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操组

ID节操组,大家可以叫我组长。
CP:ALL叶
LOF放一些发过的旧文,每天定时发一章,肉的部分请去博客观看。
有需要的读者可以注册第十区,去丁字裤区看组长的旧文,均已完结。

[ALL叶]七夜谈(十六)

接下来的一周,除了训练和比赛,楼冠宁定时定点来度假村报到,像个陀螺一样围着叶修转来转去。粘人到他自己都反省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太烦了。为此他还特地打电话请教了一下钟少,被劈头盖脸地训斥了一顿,总结起来就是嘲讽他一点没有高富帅若即若离的魅力,简直比叽叽喳喳的麻雀还烦人。再这样下去迟早要被甩。

楼冠宁郁闷地反省了半天,在义斩的训练室里一副思考沉痛人生的样子吓到了自己的队友,最后还是忍不住思念之情,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站在叶修的房门前敲门。

门一开,叼着烟的叶修就被楼冠宁扑了个正着,差点腰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喂喂喂,小楼你这是抽什么风?”叶修吓得烟都掉了。

“大神是不是觉得我很烦人?”楼冠宁抱着叶修闷闷地问道。

“烦着烦着就习惯了。”叶修摸了摸楼冠宁的头,被一个比他还高大的男人抱着”撒娇”实在令他有点不知所措,但是他还是像个尽职的恋人一样安抚着楼冠宁,”你这样挺好的,嗯……我……我挺喜欢的。”

楼冠宁的眼睛一下子亮了,扶着叶修的肩膀盯着他使劲看,嘴上的笑容灿烂得要命:”真的?”

叶修觉得自己快被这个kirakira的眼神闪瞎了,只得硬着头皮点头:”真的。”

为了防止楼冠宁没完没了地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他赶紧抛出了下一个话题:”晚饭吃过了吗?”

楼冠宁摇摇头,下午一训练结束他就跑来这里了,这会儿还什么都没吃。

“正好我也没吃,晚上我们做烧烤吧,顺便把其他人也一起叫上聚聚。”

虽然有点遗憾不能和大神过两人世界,但是楼冠宁还是点点头,欣然答应了。

于是晚上这里就变成了烧烤大聚会,兴欣一行人聚在烧烤专区,兴高采烈得像是春游中的小学生,包子突然高举着一串烤鱿鱼大喊了一声”我是咸蛋超人!”然后狂奔着绕过了人群冲向正在计算时间烧烤食物的罗辑那里,掠夺走了一堆半生不熟的烤肉。

安文逸看了一眼郁闷中的罗辑,默默把自己的烤肉递给了他。

魏琛和包子是一伙的,经常趁着包子到处打劫在后面伺机猥琐地卷走快要烤熟的食物,左手一串一手一串嘴里还叼着一串。

陈果、苏沐橙和唐柔三人倒是一边嬉闹一边烤着食物,十分惬意的样子。

乔一帆很体贴地给大家每人倒了水,结果回头一看,自己的烤肉已经被抢光了,作案人魏琛和包子正蹲在一旁津津有味地吃着。乔一帆也没生气,突然出现在两人身后温柔地问道:”前辈,要水吗?”

吓得做贼心虚的两人噎住了,咳咳呛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叶修一边叼着烟一边呼呼喝喝地用扇子给烤架扇风,扇得到处都是烤肉味儿,活像个路边卖烤串的大叔,烤完就把第一根递给了楼冠宁:”小楼来,尝尝看,好吃不?”

楼冠宁感动地接过了半生不熟的烤肉一口咬下,完全无视了那其中古怪的生肉味,毅然吞了下去:”好吃极了!”

说完他很机智地抢过了叶修的位置:”我来烤给大神吃!”

叶修乐得轻松,往旁边的座椅上一靠,懒洋洋地说:”加油,哥看好你哦。”

楼冠宁被鼓舞得神采飞扬,拿起烤串兴致勃勃地开始了喂饱叶修的努力,在报废了前两批烤肉之后终于有点掌握了技巧,可惜那时候叶修已经被三人女子组多余的烤肉喂饱了,砸吧砸吧嘴看着还在努力的楼冠宁,眼带鼓励之色。

楼冠宁终于捧着烤好的一串烤肉递给叶修,忐忑地说:”大神,好吃吗?还喜欢吗?”

叶修也不接过,就这他的手咬了一口,满意地点点头,又左右环顾了一下,一把揽过楼冠宁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留下了一个油滋滋的印子。

“小楼做的,我都喜欢。”叶修说着,若无其事地又点了一根烟,还吹了一下口哨,仔细看去,他的耳垂还有点红。

楼冠宁傻乎乎地花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心里满满的喜悦几乎要溢出来了,他的大神怎么会这么好!他简直要被太多的幸福淹没了。

他没办法停止傻笑,就这么看着叶修,一辈子都不想移开眼。

“我的!”包子突然杀了过来,一把抢过烤架上熟了的烤串,飞快地逃走了,一边跑还一边努力把食物塞进嘴里。

魏琛嘿嘿笑了两声,突然出现在叶修和楼冠宁中间:”你们在这里偷偷摸摸做什么?莫非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就在楼冠宁涨红着脸想要辩解的时候,叶修已经一把按住了魏琛试图对烤串下手的爪子:”老魏啊,做人要厚道,你也不年轻了,要注意脂肪和小肚腩啊。”

魏琛怏怏地哼了一声:”说得你好像没有小肚子一样。”

“大神当然没有!”楼冠宁立刻睁着眼睛说起了瞎话,义正词严地为叶修辩解。

魏琛眼看着偷不到烤串了,只得啧了一声,顺走了叶修放在一旁的烟,抽出一根点着,哼着走调的小曲扬长而去。

烤肉大会最后就在这样乱糟糟却令人难忘的气氛中结束了。

剩下的几天里,楼冠宁依旧黏黏糊糊地缠着叶修,如果在训练,一定要趁着休息抓紧时间打电话,一旦结束训练,那就肯定跑去度假村找叶修黏糊了。

叶修起初也不太习惯,但是被粘着粘着竟然也认命了,就当养了只大型犬吧,他有点无奈地自我安慰着。

不过……每天晚上都要发情也实在令人头疼不已。

更要命的是,楼冠宁也不说,就是红着脸眼巴巴地看着叶修,从叶修从浴室出来开始,一直盯到他去玩荣耀,直到叶修背后发凉无可奈何地往椅子上一躺,勾了勾脚趾把人召唤了过来给了个缠绵悱恻的热吻,这才又能消停半小时。

可惜热吻并不能消除人物的异常状态,反而叠加成了可怕的debuff,最后只能到床上滚几圈才能解决。这下楼冠宁的debuff倒是清除了,但是叶修却腰酸背痛地趴在床上接受楼冠宁的按摩服务,一边还不忘挣扎着用笔记本打荣耀,完全把陈果让他好好休养的良苦用心给浪费了。

习得一手按摩好手艺的楼冠宁一边给叶修揉着腰,一边心满意足地看着叶修玩荣耀。

所谓幸福人生,不过如此。

 

*** *** ***

 

“因为一直都生活在做梦一样的喜悦和快乐中,幸福得简直不真实,所以……”楼冠宁沉浸在回忆中的表情一下子沉了下来,”所以,当叶修真的消失的时候,我甚至感觉不到悲伤。”

“只是觉得:啊,果然是在做梦啊,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完美这么幸福的爱情呢。每一天我都在患得患失,恐惧着会失去,最后,我果然失去了他。”

楼冠宁如数家珍地回忆着:”交给他的银行卡回到了我这里,一起拍的照片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曾经的新闻和游戏视频里没有叶修这个人的存在,就连曾经和他一起并肩作战过的人也忘记了他。”

“整个世界,只有我一个人陷在和他有关的回忆里。”

“一直,一直没有走出来。”

“我到处寻找他的身影,问遍了每一个和他有关的人,所有人都以为我在做梦,可是我只有我没有。我真的和一个遥不可及的人谈了一场做梦一样的恋爱。时间越久,就越是能感觉到那份无能为力的悲伤。”

楼冠宁深深吸了口气,露出了一个释然的微笑:”今天在这里,能听到大家谈起叶修,也像是做梦一样啊。原来……原来我并不是一个人……还有人知道叶修的存在,真是太好了。”

屋子里再次沉默了下来,在座的人彼此交换着眼神,若有所思。

“所以说,除了我们之外,没有人知道叶修的存在吗?”喻文州拿出手机拨了宋晓的电话,”喂,宋晓,你听说过叶修吗?”

电话那边的宋晓沉默了一下:”喻队,你没事吧?这个月你已经第三次问我叶修这个人了,可我真没听说过啊。”

喻队三言两语地打发了过去,挂掉了电话。黄少天忍不住插嘴:”队长,之前我问过你关于叶修的事情。你说你从没听说过,还打算帮我去打听一下。”

喻文州愣了一下:”我也这么问过你。你也说你并不知道叶修。”

房间里的人都古怪地看着这两人。

“不要纠结于这个问题,继续把故事说下去,也许最后我们就会知道答案了。”王杰希突然开口说道,稍稍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哇!”黄少天突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把拉住喻文州的胳膊,”队队队队长,你刚刚有没有看见对面窗户上有个人影!大眼,你不是有阴阳眼吗?你看见了吗!”

“我是大小眼,但不是阴阳眼。”王杰希严肃地纠正了黄少天的话。

黄少天一撇嘴就要和他争辩起来,却被韩文清喝住了:”继续说下去。”

楼冠宁低头无奈地说:”我已经说完了。”说着,他尴尬地愣住了:他的裤链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拉开了!

“抱歉,等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间。”楼冠宁立刻站起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地往洗手间走去,结果脚下突然被绊了一下,一旁的周泽楷被脚上的力道拉扯了一下,差点从沙发上滑了下去,而楼冠宁则险些摔倒在地。

两人的鞋带竟然不知怎么绑在了一起。

空气里传来一个轻微的笑声,就像是对这一幕忍俊不禁一般。

可是再仔细听去,却什么都没有。


评论(5)

热度(171)