了,皎洁的月光从宾馆的窗外照了进来,洒在地毯上,像是梦境一样温柔。他的耳朵痒痒的,仿佛是有什么人在他耳边吹气,他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猛地转过脸。

叶修正枕在自己的手臂上,撅着嘴往他耳朵吹气,见楼冠宁醒了,他笑了笑,也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他。月光的碎片落在他漆黑的眼睛里,一闪一闪的,像是倒映着星空的湖面一样。

也许是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楼冠宁竟然鼓起了勇气,一把抓住叶修另一只搁在胸前的手,结结巴巴地开口说:”大神……叶修,我、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叶修愣住了,那表情似乎是以为自己听错了,半晌才低低笑了起来,带着醉意的声音就像是陈年的酒,散发出令人陶醉的气息:”认真的?”

“当然!我从来不拿这个开玩笑的。”楼冠宁毫不犹豫地说道,简直恨不得把钱包里的卡都交到他手里以证决心——如果这能有用的话,”说出来大神不许笑我,我……我之前没……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该怎么……怎么追人。”

叶修似乎轻笑出声了:”没关系,哥教你啊。”

“!”楼冠宁呆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惊喜交加地直起了身,”真的?!”

叶修勾了勾手,楼冠宁赶紧把脑袋凑了过去,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嗯,皮相是有了,再验个货吧。”叶修用手在楼冠宁的脸上轻轻拍了两下,另一只手就这么伸进了他的睡袍里。


评论(3)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